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恬不知耻》目录免费阅读-齐笑余程喻小说在线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07-12

目前各大网站都在火热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恬不知耻》最新章节由小编给大家分享,书中的主人公是齐笑余程喻,文章中主要讲述了:余程喻身为班主任积危已久,齐笑也是怕他的,只好老老实实地拿出书包里的作业在餐桌上写了起来。男人收拾完后走过来看了一眼,见她写的认真点点头,去了浴室。水声响起,齐笑从作业中抬起头看向紧闭的浴室门,余程喻将浴缸里放好水,将衣服一件件脱掉躺了进去,舒服地叹了口气。

《恬不知耻》目录免费阅读-齐笑余程喻小说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

看着老大娘忙活起来,两人也不再打扰她,赶紧着兜售着自己家的新鲜蔬菜,看着是两个这么小的孩子在卖东西,蔬菜的质量也挺好,百姓们的善良,都想着帮着这两个孩子一些。

山林和余程喻很快就将自己家的菜卖了个精光,看老大娘还在忙活着,余程喻就让哥哥去给娘亲买药,她则留下来帮老大娘卖一会儿粮食,山林觉得这也是应该的,就自己一个人去了药铺。

“您是想要粳米吗?我帮您装,想要买多少呢?”

耳边清脆的声音响起来,老大娘禁不住看了一眼,却原来是刚刚那个小丫头,此时再帮着自己摊位前的一位顾客装粳米,老大娘就笑了,真是个知恩图报的,将来一定会有福报。

“大娘,您给这位哥哥称称是多少?”

老大娘就开始给顾客称粮食,余程喻又接着帮她招待下一位顾客去了,有了余程喻的帮忙,老大娘今天的粮食也卖得很不错,比以往卖得都多。

“哥,你回来了?”

余程喻看到哥哥回来了,赶紧打着招呼,

“哟,你哥哥回来了,那赶紧着跟你哥哥回家吧,你娘还病着呢,今天大娘可要多谢你了,帮我了不少忙呢。”

老大娘见到山林手里拎着的药包,哪有不知道他干嘛去了的。

“那我们就先走了,谢谢大娘了,大娘再见。”

余程喻帮哥哥把背篓背好,两个人挥着手跟老大娘告别,然后牵着手走出了集市。

“今天真好,碰到了这个善心的大娘,这些粮食,够我们一家子吃好多天了,买药的钱够用了吗?”

山林知道妹妹问的是卖菜的钱够没够,

“够用了,还有得剩呢,妹妹,咱们把这段日子熬过去,以后会好起来的,你别担心,一切有哥哥呢。”

余程喻不担心,只要兄妹俩齐心,总不会饿死的。

两个人虽然一路说着话,但脚步却是不慢的,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山林急着去赵四叔家打工,而余程喻却是急着回家去给娘亲做饭,然后还要熬药,还要喂猪,这事情多着呢。

“哥,我们家门前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

两人即将走到自己家门前了,却发现门前围着很多人,这可是自家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哥也不知道啊,我们快着点,别是娘出什么事了。”

被哥哥这么一说,余程喻的心里也紧了紧,两人小跑着到了人堆前。

“能让一让嘛,让我们进去,麻烦让一下。”

因为不知道自己家里出了什么事,两人也没敢赶人,害怕万一家里有了什么事情了,到时候连个帮手都没有。

“噢,是山林、余程喻回来啦,你们快进去看看,家里来客人了,但似乎来者不善啊,你娘气得都晕过去了。”

听说娘又晕了,山林、余程喻两兄妹几步就冲进了屋内,山林更是急得连背篓都没放下来,

“娘,娘,你怎么样了?”

“大少爷?”

耳边这一声,震得山林往后急退两步,反手搂了余程喻,紧紧抱在了怀里,

“大少爷,我是茉莉呀,您还记不记得茉莉了?”

第一声叫的时候,还有些疑问,怕自己认错人,等看到他的动作,就知道自己绝没有认错。

“我不认得你。”

山林这时已经多少冷静了些,连说话的人都不瞅,只是搂着妹妹,来到娘亲的床着,

“娘,你怎么样了?”

床上的余程喻娘,此刻正萎靡地靠在枕头上,半分精神也无,直到山林的手抚摸上她的手臂,她才蓦然转过头来,这个蓦然,也只是她的感觉,她以为她转得很快,其实在大家的眼睛里,几乎可以看成是慢动作。

“山林、余程喻,你们回来了。”

看到了一双儿女,余程喻娘的眼睛里才有了些光彩,

“娘,你怎么样了,是不是不舒服。”

说话间,余程喻看到自己早上放在床头边的那碗红糖水还在,她就把水碗端了起来,用勺子搅了搅。

“娘,你是不是饿了,先把这糖水喝了吧,虽然有点儿凉,可也比饿着强。”

小小的余程喻用勺子舀了勺糖水,递到娘亲嘴边,余程喻娘乖乖地喝了,她得攒些力气,才能跟孩子们说话,而屋子里看热闹的乡亲们,差点流下泪来。

一碗红糖水,喂进去了半碗,余程喻娘才示意女儿把碗放下,

“余程喻、山林,娘怕是不行了,正好,府里有人要接你们回去,你们就跟着他们走吧,总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山林和余程喻一齐摇着头,

“娘,这里才是我们的家,我们哪也不去,我们不认识他们,我们不走。”

余程喻娘却只有一声叹息,她但凡是能有一点活下去的希望,她也舍不得抛下儿女们,可她自己知道,她确确实实坚持不下去了。

“茉莉。”

余程喻娘朝着兄妹两身后,勉强抬了抬手,

“彭姨娘,您有话就说,奴婢听着呢。”

茉莉恭恭敬敬走到床前,站到了山林和余程喻的身侧。

“山林,刚才茉莉说了,你母亲想你呢,惦记着让你回去,日日夜夜念得眼睛都红了。”

余程喻娘这些话说得顺溜极了,余程喻有些纳闷,不是说刚才昏过去了嘛,可现在看着,娘亲的状态还好,

“我不回去,我要守着娘,我要和娘在一起。”

山林倔强地抓住娘亲的手,不肯放开。

他在母子三人出逃的时候,已经五岁了,在出逃前,因为怕他在中途哭闹,所以余程喻娘跟他讲解了很久,明明白白地告诉了他,自已为什么要带着他和妹妹逃走,直到确定了他的心意,这才把逃走的计划付诸了现实,所以,对于当初为何出逃,他有着很深刻的记忆。

“山林,二少爷在我们出府不久就夭折了,你父亲为了找你,也是费了几年的功夫,现在把你找到了,总算是了却了你父亲的心愿。”

如果有可能,余程喻娘怎么也不愿意,自已的儿子再回到那个人情淡泊的府上去的。

但自己现在的状况,明显不能陪着儿女长大了,只能让他们受更多的苦而已,而那个府上已经没了儿子,那自己的儿子回去,再怎么也不能受到虐待,她现在已经没有别的期待了,只要儿子能平平安安的长大,不出息也没关系,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大少爷,老爷真的找了您才好久,今天能找到您可真是太不容易了,您就跟奴婢回府去吧,老爷对您很是挂念呢。”

茉莉伸手要拉山林的手,被山林侧过身躲过了,余程喻在哥哥身后看得清清楚楚,茉莉的眼睛里,明显的闪过了一丝厉色。

这个茉莉,一看就是家里得用的大丫头,衣裳都用得上等的绸缎,做工也十分的华丽,再加上她刚才的说话和眼神,就能大致猜得出她在府里的地位了。

“你们先出去,我要和我娘说两句话。”

山林头都没回,只是把目光牢牢地盯在娘亲的身上,目光灼灼,

“大少爷,……”

茉莉的话,刚出口……

“我说你们先出去。”

山林口气强硬地把她打断了,茉莉停顿了一下,转身挥了下手,身边的一众人,转身就出了屋子,齐刷刷的站到了院子里,而原来挤在屋门口和站在院子里的乡亲们,则都退出了院子,站在了院子外面。

“娘,你想得太简单了。”

山林抓着娘亲的手,握得紧紧的。

“娘,他们家里现在没了儿子,就想把我找回去,那如果他又生了儿子呢,会不会再次把我怎么样?还有妹妹呢,他们要的不是我这个儿子,而是替他们家传宗接代的工具,妹妹就更不用说了,根本就是可有可无,他们如果打了妹妹的主意怎么办?”

山林是真的不想回去,那个府里,根本对自己和妹妹的人身没有保障,何况,刚才看他们的样子,根本就不想接娘亲回去的。

“山林,娘也知道那个府上不好,但娘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娘是真的熬不住了,你们回到那个府里,好歹有口饭吃,总比在这里饿死强。”

余程喻娘在这一刻倒是无比的坚决,不管怎么说,那个没用的父亲,总能看顾他亲生的儿子吧。

“娘,他们说话不做数的。”

如果做得数,当初自己母子三人也不会落到如今的下场了,

“再不做数,他也不能不管你,你总归是他的儿子。”

余程喻娘还是不改初衷,不容儿子反驳自己的决定。

“娘,那妹妹呢,如果她还要磋磨妹妹怎么办?”

娘三个都知道山林嘴里的她是谁,也就没人再问起她来。

“所以说,娘才答应了要跟你好好谈谈的,山林,你现在大了,不是当初那个三、五岁的小孩子了,你要保护妹妹,知道吗?娘就把余程喻交给你了,你要帮娘护好了。”

一想到可爱的女儿有可能受到不应有的待遇,她就恨不得撕了自己,来换得女儿的幸福,可是,没有用的,她知道她再努力也没用,何况,她已经没有了努力的资本。

“山林,娘是真的舍不得你们兄妹俩的,这你清楚,但娘的身体确实已经油尽灯枯了,如果有一线的望,娘也想活下来,亲自教导你们两个长大,可娘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余程喻娘拉着儿子的手,万分的不舍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