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盛翰鈺时莜萱时雨柯天才投资人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作者:幽梦浏览数:2020-10-18

影子面无表情:“哦,刚才只顾说话,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呢。”

她并没有理那个男人,而是面向大家道:“大家好,我叫影梓,是天马集团董事长,今天大家能参加这次晚会我很高兴,希望你们能在这度过一个愉快难忘的晚上!”

愉快不愉快不知道,不过难忘是一定的!

这一瞬,空气中又安静了。

盛海刚赶到这,还没等提醒儿子也愣住,不用提醒了,他最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

短暂的沉寂过后。

“您好您好,我是日不落公司总经理,早听说您的大名,百闻不如一见,想不到您这么年轻漂亮……”

马屁拍的有点过分。

但这是第一个,却绝不是最后一个!

后面的人没等他说完,就给他挤到一边,后面的人同样也是笑脸相迎,谄媚的很:“您好影董事长,我是天宇公司董事长,借一步说话?”

影子刚想拒绝,那人就被其它人挤到一边。

人们争先恐后往前挤,全都想和影子套近乎,让她对自己有印象。

刚才影子露那一手就是最好的自我介绍,多的不用说,现在她在这些人眼里是摇钱树一样的存在,都恨不能给立刻抢回自己家去!

盛翰鈺被忽视了,甚至还被人们甩在圈子外面。

俩人刚才一起进来的,短短十几分钟,待遇就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他毫不在意,从伺者端着的托盘上拿过一杯红酒,轻抿一口。

盛誉凯急了,又急又后悔,后悔的跺脚。

那女的居然是影梓!

这下完了,他刚得到盛家就给自己竖个如此强劲的敌人,影梓的能力他早就听说过,刚才又亲眼得见,万一她想跟盛家为敌,那还真是凶多吉少。

盛誉凯咬咬牙,准备拼了脸皮不要给影梓赔礼道歉去!

先道歉再讨好,虽然过程一定会曲折,但计划不能变。

他刚要往人堆里凑,却被父亲拽住。

盛海给儿子使个眼色,盛誉凯马上懂了。

他走向盛翰鈺,态度诚恳,和颜悦色:“大哥,您还在生我气呢?”

盛翰鈺嗤笑:“盛董事长记性不太好,我只有一个弟弟,不是你。”

他怼起人来从来都一点面子也不留,盛誉凯知道。

要不是他心里有疑问急需弄明白,才不会上赶着找不自在。

盛誉凯讪笑着继续道:“大哥,新闻发布会就是个形式,您别较真啊,血缘能是说断就断的?您可是我大哥,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

盛誉凯会突然转变态度,是因为他觉得盛翰鈺可能是顶盛集团背后那神秘的董事长!

影梓是天马董事长,合伙人是简宜宁,简宜宁又一直和盛翰鈺关系特别好,今天还是顶盛和天马联合举行的晚会……盛誉凯不笨,被父亲稍加提醒马上就转过弯来!

“哟,说什么呢这么热闹?”简宜宁道。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还不是他一个人,身边站着云哲浩和盛泽融,三个人一起。

盛翰鈺道:“你们来的正好,我去那边清静清静。”

他独自一人往礼台方向走。

他给盛泽融拽到人少的地方,盛海和柏雪也聚过来,一家四口聚齐,说的是一件事,动的却不是一个心眼。

盛誉凯急急道:“泽融,你跟我说实话,盛翰鈺跟顶盛集团有关系没?”

盛泽融点点头:“有关系。”

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面面相觑,眼里全都是绝望!

完蛋了,盛翰鈺跟顶盛集团有关系。

他们自动就给“有关系”和“创立者”联系在一起,虽然事实也确实是这么回事。

盛誉凯的心都凉透透的。

开始他以为顶盛集团之所以起这个名字,是因为创建人姓盛,也动过巴结,套近乎的心思。

强强联手嘛,都姓盛,一笔写不出两个盛字。

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顶盛的董事长会是盛翰鈺,而且顶盛这个名字的含义,现在也明白了。

不是顶级昌盛的意思,而是顶替盛家!

“盛董事长,您脸色不太好看,没事吧?用不用我帮你叫120?”盛泽融的话打断盛誉凯思绪。

他回过神急忙抓住盛泽融手:“三弟,你我可是一母同胞,你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别人对付自己亲哥哥……”

柏雪和盛海也是一个腔调说话,口口声声都是让盛泽融要帮二哥,不能跟外人一起对付自己人!

盛泽融现在算是给自己父母和二哥是什么德行都看的一清二楚,什么自己人,什么外人。

利益对他们来说才是自己人,亲情在利益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他冷冷提醒:“我跟你们已经断绝关系了,大哥现在才和是我自己人,我分的清楚。”

盛泽融油盐不进,盛誉凯心想他不知道好歹,但这时候能用到人家也不能撕破脸,还得好言好语劝着。

他“苦口婆心”的拉关系,套近乎,千方百计让盛泽融一定要在大哥面前说好话,不能对盛家动手……

这时候云哲浩过来了,拍拍盛泽融肩膀:“盛总,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这个顶盛的主人还不就位,在这聊什么呢?”

顶盛主人?

盛总?

云哲浩对盛泽融的称呼给三口人震惊的外焦里嫩,一时没转过弯来。

趁他们愣神的功夫,云哲浩赶紧给盛泽融拽走了。

一家三口先是震惊,须臾就是惊喜。

盛誉凯以为顶盛是盛泽融创立的,马上准备去和弟弟拉近关系,不过在门口被拦住了,保镖不让进。

他好话说尽也不行,来硬的吧又不敢。

现在弟弟今非昔比,再用以前那种态度对他可不行了!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简宜宁和盛翰鈺也向这边走来。

保镖打开门请俩人进去,盛翰鈺看他一眼,冷声问保镖:“他怎么在这?赶走。”

“是……”

保镖答应着刚说了一个字,盛誉凯就怒了。

怼道:“我在这不行吗?你怕了啊?我弟弟是顶盛董事长,你就算是在顶盛有点股份也得听我弟弟的,泽融可是我亲弟弟,我们才是一母同胞,你挑拨也没用,他早晚会给你踹了……”

一番话听的所有人都莫名其妙。

保镖刚要说话,然后接到盛翰鈺阻止的目光,于是什么都没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