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588679温苒晏司寒小说(完整版)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10-17

黎安安不甘,她为苒苒不甘,她握住苒苒的手,“别怕!有我呢,她要是敢找你的事,我灭了她丫的!”

她今天可是奉旨当打手,就算她闯了天大的祸也有晏司寒给她担着,她还怕个鸟!

温苒对安安笑了笑,“没事,这位夏小姐虽然说话阴阳怪气了一点,她还是不敢招惹我的,她似乎求着晏司寒什么事。”

安安贱贱的笑了,不敢得罪晏司寒,那她就能往死里得罪了。

夏凌带着人都在温苒的面前,还是那似笑非笑的讨人嫌样子,“温小姐,你算是晏家的半个主人了,司寒不方面招待客人,你怎么也躲懒了?”

温苒直来直去的对众小姐问,“你们需要我招待吗?”

众小姐郁闷,按照正常的思路,不是应该因为照顾不周道歉吗?为什么这温小姐脑回路就是这么特别?

这让她们怎么回答?点头就是直接与晏少夫人撕破了脸皮,摇头夏凌岂不是要下不来台了?

众小姐后悔,早知道就不来凑这个热闹了,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没看到好戏还沾了一身骚!

好在不知道哪个为人创造了两个词,只要众人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都会主动的送上这两个字:呵呵……

温苒通过呵呵这两个字,按着自己理解的说道:“夏小姐你看,她们没有感觉招待不周,所以你就不要操心了!”

天然呆再次发挥作用,一众小姐被气的心甘疼!

安安唯恐天下不乱,接着补刀,“呦……这位夏小姐,您是哪一位啊?苒苒就算招待不周,那教训她的也应该是她的婆婆吧,您怎么可以当着这么多人大嘴巴多舌?要是被贵夫人们知道了,您可不好嫁人了。”

众小姐表情真是相当精彩,夏凌被这么下面子,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她们是围观呢,还是围观呢?

“还有夏小姐,您的称呼也有些问题,苒苒是晏家的少夫人,您应该叫晏少夫人,怎么还称呼她小姐,看你这派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晏少夫人呢!”

众人表情龟裂!

“还有还有,晏司寒是苒苒的丈夫,您怎么可以称呼的那么亲切,司寒司寒,瞧这喊的也太亲密了吧,您这样喊,让我家苒苒再怎么称呼晏司寒,才能显出他们更亲切?”

温苒一直没有注意到称呼的问题,被安安这么一说,也凑热闹。

“司司?寒寒?司司感觉像是在叫大猩猩,寒寒更像是在唤小狗,都不妥!”

温苒转向夏凌,“那夏小姐还是不要叫司寒了,我是她老婆我叫他司寒,你是他朋友,你叫他全名或者晏总。”

于是夏凌的脸,被黎安安撕下来之后,又被温苒狠狠地扇了两巴掌。

等温苒说完了话,一时间真是寂静无声,更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你怎么不说话?你不想改?还想叫司寒?”温苒心里不好受,司寒,多么亲近的称呼,她从来不敢这么叫,怕失控再也无法自拔!“你别那样叫了,我不喜欢……”

温苒的脆弱众人都看在了眼中,米黄色的连衣裙,将白皙的肌肤衬的更加光泽,也更加的苍白,脆弱且不忍伤害!

这些小姐们突然都有些异样的感觉,她们刚才还不屑温苒,可是温苒敢说的话她们敢吗?

她们不敢,她们说什么话都要在脑子里想上三遍,就算要表达不满,也是委婉的让别人听不出埋怨。

她们为了自己和家族的利益,说不敢说,做不敢做,连婚姻都不能自主。

连真实感受都不敢表达的她们,凭什么来嘲笑温苒?

她们之中也有结婚了的,碰到别的女人惦记自己的丈夫,她们是什么反应?

摆着高高在上嘲笑的嘴脸,心里却气的要命吧!一时间,有些通透的小姐莫名的感觉,她们才是那可怜卑微的人!

不管各位小姐心中怎么想,不管夏凌听到温苒的话是什么感受,她开口道了歉。

“晏少夫人抱歉,是我没有顾虑到你的感受,以后就喊晏少吧!”

众小姐都想笑出声了,她们没有想错,心里恨又怎样,为了各种利益依然不敢撕破脸皮,可怜可悲的人是她们。

夏凌心中就不恨吗?她恨,她恨得要命,可她敢得罪温苒吗?只要温苒一天是晏少夫人,她一天就要忍着。她们也不过如此!

温苒点了点头,她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夏凌道了歉,她也真心的说道:“夏小姐抱歉,我和我的朋友说话都太直了,有得罪的地方,我在这里向你道歉!”黎安安也跟在后面道歉。

经过这件事,倒是有几位小姐真心的和温苒攀谈了起来,本来和晏少夫人交好就能给她们带来莫大的好处,她们顾忌的那些,现在还没有发生不是吗?

下午宴会散去,温苒将黎安安也送走,这才有机会和穆慧娟说上话。

穆慧娟问温苒,“交到朋友了吗?圈子里的小姐都不好相处吧,她们要是给你难看,你也不用顾忌什么,咱们晏家不用看别人的脸色。”

对于穆慧娟的关心,温苒心中感觉暖暖的,她甚至有一瞬间的冲动,就因为这么好的婆婆,她也想答应晏司寒的承诺。

“感觉秦木珍和赵嫒这两人还不错,她们很坦诚,在背后了悄悄嘀咕我的话也跟我说了,还向我道了歉!”她不喜欢拐弯抹角,这两人在她面前说话也直来直去的,和她们还算能谈到一起。

穆慧娟点了点头,正在看财经频道的晏司寒也插了嘴,“觉的好可以让她们带着你在圈子内玩一玩。”

晚饭过后,温苒依然被晏司寒拉回了他的房间,所谓一回生二回熟,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过了,她还害羞紧张个什么劲儿。

躺倒晏司寒怀中的时候,温苒鬼使神差的叫道:“司寒!”轻轻地像呢喃,又带着珍惜的意味。

晏司寒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抬起温苒尖尖的下巴。

“你叫我什么,再叫一遍!”

温苒轻启朱唇,再一次叫了出来,“司寒……”

晏司寒激动的吻住了她的唇瓣,你是答应我了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