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齐妃云你不该活着章节南宫夜齐妃云免费阅读

作者:幽梦浏览数:2020-10-17

汤和立刻上前:“王爷,卑职有一事想问?”

南宫夜转身,一身血色弥漫,也是惊悚的很。

“说吧。”此时南宫煜倒是沉着冷静,仿佛他身上的伤不痛不痒。

“王妃为皇上私自看病,是不是王爷授意?”汤和要知道确切,才好做打算。

“本王不知道此事。”南宫夜的目光晦暗,那女人越来越不像话,竟然敢私自给皇上开药,她是活腻了。

“既然不是夜王授意,那王爷也不用多虑,留下好好养伤,先前王爷与王妃不和,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加上王妃行事作风上与王爷格格不入,此次王爷只要不承认,当没她这个人,不管死活即可。”

汤和还不知道,这几日南宫夜的事情,老管家却担忧的望着自家王爷。

没有王妃王爷也活不到今天,如今这样决定,对王妃太不近人情了。

但为了王爷,又有什么办法!

“真的要是被怀疑,就算本王不管她的死活,也是要降罪本王的,她到底是夜王府的人。”

南宫夜看向门口:“去多久了?”

“六个时辰。”

管家忙着回答。

南宫夜迈步朝着门口走去:“备车,本王要进宫。”

“王爷,你现在这样别说进宫,出去都困难?”汤和阻拦,示意阿宇马上关门。

“放肆,本王要做什么,你们胆敢阻拦?”南宫夜的脸色一沉。

汤和马上后退,不敢再阻拦了。

“阿宇,备车,本王要进宫面圣。”

“……”阿宇无奈,只好照办。

马车在夜王府内准备好,南宫夜勉强上车,汤和只好陪同前去。

路上,南宫夜拿来剩下的最后一点药送进嘴里,喝了一点水:“还有多远?”

“快了。”阿宇在外回答,南宫夜掀开帘子看了看外面,平日一晃功夫就到的地方,此时心烦气躁,觉得很远。

放下帘子南宫夜眯了一会,一直到宫门口他才睁开眼睛。

汤和下了马车去宫门口询问进宫,门口的禁军护卫直摇头:“皇太后的旨意,任何人不得入内。”

汤和回来,南宫夜不用问也听见了。

南宫夜眯了眯眼:“去请王国舅。”

当今王皇太后有一个年纪很小的弟弟,虽然不是一母所生,但却是王皇后娘亲最小的妹妹的夫君。

这个弟弟生下来便备受宠爱,也是王皇太后最喜欢的一个弟弟。

出入皇宫也从不被干涉,想来就来想走走就。

汤和自然是明白,马上派人去请王国舅。

王国舅马车到来,人却未到。

但仆从拿了一块进宫的牌子给南宫夜:“我家国舅并不在家,出门祈福去了,夫人担心王爷有要紧的事,让小人把牌子带来了。”

南宫夜把牌子拿来看了一眼,心知道王国舅是不想露面,也不去连累,说道:“出了事,本王会说是抢来的,回去告诉国舅吧。”

“小人知道。”

来人上了马车离开,南宫夜才从马车里出来。

下了马车汤和阿宇扶着,拿出牌子果然管用,守门的禁军护卫立刻让开了,但却不准阿宇和汤和进入。

“你们不能进去。”禁军护卫也是职责所在。

南宫夜回头看了一眼两人:“等着吧。”

说完转身朝着养心殿方向走去,既然是皇上出了事,那就必然是在那里。

这一路,其实并不远,平日里不觉得路远,今日南宫夜走了半个时辰才到达养心殿的门口。

门口的太监认出南宫夜立刻走去跪下:“夜王。”

“谁在里面?”

南宫夜声音低沉,此时头上布满汗珠,加上艳阳高照,此刻他身体摇摇欲坠。

太监吓得不知所措,但忙着小声回答:“皇太后在里面。”

“夜王妃呢?”

“她在偏殿,昏迷中,至今未醒。”太监不敢迟疑。

“昏迷了?”

南宫夜眼眸深了几许,说道:“禀告母后,就说本王在外求见。”

“是。”

太监起身慌慌张张的跑了进去,夜王一身血衣着实吓坏了太监。

不到一刻的时辰,太监跑了出来。

“王爷请。”

南宫夜这才迈步进去,上了台阶脚下一滑差点就摔了,太监忙着上前扶着,南宫夜推开:“让开。”

太监立刻不敢靠前,南宫夜拖着身子一步步上前,走上养心殿已经是过午了,进了殿门吓得太监宫女纷纷跪倒地上。

平日里皇上最在意,最宠爱的夜王如今这样,吓坏了他们。

王皇太后缓缓看向进来的人,也是愣了一下。

皇后也吓得花容失色,顾不上其他,从上面快速走了下来:“皇叔,你这是?”

晃了晃南宫夜看向王皇太后,双膝弯曲:“儿臣参见母后。”

噗通一声,是双膝跪地的声音,皇后吓得惊呼:“御医,御医……”

御医急忙赶到,王皇太后也急急忙忙从上面走了下来,到了跟前看着跪在地上的儿子:“你这是干什么?这是怎么了?”

南宫夜气若游丝:“儿臣只是不知,为何不得进宫,还得要舅舅的腰牌才能进得来?”

最后一个字落下,南宫夜倒在地上。

“御医,御医……”王皇太后喊道,御医忙着诊治,结果御医的手一抖:“太后饶命,太后饶命……”

御医跪了一地,围着南宫夜磕头。

王皇太后宫中四十余年,经历无数风云变幻,此番景象也禁不住身体后退一步晃了晃,眼前昏花:“夜儿……你不要吓母后!”

齐妃云恰好过来这边看看,以她的时间轴来估算,这时候皇上也快醒了,等到醒了才去跪着似乎也不好,不如早一点,最好是刚跪下,皇上就醒了,那样她也就不用跪太久了。

但刚到了养心殿门外,齐妃云就看到地上围着一群人,王皇太后整个人僵直悲痛的站在里面。

齐妃云正奇怪,皇后哭喊:“皇叔,皇叔断……”

一听皇叔,齐妃云的心口一阵慌乱,顾不上其他跑了进去,进门就看到地上的南宫夜,仰面朝天躺着,而他身上满身的血迹斑斑。

“南宫夜……南宫夜……”

齐妃云冲到前面,伸手试探了一下鼻息,手一顿,立刻解开南宫夜身上的衣服,他伤口全都裂开了,血淋淋的正冒着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