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尝遍剜心之痛小说纪思晚谢行朝目录阅读

作者:幽梦浏览数:2020-10-17

另一侧车门打开,苏茵茵下了车。

保姆从宅子里跑出来,跑到车后备箱处,将里面的白色

女款行李箱拎了出来。

保姆:“苏小姐,先生已经给您安排好了房间,请你跟我

来。”

苏茵茵抿抿唇,看了纪思晚一眼,跟着保姆走了进去。

纪思晚咬紧牙关,看样子谢行朝是亲自带着苏茵茵回家

打包行李,还把她接来了这里。

昨日沙发上的场景再度闯入纪思晚的脑海里,她手指蜷

缩,那痛几乎将她撕裂。

纪思晚忍住心中的酸涩,说道:“行朝,你能不能借我一

笔钱,我妈需要做手术。”

谢行朝低头看她,唇畔扯起:“需要钱?”

他眼角里布满讥讽:“怎么不去找封闻夺?”

屈辱感从心脏最深处开始蔓延,纪思晚一瞬间没能说出

话来,她张了张嘴,心脏绞疼的她要死。

看她不说话,谢行朝俯身凑近她:“哦,我忘了,封闻夺

半年前病死了。”

在谢行朝眼中,封闻夺就是恶有恶报。

当初陷害他入狱,不等他出来亲自解决他,那人就自己

先病死了。

只剩下纪思晚……这个曾经他有多深爱,如今就有多痛

恨的女人!

谢行朝眼角笑意尽失,转身就走。

“谢行朝。”纪思晚抬脚去追他,谢行朝歪头示意,肖远张

开手臂拦住了她。

纪思晚眼见着谢行朝越走越远,她的声音撕心裂肺:“谢

行朝我求求你了,借我一笔钱……”

别墅门,砰的一声关上,隔绝了这声音。

纪思晚在外面求了好久,谢行朝都没有出来,她跌坐在

地上,哭的双眼通红。

以前谢行朝去她家的时候,妈妈总是一早就出去市场买

最新鲜的鱼,忙活一上午给谢行朝做他最爱吃的水煮鱼。

她还能记得,谢行朝在厨房里帮忙的模样,母亲笑的模

样,她曾经以为,她会和谢行朝好一辈子。

可是,不会了。

她本以为谢行朝是她的退路,可是她到现在发现,他是

她的绝路。

初秋,温差大,纪思晚游魂一样的走进偏房。

偏房没取暖设施,她抱着胳膊,从被扔在一边的行李箱

里扯出件厚衣服披在身上。

她要怎么才能凑够那钱呢?

她缩在沙发上,许久,目光落在手腕处青色的血管上……

……

两天后。

纪思晚站在一幢破旧的独立小楼前,一个男人从里面走

了出来,看了她一眼,道:“是纪小姐吧。”

纪思晚五指攒紧,点头。

“跟我进来。”那男人对她招手。

男人边走边介绍:“为了确保安全,得先做检查,纪小姐

没意见吧。”

走廊灯光发白,两旁的门发黄破旧,纪思晚有些退缩,

可是想到母亲,她定了定神,说:“没意见。”

那人确认纪思晚一切健康后,将她带进了一个屋子。

屋子里只摆了一张桌子,和一些她看不懂的仪器。

桌子后坐着个女人,纪思晚在她对面坐下,女人伸出

手:“纪小姐,胳膊。”

纪思晚咬住唇,颤颤巍巍的将胳膊递给女人。

她从小就晕血。

她摁住脖子,忍住干呕的冲动,闭上眼别开头。

可针管刺入皮肤的时候,纪思晚还是没忍住瑟缩了一

下。

手腕被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摁住,女人尖声呵斥:“抽血不

能乱动是常识,你不知道吗?”

纪思晚唇瓣发白,额头的冷汗争先恐后的渗出。

她连连低声道歉:“对不起。”

鲜血沿着细细的管子进入血袋,纪思晚的头越来越晕。

终于,忍不住的干呕出声。

一切结束后,纪思晚摁着棉签起身,带她进来的男人将

一沓钱递给她。

无论她刚才多难受,多害怕,看到钱的这一刻,纪思晚

觉得怕与疼都不算什么了。

……

到家后,她摸着黑进了屋子,倒头就睡,闭上眼的时

候,感觉整个身子都飘在空中。

黑暗中,传来脚步声。

紧接着,纪思晚的身子便被人摁住,她无力的睁开眼

睛,看到了男人五官英挺的脸。“行朝……”她呢喃。

“那种钱拿了不嫌脏么!”

纪思晚想起身,肩膀却被谢行朝摁住,她眼神茫然:“你

在说什么,什么钱?”

见她不承认,谢行朝拎着她起来,将她摁到了墙上,几

乎同时,他打开了房间的灯。

纪思晚被灯光蛰的闭上眼睛,男人已经覆身上来。

大掌扣着她细嫩的脖颈,逼迫她扭头,看他另外一只手

里的东西。

谢行朝拿了一沓照片,照片里,纪思晚跟着一个男人进

了一个破败的房子,旁边的墙壁上,写着耐人寻味的标语,

直指某种地下行业。

纪思晚瞪大眼睛,摇头道:“我没有卖自己,我的钱是干

干净净赚来的。”

谢行朝嗤笑一声,薄唇贴近她耳边,咬牙切齿:“你当年

没和我分手就和别人睡了。”

他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边:“你也配说干净!”

纪思晚眼中爬满雾气,眼神倔强:“我和他半点龌蹉关系

都没有,我没做过你说的事。”

谢行朝将人摔到床上,纪思晚爬起来,想跑,可是她没

力气,脚一软就摔在了地上。

谢行朝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颗一颗的解开袖子。“你站都站不稳,还敢说不是刚从男人床上爬下来?”

纪思晚屈辱至极,谢行朝俯身,她想爬起来,却被他勾

住了腰,翻倒在床。

这回,谢行朝没再给她逃跑的机会。

他的吻铺天盖地,纪思晚的手死命的推他,谢行朝失了

耐心,捏住她的手腕。

心脏蓦的一痛,纪思晚蜷缩了一下,脸色煞白。

她能感受心脏不正常的跳速。

她快要不能呼吸了。

“行朝,你别这样,我难受。”她的声音虚弱,谢行朝只当

她在装。

她这是为谁在守着?为死人封闻夺么?

谢行朝发了狠,撕了她的衣服,堵住了纪思晚的唇,起

先纪思晚还在挣扎,后来就没了动静。

谢行朝发现了不对劲儿。

他分神去看她的脸,纪思晚紧闭着眼睛,脸上没半点血

色,像是死了一样。

“纪思晚!”谢行朝眼神赤红。

将自己的衣服给她披上,谢行朝抱着人冲了出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