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锦心似玉大结局小说罗十一娘徐令宜全章节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10-16

第二天,十一娘比平常要略早一点去给大太太请安。

大太太正在梳头,知道她来了颇有些意外。

“……一天才能打一根络子。”十一娘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没简师傅打得快。”

大太太眼里就有了笑意,道:“既然这样,那以后你也不用来给我晨昏定省了,好好地把那屏风绣好了,就是对我的孝顺。”

十一娘想了想,恭敬地应了“是”。

大太太知道她有事,赏了碗羊奶子,就让她退了下去。

送她出门的是落翘。

她趁机邀请她和连翘。

落翘微怔,笑道:“可不凑巧。连翘姐姐病了,大太太身边只有我带着几个小丫鬟服侍……也不知道得不得闲。”

“只是聚聚,”十一娘笑道,“姐姐的差事要紧。大家一个院里住着,以后也有机会。”

落翘也笑:“哪天得了闲我们再去吵十一小姐也是一样。”

两人正说着话,屋里的大太太问身边的小丫鬟:“十一小姐已经走了吗?”

小丫鬟出去看了看,折回来回话:“没有,正和落翘姐姐说话呢!”

大太太点了点头,落翘就撩帘走了进来。

“和十一娘说什么呢?”大太太状似无意地问道。

落翘心中一紧,笑道:“十一小姐中午在屋里摆酒给琥珀接风,请我和连翘去热闹热闹。”

大太太没再追问,转移了话题:“吴孝全怎么说?”

落翘道:“吴总管说,这段时候朝廷传出皇上年后会再对北疆用兵,金价跌得厉害。您兑换的数目又大,一般的钱庄吃不下,有实力的钱庄见您急等着,价钱上更是不会让。这样一算,差价就在四、五千两之间。实在是不划算。”

大太太皱了皱眉:“你跟他说,四、五千就四、五千吧。想办法在明年二月中旬以前都给兑换出来。”

落翘应声而去。

……

十一娘回到绿筠楼,让滨菊给娇园、十娘和十一娘下了帖儿。冬青则去了许妈妈的住处。

许妈妈不在,她身边服侍的小丫鬟态度敷衍:“妈妈回来了我会说一声的。”

冬青本只是尽礼数,和小丫鬟寒暄了几句,转身去了吴孝全家。

吴孝全家的正在吃早饭,听说十一小姐屋里的冬青来了,趿了鞋子就迎了上去:“有什么事让小丫鬟来说一声就是。冬青姑娘何必亲自跑一趟!吃了早饭没有?进来添点。”

这样的客气,倒把冬青说得一怔,半晌才回过神来:“多谢妈妈。已经吃过早饭了。”然后把来意说了。

吴孝全家的听说她还有事,也不留她,很爽快地应了:“跟十一小姐说一声,到时候一定去!”

冬青满腹狐惑地去了姚妈妈那里。

姚妈妈叉了腰站在西跨院的大门口,怕别人听不见似地高声道:“请我去吃酒啊?你们十一小姐倒有心,只是我哪有那空闲!大太太刚才还差了我派人把后花园的暖亭都打扫出来,再把地火升了,好过年的时候用。”说着,像赶蚊蝇似地挥了挥手,“到时候再说吧!”

冬青来时就有心里准备,知道她对自己肯定没有个好言语,可在一个院里当差,抬头不见低头见,躲也是躲不过的。她只当不知道她的恶意,陪着笑脸:“到时候我再差了小丫鬟来请妈妈!”

伸手不打笑脸人。

姚妈妈欲言又止。然后冷冷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旁边却有人笑道:“以后你们是一家人了,她又是在主子跟前当着差事,你好歹给她几份颜面。等会去吃杯酒就是了!”

冬青身子一僵。

有这样的话说出来,肯定是那姚妈妈说了些什么的。

她又想到前些日子姚妈妈提了八色礼品在村里到处问“夏家什么走”、“她们家那个在罗府当差的闺女配给我侄儿了,我来走走亲家”,以至于她回去,来家里吃妹妹喜酒的那纛三姑六婆、左邻右舍都问她“什么时候出嫁”……

想到这些,冬青气得胸口发痛,转身去了厨房。

管厨房的曹妈妈看见她,面色不虞:“姑娘还是换换菜单子吧?十两银子,买八汤里的那只鸭子绰绰有余,可这入汤的人参、天麻、当归、枸杞……”说着,她眼底闪过不屑,“何况你还点了爆炒河鲜、鸡汤氽海蚌、糟银鱼、冬笋玉兰片……姑娘既然给十一小姐当家,也得斟酌斟酌,知道的,说姑娘心大了点,不知道的,还说我们这些人欺负十一小姐不懂厨房的事。”

冬青胀得满脸通红。

上次五小姐请客,也只拿了十两银子,还做了个佛跳墙。她可是照着份子减了量的,怎么到她手里就不够了?说来说去,不过是世态炎凉,瞧着十一小姐没五小姐在大太太面前有体面罢了!

“是我不懂事,还望妈妈不要放在心上。”她强笑着给曹妈妈陪不是,“妈妈看着添减添减吧!”

曹妈妈点点头,转身吩咐厨房的婆子去剁鸭,留下了背影给冬青。

……

冬青高一脚低一脚地回了绿筠楼。

被穿林冷风一吹,这才有些回过神来。

今天是她们请客,还有好多事要做。怎么放着正事不管,和两位妈妈生起闲气来。

说起来,两位妈妈年纪比自己大,进府比自己早,位份比自己高,自己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本来就应该训导自己……想当初刚进府那会,规矩没学好,打骂是小,不给饭吃不让睡觉的时候也是有的,怎么跟了十一小姐几年,倒受不住这些了呢!

虽然这么开导自己,冬青心里还是有说不出的难受!

她望着冬雪中的粉墙灰瓦发了会呆,这才转身去了今天宴请的地方──绿筠楼前的一个暖阁。

白雪翠绿掩映中,红漆暖阁如一团火似的暖人。

撩开大红罗夹板帘子,热气迎面扑来。

滨菊带着秋菊和竺香刚收拾停当──黑漆坐椅擦得铠亮,小杌子上垫了银红色团花坐垫,茶几摆了茶皿,正中并排两个大方桌。

“冬青姐,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添减的地方?”滨菊笑着迎了上来。

没待冬青回答,秋菊已在一旁笑道:“我看要供几棵凤梨才好。”

滨菊却道:“供凤梨,不如插几枝梅花。”

“可插梅花要开了箱笼拿梅瓶。十一小姐统共三个梅瓶。一个旧窑五彩金泥的,一个汝窑天青釉的,一个官窑甜白瓷的,都是上好的东西。等会人多手杂,要是失了一个,那可就哭也哭不回来了。”秋菊有些不服气地辩道。

滨菊不由叹了口气:“凤梨、香橼都由管院子的妈妈收着,去拿,还要许妈妈的对牌……还不如开箱拿梅瓶。”

一时间,三人语塞。

刚才淡淡的伤悲突然间就化为了一阵波涛,冬青不由搂住了十二岁的秋菊:“要是有哪天,我们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就好了!”

……

中午吃饭的时候,十一娘问冬青请客的情况。

“许妈妈不在家,丫鬟说会转达的。吴妈妈说到时候一定来……”她顿了顿,道,“姚妈妈还说不定,我许了等会派小丫鬟再去请。五小姐正在写字,没见到,紫薇说,要请了五小姐示下才知道能不能来。十小姐那里,也只见到了百枝。百枝也说看情景。十二小姐那里是刘妈妈回的话,说十二小姐睡的早,身边得有个人服侍。她来了,雨桐、雨槐就不能来了,雨桐、雨槐来了,她就不能来了。两相权衡,这样热闹的场面,还是让给少年人。她就不来了。让雨桐、雨槐带着白珠和金珠两个小丫鬟来。”

许妈妈没谋面,姚妈妈、娇园、十娘和十二娘的态度都一如从前。也就是说,只有吴孝全家的,突然变得非常热忱起来。

十一娘微微点头,没有做声。

屋里陷入一片寂静。

而站在她身后的琥珀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

下午申末,吴孝全家的就来了。还带了两坛金华酒:“……我是闲人,十一小姐看有没有用得着我的。”

听着这就是客气话,十一娘哪真的让她去帮忙。放了打了三分之二的络子起身招待她。

“别,别,别。”吴孝全家的连连摆手,“您给庥哥打吉祥络子,这是一等一的大事。我有琥珀陪着就行了。您忙您的。我到冬青姑娘那里唱个喏,听她差遣去。”执意要去暖阁。

十一娘也的确惦着这还没有打完的络子,吩咐琥珀陪着吴孝全家的去暖阁。

冬青去厨房里催菜去了,滨菊领着秋菊和竺香在屋里候着客人。

看见吴孝全家的进来了,大家都热情地给她行礼。她回了礼,妙语如珠地和滨菊几人聊起来,逗得几人呵呵地笑。

不一会,雨桐和雨槐领了白珠、金珠来。看见吴孝全家的,都露出吃惊的表情,吴孝全家的却神色自若地和几人打招呼。

雨桐几人忙收敛了异色和吴孝全家的行礼。

这时,五娘屋里的紫薇来了。

吴孝全家的主动上前打招呼。

紫薇满脸惊愕,半晌才回过神来和吴孝全家的行礼。

“妈妈也在这里,真是没有想到……”她喃喃地吐出两句,又惊觉自己失言,忙笑着补救,“我道妈妈是个忙人,却比我来的早。”

吴孝全家的不动声色,笑得一团和气:“我是闲人一个,不像你们,都有差事,丢不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