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罗十一娘徐令宜锦心似玉全文全章节罗十一娘小说阅读

作者:幽梦浏览数:2020-10-16

那天晚上,大老爷和儿子、女婿喝得十分尽兴。忘记了十娘带给他的不快。

丫鬟们把他扶进屋里的时候,他嘴里还念叨道:“……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这才是大丈夫啊!不像我啊,手不能提,肩不能挑……”他瞪着大太太,“我要是再年轻二十岁,也去西北军……”

把大太太逗得掩嘴直笑,亲自服侍丈夫歇下。

可这高兴只维持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大老爷宿醉起的有点晚,正喝着醒酒汤,钱明来了。

自从大老爷赞了钱明有才后,大太太对钱明的态度也有所改变。

她听了忙起身去了厅堂:“五姑爷吃过早饭没有?”

钱明却是大急,匆匆给大太太行了礼,道:“岳母,不好了。我听人说,太后娘娘招了建宁侯进宫,商量姐夫续弦的事去了!”

怎么会这样?

大太太只觉着脑子“嗡”地一下,人都懵了。

一直以来,她所依仗的不过是皇后娘娘当初接受了元娘的遗折。可万一太后娘娘下了懿旨,皇后娘娘难道还会冒着背负“不孝”的罪名去顶撞太后娘娘不成?徐家还能不顾皇家威严能抗旨不成?

只怕到时候,就不仅仅是拒绝太后娘娘的美意这么简单的事了!

钱明却是怕大太太不知道这其中的轻重,忙道:“太后娘娘以前就有让建宁侯和姐夫结亲的意思。只是建宁侯不大愿意,想把女儿送进宫去,这事才一直拖着。现在姐夫建了不世之功,只怕这件事就由不得建宁侯不同意了……”

短暂的失神后,大太太很快清楚过来了。

“你跟我来!”她忙带着钱明进了内室。

大老爷正由丫鬟服侍着在漱口,看见大太太领着钱明进来,吓了一大跳,忙道:“出了什么事?”

钱明就把刚才对大太太说的话向大老爷说了一遍。

大老爷也懵了。

大太太不由急起来:“这可怎么办啊?总不能让我们家去徐家质问吧?”说着,眼圈一红,“我今年才见了谆哥三次。一次是初三,一次是清明,一次是元娘的周年……何况那建宁侯小门小户出身,能教出什么好女儿来。要不然,皇上早就纳了,还等到现在……”

大老爷听着她说话越来越不靠谱,皱了眉:“你先出去。这事自有我和姑爷商量。”

大太太没有办法,只得退出来。刚在厅堂站定,又看见罗振兴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你怎么回来了?”

罗振兴的脸色铁青,勉强地朝着大太太笑了笑,道:“我有点事要和爹商量?爹醒了没有?”

大太太立刻意识到了罗振兴为什么而来,她不由拉了儿子的衣袖:“是不是为了侯爷的事?”

罗振兴还欲瞒着母亲,大太太已道:“你五妹夫都告诉我了。他正在和你爹商量呢!”

“娘,您也别担心。”罗振兴只好安慰母亲,“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难道我们还商量不出一个办法不成?”

大太太现在心慌意乱的,也没有个主意,只能暂时听儿子的,胡乱地点了点头。

内室的大老爷已听到动静。高声地道:“是不是兴哥回来了?”

“爹,是我。”罗振兴高声地应着父亲,又低声地安慰了母亲几句,这才去了内室。

……

“小姐,小姐……”秋菊脸色苍白地冲了进来,“不好了,不好了!”

十一娘正和冬青坐在炕上做针线。看见她神色慌张,冬青不由皱了皱眉:“这是怎么了?大呼小叫的没个规矩的!”

“不好了!不好了!”秋菊没像以前那样听到冬青的训斥就笑嘻嘻地站好,而是喘着粗气跑到了十一娘的面前,“侯爷要娶一个什么侯爷的女儿了!”

这下子,满屋人俱变色。

“你说清楚一些。”十一娘神色凝重,“到底怎么一回来?”

秋菊忍着喘息,片刻后才道:“刚才五姑爷来了。说,太后娘娘召了建宁侯,要建宁侯把女儿嫁给侯爷。”

十一娘听着,渐渐镇定下来了。

也就是说,她现在面临着被退亲的危险?不,根本就没有订亲,何来的退亲……

“那徐家怎么说?”冬青急得眼泪都要落了下来。

秋菊就望了一眼神色有异样的十一娘。

“哎呀,这都是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磨磨蹭蹭的!”冬青有些不耐烦。“你快说啊!”

“五姑爷说,外面都在传,说,说徐家一直嫌弃我们小姐是庶出,所以才迟迟没有来提亲的!”话说到最后,表情已有些怯生生的。

一时间,大家都怔住。

“这,这能怪我们小姐吗?”冬青不由道,“谁不想托生在太太们的肚子里……”十分的委屈。

“是啊!”秋菊眼睛也红了,“大太太也正后悔着呢!说,早知道这样,应该把十一娘养在自己名下的。”

“你说什么?”十一娘惊愕地望着秋菊,“你刚才说什么?”

秋菊看她的样子有些激动,心里不由害怕起来,磕磕巴巴地道:“大,大太太,正后悔着,说,说早知道这样,就应该把您养在,养在自己名下。”

也就是说,自己是上了谱的。

火石电光中,十一娘突然明白过来。

大姨娘和二姨娘根本就骗了自己!

念头闪过,她不由想到十娘。

她会不会和自己一样,也受了两位姨娘的骗呢?

十一娘不由苦笑。

没想到,两位姨娘平日里吃斋念佛的,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想到这里,她突然灵机一动。

皇上不是太后亲生的,太后一直想把娘家的侄女送进宫而没能成功。她退而求其次,想和徐家联姻,不管是皇上还是皇后,恐怕都不好拒绝吧?这样一来,徐家又怎么敢冒大不讳去抗旨呢!所以,这桩婚事十之八九是成不了了!

如果徐、罗两家的亲事告吹了,她是受害者吧?一般的人,都会同情受害者,那她是不是可以抓住这个机会改变一下现状呢?

十一娘细细琢磨了半天,她站起来问秋菊:“母亲现在在哪里?”

秋菊看着十一娘,怎么感觉她有点高兴的样子。

可这个时候,她怎敢多问,忙道:“正在厅堂里!”又想着这话说的不大妥当,补充道:“大奶奶正陪着大太太!”

“侯爷要娶建宁侯小姐的事还有谁知道?”

“刚才大太太发了好大的脾气,满院都传遍了。”

是主动出击,还是佯装不知随机应变呢?

十一娘思忖了片刻,决定主动出击。

因为这桩婚事对罗家来说太重要了,指不定大太太会干出挟恩以报的事来。

她吩咐琥珀:“弄点辣椒水来。”

……

正院气氛肃整,丫鬟、媳妇子们个个垂手恭立地站在自己应该站的地方。

可当十一娘红着眼睛走进去的时候,这些人或同情或好奇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落在了她的身上。打帘的丫鬟甚至有些紧张地禀了一句“十一小姐来了”。

“让她进来吧!”大太太的声音里还带着无法掩饰的余怒。

进了厅堂,十一娘看见大太太正寒着脸坐在罗汉床上,站在一旁的大奶奶满脸的无奈。

“母亲!”她刚喊了大太太一声,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转起来。

大太太看着十一娘红肿的像桃子似的眼睛。心里已有几分明白。

虽然这事她从来没有对十一娘提起,但也从来没有回避。她多多少少应该听到了一些风才是。

十一娘跪在了大太太脚下,“女儿想出家为尼!”

“胡闹!”大太太望着十一娘的目光如鹰般犀利,“你这是想做什么?”

“母亲。”十一娘的声音平静,“胳膊拧不过大腿。我出了家,世人自会怜惜我的不易。我不出家,白白让人笑话而已。母亲,您让我出家吧!”

她的意思是说,如果自己出家,那社会的舆论就会倒向罗家,也许皇家为了颜面。会给罗家几分体面。

但十一娘毕竟不是大太太亲生的,这话听在大太太的耳朵里就变了味道──她看十一娘的目光又犀利了几分:“你是说,我们罗家保不了你的周全……”

十一娘听这口气,心里不由冷了几分。

三年了,大太太对自己却没有一点点的信任。出了事,首先往坏处想。

她刚才抹辣椒水时的一点点内疚全没了。

“母亲,罗家不是父亲的罗家,也不是母亲的罗家,更不是大哥的罗家、我的罗家。”她的声音冷静而理智,“而是我们大家的罗家。”

大太太怔住。

十一娘,从来没有这样跟她说过话……

“我因为有了罗家的庇护,才能锦衣玉食,才能跟着简师傅学女红。如今,家里遇到这样危难,我又怎能坐视不理?守正不阿,风光霁月,这才是世家的立足之本。我们用不着求谁!我出家。让世人看看,我们余杭罗家也是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

大奶奶看着十一娘玲珑的眉眼,想到这个她要到五月才满十四岁……她心里就发酸,眼泪不由落了下来。

“你,你……”大太太嘴角翕翕,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有人从内室走出来,对着十一娘长揖到膝:“十一妹,你放心,只要有我罗振兴一天,我就会供奉妹妹一天。不,就算没有了我,还有庥哥,没有了庥哥,还有庥哥的儿子……只要我们余杭罗家在一天,就不会忘了妹妹的大义。”

十一娘松一口气。

听说,出家人是方外之人,没有男女之别。混淆性别,这个社会是不是就会对女人宽容一些呢?

听说,寺院如同一个小小的社会,除了念经。也讲究僧尼或能说会道或识字断文有一技之长的。凭着自己两世为人的经历,应该可以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位置吧?

听说,有名的僧尼都有机会受到邀请,到别的寺庙里去讲经。这样一来,那本《大周九域志》就能派上大用场了……

回程的脚步,十一娘走的格外的轻松、惬意!

现在,只要安排好冬青她们,她就可以去享受山川河流之美,感受那青松轻风的味道了!

十一娘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

真要感谢徐令宜把那个什么嘉的给活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