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深情不负苏青关暮深全文小说免费阅读

作者:何为所谓浏览数:2020-10-16

主人公叫苏青关暮深的小说是《深情不负》,是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你怎么不吃”看到苏青半天也没动一筷子,关暮深疑惑的望向了她。“吃,吃。”苏青赶紧点了下头,动筷子夹了一口青菜放在嘴里。可是这些素菜真的不顶饿好不好她是食肉动物,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啦

深情不负苏青关暮深全文小说免费阅读
 
 
虽然知道他们有钱人吃饭睡觉规矩多,但是苏青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平时喜欢吃素”
 
闻言,关暮深的眉头一皱。“你不是说你闻到油腻的就想吐,想吃点清淡的吗”
 
“我”她那是故意说给别人听的好不好怎么还当真了呢
 
铃铃铃铃
 
正在此时,苏青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苏青掏出手机,一看是郑浩然打过来的,先是皱了下眉头,然后便笑着对关暮深道:“我出去接个电话啊”
 
“有什么事还要背着人说”苏青刚走出一步,背后突然传来关暮深的声音。
 
苏青转头一望,只见他面无表情的望着桌子上的饭菜,她能够听出他声音里的不悦。心想:反正他和郑浩然也没有背人的事,自己出去接电话反而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所以便直接按了接听键。
 
“苏青,你怎么还没来我已经点了你喜欢吃的海鲜饭了。”电话一被接通,那端就传来了郑浩然的声音。
 
闻言,苏青心里立刻滑过一抹内疚,随后便赶紧道:“对不起啊,浩然,我临时突然有事,不能去了,不如你自己吃吧”
 
“临时有什么事需不需要我帮忙”那端的郑浩然怕苏青有什么麻烦,语气很强烈。
 
苏青望着关暮深的脸色越来越不好,马上皱着眉头拒绝道:“不用,不用,我”
 
这时候,一只手突然伸过来夺走了她的手机。
 
“哎”苏青望着关暮深拿过手机便对着电话讲道:“郑教授是吧我太太苏青正在和我一起吃饭,她现在怀孕了,口味很叼,我想你就不用费心请她吃饭了对,就这样,再见。”
深情不负苏青关暮深全文小说免费阅读
苏青不知道那端的郑浩然又对关暮深说了些什么,只看到他又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并伸手将手机还给自己。
 
望着他嘴角间得意的一抹笑意,苏青立刻火冒三丈,直接嚷嚷道:“关暮深,你是什么意思”
 
关暮深立刻收起了笑意,低头一边拨弄着苏青的手机,一边斩钉截铁的道:“我的意思很明了,我是你的丈夫,那个叫兽不知道没关系,我告诉他,以后他要是再敢缠着你,别怪我对他不客气”
 
“郑浩然和我是普通朋友,你这样太不尊重人了”苏青提出了抗议。
 
这时候,关暮深把手机放在了苏青的面前,盯着噘嘴的她一字一句的道:“苏青,你现在的身份是我妻子,我们婚前协议的第六条写的明明白白,你不能和任何异性来往过密”
 
“我”一向口才很好的苏青这次像被噎着了一样,一个字也凸出来了,只能用眼睛狠狠的瞪着眼前可恶的人。
 
他倒是已经对婚前协议倒背如流了,不过他说得也没有错,她的确是犯了第六条,但是心里这样想,嘴上还是死活不会认的,这就是她的性格。
 
下一刻,关暮深站了起来,低头望着眼前的人,语气稍微放柔和了一点。“下午我有个会,先走了,你自己慢用”
 
慢用个屁,她现在已经被他给气饱了
 
苏青狠狠的剜了关暮深一眼的时候,正好他又转回头来,吓得她赶紧垂下了头,她也不知道她天不怕地不怕的怎么会就是怕他关暮深呢
 
关暮深已经洞察到了她的眼神,嘴角一扯,说:“以后每天中午你都到这里来吃饭。”
 
“我为什么听你的”在关暮深又转身要出门的那一刻,背后突然传来了苏青负气的声音。
 
“因为我是你丈夫。”说完,关暮深便走了出去,并重重的关上了门。
 
关门声让苏青的心跳动了一下,她能够听得出他临走的这一句话似乎已经带着情绪了。
 
带情绪又怎么样不管了,虽然都是些素菜,但是好歹也能填饱肚子,更何况是五星级酒店的饭菜,不要浪费了,索性便低头吃了起来。
 
酒足饭饱之后,苏青拿过自己的手机,想给郑浩然打个电话解释一下,顺便也告诉她自己结婚的事情,让他以后也对自己死了心。
 
可是,她怎么找也找不到郑浩然的电话号码了,苏青正在着急之际,突然想起刚才关暮深拿着自己的手机按了半天,她此刻才明白他是把郑浩然的号码在她手机里给删除了。
 
想到这里,苏青气坏了这个关暮深,没想到人五人六的,心眼这么小。得了,这下可好了,她根本没有记住郑浩然的电话号码,看来只能以后跟他解释了。
 
正想退出电话簿,苏青突然看到手机里多了一条存储信息,姓名栏里是老公,她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她从来没有存过这样的字眼啊
 
再一看里面的电话号码,苏青才算明白了,肯定也是刚才关暮深存储的,因为电话号码是关暮深的号。
 
这时候,苏青突然被气笑了这个关暮深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搞这种恶作剧。
 
回到办公室,乔丽已经吃饭回来了,看到苏青,低声笑道:“资本家的饭菜应该堪比满汉全席吧”
 
苏青白了她一眼。“得了吧,纯粹是喂兔子的伙食。”
 
“不会吧这么抠门”乔丽低呼。
 
“会”苏青重重的说了一句。
 
这时候,一阵清脆的高跟鞋的声音传来。
 
苏青和乔丽一回头,只见是打扮的光鲜亮丽的胡佩走了进来。
 
看到她,苏青蔑视了一眼,然后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胡佩也白了苏青一眼,拿着手中的单据问道:“哪位负责保险费用报账的会计我是来收款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