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重生七零小军嫂大结局小说付兰香赵沐宸付兰香全文阅读

作者:幽梦浏览数:2020-10-16

回到家却发现门口蹲了一个人,却发现原来是自己的大哥。

对于这个大哥她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对他,他对这个家很负责任。对这个家每个人都很负责任,然后就变成了对谁看着都是无所谓的样子。

可对于她,向来是相当冷漠,冷漠到她以为自己没有这个大哥。

他好象,总是在无视自己。看来母亲的遭遇让他终于坐不住了,所以来求她……

啪,付兰香的脸上被扇了一巴掌,她在地上转了一圈才站稳了脚步,最后一点亲情的感觉也就此消失了。哪怕,今天大哥只是对她恶言相向都没有问题,至少还是那个冷漠的大哥。现在却让她知道,什么冷漠都是装出来的,他根本就是打心底瞧不自己。

所以被打之后她捂着自己的脸冷笑一声,道:“哈,你来就是为了打我?”

“马上去县里把妈弄出来,否则以后你就不是我付家人。”

“你们什么时候当我做付家的人?”

“你信不信,我将你打死在这儿也没有人知道。”

“打死我?凭你是我大哥?这已经不是以前的年代了,打死人不用负责任。就算没有人知道,但是早晚有一天你还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和那个女人一样都去坐大牢。”付兰香虽然这样说,但手还是背到身后找寻可以有什么防身的东西。

可就在这时有个人走了过来,然后吼了一声道:“付老大你想做什么,我不是让你不要来吗?”来人的肚子已经挺出来了,是大嫂。

大哥看到大嫂就怂了,然后道:“我为啥不能来,她逼的我妈都去蹲大牢了。”

“是不是她逼的你心里没个数,你妈做了啥你不是没听到,这事儿和大妹没关,是你妈作的。”

“咋的,你是不是很想我妈去做牢啊。”

大哥说完大嫂脸色都变了,突然间拿起一边的树枝子就揍。

付兰香在一边松了口气,这看来还是有人能制的了他的。

大哥被打的直抱头,最后吼道:“付兰香你这个没良心的,要不是我爸妈养着你早就死了,哪有现在的好日子,结果你忘恩负义。”

“什么意思?”

“啥意思没有,你就是没良心。”

“我是不是不是付家的孩子?”付兰香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再结合自己那个妈的说法似乎十分有这个可能。

记得前世那个郑香香和自己绝裂的时候也说过差不多同样的话,只不过当初没多想。

可是,一个人是这样现在这个大哥也是这样,那就不得不让她联想到这种情况。

“想知道哇,把妈救出来我就和你说。”大哥哼了一声道。

“不想知道。”如果想要查还是能查的出来的,只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已经可以确认自己真的有可能不是付家的孩子。

过一世,才知道自己是付家捡来的,这是一个冷笑话吗?

大哥还想说什么,但是发现赵沐松快速的跑过来,一边跑一边还道:“付老大你想做什么,你要敢动我弟媳妇我和你拼命。”他还顺手把园子里放着的锄头给拿了出来,看样子是真的会拼命。

付大嫂伸手拉住自己的男人道:“我们马上就走,马上就走。”然后生拉硬扯的将自己男人拉走了,半路上问道:“大妹问的是真的,她不是咱们付家的孩子?”

“别问这事儿,她的出身极不光彩,要是让别人知道咱们家没准受连累。不过爸当年非得养她,我们也没办法。”付老大说完后无论自己的媳妇儿再怎么问也不开口了,而付大嫂也知道,自己的男人与自己嘴向来不紧,如果他不说就肯定事关重大。

不过,就算不是亲的他这样去别人家里闹也真的不好,不由得好一顿教训不提。

单讲付兰香站在自己家的门口有点失神,当赵沐松问了一下她怎么样的时候才清醒过来,她摇了下头道:“没事,多谢大哥。”

赵沐松皱眉道:“你妈明天就判了,你不用想太多,这事儿可不怪你。”

“我知道。”

“要不要你大嫂过来陪你?”

“不用了,呕……”付兰香恶心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因为孕早期的反应还是因为太过紧张所致。

赵沐松看她难受就没再说啥,但还是问了一下她有啥话要带给赵沐宸的,他过会要去县里可以顺便给赵沐宸打个电话。

昨天赵沐宸发来电报,将电话号码交给了付兰香。

“嗯,我去给你拿电话号码。”付兰香也没有什么带话给赵沐宸的,但是他发电报让给回电话肯定是有原因的。

而赵沐松要去县城给村里的人买自行车,所以才会去。他们的镇子有点偏远,就算是通了电但电话就安了一部,然后天天忙的吓人。几乎是从早上排队排到晚上,一刻都不得闲儿。

到县里打电话是最好的办法了,付兰香道:“问一下他有什么事就行了,我没有关系的。”

“好的。”赵沐松点了点头,他觉得应该将弟妹在家的事情与三弟说说,快点将人接走的好。

到了县城之后他们先找到了那个导爷儿,问他之前订的自行车有没有到。这个时候买自行车没有什么店子,都是导爷在外面带回来然后让他们来用客车带回去的。

那导爷的车子已经拿回来了,赵沐松就让同村的人提着先去客运站,然后他则找了个地方给赵沐宸打电话。

打过去后是个女人接的,她让赵沐松再过两分钟打来。

可是赵沐松有点多想了,自己的弟妹在家受罪,自己的三弟身边却有个说话声音这么嗲的女人,这明显不对劲啊。

所以,再次给打过去听到接电话的是赵沐宸,他还喂了一声就道:“喂啥喂,谁打电话你不知道哇。你身边那女的怎么回事儿,是不是你想背着弟妹做什么伤风败俗的事情啊?”

“我什么也没有做,她只是工厂员工,兰香怎么样,还好吗?”

“不好。”赵沐松平时也不是太擅长说话,但还是讲他走后有人去偷弟妹的钱,然后她大哥还打了她的事儿说了一下,道:“你那边安排的怎么样,安排好了记得早点接弟妹过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