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全本免费小说故人已去爱己荒凉温瑾君少淮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10-16

画卷已残

回王府的路上,君少淮思索半晌,又派了人出去,彻底

调查温瑾一事。包括在罗谦之前的所有医师,以及之后的用

药情况,事无巨细全都要调查清楚。

回到王府之后,君少淮掀开车帘,下意识的说道:“我回

府哪里用得着你接我,回去……”话说到一半忽然顿住,看着

周围下人奇怪又小心翼翼不敢表露出来的神情,君少淮愣了

一会儿,然后沉默着进了王府。

从前每次他回来的时候都能够看到温瑾蹲在门口眼巴巴

的等着他,一见他露面就扑上来抱着他不撒手。就算每次都

被他冷脸以待依旧乐此不疲。

君少淮以为自己一直是讨厌着她这种行为的,然而时至

今日才发现,他好像已经默默的习惯了这件事。

就如同习惯了温瑾这个人一样,她忽然不在了之后,他

的心口处空空的,好像被人硬生生挖去了一块。

侍卫的效率很快,还不到晚膳的时间就将能够查到的所

有东西送到了他的面前。

君少淮握着手上厚厚的一沓纸,长出了一口气,才颤抖

着手指慢慢翻开。

看着一张张的纸上所记载的东西,君少淮只觉得自己的

心脏似乎被什么东西攥住了,慢慢窒息,闷的难受。

根据上面的记载所说,温瑾的病早就已经恶化的不成样

子,智力甚至都开始缓慢的减退,正如罗谦所说,她时间已

经不多了,就算不换心,也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死去。

然而这些东西,他居然全都被蒙在鼓里,不……不是他

被蒙在鼓里,而是他从来都未曾关心过她,自然也就对这些

东西视而不见。明明这些东西都赤裸裸摆在他面前,只要他

稍微注意一点就能够看到。

心脏忽然传来一阵闷痛,君少淮忍不住皱紧了眉头,嘴

角露出几分苦笑。难道温瑾发病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痛苦吗?

不,一定比他现在还要更疼吧。

她那么怕疼,一定哭的很伤心。那个时候他在哪里?他

在忙着安慰柳如玉,忙着做其他的事情,忙着做一切能疏远

她的事情。

人都是复杂的动物,她活着的时候他漠不关心,现在她

死了,他却好像疯了一般的回想着她的一切,试图从中找出

几个他对她温和友好的画面,来减轻自己心中的悲痛。

然而,没有。

一个也没有。

直到晚膳的时候,君少淮才离开了房间,面对着满桌子

美味佳肴,他却只觉得食不知味。其中有好几个菜都是温瑾

喜欢的,她天天缠着他一起吃晚饭,缠到连府里的厨子都习

惯了她的口味。就连如今给他一个人做菜,也习惯性的做了

她爱吃的菜。

“少淮哥哥,你要多吃点饭,你最近都瘦了。”

他偏过头,似乎还能够看到小姑娘清澈如水的眼神,就

那么直愣愣的看着他,眼睛里的喜欢从不掩饰。

然而这张笑脸很快如同一阵烟一样消散在原地,快的像

是他的幻觉。

放下筷子,君少淮起身离开了餐桌。

没有了熟悉的人陪着,他连饭都吃不下了。

近日江南突发水灾,陛下派遣了君少淮前去安抚灾民派

发物资,时间紧迫且环境艰苦。别人都不愿意,他却甘之如

饴。

他想要让自己忙起来,尽量忙的脚不沾地,因为一旦空

下来,那些悲伤的记忆就会如同洪水一般侵蚀脑海,搅得他

夜不能寐。

他从未如此恐惧过夜晚。

一连去了两个月,转眼已从盛夏到了初秋,江南水灾才

渐渐的平息下来,君少淮也回到了京城。

刚刚来到王府,君少淮便见一群人赌在门口,围着一堆

东西窃窃私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眉头一皱,挥退了想要上前斥退众人的侍卫。君少淮上

前几步冷声道:“大白天的,我在这里做什么,都没有事情可

做吗?”

平常来说他是绝对不会管这种小事的,可能他是真的变

了吧。

众人听到他的声音,回头连忙跪下,小心翼翼道:“回禀

王爷,这些是王妃生前留下的画像,我们不知该如何处置,

因此才聚在这里商量解决办法。”

虽说温瑾画的人像实在不错,可毕竟是死人的手笔,难

免有些人觉得晦气,不敢留在自己身边。

“画像?”

几个下人错开身子,露出身后的一堆画轴:“王妃生前的

时候给府里众人都画了画像,数量不在少数,因此不知如何

处置。”

“每个人都有?”可他不曾见过。

“有的。”好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个年纪较大的老仆小

心翼翼的上前几步,小声道,“有一次您外出办事,王妃在您

的房间里等到半夜都没有等到人。好像是那次……”

君少淮的记忆渐渐复苏,好像是那一次他因为柳如玉的

事情心情烦躁,对于苏谨的殷勤与热情实在是感到烦躁,甚

至将她推倒在地。如今想来,当时她怀里似乎确实抱着一个

画轴一样的东西。

顾不上众人,君少淮快步走到房间,费了半天功夫才终

于聪床底翻出了那副画轴。

他小心翼翼的展开画轴,画上的人物温柔含笑,确实是

温瑾的手笔。

只是可惜长期没有人关心,画轴老鼠啃去一角,正巧啃

去半张脸,笑容便残缺了。就如同他此刻的人生,破了一个

口子,再也无法修补了。

她没有留住她,连她留下的画也没有保护好。

“对不起,瑾瑾。”

他实在是错的离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