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精品新书《做他的私宠》小说 - 主角是杨铭源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10-16

网文《做他的私宠》是一部以为主角杨铭源的短篇都市虐文,这部小说近来超火,是当之无愧的热文一部,小说情节简介:杨铭源赶紧挣脱段允安紧箍着的怀抱,跑上前挽着段老爷子的胳膊撒娇道,“爷爷,允安现在工作这么忙,我要回去好好照顾他的身体嘛,等他忙完这段时间,我就过来天天陪着您好不好啊。”段老爷子也只能无奈点点头,叮嘱着段允安道,“小安,你可不能欺负小瑶,你要是惹小瑶不高兴了,爷爷我饶不了你。”

精品新书《做他的私宠》小说 - 主角是杨铭源阅读

精彩试读:

 “老爷子,午饭时间到了。”段府的女管家刚刚进来时便看到了杨铭源对段允安抛媚眼,便笑着打趣了一句,“少爷和少奶奶感情真是好,我看老爷您不久就能抱上小孙少爷啦。”

后面一句话真真是说到了段老太爷的心坎里去了,他笑呵呵的看着眼前这对璧人,心情颇为愉悦的站起来,杨铭源上前扶住他,慢慢往餐厅的方向走去。

段老爷子欣慰的拍拍她的手,一路走一路说道,“张妈你现在是越来越会说话了,走,乖孙媳妇,开饭去,多吃点啊。你现在呀,就要多补补身子,年轻时候把身体养好,将来才好生养,小安也是,张妈知道你们要来,都特意给你们炖了补品,你们等下呀一定要多吃点,养好了身体,才能更快出成果,可千万别让我这个老头子等太久……”

杨铭源的脸涨得通红,却又无话可说。

本来走在一边,满脸冰霜,心中怒火滔天的段允安看到这个样子的杨铭源,不知怎么的,心情居然有点愉悦起来。难得见她有苦说不出的样子,还是在段老爷子这里。薄如刀削的唇角扯出了一个淡淡的,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上扬的弧度。

知道段允安和杨铭源回来,张妈是真的做了一大桌的丰盛菜肴。只不过杨铭源看着这些菜肴实在是不止一点点的尴尬,除了段老爷子的清淡的养生菜肴,摆在她和段允安面前的全是“养生补品”。此时此刻,她相信面无表情的段允安心中也一定跟她一样仰天大哭,因为他的面前还放了一盅牛鞭汤。

段老爷子看二人都杵着不动筷子,顿时就有些不太高兴了,“怎么了,嫌我这里的饭不好吃啊,都不动筷子啊。”

杨铭源是多么机灵的人,对老爷子吐了吐舌头,立马挽着段允安的胳膊坐下来,笑嘻嘻道:“老爷子说的这叫什么话呀,只是这些比我们平常在家里吃的丰盛太多了,我都不知道该先吃什么了,我每个都要好好尝尝。”说着就提起汤勺喝起来面前粉鸽子汤。笑话,她才不会平白惹老爷子不高兴呢,毕竟那牛鞭汤又不是给她喝的。

老爷子闻言就笑了,“那就多吃点,小安,多喝点汤。”

段允安看着坐在身边装似天真无辜认真喝汤的杨铭源,又看看带着殷切目光的段老太爷,即便心里想把身边这个女人掐死,嘴角抽搐,手上还是拿着汤勺着喝起了汤……

饭后,段老太爷想让段允安和杨铭源留在大宅住一晚,老太爷的心思谁都懂,但是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拒绝了。

“爷爷,公司刚刚接受一个合作项目,这个起步阶段我不能离开太久,等下我把珺瑶送回去就直接去公司处理这些事情了。”段允安亲密的搂着杨铭源,一脸认真的对段老太爷说道。“我们过几天还会再来看您的,等公司这段时间忙完,我就带珺瑶过来陪您好好住一段时间。”

段老爷子没有理他,直接转过脸笑眯眯的对杨铭源说:“小瑶啊,小安他工作这么忙,平常有没有忽略你啊,你们在爷爷这住一晚真不行啊。”

杨铭源赶紧挣脱段允安紧箍着的怀抱,跑上前挽着段老爷子的胳膊撒娇道,“爷爷,允安现在工作这么忙,我要回去好好照顾他的身体嘛,等他忙完这段时间,我就过来天天陪着您好不好啊。”

段老爷子也只能无奈点点头,叮嘱着段允安道,“小安,你可不能欺负小瑶,你要是惹小瑶不高兴了,爷爷我饶不了你。”又回过头对杨铭源说道,“小瑶,你们俩要好好相处,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就跟爷爷说,爷爷为你做主。”

杨铭源看着这个慈祥的老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心酸,她用力的抱了抱段老爷子,然后坐上车,然后就听到耳边传来不近情理的嘲讽的声音,“你哄老爷子倒真是有一套本事,不过你别以为这样就有什么用。”

杨铭源没有理他,准备动手系上安全带。

“从今天起,你跟我住一起,回别墅。”

系安全带的手一顿,杨铭源转过头来对着这个简直莫名其妙的男人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爷爷不会希望再听到我们不和的传言,我不也想总是以带你回家的方式来让他安心,我既没有这个时间,也没有这个闲心,最好的方法就是你回去,外人面前我们依旧是亲密无间的夫妻关系,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不会动你,你也不会有任何损失。”段允安手握方向盘,淡漠的说着。

“哈,要离婚的是你,现在要我帮你装模作样模糊大众视野的也是你,凭什么你认为我就会答应你,你不觉得你很荒唐吗,想一出是一出的。”杨铭源简直无语。

段允安邪肆的勾了勾唇角,“你当然会答应我,理由就和你那时候自愿爬上我的床愿意和我结婚一样。”

“你无耻!”杨铭源被这样赤 裸裸的羞辱激怒的怒火中烧,然而却发现他说的都是实话,她和那个时候的她没什么区别,四年前为了家族利益和他结婚,即便四年来受尽冷落,可是四年后,为了同样的东西,她还是没办法挣脱种捆绑关系。除了无能为力,还是无能为力。她一瞬间突然觉得好累,人生从来都不是为了自己活着的。疲惫的躺在座椅上,像是认命一般的,喉咙里,发出了一个“好”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