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深情不负苏青关暮深最新章节小说阅读

作者:何为所谓浏览数:2020-10-15

小编给大家带来一本质量颇高的现代言情小说《深情不负》又名《深情不负》全文目录,这本小说通过对苏青关暮深主角之间的故事情节吸引了大批读者,故事主要情节讲述了:关暮深的话让苏青皱紧了眉头,他是把一个烫手山药放在了自己的手心里,这个男人可恶就可恶在如果她不同意结婚,那么她就没有生下孩子的可能,到头来杀死孩子的刽子手就是她自己。
 
 
《深情不负》精彩试读:
 
虽然苏青这个人很重视自尊和骨气,但是在自己孩子的生命面前,她当然还是选择后者。
 
抬头望望前方已经进入视线的民政局,苏青转头对关暮深道:“我不能认同这份协议的第七条。”
 
她放弃自尊和爱情生下的孩子,自然不能被写在协议中轻而易举的被他人夺去。
 
关暮深望着苏青坚决的脸色皱了下眉头,然后道:“这一条的确对你不公平,我让秘书稍后去掉这一条。”
 
见他这么爽快,苏青便点头说:“好,我同意结婚。”
 
这时候,林峰已经把车子停靠在了民政局的停车场上。
 
关暮深和苏青一前一后走进了民政局,大概他们是唯一一对不手拉手或者搂着肩膀进入民政局结婚的男女了。
 
在结婚申请表上签字的时候,苏青犹豫了两秒钟,最终还是签上自己的大名。
 
关暮深签字的时候倒是一点都没有犹豫,直接就龙粉凤舞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看到他这么从容不怕,苏青都在想:他是不是不是第一次结婚了?
 
重新坐到车上的时候,苏青怎么都不相信自己已经是已婚人士了,而且嫁给的还是关暮深。
 
车厢里一片宁静,谁也没有打破这份寂静。
 
一路上,坐在后座上的两个人甚至眼神都没有交流一下。
 
不多时后,林峰把车子停在了苏青家的小区门口,可苏青还没有缓过神来。
深情不负苏青关暮深最新章节小说阅读
见她坐在那里不动,关暮深眼眸轻转,说:“我要去赴个约,你先回去休息吧,我晚些时候再和你联络。”
 
听到这话,苏青一抬头,看到车子已经停靠了自家小区门口。
 
转头又迎上了关暮深深邃的眸光,看到他脸上没有露出任何表情。
 
他这是在赶自己下车呢,苏青啊苏青,你在想什么呢?难道你还想跟着人家回家吗?他只不过拿你当生孩子的机器,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人家妻子了?
 
想到这里,苏青脸一红,便赶紧点头。“好。”然后便下了车。
 
望着绝尘而去的汽车,苏青狠命的摇了摇头,这不是做梦,一切都是真的。
 
今天毫无预见的,她竟然已经是有丈夫的人了,而且丈夫还贵为盛世的总裁。
 
上楼的苏青心里五味杂陈,她竟然就这样把自己嫁掉了。
 
没有婚礼,没有婚纱,没有戒指,甚至连酒都不用摆,就是领了一个证而已,她的手不由得伸进了包里,那里放着一本大红色结婚证。
 
拿钥匙开了门,苏青看到妈妈迎了上来,她微笑着叫了一声。“妈……”
 
啪!
 
楚芬上前扬手就给了苏青一个耳光。
 
苏青一下子被打蒙了,眼圈红红的望着楚芬问:“妈,你为什么打我?”
 
自从毕业这几年来,她一直都勤奋的工作,补贴家里,供妹妹上学,她自认为从来没有做错过事。
 
“你还有脸问为什么,我楚芬虽然懦弱,但是做人一向清白,你真是丢尽了我的脸!”楚芬痛斥道。
 
“妈,我到底做什么了?”苏青此刻心里似乎有了预感,难道是她怀孕的事?
 
果不其然,随后楚芬便指着苏青质问:“你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是。”苏青在妈妈面前从来没有撒过谎,所以点头承认了。
 
闻言,楚芬便哭泣的坐在了沙发上。“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年纪轻轻就被丈夫抛弃,好不容易把你拉扯大,就盼着你给我争口气,可是你又被人搞大了肚子,真是丢死人了!”
 
苏青立刻就知道肯定是胡佩搞得鬼,她是容不了自己有一点好的。
 
心里纵然对胡佩有万般气愤,苏青决定还是先哄好妈妈才是,毕竟从小到大妈妈的苦她最清楚了。
 
“妈,您听我说……”
 
“你还能说什么?你和霍天明刚分手才几天?你怎么就会怀孕了,你是不是自甘堕落出去乱搞?”楚芬气得又打了苏青几下。
 
苏青没有躲,任由妈妈打,其实她心里明白:妈妈说得其实没有错,的确是她出去乱搞,结果搞出了人命,只是她不能承认,不是因为她害怕被打被骂,而是害怕妈妈伤心。“妈,你真的错怪我了,虽然我和霍天明是分手不久,但是我也没有出去乱搞,而是在我失落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很谈得来的人,我们……我们就恋爱了。你看,我们今天都把结婚证领了,我们是认真要过一
 
辈子的!”说着,苏青赶紧把包里的结婚证拿了出来。看小说没有广告记住三叶屋。
 
她真的庆幸今天答应和关暮深结婚了,要不然这一关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过?
 
楚芬狐疑的接过结婚证,打开一看,不由得端详起照片上的关暮深来。
 
“关暮深?”楚芬念着结婚证上的名字。
 
“嗯。”苏青赶紧点头。
 
“他今年多大?”楚芬又问。
 
苏青立刻有点蒙,她还真不知道关暮深今年多大了,不过赶紧瞥了一眼结婚证上的出生年月,比自己早出生四个年头,便赶紧回答:“二十九岁。”
 
“他家里还有什么人?父母是做什么的?他做什么工作的?性格怎么样?”楚芬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苏青翻了翻白眼,只能给她现编。“他是独子,家在偏远的农村,家里条件……不太好,他也就是个小职员,到现在也买不起房子,所以我也不敢带回来让你看,不过性格还是蛮好的,对我也很体贴。”
 
天哪!苏青从来不会说谎的人,今天是就没有说过一句真话,她都有点崇拜自己编故事的能力了。
 
“条件这么差啊?比前几天妈妈托人给你介绍的郑浩然可是差远了。”楚芬撇撇嘴。
 
“妈,那个教授不是没看上我吗?”为了让妈妈不再纠缠,苏青上次相亲回来就跟妈妈说郑浩然看不上她。“也是,不爱你的人再好咱们也不嫁的。只要人好,肯上进,对你好就好了,妈妈不会嫌贫爱富的。对了,你明天把他叫回来我看看。”楚芬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