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第五年夏第6章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10-15

第五年夏第6章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

第五年夏

《第五年夏》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顾桑榆司北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夏雷炮所编写的,讲述了司北承拉着柳芊芊向外走,柳芊芊一步三回头,看着地上躺着的顾桑榆。

然而,顾桑榆被拦住了。

司北承抓着他的衣领,她被猛地勒住脖子,那么大的冲击力差点让她吐出来。

他眼眸如同漆黑的墨,里面划过暗涌的情绪。

“这么让你死了,太便宜你。”他凑近她耳边,咬牙道:“你敢对北渊动手,就别想这么轻易的脱逃惩罚。”

“钱……”顾桑榆的嗓子已经沙哑了。

要钱?

司北承猛地推开她,手指微微攒紧。

“你爷爷跟我有关系么?”

顾桑榆脸色白了,她爬向他:“司北承,爷爷是你师父,他对你那么好啊……”

顾桑榆哭了,司北承心里刺痛一瞬,但转而变得冷血。

“别闹了。”

“你爷爷跟你一样,只是把我跟北渊当成工具罢了,当年你故作清高假装不喜欢闻宴西,把他胃口吊的足足的,后又怕他误会我们的关系,你就下毒害我,又把北渊害成那样现在还跟我演什么情深义重的戏码?”

说到这,他眼神深邃的看着顾桑榆,“还有,你父亲做的那些脏事,你不会毫不知情吧?”

这么多年,司北承查到了不少事情,他才明白,那位顾老爷从来都不是善类。

顾桑榆跌坐在地上,捂住脸放声大哭。

“我不喜欢闻宴西!”顾桑榆绝望的摇头,“我不喜欢他。”

“把她扔出去。”司北渊别过头,冷脸下令。

顾桑榆死命挣扎,她跟那些少帅府的下人一样明白了一个道理。

求司北承不如求柳芊芊。

“柳芊芊!顾家将你养大,我从未把你当成过下人,甚至求爹娘出钱送你去留洋,难道你现在就忍心看爷爷去死吗!?”

听到她的喊声,柳芊芊明显怔了一下。

与此同时,她抓着手绢的手狠狠的攥了起来。

她是顾桑榆丫鬟这件事永远也改变不了。

这是她一生的耻辱!

所以,她只有看着顾桑榆被踩进***之中她才解气!

只有那样,她才能觉得她高顾桑榆一等。

可现在,她就偏偏不长眼的要再提起这件事。

“桑榆……”她可怜巴巴的看着顾桑榆,就好像没想到会被突然点名一样。

显得十分委屈。

“桑榆,我知道,我永远是你的下人,我欠顾家的怎么都还不起,你……”

司北承皱起眉头:“愣着干什么?扔出去!”

一直没有发火的他,因为柳芊芊的委屈恼怒了。

副官接受命令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把顾桑榆从戏院扔了出去。

而现在,外面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

她就像是垃圾一样,被人扔进了雨中,毫不留情。

衣服瞬间湿透粘在身上,就好像是顾桑榆现在摆脱不了的命运一般。

顾桑榆冷的瑟瑟发抖。

就在此时,有人用雨伞为她遮住了大雨。

感觉到雨被挡住,顾桑榆愣了一下,随后一只修长洁白的手伸到了她面前。

同时,温柔的声音传来,“桑桑。”

听着这个声音,顾桑榆瞬间瞪大了眼睛,眼泪混着雨水滴落在地上。

接着,那声音再次传来,“司北承不会给你钱,你该直接来找我的,我会救爷爷。”

其实听到桑桑那两个字开始,顾桑榆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发起抖来。

她这五年,在外面一直在经受着非人的虐待。

应该说,那些人没有一个把她当***来看待。

她就是最底层的畜生,除了打骂就是各种虐待。

所以她已经什么都不怕了,她被烙铁烫过,被鞭子抽过,甚至……还有更残忍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

这么多年,她都没有忘记那份恐惧。

可是……跟打她的人相比,她更怕眼前这个魔鬼。

他温柔的叫出桑桑二字,在顾桑榆看来,简直就是恶魔的低语。

“把手给我。”

顾桑榆迟迟不抬手,他失去了耐心。

温柔的声音中,夹杂着让人窒息的阴冷。

这命令的语气,让顾桑榆害怕。

“不乖?”

他这样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

顾桑榆颤抖着把手递出去,面前的男人轻轻抓住。

“这么多年,你去哪了,我找了你很久。”

这话听上去像是在表达思念之情,可在顾桑榆听的出来,他在责备。

而他抓着她的手,也渐渐发力。

让顾桑榆觉得,自己的手马上就要被他捏碎,她却不敢叫出声。

“怎么?不认识我了?为什么不打招呼?”

顾桑榆怕到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仿佛她的一切都被这个男人掌控着。

“闻宴西。”顾桑榆艰难的叫了一声,可对方明显不是很满意。

“我们两个之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生疏了?”

他慢慢把人从地上拉了起来。

与其说是他拉的,到不如说是被他握住的手传来的剧烈疼痛逼迫着顾桑榆自己站了起来。

“阿宴……”现在顾桑榆不能反抗,只能顺了他的心思。

他高兴了。

“嗯,真乖。”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就像是摸自己的宠物一样。

顾桑榆看他抬手,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嗯?”简单的一个鼻音,就表现出了闻宴西的不悦。

想到现在他是救爷爷的唯一希望,顾桑榆动都不敢动一下了。

“你怕我?有什么好怕的,我们可是有婚约在,我那么爱你,你不该怕我的。”

说着,闻宴西就要将顾桑榆抱进怀里。

即使他穿着昂贵的长衫,她是一身已经湿透了的麻布衣裳。

他也没有一点嫌弃,温柔的就要抱住她。

就在他们马上要抱在一起的时候,一串脚步声由远至近。

“顾桑榆!”

司北承站在雨里,没有撑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