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对你无爱亦无情阮芯陆煜坤小说(完整版)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10-15

当阮芯醒过来时,两个人已经被埋在废墟之下,暗黑之中,陆煜坤微弱的呼吸在她脸颊上轻轻扫过。

“陆煜坤?”

男人没声,她的心紧了几分,再次唤了一声他的名字,他才缓缓慢慢的应了一句,“嗯。”

这一声轻飘的如同羽毛一般,若有似无。

“你怎么样了?”

他嗓子有些暗哑道,“我没事。”

没事……她不信,她能感受到这隐隐约约浮现在鼻间的血腥味,朦胧而又刺鼻。

他可能受伤了,而且受伤的不轻!

想起方才他全然不顾自己的安危地救她,她眼睛就不禁红了,“别骗我,你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没有……”他费力般的说了一句,又道,“你从我兜里拿出手机,给娇娇打个电话。”

娇娇!

她心顿时跳到嗓子眼,害怕如恶魔之手瞬间包裹她整个心头,她连忙从陆煜坤的兜里拿出电话,拨通娇娇的电话。

“嘟嘟——”

这长久不断的嘟嘟声,就如同催命符一般,压得她喘不过气,手不自觉的发颤。

不要有事啊!

如果娇娇有事,她宁愿去死!

“爸爸!”只听见电话那头惊喜的声音。

从声音来看,阮芯可以基本断定,娇娇现在是平安无事的。

“娇娇,我是妈妈,你现在在哪里……”

话还未说完,电话自动挂机。

“没信号了。”

“她应该是没事了,你别担心。”

“那你呢?你伤到哪了?”

“没有。”他继续否认着。

阮芯莫名心里气了,声音硬气了几分道,“陆煜坤,你别给我硬撑,告诉我,伤哪儿了?”

他嘴唇一动,“小伤。”

两个字说的云淡风轻。

她心颤抖着,小伤?小伤能有这么大的血腥味,她声音凝噎含泪,“小叔,我连担心你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他轻叹一声,“别哭了,我真没事。”

“陆煜坤,你别对我这么好,好的我都快要原谅你了……”

原谅吗?

那是他曾经从不敢奢求的事情。

“阮芯…”他忽然叫住了她的名字,情绪隐晦难测。

“嗯?”

“这几年,你知道我的每一个夜晚都是靠着安眠药渡过的吗?”

在黑夜里,他能感受怀里的人儿轻轻一颤,他将她搂的更加紧了,仿佛害怕失去她一般。

“每到深夜都是煎熬至极,每个夜晚都疯狂想你,甚至重度抑郁,我想跟你走了,可是我还有陆家的责任……”

“阮芯,我们错过这么久,以后我不想再和你分开了。”

她呼吸凝滞,所有的话语如同卡在喉咙间,难以言表,只能寂静无声。

陆煜坤嘴角轻轻一牵,露出温柔的淡笑。

忽然!整个地面又开始震动起来了,阮芯顿然神经绷紧,“是余震!”

“哗啦——”石屑开始再次抖落,一些巨大碎石砸下,他将她护在怀中,在她耳边轻声道,“别动。”

“噗呲!”一声扎入肉里面的声音,滚烫的血液洒在她的脸庞之上,她的瞳孔剧缩,呼吸停滞。

那巨大的钢筋穿过他的肩头,只差分毫就会伤到她了。

“小叔!”她立即一声惊呼,整个声音瞬间破空嘶哑,红了的眼眶再次流出如同泉涌般的泪水。

他微微颤颤的道出一句话,“你…你没伤着吧……”

她鼻子发酸的厉害,眼睛已经被泪水模糊了,这个时候了他还问自己,他不知道自己受伤成什么样子了吗?

“我没事,你痛不痛?”

“不痛……”

阮芯的心一抽一抽的疼,她看着都疼,他怎么会不疼呢?

陆煜坤勉强的扯出一丝笑,“阮芯,我爱你……照顾好自己,还有娇娇…告诉娇娇…谢谢她的到来…我爱她……”

他这是在嘱咐遗言?

阮芯咬牙道,“陆煜坤!我不要听这些,你给我坚持下去!活着我就原谅你!”

“有人吗?”

朦朦胧胧之间,阮芯仿佛听见外头的呼喊之声,她整个人用尽全身的力气,拼命的呼喊着,“这里!我们在这里!”

仿佛用尽了力气,却如同石沉大海一般,久无回音。

完了……

她脸唰白,忽然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渐渐的光线倾斜进来。

压在陆煜坤身上的大石块搬开之后,瞬间光明,她刺眼的迷着眼,整个人视线忽然模糊,重叠的人影有些看不清。

阮芯大喊道,“快救救他,他受伤了!”

见到陆煜坤情况不好,搜救队员连忙催促着道,“快!担架!”

说着两个担架立即搬了过来,陆煜坤和阮芯同时被搬上担架,她除了双腿被长期压迫而感到发麻之外,就是额头一些伤口,而陆煜坤全身是血。

“妈妈!”

娇娇匆匆跑了过来,扑到阮芯的担架旁,哭了起来。

娇娇再看到陆煜坤时,那浑身是血的模样,触目惊心,瞬间呼吸一窒,黑瞳孔微缩,颤抖着声音,“爸爸……”

“总裁!”此时,张特助也赶来,看到这个画面,连多余的话都说不出来,双唇发颤。

“麻烦让一下,伤患急需救援!”急救队员道。

娇娇呆滞的毫无反应,张特助率先反应过来将娇娇拉开。娇娇瞬间清醒,只能嘶声力竭的哭喊,然后边哭边跑的追着担架。

阮芯得到简单治疗便可以下床了,得到张特助的消息,陆煜坤因为太严重已经被转移到C市的海心医院,她带着娇娇一路赶到海心医院。

到达时陆煜坤已经从手术室推了出来,医生面色凝重,道了一句,“患者失血过多,正在ICU抢救,家属要做好心理准备。”

阮芯整个人一软,往下一倒,还好张特助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娇娇嗓子都哭哑了,眼睛已经肿得不像话了。

阮芯强压着内心的痛楚,蹲了下来,擦着娇娇的眼泪道,“不哭,娇娇不哭,爸爸不希望看到娇娇哭……”

娇娇看着她,声音哽咽道,“可是…可是妈妈也在哭呀……”

阮芯擦掉眼泪,“妈妈没哭。”

两个人跟着手术床到了病房,看着陆煜坤被搬往病床,整个人死白寂静,了无生气。

阮芯隐忍着泪水,看着这大大小小的伤口,触目惊心,这里有多少伤口都是因为她?

她不敢想,一想便是抽痛的无法呼吸。

陆煜坤,你不要死!

你要是死了,我就真的不原谅你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