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完整版背德全文目录-萧源李瑶光萧烈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10-16

背德是一本非常热门的现代言情小说,有很多的书友们在追, 主要讲述了萧源李瑶光萧烈之间的故事,很多的书友们在阅读过背德这本小说之后,还想看类似小说,想看的书友们可以到本站观看,每天更新最新的言情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分享背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散发着浓烈的男人气息,这股属于男人的味道,熏得李瑶光几乎腿都要站不稳了,身体再次酥软了一遍。

完整版背德全文目录-萧源李瑶光萧烈全文免费阅读

精彩内容:

夜莫深并没有放在心上,还以为她是在装模作样,便冷笑一声:“装可怜这套我不吃。”

 

倒在地上的娇小身影一动不动。

 

夜莫深挑了挑眉:“戏演够了吧?”

 

人依旧动都没动一下,夜莫深微微眯起猜长的眼眸,然后转动着轮椅上前。

 

这才看到李瑶光脸色苍白如纸,就连嘴唇也失去了血色。

 

刹时,夜莫深的心好像被揪住。

 

二十分钟后,医院的走廊上。

 

夜莫深脸色阴沉地坐在轮椅上,眸光冰冷地望着萧肃忙前忙后,忙完才朝他走来。

 

“她怎么了?”夜莫深语气不善。

 

萧肃撇了撇嘴,“医生说气血虚,再加上生病,心力交瘁,所以动了点胎气,就这样。”

 

听言,夜莫深挑了挑眉,片刻后不屑地冷笑了一声:“装可怜吗?随随便便就动胎气?”

 

萧肃:“夜少,沈小姐的脸色确实很不好,而且这是医院的诊断。”

 

夜莫深眼神如凌厉的刀子落在萧肃脸上,萧肃立即轻咳一声:“有可能是诊断错误,那夜少打算怎么办?”

 

夜莫深想起之前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喂她吃下的药片也被她全吐出来了,眸光渐渐冷漠下:“联系医生,做手术。”

 

呵,以为装病就可以留住那个野种了吗?不可能!

 

“呃,沈小姐还没有把孩子打掉?”萧肃惊愕一下后,立马点头,“我这就去联系医生。”

 

萧肃离开后,夜莫深转动着轮椅朝病房而去,轮子安静无声地滑进白色的病房。

 

那个女人娇小纤瘦的身影躺在病床上,双手规整地平放于胸前。

 

漂亮的脸蛋上表情安详,除了那苍白的脸色和唇色以外,并看不出她生病了,更像是睡着了。

 

明明是一个有心计的女人,昏迷了居然是这副柔弱的模样。

 

轮子慢慢靠病床边靠近。

 

夜莫深墨色的眼眸紧攫着她,盛满了纠结复杂的情绪。

 

是装的吧?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在这种时候就昏倒,以为这样就会让她留下这个野种么?

 

夜莫深强迫自己移开视线,推着轮椅离开病房。

 

李瑶光醒来的时候,鼻翼边充满了令人恶心的消毒水味。睁眼,就发现自己躺在一片冰冷的手术室里。

 

看到那些拨弄着仪器的医生,李瑶光当即挣扎起身,一把拔下手中的输液针头,推开身边的护士就跌跌撞撞地朝外跑去。

 

“医生,病人跑了!”

 

“追回来!”

 

李瑶光刚推开手术室的大门,外面就有三个黑衣保镖挡在身前,明显是为了防止她逃跑。

 

“你们放开我!我不要做手术!”

 

一旁的萧肃开口:“沈小姐,顺从的话不会有痛苦,要不然……”一个眼神,那些黑衣人便牢牢抓住了李瑶光。

 

“你们这些刽子手!我自己的孩子去留我自己决定!”李瑶光咆哮着,对着抓住自己的黑衣人就一阵拳打脚踢,“你们放开我!”

 

李瑶光像发疯一般,本就虚弱的身子加上此时的激动,眼前又是一阵阵漆黑袭来,随即浑身一软再次晕倒。

 

“夜少,她……好像又昏倒了。”

 

夜莫深已经在旁边看了半天戏了,见此冷笑一声:“同样的伎俩用第二次就愚蠢了,把她带走吧。”

 

萧肃点头,指挥那几个人把李瑶光带回手术室。

 

李瑶光娇柔的身子被人抬起来,没有任何反抗,一头柔顺的长发散乱下来,衣领也跟着歪了一边,露出白嫩润泽的小肩膀。

 

只是一眼,夜莫深便觉得眼睛刺了一下:“放开她。”话语已经先于脑子出口。

 

几个手下一震……

 

“耳聋了?”

 

萧肃也没反应过来,只好问:“夜少,怎么了?”

 

夜莫深转动着轮子过去,接过昏迷的李瑶光,伸手将她因挣扎而开了的纽扣扣好。

 

片刻后,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反应过来,收回手。

 

再次抬眸,笑容带着嗜血:“再怎么样她都是我夜莫深的女人,如果让我知道你们看到了不该看的、碰到不该碰的,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几个男人瞬间反应过来,连连点头:“知道了,夜少。”

 

再次醒来的时候,李瑶光彻底绝望了。

 

她发现自己的四肢都已经被绑在手术床上,再怎么挣扎也无法挣脱。

 

冰冷的液体顺着针管一滴滴流入身体,李瑶光只能嘶哑着嗓子喊:“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要做手术!”

 

一旁的护士加大了吊针的流速,开口:“沈小姐,睡一觉,马上就过去了。”

 

麻药的药效逐渐上来,李瑶光的意识渐渐模糊。

 

感觉自己的双腿被分开,冰凉的医疗器械入体,李瑶光用尽力气大声吼了一句:“夜莫深,我恨你!”一行清泪从眼角滑落。

 

在李瑶光彻底陷入黑暗的刹那,“嘭”一声响,手术室的大门被踹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