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锦绣农门第8章整篇免费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09-16

锦绣农门第8章整篇免费阅读

锦绣农门

主角是宋添阿绣小说叫《锦绣农门》是作家箫九六所写,抖音热文锦绣农门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家破之后阿绣成了农家养媳。昔日娇养的小姐手握菜刀,拈起针线,内伺候公婆,外送夫入学堂,端的一副贤妻之态。

梦中,她穿着青色的夹妖,拢袖站在一颗柿子树下,感觉像是在等人。

正值冬(ri),院里很冷,寒风刺骨吹在脸上如刀割一般。

阿绣知道自己又在做梦了,可不管多少次,看着另一个自己脸上所表现出的急切、期盼、以及浓浓化不开的愁绪,她(shēn)同感受,就好像亲(shēn)经历过似的。

树下的人就那么神(qg)复杂地伫着,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妪回来了,进门便握住她的手。

“小姐,只有何家被抄了。”

“那么大的案子就处置了一个不痛不痒的何家?”

阿绣不可置信,震惊了片刻便道“我要去找那宋大人。”

“小姐,宋府高门阔院,宋钦差他会见你吗?”

二十几年过去,当初害死老爷夫人的何家已经被抄家下狱,杜妈妈觉得可以了,高高在上的那些人不是她们这些无依无靠的老弱妇嬬所能斗得过的,她害怕小姐搭进上半辈子不说,还丢了下半辈子。

可显然二十几年后的自己与现在的阿绣都不这么想。

“他会见我。”

阿绣笃定,进房中拿出妆匣里存了多年的一张借条

“十两银之恩,来(ri)定当涌泉相报……”

“平阳城,河口镇,古溪村。”

“宋添。”

多年前的一个小小善举,阿绣总算明白自己为何要将这张条子一直留着。

入夜,刺骨的寒风刮起来还夹着颗颗雪粒,寂静般的长街上,阿绣裹着一件破旧斗篷,带着杜妈妈疾步前行。

她手里紧紧捏着那张条子,宋府的门庭也渐渐出现在视线之中。

眼看便要近了,可是下一刻,阿绣看见杜妈妈死了,而自己也很快倒在了血泊之中。

两个挥刀的黑衣人杀了她们,很快消失在夜色。

温(rè)的血渗了一地,徐徐在白雪上绽放。

阿绣抖着手,忍住那让人失去意识的刺痛,缓缓在地上爬行。

她的(shēn)后出现了一道蜿蜒的血迹,将死之人,唯一的心愿便是要见他一面。

可是不管阿绣如何努力,只有十来步的宋府在她眼里却越变越远。

“吱啦。”

厚重的木门打开了,一行人脚步匆匆,从里面奔了出来。

最后的执念得到回应,可也仅仅是得到回应而已。

当那个脸有伤疤的男人出现在视线中,阿绣只觉得(xiong)口一阵钝痛,人直接就醒了。

死去,便是每次梦境的终点。

阿绣猛然睁眼,大口吸气。

她转头看了看黑漆漆的屋子,伸手抹去额头上的汗,慢慢坐起。

梦境从最开始的不可置信、骇人、恍惚、再到预兆成真的慢慢接受,如今的她已经能很平静地应对了,只不过梦醒后仍然睡不着觉。

阿绣这一坐不知几时,等院子里的鸡叫了两遍,便轻手轻脚地起(shēn)了。

时间还早,她也不知道如何看天色,只是在心里估算。

木(chuáng)上的人还睡着,阿绣摸黑去了灶房。

她找到打火石,正准备点灯,便见到东厢那边有人过来了。

“阿绣,你怎么这么早。”

来人是宋虹,提着油灯,说话间也将灶房里的灯台点了。

“我准备早起做饭。你怎的?”

说她早,这人不是更早吗。

“噢,我喜欢晨读,今儿个都有些晚了。”

宋虹举着手里的书晃了晃,出门将灯挂到外面的的窗台下,开始小声念起书来。

可是很快他就有些看不***了,视线随着灶房那个(shēn)影在晃动。

小姑娘说她八岁,可不太像啊,不光比妹妹高,说话处事也完全不同,已经不像个孩子了。

阿绣这边刚刚将小炉子升起,常氏也打着哈欠起来了。

“你这娃,咋不多睡会。”

阿绣起得太早了,平(ri)里天色麻亮常氏才会起,到时烧火做饭,开圈放鸡鸭,时间刚刚好。

“娘,你要是未睡醒,再去睡会吧,我先将菜那些弄好。”

“行了,行了,你将刀放下,我来吧。”

常氏见她双手拿刀都害怕,显然这孩子没做过这些事(qg),不过很努力。

阿绣不切菜了,转头又去刷锅。

婆媳两人将灶火添了起来,外面天色渐亮,宋虹吹了窗台的油灯,到院子里读书去了。

“这虹哥儿啊,也(tg)努力的。”

常氏不是那种将大人们恩怨牵连到小辈(shēn)上的人,可家里穷,没办法,她怎么的都要先紧着自己儿子。

阿绣正在门口洗脸,闻言小声道“添哥是状元之才,理应好好栽培。”

猛然听到有人夸她儿子是状元之才,常氏一愣,随即就笑道“你这娃娃,嘴还(tg)甜的。”

她觉得小姑娘在讨自己欢心,效果也达到了,想到儿子常氏高兴得不行。

“对了阿绣,我问你,你真是地主家小妾的女儿?”

为了给儿子找个漂亮小媳妇,常氏托了席婆子进城帮她挑人,不过带回来这位倒是出乎她的预料。

小姑娘漂亮过头了,还特别懂事。

见到人时,常氏也问过她的(shēn)世,因为卖(shēn)契上没有详细信息,这一类人要么是无主的弃儿,要么就是被家里卖了,连个信息都不想留下,免得事后有什么事再找回去。

那时,阿绣说她爹先前是个地主,家中犯了事钱财散尽,自己也给主母卖了。

这(shēn)世听起来还(tg)惨的,不过常氏心里反而没底。

“娘,我说的都是实话。来到这里我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了,只想好好服伺你跟添哥。”

阿绣往灶里加了一点柴禾,火光让她的脸变得淡然柔和,抹去了原本该有的愁绪跟暗影。

人都已经领回家了,常氏再三确认了下,也不再提了。

天明,宋家人陆续起(shēn)。

阿绣站在小火炉旁边倒水给大家洗漱。

以前这些事都是大房的宋青在做,这下换了人,宋青得了轻松,不感激,反而瞪了她两眼。

小姑娘家家的(ài)记仇,大房跟二房的关系不融洽,她不敢对别的人怎么样,倒是觉得可以欺负一下刚来的这个女娃。

宋青的眼刀子阿绣只当没看见,家中横遭变故,她有一种历经沧桑之感,心智成熟了不少。

“唉噢,弄点儿凉水来,你想烫死我啊!”

阿绣闷头不说话,宋青还以为她胆小怕自己,指着兑出来的(rè)水十分不满,大呼小叫地指使她。

前面那些人都觉得刚刚好,这人却是嫌烫。

阿绣默了默,又给她兑了半瓢冷水***。

“不成,又太凉了。”

阿绣懂了,这是故意在找她的茬呢。

“你还愣着干嘛,弄点儿(rè)水……”

宋青气高趾昂地吼她,结果话没说完呢,(i)股就给人踢了一脚。

“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