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爱到极致小说(完结版)夏叮铃肖臣远全文在线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09-15

网络作家“王妃凉凉”创作的小说《爱到极致》正在连载中,文中的主人公分别是夏叮铃肖臣远,小说情节为:见夏叮铃好转过来,肖臣远这才坐回位置,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插上耳机,将耳机一头递到夏叮铃面前,“你听了就会全明白了。”夏叮铃哆嗦着手,将耳机塞入耳道。极力隐忍着听完录音,将耳机拨下,用力拍到桌面。

爱到极致小说(完结版)夏叮铃肖臣远全文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

牧野都忘了反应,只是沉默地立着,看着她。

夏叮铃直接懵了,愣愣地看着牧野,甚至没想起来用手去挡一挡,或者把衣服给抻好。

牧野本来就正值壮年,又空窗了很久,这让人血脉喷张的一幕简直就是向他的自控力宣战。在鼻血流下来之前,他总算反应过来,直接一把将夏叮铃抱起,放进客房的床里。

房门关上,发出不轻不重的一声闷响。

“啊——”夏叮铃惊叫一声,一把拉过被子盖住自己,大脑总算缓过来了。

脸刷地红得跟熟透的西红柿似的,阵阵地冒着热气。

她抬手将脸埋在掌心里,羞得想挖个洞将自己埋了,哪怕牧野并不在面前!

在黑黑的闷热的被窝里呆了好一阵,夏叮铃才探出脑袋来。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她仍忍不住娇喘出声,真的太丢人了!

客厅里,牧野灌了一整杯凉白开,最后还是一头冲进浴室。在凉凉的水流下,想着刚刚看到的美色,他终于忍不住将手覆上肿胀的部位。

浴室里,很快便响起了压抑的娇喘。

攀上高峰之后,牧野往后靠在微冷的墙壁上,重重地喘着粗气。但心里没什么满足感,反而有点说不上来的空虚。

男人对女人的渴望,永远不是用手可以替代的……

晚上发生的事情太尴尬了,夏叮铃一整夜都没怎么睡好。

第二天天没亮,她就起床直接跑了。跟做了坏事似的,落荒而逃。

一直到了学校,夏叮铃才给牧野发了个信息说明情况。编辑信息的时候,她的脸还忍不住冒热气。

牧野很快回了信息,只有一个“好”字,完全让人看不出想法和情绪。

夏叮铃纠结地站了一会儿,将手机揣回兜里。

李晓敏一见到夏叮铃,立马拉住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着急地问:“昨晚没什么事儿吧?你那个恶毒的继母是不是又打你了?”

夏叮铃对她微微一笑,摇摇头。

“是被打了几下,不过没事。晓敏,我又离家出走了。这次,我说什么都不会回去了。”

李晓敏拍拍她的肩头,特别支持她的决定。“不回去就对了!那样的家,那样的亲人,你还留恋它干什么?我要是你,八辈子之前就逃得远远的了。这次,你千万别再心软了。”

夏叮铃用力点点头,眼里透着坚定。

“好了,不说扫兴的事儿。晚上咱们逛街去吧?”

“好。”

工资卡被刘秀清捏在手里,要回来是不可能的。所以夏叮铃趁中午休息的时间,直接去银行办了挂失手续,等一个星期之后补办新卡。

以后,她辛苦赚来的钱,她要自己做主!

下班后不到十分钟,孩子们就都被家长给接走了。

夏叮铃被李晓敏拉着出门,打算去中心广场买衣服。

只是刚走出门口,夏叮铃就发现向玉林站在那,似乎在等她。

李晓敏松开她的手臂,指了指不远处的那棵大树。“我在那等你。”

“好。”

夏叮铃看着她走了几步,才转身走向向玉林。“爸爸,你找我有事吗?”

“暖暖,昨晚的事情,我替你妈向你道歉。她也是好心想给你找个对象——”

夏叮铃彻底不想听这一套说辞了,直接打断他的话。“爸爸,你确定她是好心吗?”

向玉林愕然地看着她,似乎还不能适应她的转变。

她忍让得久了,所有人都当成了理所当然。

夏叮铃深吸一口气,露出一个嘲讽而苦涩的笑。

“我是没人要吗?如果我是糟糕得无人问津,她给我张罗着找对象,我会很感激她。可事实上,这些年是她和向晴一直从中破坏,我才会到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暖暖,你不是孤家寡人。你还有——”

“不,我就是孤家寡人!那个家不属于我,你们也从来没把当成亲人,我不是孤家寡人是什么?”

夏叮铃越说越觉得悲哀。她这28年,怎么看都像是一场笑话!

“所以,你这是怪我了?”

“如果我说完全没有,那一定是假的。”

夏叮铃垂下眼眸,缓缓地吐了一口气。重新抬头看他时,眼里已经蓄满了脆弱的泪水。

“爸爸,你知道吗?我其实一直都把你当成救星一样看待,期望着有一天你能救我脱离苦海。我一天天地盼,从希望到失望,从失望又重新燃起希望,从懵懂的小孩子到28岁,整整二十多年。今天我终于明白,你救不了我,也许是不想救。总之,你不是那个能让我脱离苦海的人。而我,也不再寄希望于你身上。因为从希望到失望,甚至绝望的这种滋味太苦了,我也不敢再去尝试了。”

向玉林突然踉跄后退了一步,脸上似乎有些挂不住,还有些难过和愧疚。

夏叮铃看了有点心软,但她用力咬了咬牙,将视线转移到远处。

“爸爸,这二十多年来,我一直体谅你的不容易。一边是养女,一边是妻子和亲生女儿,孰轻孰重,傻子都明白。我也知道你是个好人,虽然你没能救我,但至少你从来没有故意伤害我。这一点,我很感激。但是——”

夏叮铃深吸一口气,将视线重新定格在向玉林的脸上,但眼前已经模糊一片。

“那个家,我不会再回去了。我本来就是一个多余的人,又何必在那里委曲求全?而且,这对你来说也是好事。至少你不用再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了。”

夏叮铃突然口软得厉害,声音哽咽,两行清泪也滑了下来。

有些东西不能去想,更不能提起,否则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很悲哀。晓敏说得对,她这些年活得太卑微太窝囊了!

“暖暖……”向玉林的双手握成拳,脸上掩盖不住的都是羞愧。这种软话,比劈头盖脸的痛骂更让人不好受。

夏叮铃吸了吸鼻子,抬手用力地擦去眼泪,挤出一抹笑。

“爸爸,谢谢你还肯跑这一趟。但是对不起,我不会再回去了。”

不等向玉林回答,甚至不去看他的反应,夏叮铃直接拔腿就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