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豪门养女只想学习第5章完结全文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09-15

豪门养女只想学习第5章完结全文阅读

豪门养女只想学习

柏泠淩白小说《豪门养女只想学习》是作家云上盹盹所写;豪门养女只想学习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学习系统要求“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柏泠为了成为一个全面的学霸,每天兢兢业业。昨天专业考第一,今天绘画拿大奖。

柏泠有点烦。

学习系统已经发布的任务里,除了“美”类,还有“德”和“智”两类。

“智”类别的任务里,她得学好现专业下的课程,刷题交作业。

也就是刚刚开学,大一的课程也不多,她才能忙得过来。

网课里正讲解到一个她有些迷惑的知识点,这会被打断,等回去了又得重新看一遍才能接上了。

付芷柔上半身倚在宋闫的胳膊上,言笑晏晏地介绍:“这位是苏小姐,你见过的。旁边这位是柏泠,他家的...养女。”

宋闫本来正以几分惊艳的目光看着柏泠,等听到最后两个字时却变了眼神。

柏泠敏锐地意识到,他看自己带上了一丝厌恶。

“大学物理?”付芷柔一只手指向了她的手机,惊叹着,“你那个调剂专业难道也要学这个吗!”

柏泠把手机屏幕关了:“这是C大的必修,所有专业都要学,难道付大小姐都没有好好上课吗?”

付芷柔噎了一下,随即又笑开:“我们那个专业是国内第一,要学的比较多,可能弄混了吧。”

她拉拉宋闫的手臂,对着他说:“听说柏泠还参加了绘画比赛,说不定能拿奖呢。”

宋闫宠溺地看着付芷柔,说出来的话却丝毫不客气,像带着刺:“心理肮脏的人,画出来的画只会玷污艺术,能拿什么奖。”

周围所有人都在关注着这里,一边打量偷听,一边窃窃私语。

柏泠拉住旁边按捺不住想冲出去***对线的苏皎皎,冷静地开口:“宋大少是对我有什么偏见吗?”

“即便是有,苏家的人都没说些什么,您有什么资格与身份评价?”

宋闫被眼前这个公然顶撞他的少女激起了怒气。

不愧是养女,和他那个弟弟一样,都这么装模作样,看不清自己的身份。

付芷柔看见宋闫已经成功地讨厌起了柏泠,适时地插嘴:“小比赛而已嘛,柏泠好歹也是苏家的人,怎么都会给个面子发个奖的。”

言下之意,不得奖是应该的,得奖就是靠苏家的面子。

总之她柏泠就是个自不量力的草包。

柏泠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也被激起了一丝火气。

她就算再不喜欢麻烦,也耐不住麻烦总找上门。

“忆青社举办的比赛向来是匿名投稿,再说了,有淩家在背后站着,苏家是怎么也伸不***手的。”

淩家是国内都叫的上来号的老牌名门,只是二十一世纪后资产逐渐转移到了国外,国内只留下了文化产业相关的。

就算是这样,也是在座大多数人都不敢质疑的存在。

包括宋家。

柏泠往前走了一步,站在了灯光下。

睫毛落金,雪肤生辉。

原本四周密切关注着这里的各位富豪名媛眼神都不禁亮了亮。

柏泠淡淡开口:“不如宋大少与我打个赌?”

“赌我能不能在忆青社举办的水彩画比赛中拿到名次与奖项。”

宋闫冷笑:“赌注呢?”

“就赌...”柏泠目光一转,对准了已经有些忐忑的付芷柔,“你送给付小姐的那颗粉钻好了。”

周围的人群突然有了小幅度的***动。

那可是一千三百万美金!

放在家族和产业里当然不算什么,但作为一个小比赛的赌注可就够惊人了!

“呵!”

宋闫自以为看破了眼前少女虚荣腌臜的内心,不齿至极。

旁边的付芷柔已经快慌得失态,那颗粉钻她喜欢的不得了,都已经计划好要放在哪里收藏,邀请哪些人来看了!

她克制着颤抖的声线,尽量平静地问:“安慰奖也算奖吗?”

宋闫拍拍旁边慌乱的未婚妻以示安慰,昂着下巴对柏泠说:“必须要是入围参展之后评出来的奖。而且你一个养女,有什么能拿来赌的?”

柏泠轻笑出声,一时间竟有了不亚于周围人的矜贵气质。

像是懒懒张开翅膀撩动湖水的黑天鹅,美到叫人心悸。

“赌盘还有赔率之分,二位既然认定我肯定拿不到奖,赔率高的一方押注少些不是很正常的吗?”

“我压一整套编号0的裘德笔,付小姐想必很清楚它的价格。”

付芷柔看着柏泠似笑非笑的表情,内心气得想吐。

她要那笔有什么用,拍卖一千万人民币也就顶天了,和她的粉钻怎么能比!

宋闫皱了皱眉,被柏泠架得有些下不来台。

这么多人看着,要是不答应反而显得自己不够大气了。

复而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眉头散开,还带着点得色:“可以,再加一点,公开赔礼道歉,承认你德行有亏。”

柏泠点点头:“好。”

......

宴会一直要持续到晚上十点,但一般小辈会在八点前离场,之后是家主和掌权者们交际应酬的场合。

苏皎皎和柏泠呆在二楼的一个小阳台上,吹着夜风,等待散场的时机。

“你不急吗?”

苏皎皎看着不慌不忙看网课的柏泠,内心都替她着急。

“急有用吗?”柏泠头也不抬。

之前立下赌约,一方面是为了自己身心愉悦,一方面也是有把握的。

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有系统的帮助,只要自己足够努力,问题不大。

大不了自己多做点别的任务,花积分把系统的模拟画室时间流速调到最大的五倍,室外六分钟,室内半小时。

所以网课还是要看的,积分还是要赚的。

“那要不要我把我的专业老师借给你,他...”

“不用了,”柏泠叹了口气,想让苏皎皎安静会儿,“你之前不是趴窗口上看过我画画吗?对我有点信心,嗯?”

苏皎皎果不其然安静下来了,不仅安静下来,耳朵也红得要冒烟。

她以为自己藏得很隐蔽的!

夏季的天色黑的晚,七点还是亮堂堂的。

柏泠看完一个课程,正转着脖子休息眼睛,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向付家大门。

隔着数十米,只能看出他大约二十几岁的样子,身姿挺拔,走起来步履生风。

“哎!”苏皎皎激动地站直身子,从阳台的栏杆上往外探了出去,“是大哥!”

“他出差回来了啊,怎么也不说一声呢。”

“我说怎么今天爸妈没来宴会,原来是大哥做代表。”

苏家大哥苏赫啊。

柏泠回忆里搜寻了一圈,发现是原身记忆里一个无关紧要的背景板,除了一个身份没什么印象。

但书里的描写倒是不少,付芷柔的忠情男配,为了她用苏家产业给付家保驾护航,一生未娶,在付芷柔每一个伤心时刻贡献肩膀。

还有,在这个宴会上,把原身丢了出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