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戏精天师花式捉鬼第10章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09-14

戏精天师花式捉鬼第10章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戏精天师花式捉鬼

《戏精天师花式捉鬼》是作者西羚墨 所创作的一部古言小说,主人公是柳微尘原峥鸣 ,小说讲述了丁璐捂着肩膀迅速后退,雷钧剑自带的雷霆之力对修邪术的她来说是最大的伤害,伤口血流不止,怎么也止不了。

柳微尘把王戎勾搭进房,然后手指一动,几个纸人抛洒出去,他一声吆喝:“姐妹们,出来***啦~”

这一声,喊得柳微尘十足的老鸨范儿。

而王戎惊呆了小眼球地看到,浴室里走出来四个风情各异的比基尼***!

“你这是?”

柳微尘冲王戎眨眨眼:“王导,我们一起玩个大的吧。”

王戎看的直流口水:“哦,你想怎么玩?”

“来,大家一起陪你玩。”柳微尘冲***们一个眼神,四人上来把王戎的胳膊搂在胸前,左一声“王导~”,右一声“王哥哥~”,叫的王戎心荡神驰。

王导还故作生气:“你这是......”

“王导不用担心,她们都是新人,也都是您的粉丝。”柳微尘暗示道。

这么一说王戎就放心了,新人嘛,有求于人,最好拿捏了。当下就放肆了,左捏一把,右揉一把,沉迷美色的面孔与平日的严肃正经大相径庭。

“王导,人家是你的铁杆粉丝啊~”

“王哥哥,人家好想跟你深一步发展......”

***们撒娇着把柳微尘往床上拖,而王戎沉迷的竟然没有发现柳微尘一直没有离开。

柳微尘摸摸下巴,深深佩服自己的画工,果然是棒棒哒,画的纸片人也能迷惑老男人,看王戎那享受的模样,手感应该不错吧,自己都有些好奇了。

思索间,纸人们已经拿出绳子把王戎双手绑在床头,那模样,分明是要玩更***的。

王戎越发兴奋:“小妹妹们原来喜欢玩***啊,好,好,我也喜欢!”

柳微尘走过去,王戎终于看到他了:“哈哈,你也要一起来,行,不过我可是只做1不做

0......”

柳微尘一张真言符贴在王戎额头上,他叽叽喳喳的话更多了。

“你长的是不错,不过我走旱路玩的少,你准备了润滑没,别怪哥哥尺寸太大玩坏你......”

真言符的作用下,王戎说的可都是真心诚意的大实话,柳微尘对他的色迷心窍真是无语了。

果然够变态,碰一下他都嫌脏了手。

“王导,问你个事,你的《书中有鬼》演员接二连三出事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哈哈哈哈,精彩吧,没错,就是我安排的!”王戎得意洋洋,“不过也要多谢那个蠢女人,若不是她真去请了降头师,我也不会这么轻松名利双收。”

柳微尘:“蠢女人,你夫人冬琴吗?”

王戎:“没错,她是我女人,应该为我奉献一切!”

“她从哪找的降头师?”

王戎大言不惭:“不是她找的,是我知道的。不过我也知道降头师邪性,搞不好还要被反噬,所以我就暗示她去。她嫁给我这么多年,除了享受我给的荣华富贵,什么都不行,连给我传宗接代都做不到,牺牲自己给我前程铺路不是应该的吗?”

柳微尘眼神微冷:“那你又是从哪里找的降头师?”

“从......”说到这个话题时,王戎突然结结巴巴,额头冒着冷汗,脸色涨的通红,仿佛在剧烈挣扎,抗拒着真言符的力量。

要么是那个人对王戎下了语言禁制,要么就是事关重大,王戎自己潜意识当作最重要的秘密不敢说。

眼看着王戎脸上青筋血丝炸裂,还是一个字也没吐出来,柳微尘连忙转移话题:“你留了证据没有?”

“当然有,万一那蠢女人反咬我一口怎么办?我留了记录锁在保险柜里,万一东窗事发,我就大义灭亲把她交出去。******,女人嘛,黄脸婆没了我还可以娶个年轻漂亮的,像这四个***就不错啊.......”

“不错,王导真是聪明。”柳微尘赞叹,留了证据,不但方便他大义灭亲,也方便警察一锅端啊,多好的额主意,他太喜欢了。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保险箱密码是多少?”

......

“好了,你们陪王导好好玩玩吧,等他进监狱就再也玩不到了。”问完问题,柳微尘大方地对纸人吩咐道。

纸人不可能真的跟王戎发生什么,但可以制造幻觉,让王戎做一场活色生香的春梦。

顿时王戎就被四个纸人折腾的叫唤连连,一声还比一声高,叫的柳微尘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一个中年老男人,叫成这样,想想那油腻走形的身材,真是不忍直视.......

门外,原峥鸣还想给王戎最后一个机会,所以特意跟过来看看王戎到底只是做个面子功夫答应了,还是真的没底线。

刚到王戎的门外,就听到王戎的叫唤声。

精英助理肉麻的抖了一个激灵。

原峥鸣满脸黑气:“把王戎的合作请求毙了,换个导演。”

“是......”助理提醒道,“老板啊,这个娱乐圈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这样,放荡不羁,都拉黑的话,没人给您赚钱了......”

原峥鸣语气淡淡:“若是能力足以掩盖他人品的缺陷,我自然不会只盯着他的私人生活看。”

本就是因为意外而火的导演,水平一般,炒作功夫勉强还可以,主动要与他的公司合作,他本想着可以扶持新人,还在试探接触阶段。现在看来,没必要了,新人跟他合作是羊入狼***。

“是,明白。”助理懂了。

换句话说,他们老板不缺人用,就算再缺,也不会要这么人品败坏的导演,徒惹是非给公司招黑。

两人还没离开,就看到王戎的房门打开,里面走出一个俊朗的小哥,十分眼熟的小哥。

柳微尘推门出来,就看到原峥鸣和那个精英男助理,立刻就认了出来。

“哟,帅哥,进来一起玩啊~”

他演戏上瘾了,靠在门边冲二人招手,就差直言不讳“帅哥,一晚八百,来不”。

原峥鸣估计也是这么想的,看这个娘娘腔更不顺眼了。

“哼,污人耳目!”

助理也是怎么看柳微尘怎么不顺眼,他还记得上次被柳微尘故意害得溅了一身污水。

柳微尘笑了,特意看了看原峥鸣的面相,更想笑了。

哟呵呵,都三十了还是童子鸡,比他还惨啊!

柳微尘伸手拍拍原峥鸣的肩膀,顺手就施了一个咒:“看你这禁欲的模样,应该连五小姐都不认识吧,大龄处男太可怜了,送你一个月的春梦,不用谢。”

原峥鸣嫌恶地皱眉躲开,还嫌弃地拍了拍自己被柳微尘触碰过得地方。

柳微尘呵的一声笑了,别看你现在身正口嫌,日后见我一定腿软!

“帅哥,你.......”柳微尘的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他看到气冲冲走过来的冬琴,后面还跟着夏耀阳使劲冲他打手势:失败了!

柳微尘嫌弃脸,你不是最擅长对付女人吗?还***失败,要你何用!

冬琴已经走到房门,听到那叫唤声满脸怒火:“王戎是不是在这里?”

柳微尘上前一步挡住房门,显得越发欲盖弥彰。

“哦,您是?”

“你给我滚开!”冬琴狠狠推开柳微尘,狠狠拍门,“王戎,开门!”

“不开不开就不开,王哥哥跟我们玩的正开心呢~”***的女声从里面传来,还带着挑衅地大声喊道:“姐妹们,告诉外面那个老女人,王哥哥是不是最喜欢我们?”

“王哥哥,声音叫的再大点,给你家的黄脸婆听听~”

柳微尘摸摸鼻子,总觉得这纸人贱兮兮的,有点像他?

这撩拨气人的功夫,比让冬琴直面床战还要气人。

“啊~~~~~~”王戎一声高昂的叫唤,让冬琴的脸色更难看了。

酒店的房门真不是那么随随便便能踹开的,冬琴踹到最后是自己脚疼。

“哎呀王哥哥,你不行啦,要不要吃点药?”

“王哥哥,你家黄脸婆该不会把你榨干了吧?踢了她娶我们呗~”

“好~~~~~~”王戎声音带着事后的***,还有意犹未尽的兴奋。

“王戎!”冬琴彻底被激怒了,“老娘为了你背负了几条人命,你竟然过河拆桥要甩了老娘!你等着,要死我们一起死,我这就举报你!”

不用她举报,柳微尘已经偷偷给宁安志通风报信,通知了他们证据放在保险箱里,这时又用手机开了录音。

“王戎!你给我出来,再不出来我真的报警了!”

冬琴怒火中烧时,只是出言气人,然而王戎越是不开门,她越是愤怒,真的拿出手机,却是拨打给那个女降头师。

反正杀了那么多人,干脆一起把这个人渣老公送上路!他想换老婆,她为什么不能换老公!

“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又是这个声音,让冬琴越发暴躁。

“你在给谁打电话呢?”柳微尘冷冷地笑着凑过来,“给那个女降头师吗?”

一句话,让冬琴怒火瞬间熄灭,一股凉意从脚底升起。

“你在说什么......”

“开门吧,让王夫人好好瞧瞧。”柳微尘语气淡淡的冲纸人们吩咐。

房门打开,四个纸人窈窕多姿的出门来,冬琴开始看到比基尼***还无比愤怒,然而再一看,她们来开门了,老公怎么还在床上叫唤?

“辛苦了,回去给你们烧香吃。”柳微尘拍拍手,纸人迅速缩小,变到巴掌大小时,柳微尘弯腰一伸手,纸人就跳到他手心里,被他撞到口袋里。

“啊!”冬琴看着这一幕吓得后退,“你你你.......你也是......”

“别把我跟降头师混为一谈,我是天师。”柳微尘冷冷地看这儿冬琴,“还有什么想说的?为了一个人渣祸害那么多条人命,值得吗?”

冬琴哑口无言,然后捂脸痛哭。

门外,夏耀阳带着迅速赶来的警察进门来,宁安志也在其中,还多了几个陌生面孔。柳微尘从陌生面孔身上,感受到了修行者的气息。

宁安志冲他使了个眼色,柳微尘顿时明白了。他们正是特别部门的人。

警方的人来时,王戎还被绑在床上,陷在自己的春梦里逍遥快活,那丑态让人恶心,连冬琴都别过脸去,想不明白自己怎么那么眼瞎。

最让人惊讶的,是绑住王戎的,其实是两根细细的纸卷,看起来就是普通的白纸,却让王戎如被手铐铐住一般。

“好手段。”

一个穿黑色对襟大褂的中年男人则是对柳微尘作了个拱手礼:“这位就是柳道长吧,久仰大名。”

柳微尘恭敬回礼,问道:“你认识我?”

“我是龙虎山张文乘,玄辰道长曾与我多次合作,听他说过独子青出于蓝,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张文乘一报上自己的名号,就让柳微尘肃然起敬。

张文乘跟柳微尘简单交流一番:“话不多说,这件事牵扯甚大,我们是先头部队,后面还有大部队过来,先留个联系方式?”

“行。”

柳微尘掏出手机互相加了微信好友,然后张文乘等人带着王戎夫妇先行离去。

柳微尘去跟夏耀阳他们汇合。

旁观了一切的原峥鸣和助理感觉整个世界都玄幻了。

降头师?天师?龙虎山?不是演戏吗?

两个高级知识分子出身的精英人士,现在对这个科学的现代社会产生了而怀疑。

作为旁观者,原峥鸣和助理都被带回警局做了笔录,然后敲打一番,降头师这种事自然不能随意外泄。

越是这样,原峥鸣二人越是不得不相信,这事情是真实存在的,不是冒牌部门,也不是冒牌天师。

更让原峥鸣怀疑的是,天师都是柳微尘那副德性?

很快,原峥鸣就不得不相信了。

柳微尘说了赐他一个月春梦,就真的是履行承诺。

“老板,你看起来气色不太好......”助理看着老板持续一周的黑眼圈和低气压,终于忍不住了,“要不要预约家庭医生?”

老板身体差心情不好,他们压力也很大啊,最近上班气氛压抑的让人害怕。

“约一下吧,告诉他我最近失眠。”

“是。”

看着助理离开,原峥鸣头疼的扶额。

不是失眠,而是做梦。

难以启齿的梦。

连续做了整整一周的春梦,最可怕的是,春梦的对象竟然是那个男人!

那个没节操不检点小心眼娘娘腔的男人!

那个男人说送他一个月的春梦,难道还要继续在梦中跟那个无耻的男人缠绵三周?

太可怕了,他会不会下次见到他就潜移默化想睡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