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深山走出来的女婿小说(连载中) - 李子安余美琳精彩试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09-14

由著名小说大神李闲鱼编写的最新力作《深山走出来的女婿》近日爆火全网,小说以李子安余美琳作为男女主人公。小说主要情节讲述了:李子安只是个山村的小赘婿,没有什么家庭实力,只有吃软饭的命,不过他可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遇到一个神秘传承,这下马上改变了他的生活。从一个一无是处的穷小子,一跃变身成为了一个样样精通的奇幻大师,这对于李子安来说是个全新的挑战,而他也愿意去迎接属于自己的全新人生,当穷小子从大山中走了出来后,不知他将面临怎样的危机呢?

深山走出来的女婿小说(连载中) - 李子安余美琳精彩试读

精彩内容:

李子安淡淡的点了一下头。

余泰安大步走来,面带笑容:“美琳,回来啦。”

余美琳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笑容:“二叔、家豪,早安。”

李子安也打了一个招呼:“二叔、家豪,你们好。”

“呵,这位恐怕就是闻名却不曾见面的侄女婿吧?”余泰安看着李子安说。

余美琳说道:“是的,他就是我老公李子安。”

“真是一表人才。”余泰安说。

余家豪却哂笑了一声:“姐夫,你几年不露面,怕不是在山里俢练吧,现在练到什么境界了?”

他身后几个跟班忍不住笑了。

李子安也笑了笑:“惭愧,还成不了仙,你要是感兴趣的话,都是一家人,我教你几招。”

余家豪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初来乍到的赘婿居然敢跟他说笑,这不是没把他这个余家二少放在眼里吗?

余美琳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斜眼看了李子安一眼,似乎是在提醒他不要乱说话。

李子安假装没看见,他又不是哑巴,这灾舅子讽刺他,他还不能还嘴了?

气氛突然就有点僵了。

余美琳说道:“二叔、家豪,我的鞋子坏了,我得上去换一双鞋,待会儿再聊吧。”

余泰安面带微笑:“我们是得好好聊聊了。”

这时门口忽然涌进来一群人,有的拿着相机,有的扛着摄像机,有的拿着话筒,一进门边直奔这边来。

“你们是什么人,干什么?”一个工作人员上去拦阻。

余家豪呵斥道:“让他们过来,回去**的活。”

那个工作人员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跟着就退了回去。

来的是一群记者。

余美琳看了余家豪一眼,声音转冷:“家豪,你这是什么意思?”

余家豪笑着说道:“母公司的股票最近有点低迷,需要一点题材来炒作一下,你身为集团董事长,你应该为集团的利益的考虑,就随便说几句吧,实在没什么好说的,我看姐夫倒是一个不错的题材,赘婿山村修炼数年出山,辅佐总裁娇妻商海制霸,你看怎么样?”

余美琳脸色铁青:“二叔,这也是你的意思吗?”

余泰安淡淡地道:“美琳啊,现在国际环境不好,生意难做,可手下那些员工得吃饭,你作为集团董事长,你有责任。家豪的话过于玩笑,但你可以说点正面的东西。概念嘛,还不都那样,你随便说说,媒体再炒作一下,股票就起来了。”

余美琳将高跟鞋脱了,气冲冲地道:“子安,我们走。”

却不等她和李子安离开,那群记者就围了上来。

“余董事长,当年你父亲病重你成了大江集团的董事长,现在你父亲康复了,你什么时候辞去董事长职位?”

“余董事长,听说你雪藏了四年的丈夫回来了,是你身边这位吗?”

“我听说你的丈夫是个农民,学历也很低,是什么让你选择这样一个丈夫的?”

一大群记者七嘴八舌。

这不是采访,这是围攻。

余家豪和余泰安对视了一眼,父子俩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

李子安一手搂着余美琳的香肩,一手推开挡在身前的记者,护着她往电梯间走去。一大群记者哪肯罢休,很快又包围了上来。

李子安伸手去推挡在身前的一个女记者,那女记者却将手里的一杯奶茶泼到了他的西服上。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那女记者还恶人先告状。

李子安没跟她吵,趁着她说话的时候,护着余美琳从她的身边挤了过去。

有仇不报非君子,挤身过去的时候他踩了一下那个女记者的脚。

“哎哟!”女记者痛呼了一声,人也蹲了下去。

后面的人拥挤过来,将她掀翻在地,老底都露出来了,场面乱成了一团。

一部电梯的门打开,昆丽领着几个保安冲了出来,结成人墙将那群记者给拦了下来。

电梯里,李子安伸手拍了拍西服上的奶茶渍,可即便是黑色的西服,那奶茶渍也很明显。白色的衬衣上也溅了一些,褐色的污渍更加明显。

“他们实在太欺负人了!”余美琳气愤地道。

李子安说道:“恐怕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你什么时候学的算命?”

“那不叫算命,那叫卜卦,诸葛亮出兵打仗之前都会卜一卦,军队从什么地方走,那都是有讲究的。”李子安说。

余美琳讶然道:“你居然自比诸葛亮?”

“我可没这么说,我只是给你举个例子,诸葛亮跟我算是同行吧。”

他这其实是谦虚了,因为诸葛亮没有大惰随身炉,他有。只是诸葛亮名气太大,他要是自比诸葛亮的话未免会给人一种吹牛的嫌疑。

可即便是他如此低调谦虚,余美琳却还是给了他一个白眼:“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什么时候学会的卜卦?”

“我从小就学了,我师父叫姬达,是个高人,不过已经去世了。”李子安说。

“你以前怎么不告诉我?”

“你都不跟我说话,我怎么告诉你?”

“反正,我看你是蒙对的。”

李子安:“……”

他忽然觉得跟老婆说话真的好累啊。

电梯在五十八层停了下来,电梯门一打开,余美琳便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李子安看到她脚上只有一双已经被踩得脏兮兮的袜子,莫名心疼。

走廊里,一个女职员快步迎了上来:“余董,老董事长在办公室等你,他……”

余美琳正在气头上,当即训了过去:“有话就说,吞吞吐吐的干什么?”

“老董事长很生气,让你马上过去。”女职员说。

余美琳冷冰冰地道:“你去跟我爸说我马上就来。”

“是,余董。”女职员快步离开。

余美琳看着李子安:“跟我来,我让人给你换一身衣服。”

李子安说道:“不必了,我就这样子去见你爸。”

余美琳皱了一下眉头:“你就这样去见我爸?”

“你听我的,我们现在就去见你爸。”李子安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