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肆野第12章完整版在线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09-14

肆野第12章完整版在线阅读

肆野

主角是裴听南沈吟晚小说《肆野》是由作者逦逦所著,肆野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初入圈子时,沈吟晚暗恋了年少负盛名的眉眼冷寂裴听南。表白的女生前赴后继。唯独她这只最胆大的小狐狸成功了。

飞机在十点半前达到机场,沈吟晚跟在裴听南的身后,从机舱踩着台阶下来。

他助理已经等在外面,挺守时的。

沈吟晚还没见过裴听南现在的助理,听说之前的旧助理,因为结婚要照顾家庭转行了。

助理是前两年新换的,所以也不熟悉沈吟晚,只隐约听说过她跟裴神交往过的事,见到两人一起下飞机,还是前后脚的身影,多多少少有点懵。

这是裴神在没工作没镜头拍摄的情况下,罕见跟女艺人距离近,脸虽然还是冷然的,但神情却没绷着抗拒。

阳光很好,天不算太冷。

助理有备无患准备了替换的外衣和围巾,老实说:“裴神,阿姨之前打电话过来了,说等你下飞机给她回过去。”

助理口中的阿姨是裴听南的母亲。

沈吟晚忽然有点心虚,当初分手后裴听南的母亲托人传过话,要她选择了就不要后悔,别再招惹裴听南。

大概裴听南那时候的状况很不好吧,为人母亲的立场也正常,她能理解。

在她低头抿唇,打算连一句再见都不说走过裴听南身边。

这边的裴听南冷冷淡淡,没接话,而是将袋子里的围巾拿出来,一把拉住要走的沈吟晚,抬手在她脖颈边绕了两圈。

“露太多。”他说。

从见面,就开始在意那裙子衣领有点低。

她受宠若惊地眨眨眼,有种又回到过去的恍惚。

沈吟晚随行裴听南到了电梯,南北两个方向的出口。

她要往南边回公司,而裴听南因为行程很满,则需要去北口搭车。

他接过助理的衣服,脱了正装,如今低调

一身黑,戴着口罩。

依旧被不远处蹲守的粉丝认出来,兴奋地围上去,边跟着电梯运转带跑边询问哥哥累不累之类。

电梯缓缓运行,距离越来越远的时候,沈吟晚没忍住去瞄了一眼裴听南,他也侧过脸看,眼底带着冷然,高不可攀。

但目光相碰的那刻,他唇角微微弯了弯,像曾经少年的裴听南在朝她笑。

这边,沈吟晚在几个节目工作人员的集体注视下,没抵抗住脸发红。

她收回视线,低头缩在温暖的围巾里,悄悄深呼吸,是他薄荷的味道。

对谁都不在乎的裴听南,是还喜欢她的吧……

沈吟晚在路上想着。

参加节目前,她或许还可以勉强控制,面对裴听南不去自作多情。

但现在回来。

她被吻给勾住了。

·

跟粉丝们简单说句“回家吧,注意安全”,裴听南和随行助理被公司人员保护下进车里,前往剧组。

回程路上,深色车窗遮住所有光,只留黯淡的阴影。

裴听南手机开了,但被调成静音勿扰扔到一旁。

没多久。

助理的手机再次响起,然后有些为难地朝他递过来:“那个……裴神,电话。”

裴听南看了眼,来电显示的【昭华阿姨】。

昭华,是他母亲的名字。

年轻时在香港名模圈很出名,后来嫁给裴听南的父亲,成了养尊处优的太太,直到丈夫去世,暂替儿子继承大笔遗产,现在也算圈里知名的女富豪。

接通之后,昭华语气还算平稳,压抑不满只从话间隐隐透过来。

“听南,那姑娘当初是怎么玩你的,你是不是忘了,还敢主动过去招惹她合作综艺。她当年丢下一句分手就没人影,管过你的死活么。”

裴听南静静的,没回话,像在听又像什么都没听到。

所有一切都像是浮光掠影。

他脑子里剩下的全是与她相关。

耳边的话仍在喋喋不休:

“你现在的身体精神状态一点都不好,要么砸东西,要么得靠那些药才能睡着,这种糟糕的状况,又是谁造成的?”

令她骄傲的儿子,内在里已支离破碎。

昭华气愤感上来,声音有些高,意识到激动之后深呼吸缓了两秒,再开口时平稳许多:“不管怎么说,我都不赞成你继续录这个节目,尤其对方还是那个差点毁了你的人,你态度冷硬一点,她再招惹你也没用。”

她招惹?

裴听南觉得好笑,才终于开口:

“可惜了,主动招惹的人是我。”

“什、什么……为什么?”

昭华紧捏电话,无法理解的语气,接着顿了顿,认定他无可救药,于是咬牙才挤出来:“裴听南,你真是疯了。”

电话挂断了。

裴听南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一如既往。

嗯……

是疯了。

还疯了好久了。

如果这次没能借着节目的机会,没能跟她接吻,他大概会悄无声息地慢慢腐烂掉。

什么时候会透支彻底精神,什么时候会失去意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

回到公司,沈吟晚隔壁的女艺人在练英文发音,选取的是《小王子》的优美段落:

“Flowers are so inconsistent!

But I was too young to know how to love her.

(花总是表里不一。而我太年轻了,不知道该怎样爱护她)

For she did not want him to see her crying.

She was such a proud flower.

(她其实是不愿意让小王子看到自己哭泣。她曾经是多么高傲的一朵花)”

窗子都是开着的,模仿英式发声的句子隐隐传到她这里。

沈吟晚翻着剧本,心思却不在这里。因为裴听南的吻,一次两次,恍惚得还有些不真实感。

直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苏冉从外面走进来,看她正翻开的剧本,边咬着半个苹果说话含糊不清:“公司的意向,你女一,我女三。但最后拍板还得看霍导试镜的结果。”

沈吟晚回过神,抬头,看着苏冉坐在她的对面。

隔壁窗的英文句子还在断断续续练习。

风吹进来翻动剧本的纸张,也撩着她的头发,微微的痒,痒得沈吟晚心里有了个决定。

对面的苏冉浑然不察。

张嘴啃最后一口苹果,恰好这时想起来热搜上的话题,于是眼神暧昧,八卦地问:“对了,你跟裴神的恋爱综艺录得肿么样了?”

吐字有点不清楚,憨憨的可爱。

沈吟晚笑了笑,忽然很认真说了一句:“我可能疯了……”

“啊?”对方不明所以。

“想复合。”她直截了当。

刚往下咽的苹果被苏冉呛到,差点吐出来:“咳咳咳。”

沈吟晚见此,忙递过水给她顺顺胸口。

缓了半天,喝几口矿泉水压下去喉咙的苹果渣,苏冉***了些,表情才变成云淡风轻:“哦,你总算反过味来了。”

惊讶过后是无比的平静。

旁观者清。

因为那人是裴听南,裴神。

纯且欲的冷感。

温柔也藏在骨子里。

而偏偏就好这口的沈吟晚,曾经追他,追到走火入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