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肆野第8章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09-14

肆野第8章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

肆野

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肆野》是由当红网络作家逦逦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沈吟晚独自发着呆,还在为裴听南的话犯愁,灵魂分离般混乱了几秒,很想找个人帮她分析分析局势。

两人走进大厅,裴听南手里的伞闭合交给酒店人员。

裴听南偶尔会来这拍戏,几星期或者三五个月一趟,他的房间在酒店是固定不变的。

平时也不会给其他客人居住。

上楼前,他接过几片暖宝宝,眼神只看来一眼,略淡,没什么侵略感,便随手般递来。

动作流畅自然得就如同以前。

沈吟晚张了张嘴,都有点没反应过来。

到底是身子比意识快一步,已经懵懂接了。

她咬咬唇。

这大概就是还喜欢的劣势。

他的语气,他的眼神,他的触碰。

打心底里不觉得陌生,甚至,是种久违的欢喜与迫切。

经过酒店人员的一番奔走询问,才找到几间愿意接纳留宿人员的房主。

节目的十几位工作人员,有男有女,零零散散寄居好心人的套房内。

而仅剩的那间复式套房,则是裴听南常年备用的休息地。

大厅的前台。

酒店小姐微笑着,用很轻柔的声音对沈吟晚说:“抱歉沈女士,实在没有多余的房间可以给您了。不过,裴听南先生已经同意分套房的一间给您过夜,如果您不介意,这是房卡。”

沈吟晚怔了下。

今天真是魔幻极了,像掉进裴听南的世界,一次接着一次,不死不休。

眼下没更好的选择。

曾经再熟悉不过的人,而且房间属于套房,一人一间互不打扰。

还记得当年她被宠得近乎娇纵,可脱了衣服在他床上,他也没乱了底线,拿毯子裹住她小小一团的身子,还约法三章不许她脱衣服。

裴听南永远都不会破格。

他那样沉寂像冷美人的性子,谈恋爱都极有原则,更何况是现在。

沈吟晚考虑过后,点头答应:“可以,麻烦给房卡吧。”

但她忘了,裴听南不是几年前的他了。

“A235。”

酒店前台拿房卡时还顺带将酒店提供的绸缎睡衣给她。

沈吟晚接过,然后红唇弯出同样的笑,回了句:“谢谢。”

“不客气的,祝您入住愉快。”

酒店小姐礼貌低头,发自内心觉得面前的艺人还真是美丽。

·

酒店走廊灯光金黄,柔和的温暖。

夜已经深了。

此时周围很安静,入住的人们都在房间,外面风雪正盛,没谁还有心情闲逛。

拿着房卡睡衣,沈吟晚边走边腾出一只手,想给苏冉回条消息。

刚点开微信,就跳出来消息。

苏冉:【啥情况?海岛信号这么差的吗?】

她:【……】

她:【没事,手机掉地上挂断了。】

这么丢脸的糗事,沈吟晚决定烂在肚子里。

拿着房卡来到A235,门后就是她今晚栖身的地方。

裴听南应该已经在里面了吧。

默默深吸口气,她劝说着自己要平淡,然后伸手刷卡,推开门。

此刻,靠外间的卧室隐隐传出的,他打电话的淡声。

关于什么网络言论把控的事。

有些模糊,听不太真切。

沈吟晚好奇,却也无意偷听。

她关上门,走到浴室,先使用换衣服。

浴室里只有她的洗澡水声,而后是吹头发的风声。

镜前摆着日用品,都是高端的品牌,不难看出酒店方的体贴,可惜没被房主人眷顾,跟新的差不多。

沈吟晚做完保湿,拿过旁边的纸擦干手。

准备出去时,她看看镜子里自己略低的睡衣领口,犹豫了。

这睡衣略宽松偏短,酒店提供的。

沈吟晚纠结半晌,终是将长发捋到前面勉强挡住,才走出来。

路过他的房间。

几乎是不由自主,沈吟晚偏头,也放慢了脚步。

那个人在微低头看着什么,身影在灯光下很清晰。

腰细腿长,清瘦而不失挺拔安全感。

沉静什么都没做,他依旧有种贵气和高冷。

气质纯粹是自带的。

不看正面都足以背影杀。

她看着裴听南的背影,悄悄滋生迷恋感,很想抱紧他的腰再钻进他怀里,甚至还想调戏看看他冷感正经的表情。

不过,沈吟晚也很快发觉,自己的这个念头很可怕。

她走神的时候,A235的房门被敲响。

隔着房门传来工作人员的声音:“你好,我是来送更换情侣意愿表的。”

这一声,稳稳当当传进房里。

裴听南回眸望过来,意外又不太意外的,正落在她身上。

他眸光未动,全然没有以前退避三舍的模样。

甚至,裴听南还在用冷冷清清的眼眸打量她,换的是酒店睡衣,相比男款要更短一些,深蓝色的,很衬她白皙的肤色。

“我、我开门……”

沈吟晚脖根和耳朵泛红,立刻逃似的,慌张去开门。

因为是节目固定环节的关系,是否更换情侣的意愿都是第一期节目拍摄结束后选填的。

满意,就可以不填。

如果想换,那么就需要填写交回去。

沈吟晚就面临着换,或者不换的问题。

她接了工作人员送来的两张选填单。

关门,往回走。

单子的上方,附有三组综艺情侣嘉宾名单。

女嘉宾:沈吟晚、莉美、陈灵萱。

男嘉宾:裴听南、池禹、吴越。

合作这种恋爱综艺,和不来电的搭档最安全。

几位男嘉宾里,感觉轻佻不专情的那位,在沈吟晚的了解里,池禹当之无愧。

每次拍剧必有绯闻,连上综艺节目,也要把年轻的女艺人撩个遍。

听说来参加《甜蜜约会》也是为掩饰满天飞的绯闻。

她抬头,正好快撞到他的身子,立刻停脚,控制乱七八糟的心思问裴听南。

“你要换吗?”

裴听南没回。

他就靠在她旁边的窗前,走廊的双层深帘半开,淡淡的雾气弥漫在玻璃窗,隐约可见黑漆漆夜里的白色风雪。

她觉得该主动表示,免得对方尴尬不好说。

所以,沈吟晚说:“我觉得跟池禹合作好像不错,嗯……之前看过他别的节目,综艺感挺强的,节目上也挺嘴甜的,效果播出来应该不会差。”

此时她努力翻找更换对方的理由,接二连三,殊不知看在另一人眼里就像是少女心满满。

裴听南不动,看着她满心满口都是池禹,心里躁郁像滩浓稠化不开的暗色颜料。

她自知说得越来越荒唐,心虚使然,躲避着目光不看他。

行动上却没迟缓,还从窗前的笔架上找了根碳素笔。

全程的静寂。

裴听南站在旁边不出声,冷然眉间的深沉压抑越来越深重。

在她准备下笔填写时,他嗤笑了声。

在房子里格外清晰。

“沈吟晚。”

也许是因为受了***,他眸底浓郁,丝毫不遮掩对过去的妄念:“那时候,是不是我克制惯了,你就觉得没意思不想玩了。”

所有的分手理由,都是借口。

“……”她愣了,抬眸看他,不明白为什么忽然这么说。

但真从没有过这个想法。

“喜欢野的,是吗?”

他接着低嘲笑笑,冷寂的眉眼隐有放纵与勾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