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准名媛美人穿七零第6章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09-13

准名媛美人穿七零第6章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准名媛美人穿七零

完整版《准名媛美人穿七零》非常精彩,小说的作者是清清水肥皂泡,主要人物是盛雪、高城北,准名媛美人穿七零免费阅读主要讲述穿过来后,她成了别人家未过门的“小媳妇”,老盛家那个离家出走的小闺女盛雪。

“好,没问题!我自己能养活它!”盛雪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小财神”是小姨在去世前送给她的,是自己的命根子,说什么都不能扔!

“小丫头片子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柳冬枝撇撇嘴一脸不屑,“我倒要看看是你先饿死,还是那个小畜牲先饿死。”

庄小芳本来想拦着她不让她一时冲动,结果到底还是没拦住。

和柳冬枝理论完,庄小芳把人拽到一处没人的地方,咬牙切齿的样子透着恨铁不成钢的怒色。

“你是不是傻啊?自己都吃不饱肚子,你上哪儿弄粮食养活它?”瞅着眼前的傻闺女真想一巴掌拍醒她,“我咋就生了你这么一个缺心眼儿呢。”

“……我有办法,妈你就别担心了。”盛雪忍不住身子一紧缩了缩肩膀,很怕她这个妈又对她使用暴力。

“你这一根筋的德性跟你爹是一个样!”庄小芳狠狠瞪着她训斥道:“还愣着干啥!还不快点回屋睡觉去!明早还要上工呢!”

“知道啦,我现在就去。”知道庄小芳正在气头上,识时务者为俊杰,盛雪赶紧溜回屋没敢再出来。

看着趴在炕上的小橘猫,她坐在炕沿边一边撸猫一边自言自语道:“小财神你可一定要乖乖的,以后要少吃些饭,不然咱俩都点儿喝西北风。”

这时候家家还没有电灯,就连煤油灯也是舍不得点的,盛雪洗漱完躺在炕上数绵羊,按理说干了一天活应该会困得不行,可这炕真的是太硬太硌人,她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还能不能穿回去,如果再也回不去了,那以后的日子又该怎么办呢?

心里想着这些事,盛雪渐渐***梦乡,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在不远处的猫砂盆里划过一道诡异的光芒……

几天农活下来,盛雪拿着一面圆圆的小镜子情绪有些崩溃。

镜子里的自己不但被晒黑一个色度,而且皮肤也变得粗糙不已,再这样下去,估计她的小脸儿很快就会挂上两朵醒目的高粱红。

想到自己那副模样,盛雪彻底不淡定了,自从穿越过来她这张脸什么都没擦过,刚开始还能学习阿Q精神,自我催眠自己没准天生丽质是晒不黑体质,结果这就打脸了。

她问过庄小芳,这个年代也没有什么化妆品,家里条件好的会买雪花膏擦脸,就算买盒雪花膏也要去市里的供销社才能买得到。

平时去市里的客车一周才有一趟,可以说去趟市里不是件容易的事,为了美,盛雪决定要去买一盒回来。

她只跟家里说想去正明市转一转,并没说要买什么东西。

庄小芳哪可能放心让她一个大姑娘家家自己去,正好村里的知青们定期都要出门去采买生活用品,庄小芳便让盛雪跟着他们一起去。

去市里的客车早已等在村头,等盛雪到的时候车上已经坐满了人。

客车不大,一上车那股刺鼻的汽油味扑面而来,她捂着鼻子有点心生退意,但想到自己这张脸还是咬咬牙往客车后排走去。

幸亏最后一排有个靠窗的位置没人坐,她立刻走过去坐了下来。

早上的空气最清新,现在是夏天可以开车窗,她朝车窗外深吸一口气,感觉自己算是缓过来了。

盛雪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注意到全车的人都在朝她这边看,只因为这时候高城北也上了这辆车。

俩人是订过娃娃|亲的关系,最近听说他们的亲事可能要黄,这么大的八卦勾起全车人的好奇心。

满车厢只有盛雪旁边的位置是空着的,高城北一上车便看见了她,实在是她长得太过招摇,即使坐在最后一排仍然引人注目。

在全车人的注目下,高城北硬着头皮走到她身边的位置坐了下来,此时,盛雪的小脸儿还探在窗外吸空气,并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夫就坐在旁边。

等车开起来,耳边响起一句很有磁性的低音炮,“车开了,你这样很危险。”

盛雪是个声控,这道声音听在耳朵里痒痒的,特别撩拨人心,她以前挑选老公的标准除了必须是豪门以外其次就是声音一定要好听。

能有这样的好声音,估计人也一定很帅,她兴奋地转过身想看看身边坐的人是谁,结果一看傻了眼,“你怎么在这儿?”

见是他,盛雪连忙把脖子上的蓝色纱巾往上拽,半张小脸儿被捂得严严实实的,两人只隔着一拳远,她可不想让他见到这么丑的自己。

之前怎么没注意到他的声音竟然是个低音炮?作为生产大队的队长,他怎么这么闲呢?

“去市里办事。”高城北没做太多解释,见她用纱巾把脸遮得那么严实,疑惑地挑了一下眉。

这么热的天,这丫头不怕中暑吗?

“哦~”

一问一答之后两人默默坐在一起,谁也没再跟谁多说话,过了一会儿,鼻息间传来淡淡香气,高城北知道这是盛雪身上的味道,因为之前他也闻到过。

可能是香味太过甜腻,他不自觉地绷直身体,耳尖儿也跟着悄悄染上了红晕。

盛雪的小姨父是个有钱人,因此盛雪舞从小坐惯豪车哪坐过这种简陋无比的小客车,农村的土路坑坑洼洼汽车时不时还要颠簸几下,再加上车里慢慢散发出的汗臭味,那种晕车的不适感又出现了。

“你知道咱们去市里还要多久吗?”她的胃翻江倒海般难受,太阳***也跟着发胀,两条细细的弯眉紧皱在一起,现在能帮助自己的只有身边这个男人。

“还有半个小时。”高城北这才注意到她的神色不对,有纱巾遮挡着他也不知道盛雪究竟是怎么了,“你是晕车还是哪里不***?”

“晕车……”盛雪朝他摆摆手不想再说话,她觉得再多说一句话非吐在这里不可。

“你把纱巾解开,这么闷着很容易晕车。”

“嗯。”她再也顾不得形象问题,三下五除二迅速把纱巾解了下来,没想到解开之后确实好受不少。

“谢谢~”

“不客气。”见她脸色苍白,高城北从兜里拿出几颗水果糖递给她,“含一块会***些。”

接过糖,盛雪拨开糖纸含了一块,橘子味的,嘴里立刻甜滋滋的,化不开的甜意一直流进心里……

车上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幕,心里忍不住吐槽是谁这么见不得人好,造谣人家亲事黄了?人家小两口明明相处得不错啊?!

到达正明市,一车人都在停站点下了车,司机在他们临下车之前特意嘱咐道:回村的时间是下午三点,过时不候。

盛雪只想买盒雪花膏,再从市里转一圈就回去。

等她想起和高城北告别的时候,那男人早就没了踪影,盛雪撇撇嘴,心底升起的一丁点儿好感被她瞬间掐灭在萌芽状态。

从小到大,盛雪都被各种男生追捧着,高城北这种钢铁直男她还真是第一次遇见,虽然她很馋他的声音和身子,不过直男的性格实在是不讨人喜欢。

她向司机老刘打听清楚供销社的位置,单肩挎着一个军绿色的小书包便朝那个方向走去,无比自信的模样仿佛肩上挎得是奢侈品牌的包包,而自己如同走在T型台上。

盛雪从五岁就开始训练仪态,她知道怎样的走姿能让自己看起来最美,可在这个年代,她这份姿态实在是太过惹眼,妖妖娆娆的,在别人眼中就成了不正经。

“这个盛雪怎么瞅着这么……”张兰看着远去的盛雪故作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她今天也在这辆车上,本来看到高城北心里挺高兴的,当看见他和那个村姑坐在一起的时候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

其他几个知青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平时和她交好的女知青都知道她惦记着高城北,于是随声附和道:“看她那***扭的,一看就挺不守妇道。”

“是呀,如果高家真把这样的女人娶进门,高队长可真要把人看紧了才行。”

几个人嘻嘻哈哈渐行渐远,谁都没注意到客车底下有一个男人,正是他们议论的男主角——高城北。

“城北,你看出这车是啥毛病了吗?”司机老刘没听到刚才那些人的调侃,见乘客都***了忙弯下腰问向车底的高城北。

“应该没问题了,你现在打火试一下。”高城北寒着一张脸,从车底钻了出来。

“行!我这就看看!”老刘笑呵呵地回到驾驶室,试着打火,欸!还别说,这辆破车真让高城北给修好了!

整个正明市没有几个会修车的,他也只会一些皮毛而已,全乡镇修车技术最好的,高城北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真是太谢谢你了!哪天刘哥请你吃饭!”老刘走出驾驶室兴奋地拍拍他的肩膀,然后又从车座下拿出五个鹅蛋放到高城北的手里,“这是别人送的,你拿回家尝尝鲜。”

“不用,举手之劳而已。”高城北又把蛋放回车座上,他用背心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刘哥,没什么事我先去办事了。”

老刘又把鹅蛋重新放到他手里可高城北还是不收,这年月家家都不容易,鹅蛋可是好东西他不能贪这便宜。

“城北你总帮我修车,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以后要有啥事需要帮忙,可一定要吱声啊!”老刘憨憨一笑,心里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行,谢谢刘哥。”他的话,高城北没往心里去,自己还有正事要忙,于是两人就此分开。

盛雪是个路痴,以前去哪儿都开手机导航,即使这座城市不大可她还是走懵了,只能边走边向路人打听供销社的位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