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咦男神好像在撩我第6章免费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09-13

咦男神好像在撩我第6章免费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咦男神好像在撩我

主角是纪苒柚顾沉小说咦男神好像在撩我推荐——小编为您带来咦男神好像在撩我小说吃了粉丝牌的怂恿壮阳,不对,壮胆药,某位纪姑娘终于鼓起勇气,雄赳赳气昂昂向着男神表白进发,可她刚迈出第一步——卧槽!!

虽说上学上得早,但装习惯了老成。纪苒柚总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以表达内心呵呵。脸热地回了一个微笑,她看着转动条快速消失,果断选择隐身。

昵称下的“4G”骤然不见,顾沉看着变大的字母A,似乎可以想象屏幕那端某人赧然的神态。根本不恼,他反而柔了眉眼,自顾自将时间地点敲过去。

【顾沉】:明天周一,晚上八点半,就寝室楼下那个喵呜水吧?

完全没有任何社团活动,纪苒柚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敲一个:“好。”

顾沉失笑,摁了语音:“你不是下线了吗?”

楞了一下,思忖几秒,纪苒柚一边把耳机放得近些,一边挠着手机壳背后那个红心空出来的地方:“可能系统知我意……自动设置了,隐身对你可见。”

没有用魔音,也没有修音。

透过听筒传来的女声温而软,略微的哑意好似窗外拂帘而入的风,撩得顾沉心里微痒,喉结也不自觉地滚了滚,又滚了滚。

不否认故意的成分,纪苒柚看着时间跳出来,又看到“以上是历史消息”的字样,犹豫着要不要补救一下说是开玩笑,对方的消息恰好回过来……

这次,纪苒柚是真的下线了,洗澡,喝养胃的山药薏米芡实粉,刷牙,处理邮件及微博私信,然后***,睡觉。

窗外星稀,昏黄月光透过絮绵的云朵,照在西大规整不失别致的建筑上,照在纪苒柚泛着亮度的梦里,照出那声低沉的萦绕,宛如枫桥夜泊诗人轻唱……

唱的是:“我也是。”

………

因为《宦杀》几卷和出版社建立了合作关系,所以,《仕杀》第一部的出版样版不到两周就出来了。

中午取了莹草编辑代寄过来的快递,纪苒柚想着晚上八点有见面,懒得上楼,她索性在喵呜水吧点了包间和下午茶,计划吃吃东西码码字。

玻璃帘的隔音效果不算好,但整体环境颇安静。舒缓的轻音乐伴着甜品香萦绕在空气里,勾得纪苒柚整理完细纲,就完全没了码字的心思……

好几次想敲自己的男主洛文公,她敲出来都是两个字。

顾沉,顾沉,顾沉,顾沉……如魔如荼。

一边默念,唇齿生香,纪苒柚“啪”一声合上电脑,一边点开了他的朋友圈,怀着好奇,怀着窥探,也怀着一份无法抑制……

他是两年前发的第一条,大部分是每日财经一类的推送和简单的六位数号码,没什么个人信息。一一关注了他转发过的那些公众号,纪苒柚数了数……唔,这人已经买入卖出过不亚于五十只股了?

普通如A股,B股,H股,大至美股,小至新三板创业板…

尽管同样是学金融,纪苒柚当真对这些没有一点兴趣。

纤长的眼睫抖了抖,她纠结几秒,买下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黄钻。无痕访问他的空间,才是她现在最想要做的事。

虽说光明磊落无所畏惧才是她的性格,但是自开学那个傍晚真正遇见顾沉起,她似乎就开始学会……笨拙的小心翼翼。

没有一部分同学相同内容空间和朋友圈重复发的陋习,顾沉的空间相比于朋友圈,明显朝气很多,退却清冷,更靠近大学这个阶段可爱的愣头青。

“2016年9月17日——PM280,我想我真的在吃土了……这雾霾指数都超北京好几十了,为什么大天-朝还不迁都到C市?”

“2016年6月14日——货币金融张教授问我,做期货的理念是不是艺高人胆大,我觉得吧……看喜好。比如,你喜欢吃土豆,就做土豆的期货,你喜欢啃玉米,就可以来几吨玉米屯着,这就是传说中的……民以食为天?”

“……”

生活中发生的趣事,对时事新闻的调侃,还有《资治通鉴》一类的短感。顾沉的动态不多,评论几乎没有,但几乎每条都挺好玩。

一段“在公交车上给一个小男孩让座,大概五六岁的样子,他爸爸抱他坐好后,他仰头脆生生叫了我一句叔叔,我当时……问怎么看出来的,他说,按照身高来的”让纪苒柚“噗嗤”破了功,同时,这也是他唯一一张配照片的说说。

公交站广告牌的反光模糊,隐约可以猜出一八零左右的高度,在他高三的2014年。

这么说的话,他这大学三年长得还没有自己多?

脑海里思量出些莫名的优越感来,纪苒柚勾着唇角,手指缓缓拖着屏幕接着朝下。

她每一段都看得仔细,每看一段,都觉得自己和他的距离,连带着那句“我也是”,被拉得无限可能,无限近……

不知不觉,纪苒柚翻到了最后一页。

咬着吸管汲一口奶绿,视线触及顶上倒数第二条的刹那,她整个人仿佛被施法般,所有的表情统统地、彻底地滞在脸上。

毫无预兆,毫无防备。

完完全全忘记了反应……

所有用户的最后一条都是系统欢迎词。而倒数第二条,一般是可以让当事人很激动或者很高兴的事。

来自2010,到现在,整整六年。

三个字母,一颗心。

“我要稳稳的幸福,去抵挡末日的残酷,在不安的深夜,能有个归宿,我要稳稳的幸福,能用双手去碰触,每次伸手入怀中,有你的温度。”

陈奕迅的嗓音裹挟着一贯的颓靡,和着呼吸声在不算狭小的空间中发酵出一股沙哑的闷感……

明明,他唱的是眷属!明明,他唱的是触手的幸福!

简单的“LWL【爱心】”,爱心红得艳丽,好像一根尖利的刺,直截了当戳进纪苒柚的眼睛里!

大一的时候,她曾经看到过秦黛“LRF”的动态,被室友笑意吟吟地解释为“爱二复”。作为一个有脑洞的作者,原谅纪苒柚可以轻易联想出类似“王露”“王琳”“王莉”这样的女生姓名,并且无罅隙地把最前面那个“L”,理解成“love”。

况且,还有后面表情佐证,不是吗?

2010年,他应该和自己一样,是……初二。

一个足够躁动的年级,一个可以早恋的年龄,似乎也,真的可以遇到一个让荷尔蒙苏醒的……

突然间,空气逼仄,她呼吸吃力。

塑料管搅动的饮品面上,波纹粼粼,恍然浮现出白板上那串、她过目有印象的复杂公式,可望不可即……

纪苒柚颤着小指又啜一口奶茶。

原本想缓和一下心绪,柔软香甜的大颗珍珠入嘴,却硌得她喉咙掠痒,生疼。

抬腕看一眼时间,距离约定的八点半还差十分钟。

从桌上捞过罐子,纪苒柚按住大葡萄水,“刷刷”朝脸上喷好几下。清凉的水雾落罢,她也不似平时觉得舒缓,长时间被辐射的疲惫依旧沉。

压得人有点,喘不过气。

平静起身,把电脑鼠标充电器一系列装进书包,她本想把样版和签了两张的签名纸也装***,却装不下。干脆抱在小臂上,纪苒柚拎起手机走到前台:“阿姨一共多少钱?我可以扫支付宝吗?”

“当然可以,一共六十八,”胖胖的老板娘正在给另一桌搅冰沙,“嗡嗡”的机器声噪得人音不清晰,“姑娘你怎么就走了,不是说还要等一个同学吗?”

“下次来吧……”扯了扯唇角,纪苒柚把手机递到老板娘面前,“阿姨,付款成功了,那我先走了。”

“好的,姑娘回去早点休息哈,你今天微博给我推荐的那个抹茶千层感觉不错,我准备学学,当新品推出来……你下次来我免费送你。”

“好啊。”

柜台下的手点开列表第一个空格,纪苒柚很快敲完“今天身体不太***,改天聊课题吧,抱歉”……不到一秒发送成功。

嘴角挂出温和弧度,她笑着回了老板娘一声谢,抱着东西侧身朝门口走去。

喵呜水吧是由老板夫妇俩养的那只胖胖的苏格兰折耳猫得名,那软软萌萌好吃嗜睡的性子,让纪苒柚凭空生出些同类的喜欢。

余光略过花盆旁睡得香香、直打呼噜的喵呜,纪苒柚反拉玻璃门,蹑手蹑脚地退着出去……

二十厘米,十厘米,五厘米……

细微“咔哒”。

玻璃门终于合拢,可以放手。

松一口气,纪苒柚转身的刹那,“嘭”一声闷响……她正好撞到一个行色匆匆要***的人,撞进他那方温热勃发的胸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