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此去经年永不散场第8章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09-12

此去经年永不散场第8章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此去经年永不散场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黎雨晗林希玉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黎雨晗林希玉全文免费阅读。该小说作者是芊尘袅 ,讲述了尤静细眉一横,推搡身边的少女,然后不客气地问:“喂,快说吧你俩什么关系?

虽然和苏辰轩不熟,她也知晓萧桐远和苏辰轩是挚友。除了外貌同样出色,他们简直天差地别,比方性格、学习成绩等。很难想象两个看上去没共性的人如何成为穿一条裤子的铁哥们?

“你们关系很好?”黎雨晗明知故问。

苏辰轩知道她指的是萧桐远,不禁回答:“我和他小学就认识,初中同班,到了圣君高中这厮还能混进来。”

大家心照不宣以萧桐远的学习水平,肯定交了一大笔择校费。

正说着,身穿彩色名牌T恤衫和萝卜运动裤的少年推开咖啡店的玻璃门大步走来。

瞥见坐在窗边的两人,那少年发出爽朗地笑声:“好你个苏辰轩,敢丢下我同美人约会!”

“萧同学,请别乱讲话。”黎雨晗故作正经。

“桐远说得不错,貌似是在约会。”半开玩笑的口吻,苏辰轩不忘悄悄注意她的表情。

其实他苏辰轩喜欢黎雨晗已经整整一年,毫不夸张说从高一进校到现在。他是低调内敛的少年,不想打草惊蛇吓坏小姑娘,所以说在他没准备好出击之前,他宁愿跟她做普通同学。可是现在,尤其过了今天,他便成年了。

成年人可以去触碰一些曾经不敢触碰的奢侈品,比如爱情。

“你什么意思?”黎雨晗瞪圆了漂亮的大眼睛,又一波吃惊。

没等苏辰轩打好腹稿,一旁的萧桐远就喳喳呼呼先说了:“他的意思啊很简单,他喜欢你,然后他想让你当他的女朋友。黎同学,可千万别告诉我们,你会拒绝?”

拒绝?

望着眼前俊美如斯的翩翩美少年,黎雨晗心底一动,除非她傻了才会拒绝!

美色当前,过时不候。

不过这也太快了点?快到令她感觉猝不及防,不太真实。

明明放假前还是点头之交的普通同学,连对方父母尊姓大名都不清楚,算是两个陌生人。短暂的假期过后,昨天先是他两次帮她解围,今天又是约她单独见面主动谈及他的家事***,再然后就变成约会?

她想了很久也想不到蹊跷,索性直截了当问:“苏辰轩,你今天没发烧吧?”

苏辰轩和萧桐远几乎同时被她逗乐。

在此之前他们打了一个赌局。赌约内容非常简单,那就是苏辰轩能不能在三天之内追到一个女生。苏辰轩信心满满,萧桐远却觉得未必。

让他难以预料的是,苏辰轩挑选的追求对象竟然会是黎雨晗。

萧桐远事先仔细调查过黎雨晗,平心而论她算漂亮,但比起校花李思然和班花林希玉,她显然稍逊一筹。偏偏她背后还有MRC集团总裁顾和琛那样一位出了名的“变态”兄长。最关键大家做了一年同学,谁也没见黎雨晗对苏辰轩流露过爱慕之意,倒不像班花林希玉,每天上课下课总要围着苏辰轩晃来晃去好几遍。

“没有,你放心。”苏辰轩始终微微笑着。

“那么萧同学刚才的话是废话喽?”黎雨晗问。

“黎雨晗,小爷我说话什么时候就成了废话……”萧桐远顿时急了眼,嘴里开始嘟囔嘀咕,但被另外两人异口同声喊了句“闭嘴”。

末了,苏辰轩扭头对萧桐远说:“沈言他们什么时候去饭店?老规矩,你先替我招呼一下。”

萧桐远猜到苏辰轩接下来肯定是打算深情告白,他也懒得当一只闪烁的电灯泡,于是趁机闪人。

“雨晗,”苏辰轩下意识清了清嗓子,“你恰好是我心里喜欢的样子,我喜欢你很久了,从今天起你当我女朋友,愿意吗?”

“我……”

平常口齿伶俐的黎雨晗同学瞬间有点语塞,答应么?眼前的男生干净斯文五官漂亮,可以满足她小小的虚荣心。唯独让她犹豫的是,她看见他从没有脸红心跳的悸动,只是单纯喜欢他那张精致面孔,她对他的了解还太少太片面。人生中最珍贵的第一段恋情,她不想这样草率决定。

“陌生的男女走到一起需要彼此相知,这点我很清楚。黎雨晗,我喜欢你三百多天,我想把这种喜欢你的习惯一直一直延续下去。请给我次机会,好吗?”他一字一句吐字清晰,敛去唇畔常有的那抹浅笑,此刻他很认真很严肃。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合不合适呢?

少女歪着脑袋,白皙的小手撑着下巴,脑海中仔细权衡利弊。

就冲他长了张符合她审美的面孔,不妨给他一次机会,反正她目前也是单身状态。

他说他喜欢她一年?天哪,难以想象像苏辰轩这等品学兼优、容貌气质俱佳的男神级人物,竟然会暗恋她黎雨晗?

如此说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天赐良缘。

苏辰轩是天上掉下来的美少年,不要白不要。与其损失这等***,她不如见好就收。

“好吧,我们试试看。”想通后,黎雨晗朝他咧嘴微笑。

见她的笑容里多了几分真诚,苏辰轩忍不住暗自勾唇。他以前从没追过女孩子,但,并不代表他不会。

他伸出修长白皙的左手,黎雨晗识趣地将自己的小手放在他的手掌中。

两只手第一次触碰在一起。

他的光滑如玉,不知为何却透着几分寒意。她的白皙小巧,因为紧张而掌心薄汗渗出。

苏辰轩笑容温和:“走吧?”

她反问:“去哪儿?”

他回答:“素华大饭店。”

素华大饭店距离圣君高中不远不近,它同样也位于A市的中心地带。此饭店是知名的全国连锁大型餐饮之一,低调奢华,古香古色的装修风格,菜品是古典宫廷式,服务周到齐全,

苏辰轩牵着黎雨晗的小手漫步在金色的阳光下,因为时间还早,路程又不算远,他们决定徒步前往素华大饭店。虽然已经立秋,但对于A市这种亚热带城市,怎么可能那么快就秋高气爽?

微风吹起黎雨晗披肩的秀发,她身上浅紫色的长纱裙被阳光照耀得格外好看,薄薄的纱轻轻垂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随时随地闪烁着灵光。

这个女孩真好看,不比那些庸脂俗粉差多少。从此以后,她就是他的女友了。

想到这儿,苏辰轩忍不住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发自肺腑。

被她发现他不自觉露出的笑容,傻傻地问:“你在笑什么?”

“你真漂亮。”苏辰轩脱口而出。

闻言黎雨晗有些惭愧脸红,显然很意外他会夸赞她漂亮。若说漂亮,他的脸蛋明显比她养眼。

以前也有不少人夸她漂亮,但那些人大多数是她父母的朋友,或者是顾和琛的下属。

某少女眼珠一转索性逗他玩玩,故意撇嘴说:“看出来了,原来你也好色,以后别装清高。”

苏辰轩随即低眉而笑,不留痕迹地反驳:“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不知为何,下一刻少女居然真红了脸。

约莫步行半小时,终于到了素华大饭店。

萧桐远的父亲是万烨集团的大老板,A市商圈有头有脸的人物,他身边交集的朋友自然也是一帮富家子。他今天预订的包厢在三楼,包厢名字很诗意叫“寂花殇”,略带几分凉薄的伤感。

“你的朋友都来了?”进包厢前,黎雨晗抬头问他。

苏辰轩小幅度摇了摇头:“不,他们很多是桐远的朋友。”

黎雨晗瞠目,今天是苏辰轩过生日,为何大部分请萧桐远的朋友?这个问题她没问他,直到很多年以后她才自己恍然了悟。

“我们***吧。”苏辰轩说完再度牵起她的手。她的手很小很软很暖,握在他掌心特别合适。

包厢内几乎人已经到全。

放眼望去清一色是穿戴不俗的年轻男生,年龄在十八九到二十几岁之间。容貌并非每一位都出挑,但是总的来说各个气质不差。

原本在跟一众富家子朋友侃侃而谈的萧桐远看见苏辰轩进门时,立马迎了过来:“呦,今天的主角来了。”

“让大家久等。”苏辰轩温雅地勾唇,转头又说,“跟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黎雨晗。”

他话音刚落,包厢里一众富家子的目光全部聚焦于黎雨晗身上,辛亏她也是见过世面的女生。但凡遇见这种情况,她只是保持着得体的笑容,不卑不亢。

很快包厢里沸沸扬扬,这群富家子嘻嘻哈哈的围着他们打趣。

“多漂亮的小***,轩哥眼光好会挑女朋友,下次得空介绍一个差不多的给我。”

“啧啧,般配,般配。来来来,我先敬未来轩嫂一杯。”

“行啊你小子,刚成年就交女朋友,关键还长得不赖。”

“这小姑娘相当美呀,你们瞧轩哥艳福不浅,哈哈哈。”

……

萧桐远更是拿出珍藏版路易十三替苏辰轩倒了一杯,在座皆是懂酒之人,知晓他手里这瓶洋酒价格不菲,便故意起哄让苏辰轩一饮而尽。

苏辰轩依言含笑,仰头饮尽。

“再来再来。”又有人紧跟着吆喝,“快再喝一杯!”

萧桐远连忙给苏辰轩满上,苏辰轩轻轻摇晃玻璃酒杯几下,而后再次喝完。

“这样啊,咱大伙儿一起敬他一杯。”萧桐远亲自吆喝服务员继续上酒。

有人趁兴接话:“好啊,不过寿星要换白酒干!”

就这样一来二去,黎雨晗只见苏辰轩被这群富家子在短时间内灌了不少。

苏辰轩像是不愿扫兴,来者不拒,酒量却也着实惊人。

倒是旁边的萧桐远同学只顾着起哄,嚷嚷让他朋友灌酒苏辰轩,自己还没喝几杯就已经有了几分醉意。可见萧桐远的酒量提不上嘴。

有位个子不高的年轻胖子走到黎雨晗面前,眯眼道:“小妹妹,哥敬你一杯,咱俩单独喝。”

黎雨晗手中端着刚才苏辰轩递给她的威士忌,见对方满脸热情,她也不扫兴地笑笑:“谢谢。”说完稍微抿了一口。

她会喝酒,但是少女的酒量又能有多好?偶尔跟朋友去酒吧喝两杯可以,如果跟人拼酒对饮那简直是自讨苦吃。

好在眼前的胖子也没有过多纠缠她的意思,见她给面子喝了一口,他也就心满意足离开了。

黎雨涵走到被人团团围住的苏辰轩身边,踮脚凑在他耳畔,她轻声说:“苏辰轩,我出去一会儿马上回来。”

苏辰轩没有多问,只是点头叮嘱:“好,你注意安全。”

黎雨晗转身离***厢,不知因为什么缘故,明明她只喝了一***酒,却感觉异常的胸闷难受,脑袋也昏昏沉沉。所以想到外面透透气。

素华大饭店的走廊通道装潢精巧,平均每隔一米处都挂着一幅山水写意图画,吊顶上挂着一排古色古香的纱绢宫灯,鹅黄色的灯光略有些暧昧。

倚在走廊的墙边,黎雨晗掏出手机看看了消息,一连几条全是顾和琛发给她的。

“你回家了?”

“在那儿?”

“别玩太晚。”

“在忙?”

“好自为之。”

可恶!她居然今天下午一条信息也没回复顾和琛。

看见最后四个字,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那张发火训斥她时的冷酷俊容。

她这还没开始恋爱呢,感觉脑子已经跟不上了。从今天下午开始一切仿佛变得特别玄幻神奇!看来她现在很需要去卫生间洗一下凉水脸。事实上黎雨晗一边急着低头回复信息,一边没头没脑地朝着卫生间的方向移动。

“呀!”低头走了没多久,她感觉自己一下子撞上什么东西,温暖而有力。

少女慌忙抬起头,来不及多想嘴里就机械性地重复:“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这模样,简直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

“没事。”说话之人乌黑短发,面容白净,不长不短的墨眉下,一双丹凤眸子暗藏玄机,鼻梁笔直,唇线微薄。穿件格子衬衫,利落的九分裤,左手腕戴着男士手表,周身散发着冷峻气息。

“你是……”面前这个大男孩,黎雨晗有点眼熟,只是话到嘴边忽然喊不出名字。

清冽如甘泉的嗓音回答她:“沈言。”

竟然是他,尤静暗恋的男孩子。圣君高中高二七班的领军风云人物,校学生会主席。

“哦,原来是你。”黎雨晗恍然。

“咱们见过?”沈言问。

“没。”黎雨晗急忙说。她只远远看过他一次,但是他们之间毫无交集并不认识。

沈言似乎意识到什么,斟酌着问:“你是萧桐远请来的?”

黎雨晗正在思考该如何作答时,身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她是我女朋友。”

两人同时看去,是白衣胜雪的苏辰轩。只见他弯唇浅笑,清澈的眼眸温柔凝视着她,原本白皙如美瓷的面孔因为酒精的缘故,染上一层淡淡的绯红。

“沈言,你终于来了,大家都在里面等你。”说着,苏辰轩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包厢“寂花殇”。

“辰轩,生日快乐。”沈言的嗓音十分清冽动听,相当平直的语气听不出他丝毫的情绪。

苏辰轩回之一笑:“谢谢。”而后,上前牵着黎雨晗离开。

少女先是微愣却没拒绝,只是她离开前冲沈言礼貌性莞尔一笑。

饱满的樱唇勾起恰到好处的弧度,甜美的面孔洋溢着属于少女的烂漫。今晚的黎雨晗,浅紫色的***,之后很多年沈言都记忆犹新。

确定走远了,黎雨晗才停下脚步问他:“你怎么了?”

“刚才喝的有点急,现在有些头晕,没事儿。”苏辰轩临窗而立,鹅黄色的灯光洒在他精致的面孔上,落入她眼中,他侧颜如玉。

只怕没人知晓,他本是喜欢安静的人。今天之所以答应萧桐远帮他张罗这场富家子们吵吵闹闹的生日聚会,无非是因为他心底深处畏惧孤独。这段时间独处久了,不再感觉自由,反而开始贪恋群体生活的温暖。

遥想四年前的生日,还是一家三口笑颜相伴。后来即便父亲狠心抛弃,起码他身边还有母亲。可是从此以后,他的身边不会再有任何亲人。

今夜哪里真是那群人起哄让苏辰轩饮酒,纵使没有他们起哄,想来他也会学着古人一醉解千愁。

“你不会喝醉了吧?”黎雨晗眨着一双水杏明眸问道。

到底是立秋了,夜晚的风穿梭过复古装饰的窗子吹进来,凉爽拂面。

“还没。”只是现在还没醉,今晚他却一定要醉。

扭头与少女四目对视,苏辰轩也是有私心的,今晚他想她陪着他。

黎雨晗忽然说:“我们回去吧。”

他点头默认。

回到包厢时,正看见已经醉了七分的萧桐远满嘴胡言乱语地拽着沈言嚷嚷要单挑拼酒。沈言的酒量究竟如何,没人清楚。众人只需要看一眼早就摇摇晃晃的萧桐远便知道是场毫无意义的比试。

以沈言的心性,自然不会在这种情况下无聊到跟萧桐远拼酒,将来落人话柄。他只是巧妙用话题分散萧桐远的注意力,顺便劝阻他不能再喝。

谁也没想到一向温文尔雅的苏辰轩居然主动开口:“萧桐远,沈言不胜酒力,我们俩比。”

“好啊,来,咱哥俩走一个。”萧桐远跌跌撞撞来到苏辰轩面前,一把勾住他的肩膀,接着又转头对旁人大声说,“今天我萧桐远要和最好的哥们拼酒了!你们当裁判,不许赖皮,一定要公平公正公开!”

众人哄笑鼓掌。除了沈言和黎雨晗。

桌子上整齐摆着几瓶还未开盖的拉菲,苏辰轩拿起一瓶居然懒得用玻璃杯,直接仰头猛灌。红酒顺着唇齿流入喉咙,又顺着喉咙流入胃里,也许是他喝得太急,酒精刺得喉咙火辣辣的疼。

直到喝尽一瓶,他转手拿起另一瓶继续猛灌。

几瓶度数不低的拉菲在短时间内被苏辰轩悉数饮完。

旁边的人早已经看傻了眼,包括萧桐远也像是突然之间酒醒了三分,干瞪着眼看苏辰轩一个人“表演”。

“别喝了!”最先反应过来的人是沈言。他冲上前拉住苏辰轩的胳膊,强迫他放下酒瓶。

在沈言跟他纠缠的时候,黎雨晗趁机一把抢过他手里的酒瓶,***着吼道:“苏辰轩,你疯啦!”

没错,他是疯了。

他只是想把自己灌醉而已。

可是对于苏辰轩的酒量,唯有用这种方式才能喝醉。

先前喝的不算,现在六瓶拉菲下肚,苏辰轩终于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开始渐渐模糊,眼前一个个光鲜亮丽的人儿变得不再真实。最终他在一群人的呼喊声中,失去了意识。

一个人男生半开玩笑说:“轩哥喝醉了,轩嫂赶快领他回家得了!”

可想而知黎雨涵只有发蒙傻眼的份,她这个刚刚上任不到24小时的女朋友,今晚居然就要担负起照顾苏辰轩的职责了?可怜她连他家住哪里都不知道。

不过看着少年这张俊脸,黎雨晗又没法忍心撇下他独自离开。再看那边的萧桐远肯定是指望不上了,毕竟人家萧大少自己都是喝得大醉,要靠他家里司机运送回去。

正在她为难的时候,沈言走了过来,神色淡淡地说:“我陪你送苏辰轩回家。不然你一个女孩子肯定费劲。”

黎雨晗赶紧点头,此刻说真的心里很感激沈言。甚至她开始怀疑,她以前好像不应该那样妄加定论毫不了解的沈言。尤静那般喜欢他,学校里那么多女生追求他,除了长相和学习成绩,沈言一定还有别的长人之处。

沈言扶着喝醺的苏辰轩走在后面,黎雨晗走在前面拦路边的出租车。可笑刚才那么多称兄道弟的富家子,散场时居然没有哪个人主动提出送他们一程,那些人只是各自坐上了各家的豪车绝尘而去。

晚上九点四十分,刚坐上出租车的黎雨晗看了眼手表。

她正在心里做最后的思想斗争。终于,她拿起手机先给尤静留了几句言,然后打电话告诉她母亲今晚她住在尤静家里。理由是尤静的父母出差在外,尤静一个人害怕。

尤静父母是外企的高层,平常出差几天是家常便饭,想来这个谎话应该不会被轻易戳穿。

事实上黎雨晗的母亲确实没有疑心,只是叮嘱她注意安全而已。

挂断手机,黎雨晗长长呼了口气。

坐在副驾驶的沈言却笑了两声,这个外表冷峻倨傲的少年笑起来也很好看:“你跟苏辰轩在一起时间不久吧?”

“确实不久。”黎雨晗没好意思说,他们今天莫名其妙的刚在一起。

沈言嗯了一声,语调听不出情绪。

现在他的脑海中全是方才在素华大饭店的走廊里,她不小心一头撞在他胸膛的画面,她双眼流露出的惊恐竟然让他心跳加速。还有就是她被苏辰轩牵走的时候,冲着他那一笑倾城。

他大概是对她一见钟情。

想到这儿,沈言自嘲一笑却志在必得。

“你和苏辰轩认识多久了?”想不到她居然会主动跟他说话。

沈言想了想:“一年吧。”

“你俩关系很好?”她又问。

沈言点头:“还不错。”

黎雨晗哦了两声,只是还不错,很明显苏辰轩与萧桐远更亲近。

这次轮到沈言问她:“你也是四班的?”

“是啊。”黎雨晗调皮地说,“我知道你在七班,我闺蜜特别喜欢你,改天我鼓动她给你表白。”

“不用,”沈言停顿片刻又补充了半句,“高中我不想恋爱。”

“抱歉我忽然忘记啦,沈同学你可是学生会主席,三好学生,大家的优秀榜样。将来重点大学的料!”说着,黎雨晗捂着嘴笑了起来。

沈言忍不住失笑:“我可担不起。”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时间倒是过得快,车程也就半个小时。只是他们似乎都忽略了车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喝醉的苏辰轩。

苏辰轩住在A市富人区,天堇别墅。

不同于一般的联排别墅,天堇别墅区所修建的都是独栋式别墅,面积在800至1000平方米之间,上下四层,别墅前后有花园,内部自带高档游泳池。几年前这里刚开盘时,房价曾被炒到历史性的惊人天价。

沈言明显是知道地址的,他轻车熟路的带着黎雨晗在蜿蜒曲折如迷宫的小区中轻松找到了苏辰轩的家。

黎雨晗从苏辰轩的口袋里掏出钥匙,先开了花园的门,再开了朱红色的大门。而后沈言和她合力将苏辰轩安置在二楼的卧室。

累得气喘吁吁的两个人面面相觑,好在醉酒的苏辰轩睡得平稳,气息浅得几乎听不见声音。

“我要回家了。他喝得太多,你最好留这儿守他一晚,反正明天不上课。”沈言垂下眼帘,声音低缓。

他是真不方便留下来,不然他倒是很想与黎雨晗夜话一晚。

黎雨晗下意识问:“你呢?一定要回家?”

“我是必须回去,找不到理由不归。”说着沈言眼底骤然黯淡。他那样的家庭,他自己又是那样尴尬的身份,怎敢夜不归宿?

黎雨晗也不勉强,走到门边目送他离开。

沈言刚走,她就累得瘫软在沙发里,顾不得其它,转头她便沉沉睡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