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此去经年永不散场第7章全文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09-12

此去经年永不散场第7章全文阅读

此去经年永不散场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黎雨晗林希玉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黎雨晗林希玉全文免费阅读。该小说作者是芊尘袅 ,讲述了尤静细眉一横,推搡身边的少女,然后不客气地问:“喂,快说吧你俩什么关系?

第二天,周六。

黎雨晗被床头忘记关掉的闹钟吵醒,抬手揉了揉惺忪的眸,一看时间才七点。

七点,还太早了,刚准备再睡个回笼觉的少女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吓了一跳。只见她嘟起小嘴低声骂了句烦人,还是耐着性子离开被窝走到桌子边接听电话。这么早的来电,兴许谁有什么急事?

对方声音很小:“黎小姐救命,顾总又发飙了,我们已经加班两天两夜没睡觉没吃饭没回家,再这样下去我担心会出事……”

“你们等着,我马上过去。”挂断顾和琛秘书打来的求救电话,黎雨晗无奈地叹了口气。

哥哥又开启新一轮折磨员工,离上回她匆匆赶去解救几百号员工到现在还不到月余,哥哥的心情该有多糟糕?再这样下去,该带他去看心理医生了。想到这儿黎雨晗赶紧换了衣服洗漱出门。

MRC集团总部位于A市的东城区,集团大楼外观是设计巧妙的“U”形建筑,表面布满深蓝色的玻璃,在阳光熠熠地映射下像极了一块***的U形磁石。这幢高达二十五层的摩登建筑,全部归MRC总裁顾和琛所有。谁能想象这位年轻的28岁总裁居然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亲手缔造了这个商业帝国,集团主打国内旅游高端酒店度假村品牌,近两年有向国外输出品牌的意向。同时MRC还控股好几个行业,财力雄厚,是业界闻名的大佬。

坐在出租车上的黎雨晗因为早起难免困倦打盹,从她家里赶到MRC集团大楼至少需要半小时,如果遇上高峰期堵车,那就不好说了。所以她能放心小憩。

迷迷糊糊打盹的时候,她居然做了一个梦,梦见她去世多年的外婆。梦里她还很小,大约只有五六岁,梦里顾和琛也很小,无非是个十五六岁的青涩男孩。顾和琛拉着她的小手走在夕阳下,芦苇荡就在路的旁边,外婆坐在不远处静静看着他们,满脸慈爱。

转眼,梦里又呈现出外婆即将去世的时候,外婆艰难地拉着她的小手,临终前嘤嘤叮嘱:“小晗,你要听你哥的话,你哥是个有出息的好孩子,将来你们俩要互相扶持。记着,和琛就是你的亲哥哥,他是这世上最好的哥哥!”

突然出租车戛然而止,司机师傅转头叫醒她:“小姑娘,到了。”

黎雨晗这才从梦中醒来,明亮的眼睛有点湿润,眼角隐约噙着一滴泪。

她知道,刚才那个短暂的梦,其实不是梦。而是五年前的夏天,真实发生的事情。

黎雨晗的外婆曾是国内红十字协会下属一家儿童福利院的院长,顾和琛是她外婆最喜欢的孩子。

顾和琛,当今MRC集团的总裁顾先生是个孤儿。

父母死于一场车祸,那时候他尚在襁褓,家里年迈的爷爷知道风烛残年的自己养不活小孙子,实在没办法只能狠心将他送去了福利院。第二年,顾和琛唯一的亲人,他的爷爷去世了。

黎雨晗的外婆作为福利院的院长,当初从门口亲自抱回这个襁褓里漂亮的小男孩,她就打心眼里喜欢这孩子。福利院一众孤儿中他年纪又最小,因此格外照顾。后来顾和琛一天天长大,没人刻意讲起他的身世,但他好像全都明白。三四岁的小男孩,居然不哭不闹不调皮,每天安安静静。到了读书的年纪,他的聪慧开始显山露水。不比别的孩子刚开始跟不上学校进度,顾和琛的成绩永远名列前茅。

面对这个身世可怜,却极其懂事优秀的孩子,黎雨晗的外婆每每为他的生世而暗自抹泪。后来黎雨晗出生,那时外婆已经准备退休,福利院别的孩子都与她无关了。唯独顾和琛,她会热情叫他经常来家里吃饭,她会让他周末放学时带着她的外孙女一起玩耍。因此黎雨晗从小就明白,外婆是将顾和琛当成真正的一家人看待,她会给他过年时候发压岁钱,每年他的只会比黎雨晗多,从来不可能少。小时候黎雨晗抢了顾和琛的东西去玩,外婆总会拉下脸训斥自己的外孙女。

不可否认顾和琛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所以即便如今黎雨晗的外婆去世五年,他依然没有忘记过黎雨晗是他的妹妹。

此时某少女带着纷乱思绪,乘着电梯直达十七楼。她刚出电梯门就瞧见顾和琛的女秘书艾米急匆匆跑过来:“黎小姐,您总算来了!顾总刚才又发脾气骂人。”

黎雨晗嗯了一声,下意识加快脚步。

一路径直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前,黎雨晗门也不敲就闯了***。

似乎早知道她会破门而入,不远处背对着她的男子头也没回。

看见熟悉的挺拔背影,黎雨晗长呼了口气,然后朝他走去。

“哥哥。”

男子闻声扭头看她,他的眸光不带半点起伏,深邃的眼眸却溢起一抹宠溺,单薄的唇线微微挑起:“今天不上课?”

黎雨晗白了他一眼,说:“今天是周六,休息。”

男子一怔,随即露出久违的笑容:“你懂的,我这里从没有周末休息。周末对于我来说也是工作日。”

“得了吧,你是金刚不坏之躯,员工们可不是。哥,你这样搞下去很难得人心!将来若是你公司遭遇不测,有几个人会愿意陪你风雨同舟渡难关?人要以德服人,管理集团不能跟魔鬼式训练营一样可怕。”黎雨晗一本正经的开启教育模式,教育眼前这个人人畏惧的冷面总裁。

黎雨晗的个子不高,站在身材修长的顾和琛面前,她显得更加娇小。

此刻她抬头望着他的俊容,这张轮廓线条分明且越来越成熟冷漠的脸,三年过去了,她极少见他真正露出笑容。他在她面前尚且如此,何况是对待别人?

顾和琛的眼眸很深邃,如同一汪潭水深不见底,透过这双深不见底的眼眸,让人不寒而栗。他自己是工作狂人,要求下属极其严苛,对待合作伙伴更是上纲上线,外界皆说顾和琛绝对不会做半分毫无利益的事。

“哥哥,”黎雨晗看着他笑了笑,而后轻声问,“你在想安姐?”

顾和琛原本通过落地窗注视着窗外车水马龙,听见这话的瞬间,他的瞳仁迅速一缩,任凭他再会隐藏也终究露出些许破绽。

不料他毫无预兆地反问:“小晗,你说她会回来吗?”

说话时,他已经踱步到硕大宽敞的办公桌前,目光停滞于桌上摆放的相框。不大不小的十寸实木相框做工很精巧,相框里的照片和谐美好。照片的背景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沙滩边并肩坐着一对天造地设的年轻男女。男生五官棱角分明,线条流畅,仔细一看就知道是顾和琛。女生有一头形如水波纹的栗色长卷发,容貌温婉,气质出众。

“安姐那么爱你,她肯定会回来找你。兴许是在日本太忙碌,她暂时抽不开身。”黎雨晗宽慰着他,其实对于安姝回国的可能性,她也说不准有几成。

不管谁劝说,顾和琛始终无法放弃这段与安姝的感情,作为妹妹的黎雨晗也只能尽量给予他希望。因为她不知道假如彻底失去希望的顾和琛会变成什么样?会不会真的发疯发狂?

“小晗,”顾和琛低头凝望着她,眼前的小妹妹真好看,她和他的爱人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美。但这两种美都可以让他依赖信任,也只有这两个女孩,能够让他百分之百放下防备获取他难得的温柔。

黎雨晗朝他走近几步,张开纤细白皙的胳膊,撒娇似的拥抱住他。顾和琛伸手揉乱了她齐肩微卷的秀发,将下巴搁在她的头顶,微微合目。

她闻着他身上散发的古龙香水味,悠远绵长的气味混合着他特有的气息,让她很心安。

隔了很久他才轻轻松开她,然后找了一个轻松的话题:“今年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哥哥什么都答应吗?”黎雨晗眼珠子转动像只小鹿,故意先问了句。

顾和琛点头。

少女这才放心开口:“我想见我男神陆煜辞。”

一听这话顾和琛就不太高兴地皱眉:“你真那么喜欢他?”

“不仅是喜欢,还有崇拜!陆煜辞像太阳一样让我找到了人生目标和动力,还有信仰。”黎雨晗咯咯地笑,笑声如银铃。

“谈信仰,太夸张。”顾和琛的眼里闪过倨傲和不屑,他对陆煜辞略有耳闻,只是他并不欣赏陆煜辞那样的公子哥。在顾和琛的眼中,家庭背景实力雄厚的陆煜辞并不完美,他的成功也来得唾手可得,无非是不值一提的黄毛小子。

“哥哥,你答应吗?”黎雨晗一脸期待地看着他,水茸茸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希冀。她知道顾和琛不喜欢她跟任何男生走得近,可是她真的很喜欢陆煜辞,而只有顾和琛能够帮助她很快见到陆煜辞。

顾和琛从西装口袋里掏出精致的打火机和Marlboro香烟,点燃的瞬间,缓缓说:“我不认识他。”

黎雨晗当然知道这是他的借口。

“哥哥,凭你呼风唤雨的本事,一百个陆煜辞也可以找来吧。”黎雨晗伸手拉住他的衣袖,望着他的眼神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好。”顾和琛修长的手指中间夹着一只Marlboro,张嘴徐徐吐出烟雾。

这些年抽过各式各样的烟,他唯独喜欢Marlboro。

因为Marlboro有一重寓意:男人不忘女人的爱。

“谢谢哥哥!你最好了!”黎雨晗激动得就差蹦起来,这时她的手机铃声震动响起。

屏幕显示是一个很陌生的号码。

滑过接听,电话里传来温润如流泉的嗓音:“黎雨晗,今晚你有事吗?”

“没事,怎么了?”她听出对方是苏辰轩。

“今晚陪我去个地方,下午我在学校门口等你。下午见。”说完,他挂了电话。

“谁?”掐灭烟头,顾和琛吐出一个字。

黎雨晗目光微闪:“尤静。”

“说谎。”顾和琛用的是肯定语气。

“呃……一个同学……”少女歪着脑袋,不明白自己刚才为什么要撒谎。苏辰轩只是她的普通同学而已,虽然同班,但是他们明明不熟。她今天下午去见他,完全是为了还昨天欠下他的人情,别无其他。

顾和琛沉声问:“男生?”

该打,这丫头居然学会骗人了!

黎雨晗如实点头。

顾和琛捏着烟头的手指动了动,而后缓缓举眸看着她,轻启薄唇:“注意安全,别忘了你是女孩子。去吧。”

“当然啦,哥哥放心。”说完,黎雨晗冲他咧了一个夸张的笑容,心里居然莫名其妙的感到兴奋。毕竟是苏辰轩那样的美少年开口相邀,怎能不兴奋?

“小晗,”顾和琛开口叫住已经活蹦乱跳走到门口的少女,“出去告诉艾米,下班。”

黎雨晗连忙做了一个OK的手势,留给顾和琛单纯愉悦的笑容。

离开MRC集团总部,黎雨晗回家在卧室里挑挑选选了很久,终于在一柜子衣服中选定一条浅紫色长纱裙。

浅紫色的裙,轻柔的纱面,精致的做工,穿在明艳甜美的少女身上十分得体。黎雨晗的皮肤白皙细腻,脖颈下锁骨若隐若现,戴一条施华洛世奇天鹅项链修饰她的颈线真的宛如天鹅。一双大眼睛长得真是极美,清澈得毫无半分杂质。

不知不觉中,黎雨晗居然站在试衣镜前自我欣赏起来。

彼时她当真自恋到认为自己是普天之下最美丽的姑娘,事实上她只能算小美人,直到后来亲眼所见像陈亦晴那样真正千年难见的大***时,黎雨晗才自惭形秽。

陈亦晴是谁?传闻中圣君高中有史以来最有才华的校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像目前在读的李思然、林希玉等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当年的陈亦晴。

然而此时黎雨晗对于这个人的一切还只局限于听说二字。

听说陈亦晴是十三岁出书成家的才女。

听说陈亦晴是貂蝉转世,西施重生,美得惊为天人。

听说陈亦晴的父亲在A市政坛权势滔天。

听说陈亦晴是陆煜辞曾经谈过时间最长的女友。

……

黎雨晗只相信眼见为实,不太相信那些听说。

手机震动一声,发来信息的是苏辰轩。

“到了没?”

瞄了一眼时间才下午一点钟,黎雨晗忍不住翻白眼,还这么早他怎么就这么急?

挑了一双特别文艺气息的米色帆布鞋,黎雨晗万事俱备,只差想个合适的理由糊弄下家里的母亲。

苏辰轩是和她没太多交集的人,以往但凡男生相邀,母亲总免不了多关心几句。她不想无中生有惹得母亲起疑心,毕竟苏辰轩是学校开家长时老师们赞不绝口的三好少年,母亲自然是有印象的,最关键她也懒得解释,干脆想个别的说辞糊弄过去。

“雨晗,你去哪儿?”

“妈,我跟尤静下午去图书馆,晚上可能不回来吃饭。”难得说谎的黎雨晗还是有几分小心虚,好在她母亲最近忙着考职称也懒得多问这个从小就比较省心的女儿。

见母亲点头默认,黎雨晗这才松了口气。

出了小区,少女随手招了一辆的士,目的地是市中心的圣君高中。

等她下车时,那白衣胜雪的少年早已经久立于校门口的一排香樟树下,微风正好。

苏辰轩迎着午后的阳光站立,清俊如画的眉目,似笑非笑的唇角,笼罩在暖阳里的少年身影略显几分孤单。

看见身着浅紫色长裙的少女徐徐走来,他莞尔一笑:“黎雨晗,我终于等到你。”

这句话,在很多年以后的那个晌午,他又说了一遍。

此时她只是笑笑问:“有什么事情?我们去哪儿?”

苏辰轩抿了一下粉白的嘴唇,随后咬字清晰地说:“陪我回家。”

“啊,你说什么?”黎雨晗惊了一大跳,水灵灵的大眼睛瞪得更加圆了。她下意识怀疑苏辰轩的脑子今天是不是进水短路了?让她陪他回家,凭啥?

她来是打算帮个忙,趁早还了昨天欠下的人情,没想到他居然……

“先陪我去趟咖啡店,等你很久,我渴了。”说完,他自然而然地伸手拉住她白皙的手腕,顺便冲她温柔一笑,他的笑容让黎雨晗整个人瞬间呆住,然后傻愣愣地跟随他往前走。

他一路拉着她的手腕没有松开,黎雨晗不禁将目光停留于他的手指,苏辰轩不仅五官俊美,手也长得很好看。骨骼分明的十指,关节处微微泛白,握着她的手掌没有让人不适的汗水,唯独温度有点冰凉。

他们沿着街边行走,过路的年轻女孩总会驻足侧目多看苏辰轩几眼。此时的苏辰轩刚满十八岁,活脱脱是从漫画里走出的俊美少年。以他的模样丝毫不会辱没黎雨涵,自然她也不介意被人误会成情侣。

走了大概几百米,苏辰轩领着她进了一家环境优雅的意式咖啡店。

苏辰轩对于咖啡十分讲究,他一般只喝手工浓缩现磨的coffee。这家咖啡店正好可以满足他的需求。

“雨晗,以后我可以这样称呼你么?”苏辰轩笑,眉目清清淡淡。

黎雨涵连忙说:“同班同学嘛,我不介意称呼。只是刚才你说什么跟你回家……我很介意。”

苏辰轩挑眉笑了,眯起狭长精致的眼眸,口气里夹杂着一抹玩味:“我说我刚才是认真的,今晚你陪我回家。”

“不行!”

黎雨晗最是难以抵挡住美男之色的主,可她心里有谱,她现在还没到可以夜不归宿眠花宿柳的年纪,怎么说她还是一个肉体纯洁的单纯少女,怎么能随随便便跟男同学回家?事实上,她真的想多了。

“我妈已经搬走半个月了,空荡荡的大房子我害怕,今天是我的生日,你就陪我一晚好吗?”苏辰轩突然收起了笑容,视线向下遮住眼底的悲伤。

“呀,原来是你生日,抱歉我不知道,生日快乐苏辰轩。”黎雨晗一拍脑门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你妈妈搬走了,那你爸爸呢?”

今天是9月2号,苏辰轩的生日,从这天开始她便永远记着。

显然少女是问错了话,一向温文尔雅的苏辰轩居然在听见“爸爸”二字时,眼底闪过不加掩饰的怨恨和嫌恶。那个狠心的男人已经抛下他整整四年!赚了大钱就抛妻弃子,还愚蠢得以为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谁稀罕他的几个臭钱?

想到这些苏辰轩摆了摆手:“别提他。”

“那现在你是一个人生活?没人管你是不是很自由?”黎雨晗具有这个年龄段少女该有的好奇心。

“也就独居了半个月吧。”苏辰轩端起马克杯喝了一口浓郁的咖啡,“我妈半个月前刚改嫁,嫁了一个生意人。据说她还想为那人生个孩子。”

对于母亲改嫁,苏辰轩知道是迟早的事情。没想到来得有点快,他才刚刚成年,她就迫不及待离开儿子去追求她理想中的生活了。不过他心里并不怪母亲,毕竟当初先劈腿抛家弃子的人是他父亲。

“你父母离异很久了?”好奇心促使着黎雨晗想去了解眼前的俊美少年。谈起家庭父母,他的表情依旧风轻云淡,看似不起波澜。可是她分明看见有哀伤和孤独的痕迹悄悄滑过他的眼底。

“四年。”他没有隐瞒的意思,“四年前我父亲做了一笔大生意,紧接着他狂妄兴奋到极点,然后他疯狂爱上一个年轻女人,据说是他合作伙伴的女儿。为了那个女人,他逼我妈妈离婚,他不要我们母子。离婚后他自作聪明给了我们一笔钱,还有一套崭新的别墅,那种高高在上的施舍让我厌恶到了极致!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联系过他,他当然也不可能回来找我,因为他带着***去了千里之外的D市。”

除了发小萧桐远以外,这些事情苏辰轩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今天面对眼前的少女,他竟然毫无保留坦白倾诉。他信任她,心底甚至还有一丝依赖她,这种感觉连苏辰轩自己也说不清楚。

“原来你也是有故事的人。”黎雨晗低头吸着去冰的奶茶,她不喜欢咖啡,因为她讨厌咖啡苦涩的味道。过去十七年里,她的生活算是甜的,衣食不愁生活优渥,以前有宠爱她的外婆,现在有百依百顺的父母,有尤静这样的知心朋友,还有顾和琛这个全天下最好的哥哥。她是幸福的女孩子,她的生活就像一杯甜甜的奶茶。

今天她终于明白,原来看起来永远气定神闲,淡然处世的苏辰轩身后居然藏有这样的悲伤。他现在也算是孤儿吧?父亲四年前就消失了,如今连母亲也改嫁他人。黎雨晗此时很想安慰他几句,但看着面前眉眼清浅的少年,他似乎不需要任何人的安抚,因为他看上去足够坚强。

“说说你吧,你是顾和琛的妹妹?”苏辰轩转移了话题。

黎雨晗轻轻点头。

“听说顾和琛是个冷面冷心的人,活像个冷酷魔头?”苏辰轩这句话是问句,显然对外界的评论持有怀疑态度,他不太相信一个冷面冷心的魔头男人可以拥有这么单纯坦率的妹妹。

“瞎说八道!你听谁说的?”黎雨晗永远很在意维护哥哥的形象,即便有时候顾和琛确实很疯狂可怖,但那是有原因的。

看着微微愠怒的少女,苏辰轩忍不住想会不会有一天她也这么维护他的形象?

浅浅地勾唇,他说:“若是将来有机会,我倒是很想见见你哥哥。”

黎雨晗笑而不答。顾和琛可不是谁想见都能随便见到的人。

这时候苏辰轩的手机震动了几声,他接起电话,黎雨晗不知道对方是谁,只听见苏辰轩嗯嗯啊啊地应着不无敷衍。

“谁找你,有事情吗?”她还差后半句“你如果有事,我就先走了”没说。

没想到苏辰轩会说:“萧桐远替我约了几个朋友庆生,我现在邀请你一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