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庶妻如花入君怀第3章 越老越糊涂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09-12

庶妻如花入君怀第3章 越老越糊涂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庶妻如花入君怀

小编带着庶妻如花入君怀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季灿卫庭,讲述了陆氏在季灿晕过去的时候就立刻跑了上去,她抚了抚榻上女儿那毫无血色的脸,心疼的心都揪到了一起。

“灿儿,你听见娘说的没?”

“嗯。”季灿趴在那有气没力地答了一声。

“你这孩子真是,一点都不像我,这可怎么办呀。”陆氏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女儿。

季灿却在心里想,要是像你那可才真是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或许撞墙***来得更痛快点。

虽然这次打得很,但相府里的好药不断,季灿接着又躺了一个月便差不多能自由行走了。

这几个月季灿也算是收拾好了心情,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想先出了相府到外面看看。硬拖着春香到了大门口却被家丁拦下,说没有主母的允许不准出门。

季灿无奈,却也不肯放弃。跑到后院偏僻处,想看看能不能***出去。可抬眼看了看那近三米高的墙,便也只能死了心了。

回来之后又想了想,她若是真的出去了又能怎么样呢?她和春香两个姑娘家的,身上有没有银钱,万一要是出些什么事儿小命可就算是交代在这儿了。

罢了,还是先等等吧。

第二天,季灿刚起床从房里出来,便看见陆氏和她的丫鬟站在侧厢,打量着面前挂着的几件衣裳。

“这衣裳可真是精致,看这衣料、这针脚,真是好。我的灿儿穿起来绝对是一等一的漂亮。”

衣服是大夫人那边派人送过来的,可见这个主母做的的确宽厚,季灿想了想,开口道:“大夫人她费心了,待会儿春香随我去给母亲道个谢吧。”顺便趁这个机会去走一走季良婕记忆里的那些地方。

春香刚要答诺,陆氏却先出了声:“有什么好谢的,给我们送衣服是应当的。”

说着拿起衣服往季灿身上比了比:“你现在去她那,万一她要是故意找你麻烦怎么办?”

季灿听了又是无语,可对着这蠢娘却也只能缓着声气好好解释:“小娘,母亲要是真的存了那心思,何必还要来这送衣服呢?她就是不送又有谁敢说什么?女儿之前捅那么大的篓子,怎么说也该要走一趟的。”

陆氏听了女儿这话,竟放下衣裳开始哽咽起来。

“好好的这又是怎么了?”季灿不解。

“从前娘亲跟你说什么你都听的,现今你长大了,也成熟了,有自己的注意,就不用听娘亲的话了……”

季灿真是没什么好说的了,但凡你聪明一点,我都会听你话的!

原身的爹季廉根本就不管她们母女俩,可以说她们是靠着相府的主母王氏才能生活,有求于人自然是要是有求于人的样子。

季灿一定下定决心,陆氏自然拦不住,在去主宅的路上总觉着陆氏现在这样和大夫人是有关系的。

陆氏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谁又能说没有大夫人的手笔?陆氏无论做什么,王氏都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看似是主母宽待,妻妾和睦,但实际上大夫人这般纵容陆氏,陆氏才敢这般无视主母,以至于带着原身捅出这么大的娄子来。

由此可见,这个大夫人怕是也不是个好对付的。

一旁的春香看自家主子脸色变了几变不放心地问:“小姐,您怎么了?”

季灿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春香,你说现在亡羊补牢能管用吗?”

“啊?亡羊?什么意思啊?”春香一头雾水。

季灿闭上了嘴,心道她是傻了才会问春香这个四六不知的丫鬟!

按理说给皇子下药的事儿那么严重,最后却是仅仅三十板子就草草了事了,不说禁她足,也没让她削发为尼,事情才过这么短的时间,大夫人就照常派人给她送衣裳,这是不是有点过于平静了?

算了,只能先静观其变了。

“呀,这不是大姐姐吗?”一个清巧的声音从旁边的回廊传来,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穿着桃粉色的衣裙蹦跳着朝季灿跑来。

来人是季良婕的嫡出的小妹妹季凝,和季良婕的关系算不上好,毕竟季灿母女俩和相府上下关系都不怎么样,可今天这姑娘的反应属实有些奇怪。

“大姐姐,你伤好的怎么样了?”季凝满脸天真地看着季灿,季灿本能的感觉到一股恶意,还未开口就听到她接着说道,“大姐姐可是要去见我的母亲?”

季灿点了一下头,没有做声。

“可是三皇子在……”说着,季宁忽然捂住了小嘴,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似的,眼睛咕噜噜的转着,若不是演技太过夸张,或许会让人相信她不是故意提起的。

如今整个相府谁不知道,她季良婕就是因为给三皇子下药预图谋不轨才挨的三十个板子?

小小年纪,心眼倒是坏的挺彻底。

季灿眼角抽搐了一下,但还是很配合的问了一句:“殿下他……在里面?”

季凝看见她这幅胆小如鼠的样子,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半点不顾自己的小姐身份,笑够了才道:“姐姐我不过是逗你玩罢了!”

小丫崽子!不用你说老娘也知道!

强忍着没有翻白眼的季灿低眉顺眼的垂下头,长睫之下将所有的焦躁都掩了下去,不能发脾气……她今天是来道谢的,不可以再惹事!

“姐姐你没生气吧?”季凝忽然靠近了一些,弯着腰去盯她的脸,“今天可不像你诶,竟然这么能忍?难不成真的是被打怕了?”

“妹妹要是知道三十大板打在身上是什么滋味,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了。”季灿抬眸,忽然笑了起来,“说真的,若不是这次挨了打,我恐怕还不能死心。”

她突然交心的话吓了季凝一跳,瞪大眼睛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凝儿,你怎么在这儿?”一道温柔的声音伴着些脚步声进了众人的耳朵里。

季灿转头一看,来人正是相府的嫡长子季文昉和二小姐季湉,不得不承认原身爹的基因非常强大,季文昉和季湉的模样也都生的极好。

他们身旁还有一个人,等季灿看清那个身影之后,头发瞬间就竖了起来。

挺拔高大身姿生生比季文昉高出一个度,棱角分明的脸不逊于在场的任何人,一双黑眸在阳光下显得越发深邃,季灿不经意和他对视了一眼,冷不丁的打了个寒战。

是三皇子!

那刚刚的话他应该有听到吧?听到了后能放过她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