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台既能渡劫也是刑台第2章完整版全本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09-11

***台既能渡劫也是刑台第2章完整版全本阅读

***台既能渡劫也是刑台

抖音仙侠爆火慕玥风璟小说《***台既能渡劫也是刑台》精彩呈现,慕玥风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莫辞心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可他依旧硬着头皮说道:“当然了。”慕玥拍了拍莫辞的肩膀。

一个贫穷的小山村,放眼可见的几乎都是黄土,连续几年的干旱,一年辛苦的耕种,却只能得到仅仅裹腹的粮食。土坯房子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残破,几颗歪脖子树,也显得杂乱没有生机。

一个小女孩,大约10岁左右,头发乱蓬蓬的,上面都是尘土和杂草。白色的麻布衣服,已经几乎看不出来本色了,破破烂烂,有的打上补丁,有的就干脆烂着。她很瘦,佝着身子机敏的观察着四周,贴着墙走,希望自己不要被任何人看见。她来到村子里唯一一个井边上,往桶里看看,希望能有一些剩水可以喝。但是没有随她的愿,只好吧桶扔进井里,因为长期缺少吃的,女孩很虚弱,一整桶她是抬不动的,打了半桶水,整个身子压在辘轳上,使出全身的力气,把这半桶水从井里提上来。从衣服里拿出一个掏空了的一小截木头,木头顶上有塞子,一根麻绳拴着这块木头,挂在脖子上。这是小女孩的爹自己做的一个方便取水的小壶。

小女孩赶紧打开塞子,舀了一桶水,咕吨吨的喝下去,喝完好想完成了一件大事一样,坐在井边休息。过了一会儿,小女孩又装了满满一桶水,塞好塞子,挂在脖子上,打算去田地里看看能不能捡到什么吃的。

拍拍身上的土,刚走出去几步,突然听见后面有人喊:“诶,快来,这小***在这呢!”

小女孩惊恐的看看后面,村里的男孩子们都过来了。她拔腿就往前跑,后面嘈嘈杂杂一堆人追上来,一边跑一边喊,还会有石头砸过来。小女孩拼命的跑,刚喝过水的喉咙,又开始干涩疼痛。本来身体就弱,今天除了刚喝的一壶水,还没吃过东西,突然跑起来感觉天旋地转。但是被那些人追上是个什么后果,她很清楚,就算饿,没有力气,也要拼命往前跑。好在现在乱世,其他孩子也吃不饱饭,身体虚弱,懒得全力去追她,这才让她跑脱了。打跑她,就是村里小男孩的固定游戏。

小女孩找隐蔽的小路一路跑回家,看来现在是不适合去田里找吃的了。她拐到家门口,有几个小男孩已经在等着她了,手里拿着石头,看见她就大喊一声‘小***来了!’,***朝她扔过去。小女孩惊慌失措,赶紧去推开院门躲回家,同时,大小石块雨点般的砸过来。石头砸在身上当然很痛,但小女孩知道躲只会招来更多的石块,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进家里把门关上。在关上门的一瞬间,正好一个石块砸中了头,小女孩差点向后仰过去,还好反应快,用脚蹬住地,反***立马关上了门。小女孩用背抵着院门,院门被石头砸的咚咚响,还有外面孩子们叫嚣的声音,‘砸死你个小偷!’‘你去死吧小***!’‘滚出去!’。

也没多长时间,外面的孩子扔累了,喊累了,就散了。小女孩把门拴好,拍拍身上的土,穿过破烂的院子,走进家里。

屋子里很暗,也几乎没什么东西,床上躺着小女孩病危的爹。小女孩的爹从两年前跟村里人因为挣耕种用地,被打断了腿,这之后就只能一直躺在床上,小小的村庄连饭都吃不饱,自然没有大夫,只能靠自己的身体硬撑着。可怜小女孩这么小,又没了耕地,只能东家偷一点,西家扒一点,自己都很难度日,还要养活不能下地的爹爹。

她爹爹本来有点手艺,也有力气,十年前村子里就已经生活艰难,便外出谋生。原本挣了些可度日的小钱,却意外捡到了她。本来就漂泊不定,怎么能带着一个小女婴,本想帮她找个好人家,可当时人们自己的孩子都养不活,哪里有闲心思再养一个女孩,想过扔掉又不忍心,只好带着她,回到村子里。用这些年攒下来的钱,修整了一下老屋,又开垦出一块薄田,这才算是安稳下来开始过日子。

可原本就是因为没饭吃才出去的,现在,又带回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又回到村子里跟原本的村民争夺可耕作的田地,自是不受欢迎。在丰年大家都能吃饱肚子有衣穿的情况下,或许看在祖辈的面子上,也能相安无事,可如今乱世又是灾年,谁家都有饿死的,自然多分一口粮的人都容不下,何况是跟它们村子没有半点关系的小女孩。早年爹爹耕地的时候已经引得村民们的不满了,而现在小女孩只能靠偷,靠捡,更是被村民当作过街老鼠一样的存在。在长期挨饿的情况下,村民不会想到是因为他有一个断了腿的爹,是个被迫偷东西活下来的可怜人,只想到家里的口粮被偷了,下一顿要饿肚子,恨不得她赶紧死了才好。

爹爹刚才就听到外面的动静,挣扎着撑起来,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能发出声音:“娃儿~娃儿~”

小女孩进来:“诶,爹爹,我在这儿呢。”

爹看着小女孩头上的血迹,还在隐约的往外冒,已经耗干的身体渗出一点眼泪:“娃儿啊,都是爹爹连累你了,你不要在这待着了,走吧。爹爹早死晚死就是这几天的事了,你出去找条活路吧。”

小女孩擦擦头上的血:“没事爹爹,一点小伤。今天本来想去田地里找点东西吃,也没成功,好在打了一壶水回来,你先喝点。”小女孩打开水壶,送到爹爹嘴边。

爹爹躲开水壶,叹息一声:“爹爹不需要喝水,爹爹早点死了,早点给你少一个累赘。可怜你小小的小娃,还要养活我这个爹。”

小女孩继续把水送到爹爹嘴边:“爹爹你就快喝吧。你什么时候死了,我就跟着你去了就算了,反正也没什么好活的。但是不喝水,难道你不渴吗。”

爹爹喝了两口水,又躺下,止不住的叹息,嘴里喃喃的说:“快了,快了,爹爹知道,这日子快到头了。你跟着爹爹一起死了也好,这出去哪里不是挨饿受冻啊。”

小女孩走出屋子,靠在院子里一个大石上,晒太阳。这是她一天唯一能享受的好时光,她眯着眼睛看看太阳,用舌头******嘴唇,嘴唇干涩的有些裂痕,她还是觉得渴,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如果喝多了水,可能会更渴,而且出取去一趟水也很危险,便忍到晚上再见机行事吧。

天色渐晚,空气中隐隐飘来食物的味道,小女孩提提鼻子,有野菜的味道,有谷子的味道,谷子的味道真的诱人,好想吃啊,已经好长时间没吃过了,应该再过不了几天,爹爹就要死了,爹爹死了我也就死了,死之前,要是能跟爹爹一起喝碗热粥,就完美了。小女孩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或许死之前真的能好好的喝顿粥。

第二天,村民们早早的起来,因为这一天是祭祀神明的日子。祭祀从来都是村子里最重要的事,生命,粮食,水,都是神明赐予的,不管生活再艰难,也要供奉好神明,只有神明保佑,才会有继续生活下去的希望。村里有颗古树,三个人才能环抱,枝叉伸出去,像是参天的伞盖。这颗树***的,像从开天劈地就在这生长的一样。村民一直都把这颗树当成连接神明的通道,祭祀场地都围绕着这颗树布置。

围着这棵树,四周立好了木头刻的神像,神像比人身高,涂着彩漆,穿着衣服。二十八位神明庄严的站着,气场十足,好像真的是神明下凡了一样。接着摆祭坛,祭坛上放着盛祭品的陶簋,祭坛旁边点了两堆火,祭坛下本还该拴上献给神明的牲畜,可村里哪里还有这些,只好刻一些木头的代替。一切都布置好之后,族长登上祭坛,放了一个兽骨在火堆里,很快就发出来哔哔卟卟裂开的声音,有人在旁边看村长的示意,便用木棍取出兽骨,全体村民都跪下,听村长唱卜,解读骨头上带来的天意。小女孩在远处看着,觉得村长其实根本不知道骨头上的裂纹是什么意思,但是总有安慰村民的说法。然后村长带着村民唱颂词,村民们跟着齐声唱着,小女孩也默默在内心唱着,希望天神能听到自己的声音,或许能降下一些福祉,便能不用饿肚子了。最后,便是小女孩最期待的一步,献祭。村子里已经没有可以献祭的动物了,只能拿着自己家里难得的谷子,富裕人家一捧,贫穷人家一搓,挨个放到祭坛上的陶簋里,竟然也有了小半簋的谷子,这在小女孩眼里,简直就是宝藏一般。

忍着,等着。祭祀结束,村民们都散去了,一会,大树周围就只剩熄灭火焰留下来的一点烟。小女孩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放谷物的陶簋,好像那里面有一个魔在引诱着她。按照以往的做法,小女孩会等到晚上,大家都睡了之后,偷偷出来偷走。但现在越看着谷子,越觉得饿的难以忍耐,恨不得等不到带回家,在祭坛就把它吞掉。

小女孩看看四下没人,冲上去,趴在祭坛上,把簋里的谷子抓进自己的口袋。为了今天来偷谷子,昨天晚上还提前把破掉的口袋补好。一边偷谷子,一边在心里暗暗的默念,‘神明啊,我知道偷给你们的祭品,会有灾祸发生,但是我已经马上要死了,就算死后下地狱,或者是下辈子投生成畜牲,也请让我和我爹爹吃一顿饭,再惩罚我吧‘。

装了满满两兜子粮,摸着扎实的口袋,小女孩感觉从心底升起了一种幸福感,脸上少有的露出一点笑容。转身赶紧往家跑,可就在刚跑了几步的时候,突然有人大喊一声:“你在干嘛!”

小女孩浑身一抖,感觉脑子嗡的一下,抬头看那个大喊的村民,已经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了,吓的赶紧跑向别的地方,在慌乱下,突然被人揪住了领子,直接被拎了起来。

村民吧小女孩摔到祭坛旁边,又围上来了几个人,小女孩只感觉到黑压压的,看不到太阳。一个人说道:“你在这鬼鬼祟祟的干嘛!”另一个人看看她的口袋,又去检查了一下祭祀的簋,震惊又大怒:“她偷了祭品,她居然敢偷祭品!”

小女孩下意识的捂紧口袋,那人过来气势汹汹,拉开了臂膀,一巴掌扇下去。小女孩当时就觉得天旋地转,紧接着有人就开始嚷嚷:“今天必须打死她,就是因为平时你们太善良了,她偷地里的粮食,偷家里的东西,大家不管,现在才会偷祭祀的东西。如果神灵生气,降下灾祸,咱们都会被连累!都是因为她!”

“必须打死她!”“打死她,本来就不是村子里的人,凭什么被她连累!”“杀了她做牺,献祭给神明!”

随着村民的喊声和殴打,小女孩先后感觉到身体沉闷的疼痛,想躲,却刚一转身迎面就是一脚,已经感觉没有力气抵抗了,突然有一脚把她踢飞到神树上。小女孩撞到神树,胸口一闷,一口血喷到了树上。村民们突然愣了一下,他们怕再惊扰到神树。这空隙中的安静,让小女孩好像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声,看着自己的血从粗糙的树皮上流下来,视线慢慢变暗了,感觉周围在变黑,自己和这个世界越来越远,双手还紧紧的捂着口袋。看来这就是我要死的地方了,到最后,都没能和爹爹吃上一口热粥,为什么我们连一口粥都吃不上!

面对将死时的不甘心,本来已经对生活逆来顺受的小女孩,突然感觉从心底里冒出了一股火。她对神树说,‘难道我想吃口饭,就有这么大的罪过吗?这些谷子用来活命难道不比放在这烂掉更值得吗?世上到底有神仙吗,如果有的话,为什么造出我们又让我们受这些苦呢?’小女孩捶着神树,反复的在问:‘你在吗?神仙你在吗?’

趁着这股火,小女孩突然又觉得自己有了点力量,她扶着树挣扎着站起来,攥紧了拳头,大口呼吸,调整脚步,看着前面黑压压的村民,突然大喊:“我凭什么挨你们打!是你们把我爹爹腿打断的,就算神明降灾,你们也活该!神仙,如果你看见了,你就降下灾来吧!”说着,大叫一声,使尽全身的力气,像村民撞过去。

村民被这气势唬的往后退散了几步,这平常软弱好欺负的女娃,现在突然疯了一样的扑过来,谁也不敢接招。但毕竟只是个十岁的小女娃,有人反应过来,上去招架几下,她就没劲了。这小***居然还敢这样说,村民们更加生气,围上来能多打一下就多打一下,能多踹一脚就多踹一脚。这时村长也过来了,村民中一个力气大的,把小女孩双臂拧到背后,提起来拿到村长面前:“村长,这小***偷了祭品,刚才还说让神仙降灾下来,您看怎么办!”旁边还有人附和:“必须弄死她。”“这小***早就该死了。”

村长皱着眉,缕缕胡子:“嗯,当初就不应该让她爹回来,是我们仁慈害了自己啊,今天便把她处死,当作人牲献祭给神明。”

“好!”得到了村长的指示,村民利落的把小女孩像困牲口一样捆到树上,村民们重新在树下跪拜。村长在念着什么,小女孩已经听不清了,也看不太清,她没力气再挣扎了,感觉生命在流走,只等着最后一刻到来,可惜没能看到爹爹,不知道要在奈何桥上等他多久。这时突然一把匕首,穿过她的心脏,把她钉在树上。还好只感觉到有个冰冷的东西穿过身体,已经不太能感觉到疼痛了,小女孩抬头看了看树叶中漏下来的天光,天这么美,但是快看不见了。

却在小女孩马上要闭上眼睛的时候,一道刺眼的白光从天上射下来,村民被刺的只顾着遮挡。几道气随着白光过来,一下就把村民全部掀翻在地,村民们四散奔逃,还有几个想挣扎一下,又是一道气过来,那几个人都摔出去好远。小女孩的最后一眼,看到在白光里,有一个身着白衣的翩翩少年,从天上降下来,风托着他的衣袖轻轻的摆动,干净清澈,仙气飘飘,她从未见过如此光彩夺目的人。

“是神仙吗?”小女孩虚弱的说了这几个字,便没了知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