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台既能渡劫也是刑台第1章全篇章免费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09-11

***台既能渡劫也是刑台第1章全篇章免费阅读

***台既能渡劫也是刑台

抖音仙侠爆火慕玥风璟小说《***台既能渡劫也是刑台》精彩呈现,慕玥风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莫辞心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可他依旧硬着头皮说道:“当然了。”慕玥拍了拍莫辞的肩膀。

崇山峻岭,云雾弥漫在半山腰,透过云雾的山顶,清澈的好像在天上。一条龙在云海中游走,通身玄黑,肋生双翼,鳞片坚硬且泛着幽光,这便是如今天地间仅有的一条应龙,名为祀野,他从上古时代残酷的洪荒之战中走出来,周身自带着一股高傲。

洪荒之战时期,他原是黄帝帐下的主将,跟着黄帝平定九州,所向披靡,只要有他过境的地方,无不臣服。可在他沉醉于追求更高力量之时,一次偶然,参与了火神祝融与水神共工之战,结识了祝融之子太子长琴。长琴温和儒雅,怜爱苍生,突然让他意识到,他带来的生灵涂炭,给六界造下了多少罪孽。自此之后,他信念转变,与太子长琴一起致力于止息战争。但仗容易打,统一六界的野心却难以战胜,应龙祀野从失望,到无望,最终选择归隐不问世事,却与太子长琴成为至交好友。

祀野抬头看到一个山顶,山顶被强大的灵力环绕,看来是到地方了,一个翻身,从云中飞上了山顶。真身庞大不便,在山顶上变化成了人身,一身黑衣,身型高挑,一双剑眉,一脸英气,散发,一根绳子在脑后草草束了一下。走了几步,看到在崖边搭建的一个望台,台上有琴,有坐榻,有香炉,重要的是有一个人。

应龙祀野看着他的背影,笑了一下,这么长时间不见,他还是那般如清风,如雪月。祀野往前走一步,辑手躬身说道:“拜见太子长琴殿下”

那人转过身,腰中的玉佩互相碰撞,发出一串悦耳的声音,这正是上古之神太子长琴。他一身浅色长衫,只有一点织锦纹饰做装饰,头上戴着一个古朴的白玉冠,腰间两束玉佩,衣袖含香。他快速几步上前,玉佩锵锵,沉香隐隐,笑着扶起祀野:“我观这云海之中一股巍峨浩然之气翻涌而来,便知是应龙尊上到来,果然,您可是让我这蓬荜生辉了。”

祀野拎出一壶酒,笑着说:“哈哈哈,殿下,您这嘴上功夫可一点没丢下。这许多年不见了,殿下可曾想我。”

长琴哧然一笑:“不曾想。”说着扶着他的胳膊把他带到望台的坐席上坐下。

祀野坐在席上,马上就来了小童子在他面前放了一张小几,几上一个小陶壶,一个小陶杯,一碟茶点,桌角一个木制的小香炉,从香炉里飘出来幽幽的烟,正能配上这雨后清润的山尖。祀野环顾了四周,果然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空山远眺,日清月朗,奇花瑶草,石清苔润,隔山能闻猿啼鹤翔,示人以清冷孤寂,暗却含道常。

长琴坐在崖边,身旁摆着一架琴,修长的手指拂过琴弦,简直是一副绝美的画面。祀野心中暗叹,‘自长琴自请来这里归隐,也有几千年的时光,不但风姿不减,又比当年更多一番心相皆空的仙气,当真是一尘全不染,甲子任翻腾。便说道:“看来你这些年的清闲日子也过的很讲究啊。”

日子确实清闲,洪荒之战之后,六界格局形成,黄帝执掌神,人,冥三界,修为已满,将帝位***给先天帝之后,便跳脱出六界之外,身归混沌。而先天帝终生未娶,为了基业稳定,便在执掌的三界中,挑选佼佼者,收养为义子,长琴便是其中一人。长琴本就是洪荒之战时的儒雅名将,无论从人望,还是功绩,都足以接任天帝之位。背后还有力量强大的整个上古之神的支持,当时众神都理所应当的认为长琴会接替天帝,天帝也册封长琴以太子之位,自此几十万年间太子长琴的名号响彻六界。而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在先天帝神灭的那一刻,当着天庭众神,以及仙,人,妖,魔,冥五界首领,把天帝之位传给了当今天帝——玉瓒。玉瓒虽然也是经历无数***修成正果成为神身,在众神之中颇为优秀。但毕竟是只有几万年修为的新神,被先天帝收为义子之后默默无闻,以至于很多仙家都忘了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从来没人想过会出来这么一个人接替帝位,一时间六界哗然。

慢慢的,天庭便分成新旧两派,一派新神,笼络着玉瓒,快速建立起一个新秩序的天庭;一派旧神,跟着太子长琴一路征战过来,有些人心寒,有些人心怀不满,有些人怕自己势力庞大惹得新天帝猜忌,便慢慢的都各自归隐了,只有少数旧神自始至终效忠于天庭。包括现在的战神,苍龙清明,曾经也是太子长琴麾下,少有的能与应龙祀野抗衡的上古之神。

太子长琴也在先帝宣布禅让之后,发誓自请居于远离天庭的荒山之顶,并且让掌管星宿的封印大师紫微帝君在山上加了封印。只要长琴出了这座山,天帝便能即时得知他的方位,以最大程度消解新任天帝的忌惮。

太子长琴抿一口茶,淡淡一笑:“几千年未见了,你过的怎样?”

“我自咱们分别之后,去了妖界,在南方多丘之地,圈了一块地,当起了山大王,跟一帮花精树精,蛇虫鼠蚁一起,妖界热闹,过的倒也是开心。”

“你倒是浪荡潇洒,曾经的朋友中,我最羡慕的就是你了。来则便来,去则便去,无拘无束,潇洒自由。”说着随手拨了一下旁边的琴弦。

“真是抬举我了,我也就帮你们打架这一点本事。”

长琴捂嘴笑道:“哈哈哈,你何止这点本事。女魃现今如何?”

祀野赶紧摆手:“别别别,再没见过,她一个大小姐,咱高攀不起。”

“哈哈,您应龙尊上当年代表黄帝大军,跟我们炎帝军对垒,你一条玄黑巨龙从天而降,瞬间我们就被扫的七零八落,当时的恐惧感我可是记得很清楚。”长琴淡淡的喝口茶,“你可知,后来我军士卒看见乌云就想跑,这仗已然是打不了了。哈哈,怪不得黄帝的女儿也会对你高看一眼。”

祀野歪坐着,手摸了摸圆润的玉席镇:“要不是看你容貌好看留了你一命,早就把你们扫的干干净净了。”

太子长琴笑着作揖:“是是是,不然您就是闻名天下的战神应龙了,怎么还能轮到苍龙清明呢。”

听到苍龙清明的名字,祀野一脸不忿,原本两人分署不同阵营,当年就是每每打得天昏地暗,不分胜负。按力量来说,清明本不是祀野的对手,但清明熟识阴阳五行,八卦阵法,对战时相当难搞。已至到今日,也是两条龙都觉得自己更强,互看不爽。而清明一直效力于天庭,祀野却是一个云游四方的闲散神仙,这十方六界便尊清明为战神,鲜少人再提祀野的名号,祀野因为这件事,没少跟长琴发牢***:“啧,你是故意的吧,清明那条臭龙他就是捡便宜了。”

“清明现今如何了?”

“他那么没劲的假正经,在新天庭中还是在当他的战神,统管天兵天将,每天忙到脚打后脑勺,我去找过他喝酒,一壶酒没喝到,便有三件事找他,甚没意思,我便走了。”

太子长琴哈哈一笑:“这到真像他的作风,但愿他现在安好,不要受我们这些人的拖累。还有你说话还是要注意点,哪有什么新天庭旧天庭,天庭只有一个,便是现在的天庭。”

“你说的是,是我口无遮拦了。天帝陛下这些年倒是干了件大事,他把昆仑山上的那些散仙都聚在一起,直设了一个学府,名为玉清台。命紫微帝君为掌门统管玉清台,清明为总监习,还有一位教化尊师灵泉真人,由这三人坐镇,现下这六界凡是想修行之人,都快把这昆仑山踩平了,他们从中选取仙根卓越的,收入学府修行。现在凡人灵物想修仙得道的,倒是有个方便的法门了。”

太子长琴捻动着手中的茶杯:“哦?这倒有趣,可六界修行法门各有不同,怎能同门修行?”

祀野笑道:“诶,新就新在这,从远古时代咱们便是自我修行,或拜师,各有各的修行方法,讲究参透、顿悟。你的修行方法是否管用,修为是否提升,只看你是否度的过劫数,而在玉清台,由掌教统领,下面分为神、仙、人、妖、魔、冥六派,每派都有自己的授业教导师傅,教导你符合自身的修行法门。再每隔数百年,由授业师和掌教推举,天庭上神共同选测,其佼佼者再由天帝定夺,便可得正果,或入神籍,或得法身脱离轮回。”

太子长琴浅笑了一下,他明白天帝是什么想法。如今天帝已登基数千年,新秩序稳固,现下他的心病,恐怕就是我了。设立玉清台,便是要通过施予修炼便捷之法,从民间拉拢直属自己的力量,自古天帝只掌管神、人、冥这三界,为何要六界共修,也是要从民间形成团结之力,久而久之自下而上影响仙,妖,魔三界,拉拢他们,使之不会成为制衡在我与他之间的力量。这果然是一步好棋,天帝陛下即巩固了他的地位,使六界归心,又可瓦解我能利用的力量,真真的帝王之才。唉,我从来都无心跟他争夺这个帝位,要如何让他真正的明白呢。

长琴长叹了一声:“天帝陛下济民爱才,果真是普度众生的慈悲之心。”

祀野两手撑着地,长叹一声:“唉,可怜我这修行了十几万年的龙,大劫小劫历经无数,却连个战神的名号都丢了,还不如现在的小娃儿,跟着师傅修习几年,便可早早的位列仙班。”

太子长琴笑道:“你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老天爷可是巴不得劈死你呢。”又给自己倒了一碗茶:“我也算得百年之内,便到了你渡劫的时日,你可准备好了。”

“这你放心,我渡了那么多次劫了,不在乎这一次。对了,其实旧神之中已经有人来找过我,无非就是重新推你上帝位,好让他们恢复权势,继续享受香火。但我明白你的心思,我都回绝了,今天来也是提醒你一句,小心竖亥。”

“嗯,多谢,我会注意的。”

祀野叹一口气,拿起自己的酒壶,倒了两杯:“唉,来吧,别喝茶了,就受不了你这清苦劲儿,今天就跟我喝酒吧。”两人端着茶杯一饮而尽,这酒的味道,醇厚幽香,更加勾起长琴对往事的记忆。

=======================

过了一会,一位年轻姑娘过来添茶,一身粉衣,头上用粉色的带子扎着双髻,衣带飘飘,大有长琴的风格,却又多了一份可爱。姑娘添完茶,自然的坐在长琴旁边,太子长琴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对祀野说:“这位你没见过。”

祀野抬头仔细端详她,是一个千年的兔子,还没有得道成仙。一双大眼睛清澈明亮,浓密的睫毛忽忽闪闪,更显的眼睛灵动可爱,小嘴粉嫩,笑起来还有个小小的酒窝。而且无论是长相还是身上带的,有一股浓浓的灵气,看着叫人喜欢,好像这清冷的荒山都显得明亮了一些。祀野不住赞叹了一声:“唉呀,漂亮。”

听到祀野这一声赞叹,长琴温和的脸上难得展开了开心的笑:“漂亮吧,这是我刚来这座山时,在山脚下捡的小白兔,当时还没修***形,却怎知日后这般漂亮,我便给她取名叫萋萋。”

“萋萋,一派生机之态,人如其名。”

太子长琴笑了笑:“这些年多亏了有萋萋,让我这清闲日子过的还不错,我们一起种种花,下下棋,只是可怜了萋萋本来是贪玩的年龄,却在这荒山上陪我过清苦日子。”

萋萋看了看祀野的桌案,问长琴:“要给他也添点茶吗。”

太子长琴说:“去吧,想想我跟你说的待客之道。”

萋萋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长琴殿下以前教过她的礼节,点点头。拎着茶壶走到祀野面前,微微欠一下身,一边倒茶,一边说:“你好啊,老头儿。”

太子长琴差点呛一口水,用袖子挡着。

“什么?”祀野懵了一下,有点怀疑刚才是不是听错了,不敢相信怎么有比自己还不懂礼貌的,又回忆了刚才发生的,看看长琴的表情,气的差点儿站起来:“老头儿!我说你美貌,你叫我老头儿!这这这,哪来的野丫头!”

太子长琴大笑起来:“确实是个野兔子,平时只跟我和这几个小厮侍女一起玩,放肆惯了的,怪我怪我,没有好好教她。”扭头对着萋萋说,笑容依然收不住:“太放肆了,你该说萋萋见过尊上。”

萋萋撅了一下嘴:“哦,萋萋见过尊上老头儿。”

祀野倒吸一口凉气,眼睛瞪的溜圆,指着萋萋,不知道该说什么。

太子长琴又气又好笑:“为什么一定要加老头儿。”

萋萋回头看着长琴,一脸疑惑的说:“不是你说的老人辈分高要尊敬,你又说如果想对别人表示尊敬,就要让别人比自己高。”

太子长琴琢磨一下,好像有道理。祀野看见长琴的表情,指着他说道:“诶诶,你什么表情,你是不是要被这野丫头说服了。”

“哈哈,怎么会呢。尊上大人您身材高大健硕,眉如剑锋,目似流星,好一副青年俊才模样,一点不老,哈哈哈。”

“还笑,以前你就一屋子奇怪的,你是故意的吧。”

“哈哈哈,怪我,我给你弹奏一曲以表歉意可好啊。”

长琴只觉得心情畅快,命小厮把琴搬到正位上,他有很久都没有完整的弹奏一曲了。而今天,跟祀野这几句简单的玩笑,突然让他好像回到了曾经洪荒时代。那时虽然一直在战争中,但心中却是充满了希望,为黎民为苍生,也为了一起战斗的朋友们。太子长琴,应龙祀野,苍龙清明,三人所向披靡,也是至交好友。常在长琴的军营里喝酒谈天,弹琴唱歌,有时还会有女魃,据比这些好友,那是好不自在的一段时光。

祀野抱着肩膀撇着嘴:“哼,你必得认真弹奏一曲。”

太子长琴微微笑了一下,便开始弹奏,一瞬间,天地万物都化为了音律的空间。长琴原本便掌管音律,再加上他那把琴,由神鸟栖息的扶桑木做成,这弦一动,便是这十方天地最美妙的声音。

这琴声,让祀野也突然回到了洪荒时代,当年一起玩乐的好友,如今四散各地,过着自己谨小慎微的生活,也算自由,也算无奈。他看了看萋萋,小兔子完全沉醉在琴声当中,听不出其中的故事,倒也算她最幸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