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要喜欢我一下哦第5章完整版在线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09-11

要喜欢我一下哦第5章完整版在线阅读

要喜欢我一下哦

完整版小说《要喜欢我一下哦》主角是鹿绿裴措;作家阿淳所写;要喜欢我一下哦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鹿绿顿了顿。而后仰头冲他甜甜一笑:“裴哥哥,你别整天他妈他妈,老子老子的,多难听啊。”“难听你也得听着。

这世上有句话说的好:

成功的人,都是不止一个马甲的。

虽然鹿绿现在暂时还没有成为一个成功的人,但她确实常年把持着两个微信号。

一个号很官方很正能量,纯粹用来应付父母、亲戚、代购、不熟的同学,以及烦人的追求者。

另一个号就是她真正的生活小号。

一般来说,面对今天这样谈商务合作的甲方爸爸,她都是随便加个工作号了事。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一对上小哥哥黑白分明的清澈大眼睛,鹿绿下意识就点开了生活小号的扫一扫。

直到加好友的申请通过,收到对方的转账信息时,她才忽然反应过来——

咦,好像有哪里不对。

她的生活号非常***,好友数量严格控制在三十个以下。

因为里头有她的无数cos装,不少抒发脑洞的漫画涂鸦,以及表达感悟的人生日常。

譬如:

6月23日。

这家店的面鱼长的好像坨粑粑,真是吃的让人生气。

6月29日。

教务老师的假发是不是很多天没洗了,训人的时候六月飞雪。

简直让人生气。

7月3日。

Tony老师总是不明白我想要的是什么。

我好生气。

......

最关键是,她鹿绿,清清白白,大大方方,坦坦荡荡。

发每一条朋友圈,从来不限制可见时间。

所以......算了没有所以。

反正现在屏蔽也来不及了。

万一小哥哥已经点进她的朋友圈看过了一圈,那之后再点开突然只剩一条杠杠,岂不是很尴尬?

还显得她发的东西有多么见不得人似的。

悔不当初的小姑娘惆怅地叹了口气,蜷缩在沙发抱枕里,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其实是个颜控。

否则的话,刚才怎么能就跟被下了蛊似的直接用小号去加好友。

鲁莽的让人生气。

好在鹿绿同学心志足够坚韧,半分钟后终于缓过神来打算确认收钱。

然后她又忽然发现,对方好像多给她转了一百块。

小姑娘准备要点击的手指一顿,拐个弯,发过去一个困惑的兔兜帽表情。

“煎饼的钱。”

不知什么时候,男生已经坐回位置上继续工作了,对着电脑敲键盘,眉眼未动,嗓音懒散。

鹿绿一怔:“这是我请你们吃的,不用给我付款。”

“心意领到了,钱就收下吧,等到时候他们回来了,我会告诉他们是鹿赤妹妹请的客。”

“但是......”

“你专门过来看鹿赤,本来也应该是我们请你吃饭,只不过刚好今天事情比较多,其他人都不在家,正经的饭只能下次再安排。”

鹿绿拧了拧自己的小眉毛:“话也不能这么说,我第一次上门来探望,总得带点见面礼吧,几个煎饼而已,不值钱。”

“和钱没关系。”

男生的视线依然落在电脑屏幕上,语气平淡,仿佛在陈述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情,“你一个小孩儿,不论多少钱,都不用和大人们客这个气。”

“和小孩没关系。”

鹿绿的语气同样平淡,“你好好说话不要骂人,老子今年十七了。”

“十七不是还未成年?”

“怎么着,你还瞧不起未成年人了?”

“......”

男生敲代码的动作微顿,终于抬起眸直视这个杠精,“老子就是想花钱,行不行?”

可以。

你是甲方爸爸你爱花多少钱花多少钱。

我还能真拦着不成。

小姑娘鼓着一张脸,点击了确认收款。

倒是裴措看着屏幕上的画稿,托着下巴沉吟片刻,忽然问她:“你什么时候开学?”

“九月一号。”

“高三不用提前补课?”

鹿绿翘着二郎腿:“我不补。”

“行。”男生点点头,起身从旁边的柜子里抽出一个厚厚的牛皮纸文件夹,递给她:“这是我们的剧本大纲和角色设定,还有一部分分镜头脚本。”

鹿绿下意识接过。

而后愣愣地看他俯下身来,握着她手边的鼠标,点开了电脑屏幕上的一个文件包,低沉的嗓音近在咫尺:“这是我们已经制作完成的一部分视频,你可以看看。”

“看什么?”

“看看有没有兴趣参与进来。”

这一次,鹿绿是真的愣住了。

她的手指曲了曲,指向自己:“你说我?”

“嗯。”

“可是......”

“先不着急,你可以先看看一部分成品再做决定。”

裴措直接点开视频。

几乎就在他点下播放键的那一瞬间,音响里就发出“嘭”的一声,炸在耳旁,唬了鹿绿一跳。

她被吸引了目光。

屏幕上的画面色彩很浓烈。

极大的向日葵地,一只赤红的鸟儿蜷缩在花蕊里,羽毛盖住了整个脑袋,睡的十分安详。

而后天色疏忽间变得阴沉,乌云密布,天际隐隐出现闪电和惊雷,鸟儿抖了抖身上的羽毛,似乎是仰天长啸了一声,猛地冲向云霄。

它一面飞着,一面变大,变得极大极大,炽红的翅膀几乎要盖住大半块葵花田,每一片羽毛落下来都燃着火,而后又在半空被雨水浇灭。

它冲入云霄里,在高空盘旋几秒,一位长着犄角的紫衣少年从远方踏着云层走来。

少年犹如闲庭漫步,右脸上带有青蓝色鳞斑,从额间一直延伸到下颚,却并不显得丑也不凶恶,反而有种诡异而凌厉的惊艳感。

“二木,天要落水了。我们快去采石。”

......

整段视频总共十三分钟,零零总总出现了六个角色,每一个的形象都带着一种奇特的美。

视频没有配BGM,没有配音,除了开头那一声,剩下的只有字幕台词,仿佛在看一部彩色默片。

但是鹿绿目不转睛,抱着膝头坐在沙发上,安安静静地从头看到尾。

没有快进也没有走神。

不带一丝不耐烦。

因为她觉得好好看哦。

“这个是你们做的吗?”

“嗯。”

“但是为什么没有背景音乐和配音?”

男生倚着墙:“整个动画时长大概一个多小时,很多弄好的片段都是分节的,没连贯,所以BGM不好剪,暂时就先放一放。”

鹿绿想了想,又问:“你是导演吗?”

“嗯,导演、制片、还有后期的制作,基本是我在操作。”

“那鹿赤呢?”

“他负责原画和分镜,整个创作团队大部分都是他在管理。”

她蹙了蹙眉:“我怎么觉得你们的工作分配有些混乱?”

“没办法。”

裴措困倦地揉了揉眉心,“团队人手不够,只能一人身兼数职。我们的投资有一部分还是编剧拉的,描线上色的实习生助理,同时要负责宣传和模型制作,摄影师不拍摄的时候,就去经营我们的线上潮玩店赚伙食费。”

“.......他们工资很高吗?”

“没有工资,只负责吃住。”

“那为什么......”不干脆辞职算了?

后面半句话,鹿绿没有问出口,因为觉得好像不是很礼貌。

但是她是真的很困惑。

因为光看刚刚那个十三分钟的动画片段,她能感觉的出来,这个团队的编剧、原画和制作人员能力都很不错。

不,应该说,都非常厉害。

所以,既然是这么厉害的人,那为什么......

“你是想问为什么他们不干脆辞职去找一份高薪的正经工作?”

脑袋上方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鹿绿的思绪。

小姑娘抬起头,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裴措一耸肩,语气因为过于随意,还显出几分不羁:“可能是因为梦想吧。”

“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最好骗。”

男生漫不经心地勾起唇,“而且精力充沛,耐操。”

小姑娘瞪圆了眼睛。

望向他的眼神里已经忍不住浮现出一种愤慨和震惊。

枉费她刚刚还因为那十三分钟的视频而对这个小哥哥产生了那么一星半点的好感,没想到——他果然就是想圈钱!

“骗你的。”

裴措仰头又灌了一口矿泉水,扬扬唇,“是因为大家都投了资,算是股东,所以整个团队除了实习生,都在打白工,还得往里头倒贴钱。”

“你也是吗?”

“不然呢。”

“那你投了多少?”

“很多。”

“比我哥哥还要多吗?”

裴措睥了她一眼:“多。是你哥哥的十来倍。”

“可是我哥哥——”

砸***的钱至少也有两三百万了吧?

鹿绿忍不住有些怀疑:“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我感觉你好像年纪也并不大的样子。”

“你哥哥没跟你说过吗?”

男生的语气十分平淡,“我也是个富二代。”

“......”

她哥哥当然没有。

鹿赤只跟她说过,他的合伙人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特效师,一个非常厉害的导演和策划,一个非常厉害的程序员。

还是一个非常厉害的财务,一块钱可以掰成十块钱用,简直牛掰上天了。

所以在鹿绿心目中,她哥哥的合作伙伴就是个抠抠索索的中年失意老油条,在社会里沉浮了好几年,什么都会一点,什么都会不精,还特别挑剔的那种***组织头目。

她完全没有想到,居然是一个这么年轻的英俊小哥哥。

而且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可能还真的是个什么都精通的全能天才。

“那你让我来参与你们团队,是希望我过来做什么?描线上色的实习生助理吗?还要负责宣传的那种?”

“不,想让你过来当编剧,顺便画个分镜。”

鹿绿错愕地抬起头:“你说啥?”

“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的编剧是写动漫剧本出身,并不会画画,而负责分镜原画的人,也就是你哥哥,自己本身没有创作能力,让他去自由创作,人设和剧情没十分钟就崩的一塌糊涂。所以每一个分镜,都要他和编剧一点一点的磨,还要跑过来浪费我的时间,消耗的都是成本。”

“......那为什么不换个人?”

“我现在就是这么打算的。”

男生淡淡垂了眸:“我刚才翻了下你的朋友圈,漫画作品创意都不错,绘画基本功也过关,还不缺钱,我觉得你很适合。”

前面的她都理解。

不缺钱是什么几把理由?

“工资不会少你,只是可能短时间内付不了,而且这方面完全可以签合同立据,你不用担心会白费精力。”

鹿绿听的一愣一愣的,老半天才回过神来:“不是,你就看了一下我的朋友圈,就知道我可以担任动画设计师的工作了?”

编剧+分镜制作,那不就是动画设计师吗?

这么重要的工作,他就这么随随便便交给一个只合作过一次的高三学生,是不是也太敷衍了一点?

而且——

“你为什么不自己来弄,作为导演,这也算是基本功不是吗?”

“前期确实是我负责的。”

男生揉揉眉心,“后来实在太忙了,工作必须要分配一部分出去。”

事实上,一直到现在,主线的重要剧情依然是裴措自己在弄的。

只有一部分分支剧情线和不那么复杂的景物镜头,才会交给鹿赤他们。

但是这事儿他没说,怕吓跑一个难得挖到的好苗子。

好苗子思考片刻,忽然问:“那我不要工资了,可以入股吗?不出钱,技术入股的那种。”

“可以。”

“那......你让我想想先。”

男生就倚着墙,一眨不眨地看着她,非常安静。

一副让她“好好想想”的模样。

鹿绿问:“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天赋异禀的动画师?”

“嗯哼。”

“那你是不是觉得能无意间挖到我这么一个宝藏特别快乐?”

“有点。”

“那你现在是不是特别迫切地希望我能过来给你们撑起一片天?”

“......差不多。”

“这样啊。”

小姑娘转了一圈眼珠子,玩笑心起:“那你喊声爸爸我就答应你。”

“爸爸。”

.......答应的太快了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特别是对方还转过身去整理书架,背对着她,那一声“爸爸”懒洋洋的,漫不经心的,显得特别敷衍。

平时特别喜欢玩的游戏在这一刻忽然让鹿绿觉得她自己很幼稚。

她恹恹地蜷缩回沙发里:“行吧,那我试试。但是一个月后我就开学了,所以你们......哎呦喂呀!”

刻意压低的高冷音调瞬间变成惊慌失措的小奶嗓。

“这什么玩意儿为什么会动?”

小姑娘语气震惊,“哇呀,快把老子拔出来!”

裴措放文件夹的动作就是一顿。

转回身。

——正前方。

两只沙发的中央,一个女孩子以电影0.5倍速播放的效果往下塌陷,身上的洛丽塔裙因为***够大,几乎盖住了小半只沙发,让人完全看不清她身体的具体坍塌情况。

反正以裴措这个角度,只能看见缓缓向两侧移动的沙发,繁复蓬松的蓬蓬裙***,一双扬在半空中无处安放的松糕鞋。

以及卡在沙发缝隙的上方,一只惊惶又无措的脑袋。

他沉默片刻:“你是打算用自虐的方式来威胁我?”

“我神经病吗!你有什么好威胁的呀,我是自己掉***的!是你们家里的沙发质量有问题!”

男生迈着大长腿走过去,在她面前站定,垂眸淡淡地瞅着她。

“你在干什么?”

鹿绿使了半天的劲,还是没能把自己从沙发缝隙里给拔出来,气的脸都红了,又委屈又愤怒,“你快点拉我出去啊。”

裴措抱着臂,挑了挑眉:“你想出来?”

“你说我他妈想不想?!”

“好。”

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语调慢悠悠的,“先喊声爸爸。”

鹿绿不可置信地瞪圆了眼睛:“你说什么玩意儿?”

因为只有一个脑袋卡在上方,这个表情显得她尤其滑稽。

可爱小萝莉式的滑稽。

“你喊声爷爷,我就救你出来。”

“老子不喊!”

“好。”男生平静地点点头,“有骨气。”

而后直起身,转身就要离开。

“你!——等一下爷爷。”

裴措挑了挑眉。

整个客厅都寂静了半分钟。

“爷爷伸把手,爷爷救个命,爷爷感谢你。”

“咔嗒。”

——少女软绵绵的嗓音和钥匙开门的转动声是同时响起的。

鹿赤刚打开门,就看见自家妹妹躺在沙发上,一双手死命扒拉着裴哥的肩膀,几乎就要把他的T恤领口给拽到腹肌最下方。

裴哥被她的力道拽的往下弯了腰,嘴唇几乎是擦着她妹儿的额头过去的。

她妹儿说:“爷爷。我谢谢您嘞爷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