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主人公是蒋蒙纪蔚澜的小说-《不配的爱慕者》目录免费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09-10

主角是蒋蒙纪蔚澜的小说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全文,这本小说是作者侠名创作的《不配的爱慕者》,全文主要讲述了我以为我是你不配的爱慕者,却没料到我的死是你最大的遗憾。蒋蒙上辈子“恋爱脑”为了救不爱自己的男神献出了生命,重来一次她只想为自己而活。整个川城都匍匐在纪蔚澜脚下,却换不回一个蒋蒙。

主人公是蒋蒙纪蔚澜的小说-《不配的爱慕者》目录免费阅读

精彩内容:

蒋蒙冲回房间,站在镜子前面看着镜中的自己,那个窘迫又害羞的自己像个傻瓜一样。

她双手捧着晕红一片的脸蛋,全身发烫,呼吸微喘。

住在一起,到底还是不方便的,同一个屋檐下总是会遇到,以后他跟尹蕊结婚了,她会更加的难受。

用力拍了拍脸蛋,蒋蒙长长地呼出心中的一口闷气,自言自语呢喃。

“若熙啊若熙,醒醒吧,那个男人不是你能高攀得起的,少做白日梦,快点找到凶手还妈妈清白,早点离开这里就早点脱离痛苦。”

“第卡”

这栋大厦是高级会。

里面是一家休闲娱乐场所,属于非常奢靡的消费,只收会员,不收散客,会员年费一百万。

年费一百万,这有多少中小企业老板都没有办法年赚一百万,更别说普通人了,能做里面的会员可真不是一般人。

蒋蒙再一次跟踪唐立德来到“第卡”,很糟糕会所前台她被拒于门外。

六楼的落地玻璃窗前立着一个巨型古董花瓶,蒋蒙就花瓶当掩饰,背靠在玻璃窗上静等着。

外面的天很沉,小雨淅淅沥沥,湿润了整个大地,空气很潮湿,是春天将要来了。

“第卡”会所出入的人很少,但偶尔进去的都是一些在政坛上或者商业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蒋蒙又蹲又站,双脚发麻,足足躲了两个多小时。

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让蒋蒙紧张起来。

她以为自己看错,连忙从花瓶探头出来,眉心紧蹙。

尹蕊一身白色貂皮大衣,高贵而优雅,而她正和唐立德有说有笑地从里面并肩走出来。

只是巧合吗?

尹家也是数一数二的贵族,家族企业庞大,尹蕊出现在这种高级会所很正常。

但她为什么会认识唐立德,而且两人交谈甚欢,看起来很熟悉。

唐立德和尹蕊一起离开。

蒋蒙满心疑虑,偷偷跟在后面,她是乘坐第二趟电梯下楼的。

等她下到大堂门口,只见到尹蕊一个人的身影站在门口招手,而唐立德的车刚刚离开。

“尹蕊。”蒋蒙走到她背后,直接喊了她一声。

尹蕊连忙转身,见到蒋蒙的那一刻,一怔,很快反应过来,疑惑地问:“若熙,原来你也在这里,刚刚怎么都没有碰上你?”

蒋蒙并不想回答她的话,冷静地盯着她的眼睛,观察她的神色,认真而严肃,“你认识唐立德?”

尹蕊面不改色,语气也相当随意:“认识啊,我姐公司里的影视总监,很多宴会上都能碰到他,但没什么交情。”

蒋蒙很想看她是不是在说谎,可是她太平静了,根本不像说谎。

“你约他一起来……”蒋蒙还没有问完问题,尹蕊连忙否认。

“我可没有约他,我是自己过来第卡做spa的,下个月就结婚了,最近天天来这里做保养,刚好碰见他到里面消费,就多聊了几句而已。”

蒋蒙心情又是一阵低落,明明忘记了伤心事,又被提醒,现在什么调查的心思都没了。

尹蕊连忙靠近,挑眉地看着她笑着问:“若熙,你是第卡会员吗?以后一起约着来做美容吧。”

“不是。”蒋蒙淡淡地会了一句。

她自己的工资连年薪十万都没有,年卡就要百万的会员对她来说是白日梦。

尹蕊微笑中带着疑惑,挑眉很是不可思议:“你没会员,那你来这里干什么?”

蒋蒙沉默着,就这样静静看着她。

尹蕊摸摸自己的脸蛋,一脸萌哒哒的笑容,眉目间充满了温善的光芒,笑问:“你这样看着我,我会以为连你也爱上我的,我好怕。”

蒋蒙忍不住淡淡地笑了,被她逗笑,一个认识了二十几年的闺蜜,她真的没有办法再怀疑她。

见蒋蒙笑了,尹蕊一把牵住蒋蒙的手,“若熙,我帮你办个会员,我们以后一起过来做美容,健身,吃喝玩乐全部免费的。”

“不用。”蒋蒙慌了,连忙推着她,“我不想办这种会员。”

“没事,我帮你付钱。”尹蕊可是客气拉着她往里面走。

蒋蒙急了,用力推开她的手,别说一百万,一百块她都不想欠别人的。

“尹蕊,真的不用,我不需要这种会员。”

尹蕊脸色沉了,“你这是看不起我吗?”

蒋蒙深呼吸一口气,咬了咬唇:“我并没有看不起你,钱对你来说是小意思,但是你要想想我的意愿,我不想办会员,请尊重我。”

尹蕊嘟嘴,“看你挺柔弱,但性格真倔,脾气倒是不小哦,真的没你办法。”

这是原则。

蒋蒙并不想跟她解释太多。

雨越来越密,风越来越凉,空气夹杂着寒气。

这时,门口刚好停下一辆醒目的军野车。

尹蕊和蒋蒙都看到了,也是第一眼就认出这辆车来。

尹蕊喜出望外,连忙牵住蒋蒙的手,“若熙,我老公来接我了,你跟我一起坐车走吧。”

老公?

这两个字像针一样,狠狠地刺痛了蒋蒙,她的手僵着,缓缓地从尹蕊的手里抽出来。

不是下个月才结婚吗?

已经以老公老婆相称了吗?

心脏像压了千斤石头,蒋蒙感觉呼吸不上来,但还是强颜欢笑道:“不用了,他是来接你的,你快去吧,别让他久等了。”

尹蕊眉开眼笑:“没事,反正他都等我这么多年了,再等等也没有关系的。”

蒋蒙硬是挤着浅笑,可脸部有多僵硬她是知道的,心有多痛她也能感受到。

不知道尹蕊是无心还是刻意的话,总能一刀一刀往她心脏刺,每次都血肉模糊。

“下着小雨呢,我们一起走吧。”尹蕊又牵住蒋蒙的手。

蒋蒙冰冷冷的指尖在尹蕊手里变得僵硬,微微颤抖着抽出来,这一次她态度强硬,语气冷冷地怒斥一句:“别管我,算我求你。”

说完这句话后,她把眼眸垂了下来,掩饰自己眼眶的湿润。

尹蕊听出她的愤怒,也看出她的悲伤。

不是傻子都能感觉到她低落的气场,尹蕊耸耸肩膀,抿唇叹息一声,假装没看懂她的情绪,沉默着转身走向门口的车。

尹蕊拉开车门上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