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季玫瑰顾凉亭的小说-《她有皇冠》目录在线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09-10

主角是季玫瑰顾凉亭的小说是很多男书友们都在追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她有皇冠》,全文讲述了她身边亲近一点的人都知道,她最近包养了一只小宠物。小宠物很乖巧,从来不多黏人,该出现的时候就会出现。她和他以每月一笔固定包养费的关系彼此维系着热度,但见面的时间并不太多。听说他还是一个在校的大学生,品学兼优,温和有礼,身系不知多少女孩的芳心。

季玫瑰顾凉亭的小说-《她有皇冠》目录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

男人周身散发着无法克制浴望,像禁欲万年的压抑,危险的气息笼罩,只要她一不留神,就要沦为他剩下的牺牲品。

燥热的火焰在房间蔓延,顾凉亭微喘着气,小心翼翼地开腔:“三哥,你放开我好吗?不……不要这样,我是若熙,顾凉亭……你……”

乔玄硕咬了咬牙,俊眉皱得更紧,强忍着,克制着,用尽全身的力量在强制自己。

但另一方面,他身体虽然渴望,但比不上心的万分之一,最难以控制的是内心的渴望和占有。

他唇瓣轻轻贴到她的脖子上,温柔的碰触让顾凉亭一颤,害怕得不知所措,“不要……”

男人沙哑的声音低沉得难受,呢喃细语:“若熙,我们是夫妻,这种事情是名正言顺的。”

顾凉亭心动容了,身体是最诚实的,她除了害怕和惶恐之外又何尝不期待呢?

她缓缓闭上眼睛,瞬间把道德抛到九霄云外,僵硬的身体变得瘫软,慢慢放下戒备。

她默许了。

男人的手也大胆了,肆无忌惮了。

她咬着下唇去承受这陌生而撼动心灵的感觉,耳边传来男人磁性低沉的嗓音:“你也不是第一次了,不需要这么紧张。”

这一刻,顾凉亭所有理性瞬间回来,她睁开眼睛,泪花模糊了双眼,呆看着天花板,心如刀绞。

她不是第一次?

在他心目中,自己就是这么脏的女人吗?

从懂事开始就喜欢他,从小就梦想嫁给他。

因为他,所以守身如玉;

因为他,所以看不上任何男人;

因为他,25岁也没有试过什么叫接吻,什么叫恋爱。

可是,在他眼里,她如此肮脏?

只是瞬间的反应,顾凉亭双手用力推着他的胸膛,奋力反抗,怒吼道,“不要碰我,你放开我……”

乔玄硕微微一顿,停了手。

“你放开……”顾凉亭用尽力气挣扎,声音哽咽着,难过得快要哭出来,情绪也变得激动。

乔玄硕一把握住她挣扎的手腕,压在枕头上,他上身撑起来,蹙眉凝望着顾凉亭。

顾凉亭把脸转到一边,可眼角的泪光依然暴露了她的心情,她脸蛋绯红,却透着抗拒的神色。

乔玄硕喃喃细语问:“为什么要哭?”

顾凉亭咬着下唇,恨不得咬出血来,忍着泪,忍着痛,沉默着不吭声。

她晶莹剔透的泪像一盆冷水,把乔玄硕的心淋得发寒,他缓缓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气,难受地加重语气:“回答我,为什么要哭?”

“不要碰我。”

顾凉亭绝冷地说出一句,硬生生得把乔玄硕的心碾压碎。

他苦涩地冷笑一声,很讽刺的说:“既然不想让我碰,下次睡觉离我远点。”

说完,他掀开被子下床。

顾凉亭感觉身体一下轻松,可心却沉重得难受,她缓缓地转身,背对着乔玄硕,慢慢把双脚卷起来,身体缩着,抱着失去温暖的身子,心在滴血,泪水悄然而来,落在床被上。

听到男人的脚步声进了浴室,直到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她才缓缓拉来被子把身体和头部都盖住。

片刻,被子里的人在微微颤抖,一动一抽,传来隐约的哭泣声,是那种拼命压抑自己的哽咽声。

冬末清晨还是很冷,可冷水澡也浇灭不了乔玄硕心中的火。

十五分钟后。

乔玄硕围着浴巾从浴室出来,见到顾凉亭整个人卷在被窝里闷着,不知道她是否已经睡着。

站在浴室门口凝望了她几分钟,心沦陷得无法自拔,好久才转身走到衣橱前面,拿出衣服穿上。

两人没有半句话,他直接离开房间。

守候在长廊多时的星辰见到乔玄硕出来,毕恭毕敬地行礼,“三少,你需要醒酒汤吗?”

“不用。”乔玄硕迈着沉稳的步伐,星辰急忙跟在后面。

从乔玄硕的脸色可以看出他心情很糟糕,脸黑到了极致,眼神清冷。

星辰小心翼翼地开口:“三少,总国统来电,让你到他家里去一趟。”

乔玄硕一怔,停下脚步。

他从外套里拿出手机,低头看了看屏幕。

未接来电三个。

原来他把手机调成静音了。

把手机放会衣袋,乔玄硕立刻加快步伐,星辰急忙追着。

翼宫

守卫森严的气派别墅,夕国的旗在半空飘扬。

风和日丽,偌大的花园繁花盛开,美不胜收。

乔玄硕的军车很顺利的进入到别墅内,他下了车直接走进翼宫,星辰就站在门外等着,守卫的军兵也对乔玄硕很熟悉,连连行礼。

管家开门,乔玄硕前脚还没有踏进,步翼城着急的声音便传来,“我的乔将军,你终于来了……”

听声音便知道步翼城有多着急。

乔玄硕不慌不忙地走进去,阴面而来的男人气宇轩昂,气质极佳,有种比女人更美,比男人更俊的迷人样貌。

年龄跟他相仿,但已经是一国之君统。

“什么事找得我这么急?”

步翼城靠近,一手搭在他肩膀上,“早餐吃了吗?”

“没。”乔玄硕冷冷地从肩膀上拉开他的手,继续往客厅沙发走去。

步翼城并肩他一起走,邪魅地问:“把老婆睡了吗?”

“没。”乔玄硕更是没有忌讳地回应一个字。

步翼城笑了,笑得邪魅。

乔玄硕坐到沙发上,立刻有人送来茶点。

“你这么着急找我来,就是问这两个问题?”乔玄硕接过佣人送来的茶,悠哉悠哉地开口。

步翼城坐到乔玄硕对面,双手摊开在沙发上,坐得懒散,相比乔玄硕笔直严谨的坐姿,他显得更加悠闲慵懒。

两人无论从外表还是性格,都是截然不同的男人,可就这两人却是生死之交,情谊深不可测。

步翼城笑道:“你以为我这个总国统吃饱撑着没事干?”

“那就说正事。”乔玄硕抿上一口茶,他此刻如同寒冬的阴霾天,没有心情跟他谈笑风生。

步翼城勾起一抹浅笑,小声细说:“可是相比正事,我还是比较好奇你结婚的事,听说对方是你以前天天挂在嘴边那个可爱妹妹,顾凉亭。”

乔玄硕连呼吸都觉得累,淡淡地问:“确定不说正事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