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阿峰汽修厂老板娘公交车 - 倾城之巅小说免费完整版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09-10

人气小说《倾城之巅》全文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分享,这是作者“侠名”最新创作的言情风格小说,本文运用了比喻、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内容主要讲述了阿峰师娘莹莹之间的故事,她眼波流转,眼神中带着丝丝渴望,目光更是不自觉的看着我那早就撑起来的地方。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声音也不再显得那么痛苦,反而像是娇踹。 我的手一点点的往上,摸到了她那丰腴的大腿。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可是师娘却早已闭上了眼睛,似乎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阿峰汽修厂老板娘公交车 - 倾城之巅小说免费完整版

精彩内容:

乔玄硕见星辰愣着不动,他语气变得严厉几分:“别愣了,快去。”

“是。”

最后,星辰的脑袋还是转起来了,猜测是给少夫人的食物。

很快,星辰就送来了一份香甜八宝粥和南瓜饼。

夜,深了。

乔玄硕沐浴过后,找出一张毛毯铺在地板上。

薄被子和棉被都给了莹莹,他就用手臂当枕头,躺在毛毯上看着天花板。

旁边的手机被他调成静音,几个来电显示他都没有翻看,更没有接听。

他今天在网络上看到了一则不显眼的头条。

“史上最贱小三,抢闺蜜的老公被姐妹群讨伐。”

莹莹的照片也被发布在网上,虽然没有人认识莹莹,文章也没有指名道姓说出任何一个人物名,只针对事件而报道,别人看到这种新闻会被当成八卦,一下子忽略掉。

但是认识莹莹的人,包括她的家人和朋友,都应该很惊讶,很气愤。

这也是他不想让莹莹充电看手机的原因。

放在桌上的甜点早已经凉了,时间在凌晨一点。

乔玄硕见莹莹还没有醒来,他便起来关了灯,重新回到地板上躺下。

相隔十几年,两人再同住一个房间,这种隐隐甜丝丝的情愫让乔玄硕无法入眠。

这一夜,他辗转难眠。

睡梦朦胧中,莹莹被咕咕叫的肚子饿醒了。

感觉身体很闷热,她缓缓踢开被子。

揉了揉眼睛,她缓缓睁开惺忪朦胧的睡眼,房间一片灰蒙蒙。

窗外还有月色,朦胧中带着浓雾,天开始亮了,只是太阳还没有出来。

她扫视一圈四周,脑袋才慢慢清醒,她怎么睡在乔玄硕的房间?

床是他的,被子也是他的,他人呢?

莹莹撑着坐起来,再认真看一圈,也没有看到乔玄硕,心想他应该在客厅。

她下床。

蓦地,看到地板上熟睡的男人。

除了一张毛毯垫底,他身上什么也没有盖,还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打底衣。

莹莹一怔,心瞬间沉了,下一秒快速抱起床上的棉被,走到毛毯里面,在他身边双膝跪坐,把棉被盖在他身上。

她动作着急紧张,连呼吸都乱了,不由自主得呢喃:“天这么冷,你睡地下还不盖被子,会生病的。”

乔玄硕眉宇之间轻轻地动了动,但他没有醒来,而是继续装睡。

莹莹呼吸变得缭乱,过于忧心变得紧张。

她伸手摸了一下乔玄硕放在腰腹上的手背,感觉很暖,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冰冷的感觉。

她还是不放心地又摸上他的额头。

额头的温度也很正常,没有她担心的会发烧,她悬挂的一颗心才安定下来。

她缩手之际,男人突然一把握住她的手腕。

莹莹吓得一怔,手腕被紧紧握住,压在他的额头上动弹不得。

看着男人面不改色的脸颊,她紧张地咽下口水,显得手足无措。

乔玄硕紧闭着眼眸,呢喃道:“干什么?”

莹莹小声回答:“三哥,地面太冷了,你回床上睡吧,我怕你会冻着。”

“不用了。”他像是在说梦话似的感觉。

莹莹微微用力,想抽回自己的手,可是男人的钳制力如钢铁般稳固,她根本动弹不得,手一直摸在他的额头上。

“三哥,你……”莹莹想叫他松开手。

她话还没说完,乔玄硕就打断了:“现在几点?”

莹莹立刻抬头,看着墙壁上的时间,淡淡地说:“五点五十分……”

“太早了,再睡会。”

他语音刚落,突然用力,莹莹毫无防备之下,被拉得整个人趴在乔玄硕的胸膛上,过于慌张失措,她怒问:“三哥,疯了吗?放开我……”

乔玄硕并没有理会她的话,另一手把莹莹压住的棉被掀开,快速地为她盖上。

他只是稍微一个动作,就把她纳入怀抱,钳制她手腕的那只手一直都没有松开过。

莹莹呼吸乱了,心跳加速,半边身子压在他结实宽厚的胸膛上。

男人的温度很高,莫名的让她觉得燥热不安,他身上清冽的阳刚气息很好闻,充斥在她的缭乱的呼吸里。

她紧张得像个石头一样僵硬,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沸腾,脑袋一片空白,连声音都颤抖着:“三……三哥……你,你放开我,我……”

太过突然,太过亲密,让莹莹手足无措。

此刻,乔玄硕心脏起伏得厉害,呼吸也变得深沉,嗓音无比沙哑磁性,呢喃细语:“别说话。”

“这……这样不合适,你……”莹莹僵着一动也不敢动,感觉男人结实的胸膛很舒适。

乔玄硕没有吭声,但握住她手腕缓缓地用力,莹莹被轻轻一扯,搂得他更加紧密,半边身子紧贴他身侧。

这种无形的警告让莹莹安静下来,不敢吭声,也不敢动弹。

乔玄硕深深呼吸,再缓缓吐气。

虽然一直假寐着,但他根本无法再入睡了,莹莹柔若无骨的身子对他来说是致命的诱惑。

她身上淡淡的香气也像魔力一样挑战着他的控制力。

被窝里的体温在飙升,两人都感觉到燥热,但谁也没动。

就这样僵持了好片刻,莹莹依然没有睡意。

她明白乔玄硕正当年轻力壮,风华正茂的年龄,又是常年待在阳盛阴衰的军区里,现在还是法律允许的夫妻关系之下,要是他兽性大发,那她该怎么面对家人,面对尹蕊?

后果不堪设想,她的人生为什么会如此悲催。

沉默了好片刻,莹莹诺诺地开口,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三哥,二婶的案件还查吗?”

“当然查。”乔玄硕呢喃着回答。

“你在包庇谁?为什么我妈妈放出来了,而凶手却一直逍遥法外?”

乔玄硕顿停,变得沉默,顷刻才呢喃道:“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不要管这件案。”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凶手是乔家的人还是外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