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绝品农民工胡建国王丽雅小说胡建国王丽雅完整版阅读

作者:紫色烟花浏览数:2019-03-01

绝品农民工  主角是:胡建国  王丽雅 讲述了:“其实刚才我就已经知道了,虽然我知道小雅对你有点意思,但我却怎么也不敢相信她竟然会大胆的这种地步,竟然叫你上我家来苟合!”“是我的主意,只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地步!”
 
《绝品农民工》精彩试读
我哪里还能受得了,一把就扳过她的身体,重重的吻了过去。
 
一个女人,如果是到了生理需求的旺盛期的话,她是顾不了那么多的,杨宁宁刚才手动的解决了一下需求,那无非只是隔靴挠痒而已。
 
现在我这么一个有大凶器的人站在她的面对,对于她来说,丝毫不下于人肉春药的效用,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我电光火石之间的猜测,至于对不对,那我就不敢保证了。
 
不过事已至此,我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上她娘的才是硬道理。
 
我直接抱起杨宁宁将她放在了梳洗台上,她那处幽深的秘穴此刻还十分的湿滑,我长枪一挺,便深深的进入其中。
 
半个小时之后,杨宁宁已经跟一摊烂泥似的靠在我的肩头,而我已久还在持续着动作。
 
翻云覆雨之后,杨宁宁拉着我手,将我带进了浴缸中,她则是拧开水龙头,轻轻的帮我清洗了起来。
 
我们泡在热气腾腾的浴缸里面,看着氤氲升腾的水汽,感受着彼此那还略带粗重的呼吸声,万千柔情,不过于此。
 
她家里的浴缸确实够大,我们两个人躺在里面一点都不显拥挤,我觉得就算在加一个王丽雅进来也都绰绰有余。
 
当然这只是我想象中的事情罢了,一龙戏双凤的情节,始终只是小电影里面的场景而已,逢场作戏罢了。
 
一个正常的女人,是觉得不会跟任何人分享自己的男人,毕竟天底下,那个人不自私呢!
 
此刻杨宁宁正靠在我的胸膛上,淡淡的问我,“你是来找小雅的?”
 
对于她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毕竟刚刚才把她给上了,如果现在当着她的面提另外一个女人,那自己还是个人吗?
 
所以我只有选择沉默,有时候这种状态对彼此来说都是一种保护,它既不会让本人为难,也不会让对方难受。
 
有些事实并不代表一定就要亲口说出来,心知肚明也好过亲口承认。
 
杨宁宁见我不说话,她又接着幽幽的说着。
 
“其实刚才我就已经知道了,虽然我知道小雅对你有点意思,但我却怎么也不敢相信她竟然会大胆的这种地步,竟然叫你上我家来苟合!”
 
“是我的主意,只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地步!”
 
为了避免杨宁宁误会王丽雅,我只能向她道出了实情。
 
我不想看着亲如姐妹的闺蜜,因为我的一时玩兴大起而变得反目成仇。
 
杨宁宁听了我的话,笑了。
 
“呵呵,这种地步!那现在你准备怎么办呢?”
 
她的笑容我有些看不出深浅,她的话我也有些听不明白。
 
问我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啊!
绝品农民工胡建国王丽雅小说胡建国王丽雅完整版阅读
我倒是想同时对她们两个负责,可关键是这无异于痴人说梦,齐人之福这种事情,在古代或许还能够想想,但是二十一世纪重婚罪那可是大罪,抓到要坐牢的啊!
 
想到这里,我便将话题抛回给了杨宁宁,看看她是怎么一个打算。
 
“宁宁,你说吧,我都听你的!”
 
今天胖子就已经跟我分析过,这个妮子如果不是白痴的话,多半就是想睡我,现在她如愿以偿的睡了我,接下来怎么样,就要看她的想法了。
 
不过我始终有些不太敢相信,我这么一个岁数的老头子的,竟然能够在一个晚上的时间干了两个仙女一般的人物,以往我就是做春梦都不敢这么奔放啊!
 
正当我暗自庆幸自己今晚洪福齐天的时候,一旁的杨宁宁也对我提出了她的要求。
 
“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我不准你跟小雅结婚,而且以后我叫你,你也要随叫随到!”
 
这下子倒是有些难办了,按照我跟王丽雅现在的感情发展程度,最多要不了个把月也就该走进婚姻的殿堂了,可是杨宁宁怎么一打岔的话,那我又该如何自处!
 
如果到时候这妮子跟小雅说自己跟他颠鸾倒凤的事情,那可就要彻底玩完了。
 
毕竟王丽雅已经收到过一次背叛的伤害,如果他娘的再来一次,我岂不是成了周涛那样的混蛋了?
 
不过我这人一向如此,我爱自己的女人,同时也爱别人的女人,这两者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冲突,并不是说我上了一个女人之后就不爱另一个女人了。
 
但我绝对不会让自己做出来的事情,被王丽雅发现,周涛那些的错误,我绝对不会犯的,保密工作那自然是要做到百密一疏。
 
想到这里,我便答应了杨宁宁,就算我不答应那也是不行的了,因为那妮子现在正用一种威胁的眼神看着我。
 
我知道她这是在告诫自己,如果不答应的话,她明天就会去王丽雅的面前揭发我。
 
到时候她大可以装成无辜的样子,说我禽兽不如的把她给强奸了,跟王丽雅拉爆那都还算是轻的,牢底坐穿估计都有可能!
 
杨宁宁见我沉吟了片刻,终于点头,她一脸奸计得逞的样子在我胸膛上画着圈圈。
 
“算你识相!”
 
不过我从刚才她的话里面还分析出了其他的意思。
 
杨宁宁刚才并没有说我不准去碰王丽雅,只是要求我不能和她结婚,这样一来我日后照样可以跟王丽雅亲热。
 
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杨宁宁没有交代清楚,亦或者是她有意为之。
 
猜测女人的心思,就跟大海里捞针难度不相上下。
 
我自问没有这样的本事,所以也就不在继续猜测下去了。
 
今天春风五度,也算是我破了一下个人的记录了,跟王丽雅肉搏三次,口爆一次,然后在加上刚才跟杨宁宁的一次,好家伙真是强悍如斯!
 
我就这样抱着杨宁宁,静静的泡着澡,杨宁宁也恬淡的依偎在我的胸膛,可劲的画着她的圈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