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女军医的七零小日子第6章完结全文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09-10

女军医的七零小日子第6章完结全文阅读

女军医的七零小日子

主角是霍温南温栗栗小说女军医的七零小日子推荐——小编为您带来女军医的七零小日子林阿律第二天,温粟粟就被叫到了办公室。传言中的霍温南冷峻的眸子盯着她:听说你不想嫁给我?

说是手术,也不过是听起来吓人罢了。

其实就是谢志毅的脚底板被石头划破了一道五六厘米的口子,需要缝针而已。这种手术对于温粟粟而言,属于没什么难度的……

不过要真是有难度的,姜团长也不敢让温粟粟动手。

毕竟万一真弄出个好歹来,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温粟粟在开始之前,先去洗了个手。医护人员的人是要碰患者的伤口的,要是不清洗干净,很容易产生感染。

七步洗手法是医护人员进行操作前的洗手方法,温粟粟默默洗好了手,走到病床前看着谢志毅拆下了绷带之后的伤口。

伤口已经做了最简单的止血治疗,只不过因为划开的距离有些长,所以两边的肉是有些外翻的。最值得一说的是,由于谢志毅前些天都在修水库,很多时候脚都是泡在水里的,时间泡的长了,皮肤便皱了,还有些发白,看起来倒是比伤口更加吓人。

谢志毅的眼神落在坐在他脚边的温粟粟身上,穿上了白大褂的她在灯光下,好像更加好看了,皮肤如同牛奶一般白晃晃的。

她很有职业操守,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开始给谢志毅的伤口进行二次消毒。

柔嫩的手指碰到谢志毅的皮肤上,谢志毅的面色刷的一下就红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将脸侧了过去。

温粟粟以为他是疼的,说道:“现在我先给你的伤口消毒,可能会有一点儿痛,你忍一下。等下缝针的时候我会给你打局部麻醉,不会太痛的。”

若是单看样貌,只怕整个兵团再找不出比温粟粟看起来还要娇气的女知青了,可是任是别的女知青们看到都会害怕得低呼出声的伤口,温粟粟却沉稳得当,一点儿都没有露出害怕的表情。

值得一说的是,她的针法很好,十分整齐精密。

医生缝针的手法直接关乎到拆线,以及伤口痊愈留疤的大小。针法好的医生做出来的手术,创伤比较小,这也是温粟粟的长项,

原本在旁边盯着她的卫生员,已经开始抱着学习的态度来看了,偶尔还会问温粟粟一些她不太懂的,还会请教几句。

手术没多久就结束了。

“疼吗?”温粟粟在术后问谢志毅。

这些到底是穿书之前的事情了,她后来在书里又生活了这么久,别看她表现得无懈可击,实际上手心还出了汗呢。

还好,曾经学到的东西都没有忘记。

谢志毅最多就感觉到被蚊子咬似的疼,别的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他朝温粟粟笑了笑,说道:“不疼。”

“伤口不要碰水,每天都要按时换药,你最好能在卫生所住上几天,免得去了宿舍之后人太多,导致术后感染。”温粟粟交代完谢志毅,又去收拾了一下,洗完手之后,这才将门打开了。

……………………

姜团长等人依然等候在门外,林静好还想继续看温粟粟的笑话,当然也不会走。

之前围在外面看热闹的知青们,除了个别还有事情的走了,剩下的都将卫生所围了个水泄不通。明天就要开始割麦子了,今天好不容易放假一天不需要训练,他们可不得要过来凑热闹么。

此时见温粟粟从里面出来了,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朝里面看。

“诶,出来了出来了,你们说说看,温粟粟有没有把手术做好啊?”

“我看悬,听说她来兵团都是为了咱们霍参谋长,要是她真上过卫校,干嘛不一开始就报名当卫生员啊……”

“那也不一定吧,你也说了她是为了霍参谋长来的,万一她当时就是不想当卫生员呢?现在没办法了才说出自己上过卫校,也不是不可能啊。”

“谁知道呢……反正我就是挺心疼咱们霍参谋长的,原本都可以摆脱这个狗皮膏药了,要是她真把手术完成了,那以后霍参谋长还不得被她给烦死了?”

“嘁,你别忘了温粟粟可是霍参谋长的未婚妻,他们两个打小定的娃娃亲,将来是要结婚的。人霍参谋长要你心疼啊?说不定他就喜欢温粟粟黏着他呢?”

“什么娃娃亲啊,你当这还是旧社会?现在早就不兴父母半包的那一套了,霍参谋长肯定不会答应的。”

……………………

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什么的都有。

只不过他们都在外头,说话时还刻意压低了声音,姜团长此时只想知道温粟粟有没有完成手术,也懒得去管他们。

“怎么样?手术做的还成功吗?”姜团长问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着姜团长严肃的不得了的表情,温粟粟竟然有些想笑。明明就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手术,偏偏被姜团长这么一问,温粟粟顿时想到了电视剧里演的那些狗血剧了……

好像她正做了一个特别棘手的手术出来,被家属询问结果。

温粟粟会有这样的想法正常,姜团长这么严肃,也有他的道理。他们团实在太缺卫生员了,他当然紧张结果了,要是温粟粟成功的完成了手术,就说明温粟粟可以留在兵团做卫生员了。

温粟粟还未答话,那个卫生员就抢答道:“报告团长,手术非常成功!全程都是温知青一个人动的手,一点纰漏都没出,反倒是我……还向温知青请教了一些我以前不拿手的东西……”

姜团长一听这话,提起的心安全着落,乐了。

朝温粟粟笑着说道:“可以啊你,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本事呢。行,那小温啊,以后你就以卫生员的身份留在咱们五团卫生所了啊,等过两天我就去向上面申请把你的档案改一下。”

卫生员和普通知青每个月的工资虽说一样,但是卫生员还会有一些别的物资发放,所以需要重新调整档案信息。

“嗯,麻烦姜团长了。”温粟粟笑了笑。

同样的,姜团长的话也令人群沸腾起来。之前争论温粟粟到底会不会做手术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又说开了。

觉得温粟粟可以的显摆:“瞧瞧,我都说了温知青肯定可以的吧,看她那样子就不像是说假话。”

不待见温粟粟的知青:“那有啥了不起,霍参谋长还不是不喜欢她?”

朱连长走出来,沉声喝止:“行了行了,还说个没完没了了!明天就要去割麦子了,你们有劲都留着明天去使,别到时候又说累!散了都散了!”

先前被朱连长‘赶’到外面去的陈月芬刚去了一趟茅房回来,就听说温粟粟把手术给做好了。

把她乐得在路过林静好等人身边时,故意扯着嗓子说道:“之前是谁说粟粟肯定不行来着?啧啧啧,我粟粟妹子就是争气,有些人的脸都要被打肿了吧!奉劝一句,某些人有话就直说,别总是阴阳怪气地恶心人!”

林静好的脚步顿了顿,指甲紧紧揪着手心。

她深呼吸一口气,朝温粟粟笑了笑:“粟粟姐,恭喜你可以继续留在咱们团里了,我真为你感到高兴。也请你不要为我之前说的话生气,我没有别的意思,是真心怕你犯错误而已,现在我才知道粟粟姐原来这么厉害,大姨以前在我妈面前说的都是谦虚而已。”

一番话说的,又是清清白白小白莲了。

说完这话,林静好这才大大方方地走了。

陈月芬翻了个白眼,轻轻‘呸’了一声,还打算怼她,却被朱连长瞪了一眼,不让她多嘴。

温粟粟看着林静好的背影,一字一句说道:“怪我以前总想着隐藏实力,以后你会见识到,我在别的方面也挺厉害的,拭目以待吧。”

比如,打脸白莲花这方面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