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宁愿陆京州小说-心甘情愿全文目录在线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09-10

作者侠名又为书友们带来了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心甘情愿》,书中讲述了宁愿陆京州之间凄美而纯洁的故事, 小说中的人物写得花开千朵、各表一枝,对人心的把握很准,强烈推荐。宁愿躺好后,缓缓道:“三哥,既然你喜欢跟女人躺床上谈话,那我现在已经躺在你床上了,我们聊聊吧。男人一言不发,身上的阳刚气息清冽好闻,一直影响着宁愿的感官,第一次躺在这个男人的床上,感受他的呼吸,他的温度,他的气息。

宁愿陆京州小说-心甘情愿全文目录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

宁愿整个人被甩到了房间的墙壁上,撞到墙的背部生疼生疼,惊叫了一声,紧接着震耳欲聋的甩门声吓得她一震,整个人都慌了。

眼前一道暗影压来,男人已经把她壁咚在墙壁上,举居高临下俯视着她。

动作一气呵成,根本没有她反应的机会。

她只感觉到这个男人周身弥漫着危险气息,怒气直线飙升,一个冰冷的眼神都能震慑天下,她惶恐不安,像点了穴一样不敢动。

在宁愿看来,这个男人的身躯像山一样强壮庞大,那种无形的威胁让她惶恐。

乔玄硕目光愤怒而炙热,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声音也无法预料变得沙哑磁性,一字一句警告:“我不管你是不是出来卖的,但你敢在我军队里面穿成这样,我就把你丢到大海里。”

宁愿指尖颤抖,扯着衣角往下拉,一想到这个样子让乔玄硕和那几个军哥看见,脸蛋就不由自主的发烫,绯红一片,尴尬不已:“对不起,我……我刚刚听到你的声音,心急过头忘记了自己的仪态,我希望三哥你能给我五分钟,我想跟你谈谈。”

乔玄硕冷笑着讽刺道:“穿成这样找我要五分钟?至少要五十分钟才够用。”

五十分钟?

宁愿一脸茫然,错愕地看着男人冷若冰霜的脸,但眼神却炙热烫人。

身体微微一僵,下一秒用尽全力推上男人的胸膛。

隔着白色军衬衣,碰到男人结实宽厚的肌肉十分有力量,她根本无法推动他半丝。

却感觉到他愈发的肆无忌惮。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宁愿这一巴掌狠狠地打在男人刚毅的脸颊上。

气流瞬间沉了,世界变得寂静,空白而冰冷。

那一刻,宁愿整个人懵了,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她竟然下手打了乔玄硕,泪水在眼眶滚动,欲要流出来,手颤抖着,心在滴血,是锥心刺骨的痛。

她又怎么舍得打这个男人呢?

可为什么要这样戏谑她?

乔玄硕松开手后退一步,用舌头顶了顶被打的脸颊,看似不痛不痒,勾出邪魅而渗人的冷笑。

男人漫不经心的轻佻模样,可怒火已经把他的眼眶烧得通红。

蓦地,他一手掐上宁愿的脖子,力道虽然不重,但把宁愿吓得脸色煞白,身体僵硬。

他冰冷的语气让人心寒,一字一句道:“跟男人在船上玩这么开放的游戏,现在跟我装清纯?穿成这样不就是想钩引我吗?”

宁愿咬着下唇,双手攥拳气得发抖,心房下最柔软的地方像被撕碎了,痛得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乔玄眯着疏离的冷眸,轻佻地低声道:“我只跟躺在我床上的女人谈话,想好了随时来找我。”

抛下绝冷的话,乔玄硕毫不犹豫转身离开。

宁愿掐拳的指甲越发深陷,恨不得掐出血来,泪光溢满了眼眶,悄然无息地滑落在她白皙脸颊上。

夜黑风高,海风狂啸。

军/舰到处都是站岗的士兵,而一个娇小的身影沿着长廊,鬼鬼祟祟地往前挪步。

她很灵敏地躲过了站岗的士/兵,偷偷的溜进一间漆黑的房间,小心翼翼地关上门,借着窗外的朦胧夜色,小黑影来到床沿边上。

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殊不知床上熟睡的男人早在开门那一瞬间醒来,他呼吸均匀地假装睡觉。

黑影的一动一静都掌控在男人的眼皮底下。

正当男人还在猜想她的意图。

听到是衣服的微小的声音,突然咔嚓一声,男人才知道大事不妙,猛的坐起来。

可已为时已晚。

“不准动。”宁愿清晰而干脆的嗓音响起。

朦胧的暗夜中,可以看清宁愿已经摸到了放在旁边的手/枪,正对准弹坐起来的男人。

男人不由得冷冷一笑,低估了这个女子的意图,他不慌不忙的开口,磁性的嗓音极致性感低沉:“知道你现在拿枪指着谁吗?”

宁愿故作镇定,一字一句:“知道,我现在拿枪指着的男人是我后爸的第三个儿子,我的三哥乔玄硕。”

“还有呢?”男人泰然自若地问,没有一丝紧迫感,倒是宁愿拿着枪的手在颤抖。

“还有……就是夕……夕国特种兵最高指挥官。”宁愿咽下口水,因为单凭这一条罪就能让她坐一辈子的牢了。

男人冷哼一笑,从鼻腔发出很轻蔑的单音,挑眉看着眼前的黑影,要制服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他很好奇宁愿连命都不要跑来他房间的意图。

“躺下,把手举起来。”宁愿双手托住枪,命令的口味。

男人嘴角轻轻上扬,危险的眼眸在朦胧的夜里显得锐利,顺从地躺下,双手放在头顶上交错放着。

宁愿一刻也不敢松懈,缓缓地往他床上爬,紧张得连呼吸变粗,把枪抵到男人的腹部上,顺势在他身边侧着躺下。

乔玄硕眉头一皱,错愕地看着身边的女子,这好像跟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话刚说完,宁愿感觉手腕一疼,没有任何察觉,手中的抢已经被夺走,男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握住她的手腕压在枕头上。

他钢铁般强悍的身躯欺压而上。

那一瞬间,宁愿整个人都吓蒙了,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感觉心跳猛烈加速。

虽然害怕,但她还是没志气的有所期待。

男人沙哑的声线很是威严地警告:“宁愿,不要来惹我,有多远滚多远。”

“三哥,你权利大,这点小忙根本不在话下,只要你肯救出妈妈,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乔玄硕眯着危险的黑眸,冷冷的问,“包括给男人睡都无所谓?”

宁愿心房漏了半拍,节奏乱了。

如果那个男人是他,她会无所谓的。

“嗯!”宁愿怯弱地应了一声。

乔玄硕猛的从她身上跳下床,动作粗鲁地一把拖住她的手腕,狠狠拽着往门口走去。

“啊……”宁愿完全反应不过来,跌跌撞撞地被拽着走,一路上碰到了家具和门角,膝盖痛得走不了路,好几次差点跌倒。

男人的力道十分强劲,握住她手腕像要掐碎似的,疼得她全身无力。

“三哥……”宁愿央央哀求,“你听我说,我真的无计可施了,求你……帮帮我……”

长廊上亮着灯,宁愿看着男人宽厚的背影,绝情的气场,心掉落了谷底。

他豪不怜香惜玉,把她拖到一处有士兵站岗的房间门前,士兵肃立,乔玄硕若无旁人似的,一脚踢开房间的门。

“砰……”一声震耳欲聋。

房间里熟睡的人全部被吓醒,惊恐地看着门口。

乔玄硕并没有进去,而是把身后的宁愿甩了进去,力道强劲,宁愿被甩到了地上,手掌在地板上摩擦出血迹来。

“嘶。”宁愿痛得眉头紧皱,掌心撕裂的痛让她脸色很不好。

乔玄硕居高临下看着宁愿,脸色沉如墨,难看到了极致,一字一句绝冷道:“把这个女人跟这些人一同交给警方处理。”

站岗士兵领命道:“是……”

宁愿轻咬着下唇,缓缓爬了起来,泪水在眼眶滚动着,听到乔玄硕甩门离开的声音,心碎了一地。

房间里是一群从事卖淫服务的嫩模,还有吸毒现象,如果交给警方,按照夕国法律,至少要坐半年的牢。

房间的灯是亮着的,睡意朦胧的女人低声讨论。

“这谁啊?”

“不认识。”

“原来还有陌生人上了我们的船,难怪走漏风声。”

“不管了,睡吧,想想明天怎么跟警察解释,要如果脱罪才是重点。”

房间内的几名嫩模倒头继续睡。

宁愿环绕了四周一眼,目光定格在沙发上静坐的女人身上。

那个满脸懊悔,可怜兮兮的女人正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白珊珊。

白珊珊站起来,走到宁愿面前,“扑通”一下,重重地跪在了宁愿面前,泪如雨下,哭诉道:“姐,我知道错了,对不起姐姐,你原谅我好不好?”白珊珊抱上宁愿的脚,“姐姐,我真的知道错了。”

宁愿的心凉嗖嗖,寒气是打心底冷出来,她握紧拳,淡漠地低头看着跪在她脚下的白珊珊,心底没有半点温度,更不为白珊珊哭泣所动容。

白珊珊自言自语哭着,“我的梦想是成为明星的,唐总能让我拿到这次模特大赛的冠军,然后让我顺利出道。什么女人他都不感兴趣,指名道姓一定要你,我一时利欲熏心才做这种错事,姐姐你打我吧,你骂我吧,你想怎样都行,求你原谅我这一次好吗?”

“你说完了吗?”宁愿语调平和,冷静地问。

白珊珊吸吸鼻子,错愕地仰头看着宁愿,一脸忏悔的样子。

宁愿后退,远离白珊珊的触碰。毫无波澜的语气说,“你也别跪我了。”

“姐……”白珊珊跪地仰头,期待地问:“你原谅我了吗?”

原谅?

宁愿很是讽刺地哼了一声,“我从来没见过那个男人,你的梦想不要让我帮你买单,别再惺惺作态地给我下跪了,我们的姐妹关系就到此结束吧。”

白珊珊紧张不已,连忙解释:“我也不清楚唐总是怎么认识你的,但绝对不是我主动的,是他把你的照片发给我们所有的模特,只要谁把你弄上船,冠军就属于谁的,我才……”

宁愿瞬间觉得细思极恐,寒毛竖起,冷静地问:“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乔氏集团旗下分公司的影视总监,唐立德。”

乔氏?

这是她后爸的家族企业。

她不在乔氏上班,也没有出席过任何关于乔氏活动和宴席,不可能有机会见到那些人。

重点是这艘私人游艇开一个成人派对没有必要千里迢迢来到公海这危险海域。

唯一能解释的是,公海这里杀人抛尸不受任何国家的法律制裁。

这是多事之秋,乔家老爷子身体欠佳,子子孙孙的股权争夺战在蠢蠢欲动,她母亲被陷害,锒铛入狱,现在又牵连上她,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宁愿沉思了好久,迈开步走向门口,白珊珊一把抱住她的大腿,“姐姐,求你原谅我吧,现在只有你才能救我了,我听说关押我们的那个将军是你后爸的三儿子,你能不能求他放我一马,我没有卖银,我没有吸毒,我不可以坐牢的,我……”

宁愿气恼地睨视她,“乔玄硕比任何人都讨厌我,我现在自身难保。”

白珊珊脸色瞬间变黑,目光变得轻蔑,烦躁地放开宁愿的脚,立刻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膝盖,语气满是不屑:“害我白跪了,原来你也没有特权。”

宁愿不理会她,走到门口用力拉门,但被锁着拉不开,她着急道:“开开门好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们将军说……”

后面传来白珊珊冷风热潮的话语,“不过也难怪,你妈妈破坏了别人的家庭,冠冕堂皇地嫁进去,你是小三带去的女儿,人家不想尽办法弄死你才怪。”

宁愿握拳,气焰飙升,但她沉着气不动怒。

白珊珊双手抱胸,趾高气扬地讽刺:“不过天有眼,你妈那种狠毒的女人终究还是犯下滔天大罪,受到报应了,只有你这么傻还想找乔玄硕救你妈妈,简直就是白……”

白痴两个字都还没有说完,宁愿一个转身,一巴掌狠狠地甩了过去。

“啪。”

清脆的巴掌声把所有人都吓醒了,所有人惊愕地看着门口的两人。

白珊珊恼羞成怒,捂着把打红肿的脸蛋,气愤得跺脚,咬牙切齿要还手,“你他妈的敢打我……”

像做梦一样,那么的不可思议,宁愿紧张得全身微微颤着,心脏剧烈跳动,她用尽所有意志克制自己要冷静。

润润嗓子,宁愿开始讲述正事:“三哥,妈妈是个善良的女人,她不可能杀死自己的妯娌,杀你小婶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再说,我妈妈那么聪明一个女人,如果杀人了,一定会处理现场的,怎么可能把留有她指纹的凶器,她的手机和外套留在现场,这分明是栽赃陷害。”

男人依旧一言不发。

“三哥,你有在听吗?”宁愿抬头,朦胧中看到男人闭上眼,呼吸均匀,像是睡着。

“三哥?”

男人沙哑的嗓音呢喃:“你用的是什么牌子沐浴露?”

“呃?”宁愿懵了。

“很香。”

宁愿恼怒:“你到底在想什么?我跟你说妈妈的事情。”

“我在想你接下来会很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