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独家小说被哥哥弄坏了-韩暮瑶江予风小说免费阅读

作者:admin浏览数:2020-09-10

现在小编为男书友们推荐一本刚上架的言情小说《被哥哥弄坏了》,韩暮瑶江予风是小说中的主人公,全文主要讲述了洗完澡回到房间,发现手机上有好几条许思阳发来的微信,都是一些旅行推荐,地点不同,但唯一相同的,都是需要住三到四天的。 两个人一起去旅行,还要住在一起,应该会做那种事吧?女孩儿的脸瞬间通红,想到自己可能即将告别处女之身,既害怕又有着隐隐有些期待。

独家小说被哥哥弄坏了-韩暮瑶江予风小说免费阅读

精彩内容:

乔玄硕沉默不语。

启动车子,踩上油门,开着车离开乔家。

一路上,暮瑶感觉快要窒息了,明明车窗是开着的,两人相隔有点距离,但她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跳得太快太猛,紧张得手心出汗。

这是她长大后第一次跟乔玄硕待在这么小的空间里半小时,连呼吸都不敢用力,深怕泄露了自己的心思。

车子在一栋军区楼门前停下来,暮瑶蹙眉,连忙拉开安全带,推门下车。

面前这栋楼正是关住她母亲的牢区。

因为事件重大,没有开庭之前,除了律师,其他人都不允许见面。

方法用尽,她也没有见到过她妈妈。

暮瑶惊愕地看向另一头下车的乔玄硕,只见他走到边上,拿出手机打电话。

两分钟后,一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开门出来,对着乔玄硕肃立行礼。

暮瑶看呆了。

在她认为威严不可侵犯的权力前面,乔玄硕手里却那么的轻而易举,只是一个电话的小事。

这一刻,那颗仰慕的心再次沸腾。

她唯唯诺诺地跟着乔玄硕,一路通畅无阻的经过了几道铁门,来到会见厅。

当暮瑶走进房间的那一刻,便看到她的母亲早已在房间等着他们了。

沧桑的容颜依然遮盖不住优雅的气质,她眼神无光,笑容却那么的慈爱。

“妈……”暮瑶忍着泪,冲过去一把抱住安晓。

安晓眼眶湿润了,哽咽着语气呢喃:“若熙,你是怎么进来的?”

暮瑶眨眨眼,把泪往肚子里吞,连忙推开她母亲,她来不是叙旧的,“妈妈,是三哥带我进来的。”

安晓低头偷偷抹掉眼角的泪,挤着微笑抬头看向门口。

乔玄硕缓缓走进来,目光温和,语气也一改以往的高冷,变得温柔:“妈,还好吧?”

安晓浅笑:“挺好的,这里的人都很照顾我,我在这里过得像个太后了,吃饱睡,什么都不用干。”

暮瑶一怔,很是惊愕。

她回头看看乔玄硕,只见男人的态度跟对待她是截然不同。

“坐下来谈谈吧。”乔玄硕做出请的动作,很是尊敬。

暮瑶心里暖暖的,虽然这个男人讨厌她,但至少还是尊重她妈妈的,也不枉她妈妈这二十几年来把所有的母爱都给了他们三兄弟。

安晓坐到她们对面,暮瑶跟乔玄硕并肩而坐。

虽然很伤怀,但安晓的脸上都尽量保持开朗的微笑,缓缓道:“玄硕啊,你不要给妈妈什么特权了,这样影响不好。”

暮瑶一脸迷茫。

乔玄硕苦涩浅笑:“这不算什么特权。”

“连那些警卫见到我都点头哈腰的,我哪是来坐牢的?分明来享福,害得其他犯人都把我当成阎王似的,怕得很。”

乔玄硕抿唇,垂了垂眸没有作声。

暮瑶连忙握住安晓的手,“妈,先别说这些,你把案发经过告诉三哥吧,还有你……”

“他上次来看我不是已经……”安晓蒙了。

“咳咳!”

乔玄硕被呛得握拳轻轻咳嗽两声,打断了安晓的话。

暮瑶疑惑地看向乔玄硕。

她千辛万苦哀求他,原来他只是把她当猴耍?不是说不会管吗?为什么要给她下套?

“妈,你把案发经过说说吧!”乔玄硕淡淡的语气显得没有底气。

安晓觉得乔玄硕很奇怪,但还是不厌其烦地再一次讲述两周前发生的事情。

“那天……”

“那天你二婶约我去美容院,我想你以后跟尹蕊结婚了,她就是我小儿媳,想多相处相处,所以我也把她叫上,我们三个人去美容院,我们在外面吃午饭,购物,下午三点左右,尹蕊说想学做蛋糕,刚好你二婶是烘焙高手,我们就一起到北苑做蛋糕了。”

“那天你二叔和她的儿女都不在家,家里两个佣人也在天台清洗泳池,我们做好蛋糕,还坐在一起吃下午茶,靠近傍晚的时候,尹蕊先行离开的,紧接着我也回南苑了……可没有想到一个小时不到,我就听到救护车和警车的鸣响,第二天警察就来逮捕我。”

暮瑶一脸愁眉,“监控呢?厨房有监控的……”

“警察说刚好那天乔家的监控系统全部崩了,而且我外套和手机忘记拿回家。”

“插在二婶心脏的水果刀为什么有妈妈的指纹?”

安晓摇头,叹息道:“哎,这真的很冤枉,我当天负责切水果,刀子上面当然有我的指纹。”

暮瑶捂脸,焦虑不安地撑在桌面上,她现在很恨自己不够聪明,心越急就思绪就越乱。

乔玄硕缓缓地喷出一句:“更重要的是二婶的指甲缝里夹着你的头发,DNA结果已确认。”

安晓点头,很是平静:“这是存心陷害,我被冤枉没有关系,可怜你二婶那么年轻就这样没了,这丧心病狂的杀人凶手一定会遭报应的。”

“尹蕊可以帮妈妈作证吗?”暮瑶诺诺的看向乔玄硕,眼神是征求的光芒。

“为什么要问我?”乔玄硕眉头轻轻皱起,脸色沉了。

暮瑶被男人冰冷的气场压得不敢出声,心里嘀咕:因为尹蕊是你的未婚妻。

安晓打破了这结冰的氛围,“没用的,尹蕊比我先离开,我可以证明她不在场,但她没有办法证明我没有杀人。”

暮瑶深呼吸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脑袋过一遍她妈妈刚刚说的话,突然一惊,开心得双手拍上桌子:“妈妈,我找到突破口了……”

安晓倒是被她拍桌子的兴奋劲吓一跳,捂着心脏,错愕地看着她。

乔玄硕黑眸闪过一抹期待的光芒看着她。

“佣人,当天两个佣人在天台洗泳池对吧?”

“嗯嗯。”安晓点头。

暮瑶激动不已,目光闪烁着希望的曙光:“其实两个佣人洗泳池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我在乔家住了十几年,我印象中的二婶是最讨厌佣人围堆了,她说边聊天边干活的会影响效率和质量,泳池本来就不难洗,二婶不可能让两个一起去的。”

安晓并不知道她妯娌有这种性子。

乔玄硕深邃下闪过欣赏的光芒,嘴角轻轻上扬,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暮瑶认真地继续分析:“我们可以查一下两个佣人那天为什么这么反常要一起干活,而且二婶还在家,难道她们不怕被骂?”

安晓和乔玄硕都沉默着。

暮瑶显得有些心慌,深怕自己说了些废话,不确定地看看母亲,再看看乔玄硕。

顿了片刻,乔玄硕站起来:“妈,我们先回去,下次过来就接你回家。”

安晓心里甜甜的,很是安心地点点头:“好。”

暮瑶还没有反应过来,男人突然握住她的手掌,“走吧。”

暖暖的温度,粗糙而结实的触感,像电流一样从她的手心震撼到四肢百骸,心瞬间溶了。

脑袋一片空白,连再见都忘记跟母亲说,被拖着快步离开房间。

深怕走慢了,这只大手会松开她,她小跑地加快速度跟上他,感觉心脏跳得要爆炸。

走到第二道铁门,他便放开了她的手,一阵失落瞬间充斥在暮瑶的心头,看来只是做戏给她母亲看而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