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上门女婿陈名鲍雯苏若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上门女婿阅读

作者:紫色烟花浏览数:2019-02-27

上门女婿 主角是:陈名鲍雯苏若水 讲述了:“所以……我这样活着对国家对社会做不出贡献的人,就活该被当做棋子,当成诱饵,被耍的团团转?”我好笑的看着耳大爷,他此时看起来好像苍老了十岁,我知道自己再生气也不应该对一个老人发脾气,不由蹲下来,用手捂着脸。
 
《上门女婿》精彩试读
我指着自己,嘴角带笑,可身体里却有一股子怒气在沸腾,我为上头流血流汗,几次三番在生死边缘挣扎,甚至因此险些失去我心爱的女人,好不容易录下了那个人的犯罪证据,宋佳音却告诉我,上头只是在玩我,他们根本就没打算动对方。
 
呵,我还真是被利用的很彻底啊!
 
茫茫然站在那里,我心里五味陈杂,浑身不是滋味。这一天发生的事情真的太多了,先是知道自己的父母另有其人,现在又被告知,我效忠的人和要杀我的人准备‘和平共处’,有意思,真是有意思!我忍不住大笑起来,身体很冷,但是这种冷哪里比得上心里的三分冷意?
 
耳大爷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内疚的喊了声:“小名啊,我知道你很愤怒,很难过,其实老爷子我也替你委屈,但是有时候,就算上头想收拾一个人,也得考虑一下那个人的死能给国家,给百姓带来什么影响。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几个人,是可以不受国家机器控制,‘自由’生活的人,而那个人,他手上的东西足以让他毫不畏惧。而一旦得到他手上的东西,将会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喜事。所以……”
 
“所以……我这样活着对国家对社会做不出贡献的人,就活该被当做棋子,当成诱饵,被耍的团团转?”我好笑的看着耳大爷,他此时看起来好像苍老了十岁,我知道自己再生气也不应该对一个老人发脾气,不由蹲下来,用手捂着脸。
 
我知道自己什么也改变不了,自身再强大有何用?我陈名在国家面前不过是个小丑,那些人让我做炮灰,我就得做炮灰,让我做棋子,我就得做棋子,如今,他们放弃利用我,我还得把这当成是一种恩赐。我不由想起了那个被称为‘卖国贼’的父亲,想起我母亲坚信着他无罪,想起中将提起他时的惋惜,我不禁想到,他会不会真的是冤枉的?我的父亲,他怎么可能是一位卖国贼?
 
想到这里,我想起苏若水和那个男人的对话,他说过,只要苏若水肯帮他们,他们就愿意帮我父亲洗刷冤屈,这是不是证明我爸真的可能是被冤枉的?
 
一阵香风拂来,一双高跟鞋立在我的面前,我缓缓抬起头,看着宋佳音,她此时望着我,如菩萨一般写满慈悲,可我却觉得她慈悲的很讽刺。我缓缓站起来,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
 
宋佳音抿了抿唇说:“刚接到的通知。”
 
“你胡说!”我愤怒的吼道,指着她说:“你跟那群老狐狸是一伙的,打从一开始你去南津救我,就是想着利用我,而你从一开就知道,我早晚有一天是要被你丢弃的,就像一条狗一样!所以无论我做再多的事儿,无论我怎么入戏,都始终打不动你,因为你自始至终都是那个编戏看戏的人!”
 
说到这,我鼻子酸了,之前我以为我已经恨透了她,直到刚才我掉落在江中,想到的竟然还是她,当时我甚至还想,我不应该怪她,她宋佳音有自己的使命责任,她为国家而活,本身就是一件高风亮节的难得之事,我应该谅解她。
 
谅解?呵呵,我谅解她,谁谅解我?
 
宋佳音的眼睛红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泪眼朦胧的样子,放在以前,我的心肯定揪在了一起,我肯定会自责自己的不温柔,可现在,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因为我对她已经绝望了。
 
她斩钉截铁的说:“我知道你很难相信我的话,可我说的是事实,我也没想到上头会突然变卦。”
 
“你不知道?”我扯着嗓子喊道,“这世上能有你宋佳音不知道的事儿?你不是很聪明么?你不是对一切了如指掌么?到头来你用一句你不知道就想糊弄我?宋佳音,我陈名有那么笨,那么好骗吗?你耍了我一次又一次,现在,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你还没玩够吗?”
 
耳大爷沉声道:“陈名,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抬起手,示意他不要说话,我攥着拳头,说道:“宋佳音,我希望回南津以后,你能彻彻底底的消失在我的生命里,我也会努力把你忘记的干干净净。还有,告诉你上头的人,下次要利用我,就把水姐嫁给我,至于你,已经失去了支配我的资格!”
 
说完,我将身上的大衣狠狠往地上一摔,从宋佳音的身边经过。
 
冷风呼啸,树叶簌簌作响,毒蚊子乐此不疲的在人的身边叫嚷着,我在冷风中一步步的朝飞机上走去,耳边传来她曾经温柔好听的声音。
 
“我宋佳音的男人必须一心一意。”
上门女婿陈名鲍雯苏若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上门女婿阅读
“我给你半年时间,看是你改变我,还是我改变你。”
 
“陈名,后会有期。”
 
“我等你从南津跳到更高的世界,到时候,我在我的世界等你陪我一起看那里的风景……”
 
……
 
她说的每一句,我都言犹在耳,她的风情万种,她的古灵精怪,她的稳重霸气,她的俏皮可爱,她的每一面都如一件珍宝被我珍藏在内心,我视她为这世上的明珠,在内心里鼓吹着她有多伟大,可在她眼里呢?我不光是颗棋子,还是个弃子!她把我玩弄的彻底,她的伟大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上的,这算什么伟大?这不过是自私和残忍!
 
身后,宋佳音突然大声喊道:“陈名!”
 
我笔直的站在那里,头也不回。
 
宋佳音的声音变了调,她问道:“你难道真的不相信我?”
 
我笑了,事到如今,还说什么信与不信?
 
宋佳音语气严厉的问道:“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果真不信我?”
 
我紧紧攥着拳头,内心里有一道声音,跟我说“信她一次吧”,我只当这是自己没出息的心声,我喃喃开口道:“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跟我说的那番话吗?你说‘十个我也不够这个世界玩的’,你说‘我们的世界不会有交集’,你说‘后会无期’,我相信了那么多你后来的话,现在才发现,原来我最该相信的就是你最初的话。我陈名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怎么配得上你高高在上的宋大小姐?后会无期?哈哈哈哈,好一个后会无期!”
 
说完,我就冲到了飞机上,找了个偏僻的角落蜷缩在那里。过了很久,宋佳音和耳大爷才上来,宋佳音坐在最前面,耳大爷则来到我的身边,很快,飞机起飞了,我困倦的闭上眼睛,感觉身上冷一阵热一阵,很不舒服。
 
耳大爷斟酌了半天,开口道:“陈名啊,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冲动,人呢,得往好的一面想,你想啊,你现在至少是自由身了,你说是不是?”
 
我没说话,耳大爷叹了口气,说道:“到了南津,我会帮你东山再起的。”
 
“东山再起?”我忍不住笑了,说:“那个人可是像条毒蛇一样死咬着我不放呢,别说东山再起了,我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
 
耳大爷忙说:“不会的,上头已经和那个人谈妥了,他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动你。”
 
“这是对我这颗棋子的补偿?”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心里却很冷很冷。
 
耳大爷没说话,只是深深叹了口气。
 
我猛地睁开眼睛,说道:“我要回京城。”
 
耳大爷为难的说:“陈名,上头已经勒令我们把你送到南津了。”
 
“凭什么?”我站起来吼道,“我要去看我妈,我要问问她,我真的是她的孩子吗?我要问问她……”
 
她为什么不要我了呢?
 
她那么爱我的父亲,一心一意的守着过去的那份情,可为啥任由别人把我抱走,一天都不肯养我呢?
 
耳大爷低下头,懊恼地说:“你妈是不会见你的。”
 
“为什么?难道我被全世界抛弃了还不够,还得被我的母亲抛弃才行吗?还是说在她的眼里,我也只是一枚棋子?”我失魂落魄的说道。
 
此时此刻,我感觉自己脆弱的就像是一块玻璃,轻易地就会碎掉。
 
耳大爷摇摇头,说道:“陈名,你不要这样想,你的母亲比任何人都爱你,她之所以不认你,是因为她不想你背上叛徒之子的罪名。何况,她根本没有选择权。”
 
没有选择权是什么意思?我看向耳大爷,他望着我,目光里充满了哀伤,我懵懵懂懂的明白了他的意思,无奈苦笑,我无力的问道:“她知道我是她的儿子么?”
 
“知道。”耳大爷无奈的说。
 
“她……真的喜欢我吗?”
 
想起那个我还不太熟悉的女人,想起她第一次见我时那副紧张心虚的样子,想起第二次她见我时那份温柔与凄楚,我感觉心都要碎了,父亲含冤而死,母亲被‘控制’,不能与我相认,爱的女人现在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最好的兄弟在为我顶罪,被关在劳什子的小黑屋里。
 
我陈名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灾星呐!
 
“老爷子,你留在京城吧,水姐还要拜托你照顾,此外,麻烦你多帮我盯着点在京师大读书的我妹陈薇,还有陪在她身边的鲍雯。至于南津那边,我会自己努力的。”我说完就不再说话。
 
耳大爷沉声道:“这怎么可以?”
 
我说:“我意已决,老爷子,希望你能满足我这个请求。”
 
耳大爷望着我,沉默良久,无奈的叹了口气,说:“我明白了。”
 
接下来一路无话,天微微亮时,飞机在一处偏僻的山下落地,我拖着沉重的身体下了飞机,头也不回的说:“不用送了。”
 
说完我就大步流星的朝山上走去,我一直爬到山顶,然后站在高处看着这座古城,有些悲哀的想,我回来了,可是我却依然一无所有。
 
但那又如何?从今天起,我陈名要用这双手,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更多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