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女国相九鸢百里景辰章节目录_九鸢百里景辰大结

作者:樱念浏览数:2019-01-31

小说主人公是九鸢百里景辰的书名叫《女国相》,主要讲的是:杨公公宣读完圣旨之后也不多做逗留,很快又返回宫中,只是原本喜气洋洋的婚礼到底是被他的出现破坏了气氛。见证了这一幕的宾客们都纷纷开始猜测皇帝此举的用意。不过他们无论从什么角度去思考皇帝的用意都能看出一点.

见证了这一幕的宾客们都纷纷开始猜测皇帝此举的用意。
 
不过他们无论从什么角度去思考皇帝的用意都能看出一点,那就是皇帝虽然为大将军的长子赐婚,却不是对大将军有什么不满,反而从皇帝的赏赐中能看出大将军依旧荣宠不衰,仍旧是皇帝他倚重的肱股之臣。
 
九鸢已经不知道她究竟是如何从地上被人搀扶起身,又是如何被送回到新房中的,当她坐在新房的床上时,大脑仍旧一片空白。
 
过了许久,她才终于长长叹出一口气,重新恢复了冷静。
 
“这样怎么可以?我明明已经下定决心要将他们都带进地狱的!如今这就受不了,他日如何能够与那群畜生交手?”
 
她摊开手掌,看着手心被指甲刺伤的痕迹,不禁自嘲一笑。
 
“主子,您这么想就对了,方才我看到您的样子,还真是为您捏了一把汗啊!这般沉不住气,可真不像您的风格。”
 
新房的房梁上突然传出一阵轻笑,一个懒洋洋的男声响起,瞬间打破了新房中的平静!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为何躲在梁上,难道是想做一回梁上君子?”
 
九鸢听到这声音却表现得不慌不忙,她小心的将盖头揭开,抬头就看向了上方的屋梁,果然就看到一个穿着夜行服的男子正倚靠在梁上,脸上还带着一丝浅笑。
 
男子见九鸢朝自己看来,笑着摇了摇头,状似无奈一般。
 
他身形非常灵巧,直接就从房梁上跃下,如同一片轻飘飘的羽毛似的,无声无息的落在了九鸢面前,对着她屈膝下拜。
 
“青锋,我吩咐你查的事情,都查清楚了?”
 
九鸢的声音淡淡的,丝毫不带一点感情,在偌大的新房中她的声音显得十分空洞,一如她的心一般。
 
从十二岁开始,她的人生已经失去太多,而如今,她终于有机会将这些账一点点讨回来了!
 
“属下已经办妥了,这是您要的资料。”青锋说罢就直接从怀中取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恭敬的递到了九鸢面前,“还有之前您吩咐的那件事,属下也已经办妥了!”
 
“我知道了。”
 
九鸢想起那两个宾客的对话,眼前似乎又看到了家破时,父亲浴血的模样,禁不住闭上双眼,心中却并没有报仇之后的喜悦。
 
百里宗正,当今大庆国皇帝百里昊的族兄,原本不过是个小小的军官,为了晋升多次到太尉府求见当时身为太尉的九鸢的父亲九明宵,希望得到提拔。
女国相九鸢百里景辰章节目录_九鸢百里景辰大结局阅读
可惜他是个扶不上墙的货色,不但不懂得军法谋略,甚至连身手也差强人意,九明宵对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很是反感,之后便果断拒绝了对方的请求。
 
只是没想到他一直对此事怀恨在心,在攀上百里昊之后又屡次向其进谗言,污蔑九明宵与太子勾结,想要置百里昊于死地。
 
也正是因为此人的谗言,才会使得百里昊对九明宵有所猜忌,继而有了要除之后快的心思。
 
九鸢抬手揉了揉眉心,就这样简单的将此人解决,她觉得很不甘心,只是此人在她幼时曾经多次到太尉府,曾经看到过她,若是不将此人先除去,恐怕会有隐患。
 
于是她早在进入大庆国境内时就调动了暗桩,设计让百里昊对这位族兄起了疑心,构陷对方有不臣之心,故意放出消息,指出此人在家中藏有龙袍玉玺,对皇位有了不该有的觊觎。
 
百里昊乍一听到这个消息顿时震怒,他自认一直对这位族兄礼遇有加,没想到对方竟然这样回报他,当即就命令影卫调查,果然在宗正家中找出了龙袍和仿制的玉玺。
 
得知真相的百里昊龙颜大怒,直接就赐了他一杯毒酒。
 
这也就是百里宗正会暴毙身亡的真相。
 
九鸢想着,脸上渐渐露出冷笑。
 
“主子,你可不要在新郎官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他可是会被你吓跑的。”何青锋见到九鸢露出这样的笑容,禁不住就打了个哆嗦,一副小生怕怕的模样。“还有你直接就揭了盖头,可是抢了新郎官的权力,这样不好!你还是重新准备好迎接新郎官吧!属下这就离开!”
 
九鸢被他这样提醒,这才想起她现在的身份,目送青锋闪身从窗户离开,她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她其实是非常自私的人,这场婚礼不过是一场给外人看的戏,她只是在其中扮演一个角色罢了。她并不能给宁渊幸福。
 
想着宁渊的态度,九鸢就感到一阵头疼,无奈的叹了口气,决定暂时不要去想这些事情。
 
夜深了,前院的声音也渐渐小了,宾主尽欢,此时已经到了送客时分。
 
九鸢静静坐在一张贵妃榻上,手上拿着一卷书册认真的看着,她的手指轻轻翻动了一页书页,就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心顿一紧,手也禁不住微微用力。
 
宁府众人想起今日的喜事,都心照不宣的避开此处,只希望不要打扰到大少爷与少夫人,也因此等到宁渊回到新房的时候就发现新房周围竟然显得有些冷清,下人们都识趣的避开这里,给他们留下单独相处的时间。
 
刚刚送走宾客,宁渊就迫不及待的回了新房,就只是想看看九鸢。
 
他推开房门就见到九鸢安静的坐在贵妃榻上,身上此时已经换下了嫁衣,一身浅粉色的宫装衬托得她如花般娇艳。
 
“鸢儿!”
 
九鸢抬头就看到了一个长身玉立的身影,过去了八年,昔日的少年已经长成了翩翩佳公子,一袭红衣也没有掩盖住他身上的书卷气。
 
“渊哥哥。”九鸢笑着起身,对着宁渊行了一礼,态度非常恭敬。“这次,真的要感谢渊哥哥相助,否则九鸢一定不能这样顺利的回到大庆。”
 
宁渊原本兴高采烈的想走到九鸢身前,因为她生疏有礼的态度,顿时就愣在原地。“鸢儿,你这是做什么?”
更多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