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卿尔的小说-莫少强撩落魄妻莫修宸白苏小说全章

作者:卿尔浏览数:2019-01-31

小说主人公是莫修宸白苏的书名叫《莫少强撩落魄妻》,主要讲的是:“什么?!……”白苏踉跄了一下,脸色瞬间苍白如纸,俯下身子捂着唇拼命的干呕着,眼泪汹涌的从眼眶中夺眶而出,从指缝滑落,滴在脚下。“是我害了他,是我……如果不是我,他现在一定还好好的活着,如果不是我,爸...

“是我害了他,是我……如果不是我,他现在一定还好好的活着,如果不是我,爸爸也不会被气的住进医院,生死未卜,都怪我,该死的那个人应该是我才对,爸爸,纪程希,对不起……”
 
看着蹲在他脚下弯腰痛哭得不能自已的女人,莫修宸皱了皱眉头,听到她不停的念叨着纪程希的名字,神色已然冰封,收回了悬在白苏头顶想要帮她顺气的手,冷硬的转身,不去看她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
 
“白小姐,请节哀。”莫修宸淡漠出声,示意赶来的女佣将她扶到一旁的沙发上。
 
白苏跌跌撞撞的撑着身子倚着墙壁站起来,艰难的抬起头,隐在海藻般的长发中苍白的小脸,泪痕犹在,带着一股子失去生机的淡漠。双目无神的看着莫修宸的背影,有些许恍惚,不断的呢,喃着,“程希再也回不来了,他不管我了,不要我了……”
 
白苏脸上那种生无可恋的表情让莫修宸的脸色一沉。
 
林之恒惊诧的看着几乎要哭得背过气去的女人,目光在莫修宸脸上流转,这是什么情况,一副要屠城的模样?真的是看上这朵小白花了?
 
节哀?!这种时候节什么哀啊!不是应该抱抱、安慰、虎摸么?急死他了都!
 
林之恒百爪挠心,想着莫修宸单身二十多年没有解封的泡妞技能,遂善解人意的要当个好助攻,挪了挪陷在沙发里身子,张了张唇,想要告诉白苏那个男人还没死,别为了渣男抛弃一片森林!他们的莫大总裁就不错!
 
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感觉肩头一沉,林之恒浑身一个激灵,就撞上莫修宸冷冽的眼神。“之恒,天色很晚了,你早点回去休息。”
 
“我……”林之恒立刻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下来。
 
莫修宸的意思很明白,让自己赶紧圆润的滚蛋,可是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告诉白小姐呢!眼巴巴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白苏,还是有些贼心不死。
 
“需要我送你吗?”看到林之恒我了半天没有下文也不动,莫修宸状似随意的询问,眼神暗含的警告,能把他那颗八百瓦发光发热的大灯泡瞬间灭掉。
 
林之恒点了点头,而后立刻反应过来,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手脚并用的从沙发上爬起来,迅速消失在客厅。临走的时候,贴心的为他们关上客厅的门。
 
“医生说,胎儿不太稳定,你的身体也不太好,临行前嘱咐我,你的情绪不宜太过激动,对孩子不好。”莫修宸尽量将语气放缓,拿起纸巾递到白苏面前。
 
白苏木讷讷的抬眸,哭红的双眼盈着水光,像只红了眼的小白兔。看清楚莫修宸古井无波带着清冷寒意的脸,下意识的呆愣在原地。下巴上挂着晶莹的泪珠,吧嗒一下,晕开在浅色的衣襟上。
卿尔的小说-莫少强撩落魄妻莫修宸白苏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隔着模糊的泪眼,那张俊秀冷逸的脸,似乎比照片上显得更加清冷一些,白苏终于找回了自己的理智和声音,“你是……莫修宸。”
 
莫修宸眸色微暗,心底竟泛起了一丝雀跃,她认得他。那是不是她也记得那个放纵旖旎的夜晚,按捺下心底的不确定,莫修宸弯腰轻柔挑起白苏的下巴,抬手将她的眼泪擦干,“对,我是。”
 
略微有些粗粝的指尖隔着一层纸巾,轻抚着白苏的脸颊,得到肯定的答复,白苏眨了眨眸子,抬手握住了脸颊上继续动作的手腕,将它拉开。
 
挺直了身板,浓浓的鼻音带着淡淡的疏离,“多谢莫先生今天出手相救,之前我父亲有跟我谈起过您,作为商业上的竞争对手,他对您很是赞赏。刚刚有些失态,让您见笑。今晚真的多谢了。”
 
莫修宸不可否置,倾身对上白苏的水眸,不放过她眸中的任何情绪,“仅仅只是听说过我?白小姐,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就见过?”
 
白苏扯了扯唇角,身子后倾,尽量避开莫修宸颇具侵袭意味的动作,看着他眸中认真的神色,叹息一声,苦笑道,“莫先生,我是个孕妇,而且我男友刚刚去世,您这样低劣的撩妹手段在我面前还是能省则省吧!”
 
“天色不早了,白小姐早点休息。明天……算了,没什么。”莫修宸起身离开,留下一脸愕然的白苏。
 
明天,她还会有明天吗?白苏苦笑着,疲惫的揉着眉心,支起身子,就有女佣上前贴心的扶着她,朝卧室走去。
 
“帮我端杯水,谢谢。”白苏迷惘的看着窗外迷人的夜色,脑海中不断闪现着纪程希临死前的惊险画面,还有医院发的短信,她的父亲不行了,被医院确认死亡?
 
房间里暖烘烘的,可是她却觉得无尽的冷意渗到了她的骨子里。冷得让她浑身颤栗不已,握着水杯的手骤然脱力,咣当一声,玻璃杯四分五裂在脚下炸开。
 
白苏弯腰捡起一块锋利的碎片握在掌心,刚起身,就看到闻声而来的女佣,歉意的扯了扯唇角,露出惨淡的笑意,“不好意思,失手打碎了。”
 
“没关系,白小姐,我这就清理。”女佣低眉顺眼的回答,转身离开去拿清扫工具。
 
白苏脸上的勉强的笑意顿时消失,走进卫生间,反锁。
 
哗哗的水声响起,浴缸里的水一点一点的积蓄起来。白苏静静的坐在浴缸里,抬起手腕,透明的玻璃碎片被她牢牢捏在指尖,也许这样她才能从糟糕的人生中解脱出来。
 
没了,她什么都没有了。疼爱她的父亲离开,程希也为了她而死,爱她的,她爱的,一个个都离她而去,而她,什么也做不了,做不了……泼天的无力感浸透白苏的每一根神经末梢。
 
温热的水包裹着她柔弱的身躯,嫣红的血液一点点扩散在清澈的水里,好像浑身的力气也随着血液的流逝而一并抽走。就这样安静的离开,陪着他们一并消失在这个世上好了。
 
爸爸,程希,我来了,等等我,前路太艰险,我不想走了,原谅我的懦弱。我只是,只是不想孤单一个人,想陪着你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