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总裁今天也很霸道虞芷宁凛寒小说在哪看《总裁

作者:阿怪博士浏览数:2019-01-24

小说主人公是虞芷宁凛寒的书名叫《总裁今天也很霸道》,主要讲的是:“我……我……”赵文镭显然还想争辩,却已经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滚!”凛寒松开手,赵文镭的脑袋又撞到了树上,撞得他眼冒金星。可他哪还敢在凛寒面前再要什么公道?反倒庆幸的像是被刚刚赦免了死罪的死刑犯,一...

凛寒挂断电话,理了理领口,大步朝前走。
 
他走出几步,脚步却不听使唤的停下了,回过头,又看了一眼那个扶着树干才能勉强站稳的女孩。看得出,她依旧很害怕,怕到连肩膀都在微微战栗,可眼角却偏偏没有泪。
 
他让她回去换衣服,可满堂的宾客,她这个样子又能到哪儿去?
 
到底还是不忍心。
 
凛寒折回去,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她的身上:“跟我走。”
 
为了避免虞芷宁的窘态被人撞见,凛寒没有吩咐接待把车开到门口,而是带着虞芷宁来到地下车库。上车的时候,凛寒如往常一般随手拉开车门,将右手挡在车沿,示意虞芷宁上车。于是虞芷宁伸出的右手就这样僵在了半空,侧过头看了凛寒一眼,目光里是礼貌的谢意,还有几分不易察觉的感动。
 
她还姓虞,也还是虞小姐,只是再也没有人可以让她享用属于虞小姐的待遇,而现在,面前的这个男人却一如既往的给予着她温暖,她如何不感激?又如何不感动?
 
凛寒关上车门,绕到另一侧,自己也坐进车里,微微拧动钥匙,玛莎拉蒂的引擎声像是低沉的摇滚乐,音符跨越了半个城市,终于稳稳的停在一栋别墅前。
 
“到了。”凛寒淡淡开口,顿了顿,又补上一句:“我的私人别墅,不会有人来。”
 
“谢谢。”虞芷宁应着,她当然明白凛寒话里的意思,忙下了车,跟在凛寒身后走进别墅。
 
凛寒示意虞芷宁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自己则上了二楼。虞芷宁等了好一会儿,才见凛逸拿着一件衬衫从房间出来,面色一如既往的平静,可说话时喉结的颤动,却还是暴露了那一丝他好不容易才隐藏起的尴尬:“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了吧。我家里没有女装,你先将就一晚,明早我会让路安送来。”
 
“谢谢。”虞芷宁接过,转身朝浴室走去,回想起凛寒那张纠结的脸,忍不住有点想笑。
 
“不许笑!”身后传来一个故作愤怒的声音,本就忍得辛苦的虞芷宁终于控制不住,连忙捂着嘴钻进浴室。
 
氤氲的水汽洗净了虞芷宁身上沾上的泥污,连带着也洗去了这些天的阴霾和窘迫。虞芷宁伸手抹去镜子上的水雾,看着镜子里那个不施粉黛却肤若凝脂的女孩,对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
 
她换上衬衣,衬衣足够长,却也足够肥。虞芷宁想了想,从换下了的破裙子上抽出裙带,系在腰上,然后一边歪着脑袋擦着头发,一边走出浴室。
 
然后一出门就看到了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凛寒,他皱着眉头,不停的按着电视遥控器换台,最后,索性直接关掉电视机,把遥控器丢到一边。
 
他微微抬头,看到了面前那两条纤细笔直的双腿,而视线再往上移,白衬衫的下摆却刚好垂到大腿,挡住了最精彩的部分。
 
凛寒揉了揉突突跳着的太阳穴,不由得有点好笑。从他懂事开始,就知道他将来一定会娶虞芷宁为妻,他讨厌被安排,却又摆脱不了,因而这么多年,他对她,厌恶还厌恶不过来,又怎么会突然对她有了兴致?
 
他指了指面前的座位:“过来上药。”
 
虞芷宁愣了一下,还是依言走过去,坐到凛寒面前。带着薄荷味清凉的药膏点在脸上,不知怎的却并没让虞芷宁感到镇定,反倒让她的脸颊微微有些发烫,就好像刚刚好不容易才洗去的那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和感动,一下子却又统统卷土重来。
总裁今天也很霸道虞芷宁凛寒小说在哪看《总裁今天也很霸道》小说
“谢谢。”虞芷宁咽了口口水,有些干巴巴的开口。
 
“你不用谢我,我也不完全是为了帮你。”凛寒将用过的棉球丢到垃圾桶里:“我说过了,你现在暂时还是我的未婚妻,你要是出了什么丑事,我脸上也无光。”
 
虞芷宁的动作微微顿了顿,连带着那一丝不知所起的感动也一并僵在了脸上,接着她微微勾起嘴角,笑的意味深长。是啊,他是K是最年轻、也是最有潜力的副总裁,他怎么可能在没用的人身上投资?他所做的一切,哪怕自己受了益,可自己也从来不可能是他的出发点。
 
她差一点又忘了她是谁,这个新身份,对于她来说还有点陌生,她还需要慢慢适应,也慢慢感受它带给自己的一次又一次的绝望。
 
这样的绝望开始于三天前,她正在房间里睡懒觉,反正假期总有大把时光,在这个家里,也不会有人来扰她的清梦。
 
可偏偏楼下传来一阵嘈杂,吵得她睡意全无,从床上爬起来站到窗前,难免对于这个隔着最好的隔音玻璃,还能把自己吵醒的大嗓门有了几分好奇。大嗓门是一个年轻男子,穿着一件洗到起球的白T恤、一条老旧发白的牛仔裤,配着一双沾满泥污的白球鞋。他一面大声嚷嚷着,一面伸着胳膊对出来赶人的管家和保姆指指点点,胳膊上的肱二头肌鼓着,虽然长得也算白净,却看着就让人不想接近。
 
而男子身后,则跟着一个穿着天蓝色连衣裙的女孩,女孩并不加入男子跟管家的斗争,只一直低着头,一副文文弱弱的样子。虞芷宁有点好奇女孩的样貌,小心翼翼的推开窗子,女孩却刚巧抬起头,和虞芷宁四目相对之后,又匆忙移开视线,背对着虞芷宁,再也不肯转过头来。
 
离得太远,虞芷宁还是没太看清女孩的长相,却也还是能捕捉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妩媚,还有夹杂其中的那一丝心机。
 
虞芷宁皱皱眉,这两个人究竟是谁?又究竟想要做什么?正想着,管家不知怎的忽然打开了门,男子则拉起女孩的手,大大方方的走进家里。虞芷宁心里一惊,匆忙洗脸刷牙,换好衣服后,故作镇定的朝楼下走去。
 
客厅里,男子和女孩都坐在沙发上。女孩依旧把头埋得很低,一言不发,而男子则喋喋不休的朝父亲母亲发出质问,虽然比在屋外的时候收敛了些,可也还是嚷嚷的人头疼。
 
见虞芷宁走下楼,男子把一直向前伸着没有放下的手指,转移到了虞芷宁身上。
 
“虞先生,虞太太,这就是你们的女儿吧?她应该也是二十岁,六月二十五的生日,跟我妹妹一样大,跟我妹妹同年同月同日生。不过这待遇可真是不一样啊,看看她身上这衣服,这款式,这料子,恐怕得不少钱吧?可是虞先生虞太太,我告诉你你们弄错了!真正应该享受这一切的是我妹妹林梦琪!”
 
“你说什么?”虞芷宁走到男子面前:“这位先生,虽然我不知道要怎么称呼您,但是您既然进了我们家,那就是我们家的客人,希望您也能拿出一副客人该有的态度来。”
 
“啧啧啧,真有教养啊!”男子却反倒翘起了二郎腿:“张口闭口的就是您,真不愧是大家闺秀。不过你还真说错了,我不是这个家的客人,我是主人。我妹妹林梦琪是这个家的主人,我是她哥哥,那我自然也是主人。相反,倒是你这个偷梁换柱的人,才真应该懂点礼貌,这样,我们撵你出去的时候,也会温柔一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