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棠梨落满裳全文免费阅读_竹柔颜池瑾然全章节免

作者:和气的小道姑浏览数:2019-01-24

小说主人公是竹柔颜池瑾然的书名叫《棠梨落满裳》,主要讲的是:伤心之余,熙和还是赶忙理了理自己狼狈的仪容,微微一笑,就像是红粥中突兀的肮脏碎屑,急匆匆的就跑了出去要去迎接池瑾然。池瑾然正缓步走来,实在是耐不住竹柔颜纠缠,心不甘情不愿的前来正是铁青着脸,就像是凝结...

大夫无言只能由着下人拖拉着,心中却隐隐有着不好的预感,不禁紧蹙着眉,匆匆追着下人一再加快的脚步。
 
到了侧妃房中,边见熙和板着那张因红痘丑陋难看的脸,不禁打起寒噤,略微迟疑,还是赶忙上前,“不知王妃叫我过来可有何事?”
 
“我且问你,我的脸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好?”熙和声音尖利,隐约透着一股阴寒之气,锐利的眼睛像是要将大夫生吞入腹一般。
 
大夫很是为难,仔细斟酌了一番,缓声说道,“还……需要一段时间。”顿了顿,补充道,“我已加紧为侧妃治疗,还请侧妃再耐心等待一段时间。”
 
熙和猛然起身,恍若死灰一般的眼睛直直的锁着大夫,“我再问你一遍,我的脸什么时候才能好?”
 
这……这又岂是我空口说了就算,若是胡乱说了个时间,到时候期限到了,岂不是更加麻烦。
 
大夫皱了皱眉,挺直了身子,缓声说道,“回侧妃的话,还需要一些时日,你的病才能好。”
 
“来人。”熙和唤来下人,紧攥着幼细的拳头,冷声说道,“把这庸医给我抓起来。”
 
几个下人登时入内,将大夫围起来,形成一个狭小的包围圈。大夫面容一滞,“我还是那句话,侧妃的病还需要一段时间才可以康复。”
 
“给我打。”熙和厉声叫道,凶悍的脸恍如夜叉。那声嘶吼就像因病疾长久纠缠的宣泄,眼神狠厉,却不觉染上了泪水。
 
下人闻声挥舞着拳脚往大夫身上招呼,丝毫不敢懈怠,生怕因为自己留情下一个受罚的就是自己,皆是用尽了气力。
 
一下人一脚踹上了大夫的膝,大夫登时脚下一软,矮矮跪下,却是死死要着牙,分毫没有求饶的意思。
 
不禁脾气上来,该说的话已经和熙和说了,若是侧妃执意不信,非要迁怒于他,他也没有办法。
 
下人的拳脚重重打在了大夫的背部,大夫身子一软,趴在了地上,嘴角沁出了鲜红的血丝。
 
熙和见了,不禁蹙起眉头,扶着额头,眉眼间尽是不耐,冷声说道,“我问你,我的脸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好?”
 
“还需要一段时间。”大夫咬着牙,沉声闷气说道,话音落下,吐出一口鲜血。
 
“还需要一段时间。”熙和低低的说着,就像是轻旋在空中用不会掉落的落叶,轻呵了一笑,声音却越发低沉,“罢了,将他带下去。”整个人像是突然失去了色彩,再无生机。
 
下人抓着大夫垂下的手臂,拖拉着送去。随着人影渐渐远去,熙和颓然跌坐在地,崩溃大笑。
棠梨落满裳全文免费阅读_竹柔颜池瑾然全章节免费
随后,熙和开始闭门不出,许是安心养病,抑或是因着池瑾然造成的心伤。
 
这边竹柔颜正和允儿品着佳茗,见莫月到来,微微一笑,“快过来坐,这茶委实不错,值得一试。”
 
莫月点点头,眉眼略显谦和,侧立在一旁,朗声说道,“这一回来是向王妃报告情况来的。”
 
竹柔颜瞪大了眼睛,眨巴着细长眼睫,眸中莹光闪动,很是期待,“熙和那边可是又有事情发生?”
 
轻点了下头,莫月将熙和那边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相告。云芷梨正在外游玩归来,就见家中堆满了满满的礼品,不禁眨巴着细密眼睫,奇道:“娘亲,为何家中有这么多礼品?”
 
这般说着,便伸出手,拿着包装精致的礼品在手中把玩,不禁惊叹,“这可是我一直想要的梦梨酥。娘是怎么拿到的?那家店每天都要排着老长的队,就是一直排着也不一定能够买到。”
 
话音落下,便准备将其拆解,白皙娇嫩的手背就猛地被云母一拍缩了回去,随即被训斥道,“快放下,这可不是给你的。”
 
云芷梨讪讪一笑,“娘,这放在家中的物什,怎么还不是给我的?”说着上前拉着云母的衣角撒娇道,“我想吃梦梨酥许久了。”
 
“少来这一套。”云母抽回了手,整了整衣襟,态度异常坚决,“这是给你准备着,让你送王妃的。”
 
“王妃?”云芷梨蹙起娇眉,于眉心处深深纠结起来,闷着声音说道,“为何要给王妃送礼呢?”
 
“你还以为我不知道。上回让你去给王妃道歉,结果呢?又和人家争执起来,好在人家不与你小孩子家计较,不让啊,你现在还能在这儿得瑟?”云母气呼呼说道,还好随从告诉了她云芷梨那日上门道歉的情形,不然就要被这鬼丫头蒙混过去。
 
“后来我不是和王妃和好了吗?”云芷梨拉着云母的手,眼巴巴的看着梦梨酥,“这事儿已经翻篇了,娘亲为何还提这事儿?”
 
“不行。”云母冷然态度坚决,“你得去给王妃赔个不是。”说着,瞧瞧云芷梨委屈纠结的小眉眼,不禁叹了叹气,“这样吧,我给你留盒梦梨酥,你一回来就给你。”
 
“行。”云芷梨兴奋的和云母击掌,蹦�Q着就往门口奔去。云母随即招呼着随从带上礼物跟上。
 
云芷梨带着礼物再次上门,挺着小腰板,对着王府通报的人说道,“去,给姑娘把王妃叫出来。就说是云芷梨来和王妃赔罪了。”
 
侍卫赶忙前去通报,心中却恍惚有些不明白,这姑娘怎么又上门赔罪?上回王妃不是还亲自送她回去。心中一估摸,还是头一回见到有人赔罪还这么开心的。
 
这边竹柔颜拿着大剪在花园中试着修剪盆栽,就见允儿急匆匆走来,扬起眉,浅笑道,“这是怎么了?怎么这般匆忙?”
 
“王妃,上回来赔罪的姑娘又来了。”允儿微眯着眼,露出笑颜说道,似是想起了竹柔颜那日的可爱模样。
 
“云芷梨?她怎么来了?”竹柔颜盈盈一笑,玉容绽出如花般笑颜,笑眼弯弯,便催促着允儿,“快,带我去。”
 
允儿浅笑在前方领路,竹柔颜快步跟随,心里边是真心喜欢云芷梨,不禁为云芷梨的到来欢喜。
 
行至大厅,便见云芷梨傲然一笑,柳眉微挑,气势十足,对着随从招呼着,“把东西呈上来。”
 
随从应声将物品呈上。看着随从几个来来回回,将礼物堆得齐齐整整,就像个小山丘一般,竹柔颜不禁蹙起眉头,隐约觉得有几分怪异,“你怎么带了这么多东西?”
 
“我是来……来……”云芷梨顿时僵住,这话对着竹柔颜怎么就说不出口,扭扭捏捏了好一阵,才颇觉憋屈的说道,“我是来赔罪的。”
更多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