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秦佳淇纪擎轩by尾狐完整全集阅

作者:尾狐浏览数:2019-01-19

小说主人公是秦佳淇纪擎轩的书名叫《有生之年狭路相逢》,主要讲的是:卧室床上,白筱筱打着点滴,看起来睡的很沉,林墨怕她睡觉不老实,一直抓着她扎着针的手,每过一会儿还得按凌轩说的,给她额头换冷敷毛巾。几个小时后,药瓶内的液体差不多没了,林墨又十分小心的给她取针,见针头都...

林墨深吸一口气,伸出温柔的手去抚摸白筱筱的面颊,不知怎的心跳竟加速起来,再深吸一口气,头缓缓朝着白筱筱的脸靠近。
 
“你不能怪我,是你先招惹我的。”
 
林墨低声说完,就想在白筱筱面颊上轻吻一下,可当看见某人头发长沾着的狗毛时,胃部便不受控制的翻滚起来。
 
他虽然对萨摩耶犬哈迪有所宠爱,却也只让养狗师饲养它,自己并不怎么接触,要不是因为这女人说就算嫁给狗也不嫁给他,他不可能把她弄进狗舍,更不可能跑狗舍里去戏耍她,此时女人被自己从狗舍里抱出来,刚刚女人生病自己没注意,此时看见女人身上竟然粘着狗毛,高度洁癖症即可爆发了。
 
恶心感让他再也不能承受,起身冲进洗手间。
 
“砰”的一声,洗手间的门被关上,躺在床上沉睡的白筱筱从噩梦中惊醒。
 
恍惚的睁开眼睛一看,自己竟然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虽然浑身酸疼的不行,还是强忍着难受从床上爬了起来。
 
自己不是被林黑土囚禁在狗舍里吗?怎么跑床上来了?想到这有可能是林墨的房间,吓得直哆嗦,尤其房间里亮着灯,知道此时是晚上,下床后愣是连鞋子都顾不得穿,赤脚朝门口迈步,恨不能赶紧离开这里。
 
“喂!你要去哪?”
 
白筱筱走到门口还没来得及开门,身后就传来洗手间开门声和林墨的问话声,扭头见林墨朝她来了,吓得她赶紧伸手开门,可惜刚发过烧的她竟连开门的力气都没有,门还没来得及打开,林墨几步上来就抓住她的胳膊。
 
“啊…放开我。”白筱筱惊叫着,林墨却不管不顾的抓住她胳膊朝床的方向拽,一边拽还一边命令:“滚床上去,没我的命令不许下来。”
 
白筱筱一听更加慌乱,干脆大喊大叫起来:“林黑土,死流氓,敢对我乱来,我我…去公安局告你。”
 
白筱筱喊话间被林墨扔到床上,白筱筱起身要跑,林墨一着急扑上去把白筱筱压住,白筱筱抬手反抗,林墨又抓住她的手腕压过头顶,才似笑非笑道:“白面小姐,你现在是我林墨的私有物品,就算是睡你,你也得配合,懂吗?”
 
白筱筱闻言,气的大骂:“林黑土,你**,胡说八道,姑奶奶才不是你的私有物品。”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秦佳淇纪擎轩by尾狐完整全集阅读
林墨见白筱筱怒了,心里莫名得意,可灯光下白筱筱发丝上的一根狗毛又戳中他的眼球,弄的他再次犯起恶心,生气间跳下床,抓住白筱筱胳膊就往浴室里拖。
 
“你弄脏我的床了,赶紧滚去洗澡。”
 
白筱筱被吓得有点傻了,直到花洒的水浇到身上,她才打了个激灵,抬手就要揍人,林墨眼疾手快,抓住朝他掴来的胳膊,然后把小女人压到墙壁上,水“哗哗”的往下浇,两个人的衣服瞬间湿透。
 
林墨擦了把脸上的水,荧光灯衬托的他五官精致立体,湿漉面颊闪着水光,唇角的一抹笑也有些迷人,“白面妞儿,说,要不要做我的女人。”
 
“做你妈个大头鬼,就凭你也配。”
 
白筱筱怒骂反抗,粗鲁的话**的林墨耳膜直疼,果然跟上学时期一样,果然还是那个没家教的野丫头,林墨气的甩开白筱筱胳膊,咬牙切齿道:“就你,只配特么的给我当小三儿。”
 
林墨说完,负气离开,浴室的门被重重关上,白筱筱无助的瘫软到地上,又怕林墨再进来找茬,赶紧起身把浴室的门锁上。
 
这大晚上的自己就算出去也没处跑,到不如躲在浴室中不出去了,白筱筱想到这儿干脆把衣服脱了,用浴巾裹住身体,又把衣服洗了晾到一旁,再把浴室的浴盆里放了些温水,躺在里面睡觉。
 
她感觉自己筋疲力尽且浑身疼痛,难受的只想休息,可这里是林墨的房间,说不定他有浴室钥匙,尽管难受的不行,还是没敢真的让自己睡过去。
 
几个小时后,她感觉天差不多亮了,才从浴盆里爬出来,穿上还有些湿潮的衣服,又在浴室门口听了会儿,感觉外面没人,才小心翼翼的把门打开,轻手轻脚的走出去。
 
见林墨房间里空空的没人,才算松了口气,此时天已大亮,那个林墨很有可能出门了,还是赶紧溜之大吉的好。
 
白筱筱想到这儿,就想离开林墨房间,无意间竟瞟见林墨床边桌上放着张纸,她神出鬼没的走过去,拿在手中看,心猛地一沉。
 
这是一张协议书,是白氏公司白光年,也就是她亲爹和林墨签订的一份抵债协议,原以为林墨是信口开河,可当看清下面手写的三个字时,她深信不疑了,爸爸的字她认识,她真的被当做物品抵债给林墨了。
 
白筱筱气得浑身直哆嗦,拿着协议书的手更是哆嗦个不停,尽管隐忍着,还是不受控制的落泪,深吸一口气,干脆把协议书撕了个粉碎,然后扔了一地。
 
果然,有了后妈有后爸,十几年前爸爸出轨,和一个叫魏莲的女人好上了,后来爸妈离婚,她跟了爸爸,不久后爸爸把魏莲娶进门,魏莲还给爸爸生了个儿子,她就成了多余的存在,现在好了,公司亏空,拿她抵债,她被彻底扫地出门了。
 
不哭不哭,不是已经养成没人在乎的习惯了吗?
更多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