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抚尘阅读_抚尘言情小说全文阅读

作者:寒鸢翎浏览数:2019-01-18

小说主人公是千夜落尘俞令夭的书名叫《抚尘》,主要讲的是:烈日炽烤着大地,阳光毫不吝啬地撒向宁府后院的莲池中,池面似被光影织的网罩住,莲花肆意地绽放,池中肥硕的锦鲤藏在莲叶叶底,躲避着灼热的阳光。藏瑛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手中的扇孑,一脸不悦地嘟哝着“当初也不知...

藏瑛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手中的扇孑,一脸不悦地嘟哝着“当初也不知道是谁说什么赤水的夏天凉快极了,哼,还好我带了香。”说着,藏瑛站起身来,走向从缩梳口带来的雕花海棠木箱,取出一个珐琅掐丝八宝锦盒,又在箱子里翻了一通,寻出一个紫英砂雕花香樽,用香勺取了一匙洛神香,槐香馥郁的香气裹着冰脑与荷叶的清香,在屋子里弥漫,藏瑛躺在贵妃榻上,闻着沁人心脾的味道,甜甜的睡去。或许是洛神香的缘故,藏瑛梦见了姥姥。
 
(以下以第一人称)
 
“藏儿,姥姥上回教你的卷针练熟沒?”俞庭华也就是我的姥姥坐在绣架边慈祥的看着我。
 
“我知道了,这就练。”
 
姥姥含着笑,无奈地摇了摇头,她早知道我不会那么勤快。
 
“姥姥?”我轻声唤着。
 
“为什么我要学绣工?”
 
姥姥含着笑,剪断手中的残头,将针线插在绣棚上,爱怜地用千沟万壑的手抚过自己的绣品。“不为什么,只为自己。”说罢,走到藏瑛身旁,亲呢地婆娑着她的头发。我看着天井里倒映着的槐树,琼枝玉叶,白花满枝,四季馨香,它是不是也不为了谁而终年盛开,只为了自己?
 
“老夫人,汴州的冥医师来啦,在前头候着呢。”这是姥姥的贴身侍女,容佩。她对我很好,但她从未笑过。只有在我,娘亲和祖母面前她的表情才会缓和些。容佩常常冷着张脸,却对一个人有些不同——翠姨,翠姨的脸与娘亲几乎一模一样,她是当年娘亲去竹溪进料子时救回来的,虽然翠姨的嘴坏,但她对我很好。容佩每每见了她,都会给她一个十足十的白眼。
 
姥姥笑道:“她是该来的,只是来的好快,容佩别忘了我交代你的事,先去回了她,请她去喝杯茶,我一会儿就来。”容佩应下声,带着眼底的一丝悲伤出去了。
抚尘阅读_抚尘言情小说全文阅读
姥姥缓步从黄梨木柜中取出一雕花海棠木箱,像极了自言自语:“藏儿,姥姥教给你的东西,要记牢。天香砂,万不可落入他人之手!只能由你保管!有的人啊,就像那花儿一样,不可能终年,盛开不凋,这箱子你一定要留好,姥姥……”姥姥忽然哽咽了一会儿,摘下了鬓间的赭黄梨凤栖梧桐并紫檀镂花十穗百粒串菩提子步摇,忍着泪将它簪在我的鬓间,走了出去,俞庭华在心中叹息:“我的宝贝这是我唯一能保护你的了……”
 
这步摇姥姥一直戴着,从未摘下过,想来是格外重要的东西。那紫檀木紫至乌黑,香气醇厚,终年长香。乃檀木中的极品,旁人连得一块都难,更加不会舍得在上面雕花,免得费去那上好的木料。那凤嘴中衔着的菩提子光洁无暇,似这凤凰真的嘴衔灵珠,欲飞上枝头。
 
我闭上眼睛,耳畔有熟悉的落花的声音。姥姥这枝花,恐怕是要掉落了吧?眼角的泪,凉到我的心底。记得听娘亲说过,朔城是燕国最冷的地方,那儿没有流动的河流,要是我生在那儿,该有多好啊!这样,即便是想流泪,泪水也不会落下吧?
 
“眠青,你不能因小失大,你只有在今晚月食之前赶到雾都,整个赤水帝国或许还有救,你……”
 
这不是冥善叶的声音,我见过冥善叶,她是个略显苍老的女人,身边带着个女孩儿,那女孩儿,有双极空灵、极漂亮的眼睛,她很胆怯,但我不反感她,我知道,她是个好女孩。
 
“我知道,可……这一去……还能归来吗?”
 
“归来?眠青,你知道的……”声音戛然而止,我害怕地捂着嘴,那女人的声音似冰一样冷冽,透着莫名的诡异,让人不寒而栗。
 
我不知发生了什么,更不理解为什么姥姥要离开,我不想要亲人离开,我想和亲人永远在一起。这时,娘不合时宜地走了进来,即便娘亲极力表现出与往常一样的和蔼,但是娘亲的悲伤瞒不住我,娘亲连求回来的养了两三日的动物都不舍得放它们走,何况是自己的亲人?
 
“藏儿,你跟我来。”娘亲不敢看我的眼睛,快步向外走去,我深吸了一口气,跟上。娘亲低着头,我们穿过后院,经过那棵槐树——梳口的象征。玉砌般的枝干玲珑剔透,树冠足足有赤水宫殿那么大,终年盛开,枝叶繁杂,纯黑的槐花如发簪簪在这冰肌玉骨的美人玄发中。
 
我伫立在树前,伸手抚着这光滑的树干,指间一片冰凉,它是哭了吗?不,或许,是我的泪……
 
槐花怎会是黑色的呢?
 
眼前忽地出现一片耀眼的光,使我睁不开眼。突然间,脑海一片空白,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倒,我感到似乎有人接住了我。不过,好冷。冷得我说不出一个字,耳畔回荡着娘亲常常唱的《晚香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