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爱死了昨天》褚天宇袁清浅完结阅读

作者:蔚歌浏览数:2019-01-15

小说主人公是蔚歌的书名叫《爱死了昨天》,主要讲的是:“袁小姐,胎儿很健康,再过一个月,就能够平安降生了。”医生机械的话语,响在袁清浅的耳边,她却听得心不在焉。她樱红的唇瓣,勾起一抹嘲讽的笑。这孩子再健康又有什么用?注定是要给另一个孩子换血的。曾经有多么.

她的脚刚落到地上,就有一干佣人从庄园内涌了出来。
 
“浅浅回来了?”袁清溶笑容满面地迎了出来。
 
正如那年夏天,父母将住在姥姥家十八年的她接回家时,袁清溶也说过同样的话。
 
她们是同卵双胞胎,拥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容。
 
以前有多么骄傲,有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姐姐,现在就多么痛恨自己这个“好”姐姐。
 
“浅浅,你别怪姐姐,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才去求阿宇的。”袁清溶拉着袁清浅的手,声音真诚地说道。
 
但对于袁清溶的话,袁清浅一个字都不相信。
 
什么叫做没办法了?
 
医学那么发达,她为什么不带孩子出国治病?为什么一定要让她的孩子,给袁清溶的孩子换血?
 
刚出生的孩子又有多少血可以被抽取?
 
这些话在袁清浅的脑子里叫嚣,但是她一句都不敢对袁清溶喊出来。
 
疼爱她的姥姥病了,宠溺她的二舅舅公司濒临破产,而对她最好的大表哥这个时候又被人给绑架了。
 
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袁清溶做的,可她却毫无反抗之力。
 
走投无路的她,只能用自己的孩子,来换取亲人的安危。
 
“袁清溶,我想在这孩子出生之前,再见一次褚天宇。”
 
听到袁清浅这话,袁清溶原本明媚的笑容,变得阴沉起来,她毫不犹豫地甩开了她的手,冷冷地说:“就算你不叫我姐姐,他也是你的姐夫。你生孩子,见你姐夫干什么?”
 
袁清溶的话让袁清浅再也无法忍耐,从来到这个家里,她在袁清溶面前,都是唯唯诺诺的,以低姿态来讨好袁清溶,从而分得父母一星半点的关注。
 
但是为什么,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她嘲讽般地笑了一下,语气凄凉:“姐夫?呵!在七个月前,我才是他的正牌夫人,而你,只是个小三儿!”
 
袁清浅的话,成功地激怒了袁清溶。
 
“人要活在当下,如今我才是正牌夫人,而你,连个小三儿都不是。”乍然听到她如此争锋相对的话,袁清溶不由冷冷一笑。
 
“既然你对自己的姐夫念念不忘,那就不能怪姐姐心狠,不收留你了。”
 
这一瞬,袁清浅在袁清溶的眼里,清晰地看见里面闪过的阴狠。
 
“你要干什么?”空前的恐惧袭遍袁清浅的全身,她不顾一切地挣扎,大喊着要见褚天宇。
 
“阿宇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不过,看在我们姐妹一场的份上,我倒是可以让你听听他的声音。”
 
袁清溶说完,让佣人将袁清浅的嘴巴用抹布堵上,然后将手机开了免提,给褚天宇打了电话。
 
“溶溶?怎么,才分开一会儿,就开始想我了?”
 
深邃而又富有磁性的好听男声,从袁清溶的手机里传了出来。
 
是褚天宇,袁清浅停止了挣扎,她定定地看向手机。
 
曾几何时,他也曾用这样迷人的声音,给她打过电话,叫过她“浅浅”。
 
只是,在他为了给袁清溶的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长孙身份,而逼她离婚的时候,一切回忆就已经死于昨天。
 
袁清浅闭上双眼,努力抑制着心中的痛楚。
 
然而,袁清溶接下来的话,让她产生了绝望。
《爱死了昨天》褚天宇袁清浅完结阅读
“阿宇,今天医生说浅浅腹中胎儿已经成熟了,再过一个月可以自然生产,可是咱们孩子的病……”袁清溶说到这里开始哽咽,慢慢地开始抽泣。
 
若不是袁清浅此时正看着,她难以相信袁清溶的演技竟然这样的高超。
 
一滴眼泪未落,声音却能像悲恸欲绝的样子,甚至让听到的人,也能沾染上她的悲伤。
 
“别怕,我打电话叫私人医生,现在就去把孩子直接取出来试验药,救咱们的孩子。”
 
听到褚天宇的话,袁清浅瞪大了双眼,再次挣扎了起来,被捂着的樱唇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你那儿怎么了?好吵。”
 
被褚天宇问及,袁清溶忙将免提关了上,笑说,“有野狗闯进咱们家院子了,佣人们在……”她看了一眼已经被制服的袁清浅,继续道:“佣人们在收拾它。”
 
袁清浅想不通,这个男人为何能如此绝情,难道过往的那些温柔和甜蜜都是假的吗?
 
为什么只过了一夜,这个男人就要把她打到地狱里去了呢?
 
说什么知道了她恶毒的真面目,陷害亲姐姐,还说她不知廉耻……
 
明明褚天宇被人下药那晚,是自己救的他。
 
可为什么他醒来以后,却只愿意相信监控。
 
透过监控,大家看到替她送嫁妆过来的袁清溶,失魂落魄地从别墅离开。
 
她和袁清溶是双胞胎,互换了衣服,站在他面前,他都未必能立马认出来,更何况是模糊不清的监控视频。
 
但是,褚天宇却告诉她,袁清溶怀孕了,日期刚好是那一天。
 
最重要的是,亲子鉴定上显示,袁清溶的孩子就是他的。
 
他不仅因此跟她离了婚,而且还把她的姐姐娶回家。
 
这样狗血的事情,她如何愿意接受!
 
一小时后,门外传来了声响。
 
“夫人,咱们是在这里给她手术么?”褚天宇派来的私人医生。
 
这话让袁清浅重新挣扎起来,她不能让自己孩子出事,绝对不能!
 
她警惕地看着私人医生,嘴里不停呜咽着,似是在拒绝和求饶。
 
看着袁清浅惊慌失措地神态,袁清溶笑了,似绽放着的曼陀罗,妖艳而又带着毒。
 
走到她旁边,弯腰轻声说道:“我的好妹妹,刚才阿宇在电话里说的,你没听到?”
更多阅读>>>>>> 其它相关阅读>>>>>>

关注公众号阅读更多精彩内容,微信搜索公众号:优盟家园或直接搜索“umjyxs”也可以扫一下面的二维码直接阅读精彩内容。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二维码,也可以保存二维码,用微信扫一扫,选择二维码,关注即可。

umjyxs.jp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