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三峡诡事白长青萧袇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作者:紫色烟花浏览数:2019-01-11

三峡诡事主角是:白长青萧袇讲述了:地上躺着一个上了些年纪的女人,肚子都被撕开了,肠子流了一地,嘴巴张得老大,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韩半仙也只看了几眼就出来了。“咋回事?二狗子去哪儿了?”韩半仙走到那男人跟前厉声问到。这男人看了看韩半仙,忽然变得咬牙切齿的:“老子早就该打死这畜生,狗日的!”韩半仙冷哼了一声:“咱们走!”
 
《三峡诡事》精彩试读
 “老子看得起你,叫你一声韩爷,别给脸不要脸!今儿个你要敢走出这门,你那条腿也莫想要了!”这男人也冷哼一声,连身都没转。“等你熬过了今儿晚上再说!”韩半仙说完,就径直走出了大门,那男人在后头骂了一通,韩半仙也没理他。回来的路上我一问,韩半仙才说起了这男人的事儿。原来这男人姓张,祖上是县太爷,欺乡霸邻那是自然的,后来一代不如一代,但就算是这样,到了他这一辈儿也是个大户人家。那二狗子是他捡来的,是个老实人,脑子不大灵光,这男人就让他做下人,就他这种人,不用说也想得到是咋个对那二狗子的。至于韩半仙这条腿,是当年这男人请他给他爹看个好屋场,韩半仙没同意,就给打瘸了。“这种人死了也是活该,咱干啥子要去受他的气?”我真不晓得韩半仙咋想的,这要换做我,不砍他一条腿就算好的了。韩半仙瞅了我一眼:“你以为我想去?还不是为了你,小栓子你们是亲眼看到了,我屋里那口棺材也不见了,现在这二狗子突然杀了人,这事儿没这么简单!”“那看出啥门道没?”我赶紧问到。“今儿晚上就晓得了!”韩半仙说这话的时候居然显得有点儿得意。“你就不能把话说清楚?”我有些不耐烦了。韩半仙却依旧是不慌不忙的:“就二狗子那人,被人打死都不敢吭一声,杀人那就更不消说了,张家父子昨儿个是不在家,捡了条命,今儿个可就不好说了!”原来韩半仙早有打算,这二狗子肯定已经不正常了,今儿个晚上他一定会回来杀了张家父子,咱们只要守着就行。天刚一擦黑,我们三个就躲在了张家外头,院子大门也没关,远远的就看到张家屋里灯火通明,院子中间放着一口棺材,张家父子正在烧纸。看得出来这张家父子在这镇子里很不受待见,也没见到其他人来祭拜。一直到了后半夜,这里头的灯突然全灭了,火盆里的火也一下子熄了,里头一下子黑通通的,但也没有听到任何动静。“糟了!”韩半仙低声说了一句,就朝着张家赶去。咱们刚一进院子,那火盆突然又烧了起来,屋里的灯也都亮起来了,但张家父子却倒在了地上,也是被撕烂了肚子。这前后不过一会儿的功夫,这两人就在咱们眼皮子底下死了,可咱们居然啥都没看到。“跟我来!”韩半仙看了几眼就转身出去了。韩半仙走得很快,看这样子是朝着祠堂的方向。等我们到了祠堂的时候,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祠堂中间跪着一个人,浑身是血,一动不动。“是二狗子!”韩半仙低声说了一句,我准备进去,但韩半仙却一把将我拦住了。就在这时,祠堂里刮起了一阵阴风,那二狗子居然晃晃荡荡的站了起来,慢慢的转过身来,咧着嘴死盯着我。“我一直在你身边……”说完他的脸上开始露出一抹诡异的笑,看得我毛骨悚然的,一步步朝我走了过来。我正不晓得该如何是好,韩半仙却直接走了进去,抡起拐棍朝着二狗子心口一杵。这二狗子就像是受到了极大的痛苦一样,接连朝后退了好几步,而苏丹晨这会儿也直接冲了进去,拿出一张无字符纸就贴了上去。这下二狗子就直挺挺的倒了在了地上,但自始至终,他的眼睛都一直盯着我,张大了嘴像是要说啥子话一样,朝着我伸了伸,那样子就像是在向我求救。也不晓得为啥,我的心口忽然隐隐的疼了一下,但这感觉立马就消失了。
三峡诡事白长青萧袇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二狗子这会儿也没了动静!祠堂里的这阵子阴风也慢慢退了去,一切都安静下来。“赶紧离开这儿!”韩半仙急匆匆的走出来,领着我们就朝回赶。韩半仙一路上啥话也没说,但却显得很焦躁。回去之后韩半仙就直接回屋睡下了,弄得我和苏丹晨都是一脸蒙圈儿,这一连出了这么多事儿,之前他还着急,咋个到了这会儿还能睡得着?不过我也没再多问,但就算他不说我也能想得到了,小栓子和二狗子的事儿,与那祠堂都脱不了干系。第二天等我起来的时候,却发现韩半仙早已经不在屋里了,也不晓得是啥时候出门的,但我估摸着他要么去了张家,要么就是去了祠堂了。我和苏丹晨简单收拾了一下,就朝着张家赶。等我们到那儿的时候,张家门前围满了人,韩半仙也在人群里,大伙儿都在议论着,小栓子和二狗子的事儿现在整个临江镇都已经人尽皆知了。说啥的都有,不过无一例外的,都说张家人死得好,倒是那小栓子,大伙儿都觉得可惜了。“虽然他张家为非作歹的,但死者为大,大伙儿都搭把手,烧了吧!”韩半仙这么一说,大伙儿虽然一脸的不情愿,但还是七手八脚骂骂咧咧的忙活了起来,最后一把火都给烧干净了。之后韩半仙就将那大门给关了起来,上了锁,让大伙儿都回去,但几个和韩半仙差不多年纪的老爷子却留了下来。等大伙儿都散了,韩半仙就领着我们几个去了祠堂,但没让我们进去。二狗子的尸体依旧躺在那里头,倒是这几个老爷子,一脸的惊慌,韩半仙这才告诉他们几个,是二狗子杀了张家满门。“小栓子是来祠堂上了香之后出的事儿,二狗子最后也死在这祠堂里头!”韩半仙低声说到。这一说那几个老爷子显得更慌了,其中一个驼背的老爷子看了看祠堂里头,压低了声音问韩半仙:“莫不是她……”这话只说了一半,但看得出来大伙儿都在怕。韩半仙之前也说过这话,难道这些都是那个打红伞的女人做的?可韩半仙为啥又说她不是坏人?我正要开口问,但韩半仙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那意思是让我不要说话。然后看了看大伙儿:“这还不好说,要真是她那就不大好办了,咱只能开棺看看了!”但这话一说出来立马就有人反对:“开棺不是小事儿,要是弄错了,只怕咱这镇子都……”“该来的躲不过,这事儿我看只能先这么办了,先莫声张,正好趁这机会,明儿个让镇子里的人都来祭个祖!”韩半仙抬头看了看天,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们几个又议论了一会儿,就各自散去了。“你去把二狗子的尸体拖出来!记住了,莫回头看!”等大家都走了,韩半仙才吩咐我。虽然之前我也经历过不少诡异的事儿,但这几天的事儿让我完全是摸不着头脑,一想到昨儿晚上的事儿,我心里就有些发怵。“我帮你!”苏丹晨看我有些为难,就准备进去。“站住!让他去!”韩半仙厉声说到,一脸严肃的看着我。我也不晓得为啥韩半仙一定要我一个人去,但到了这份儿上,我不去也不行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进去之后倒也没啥子不对劲儿,就是二狗子的尸体看起来有些吓人而已。
 
 
 
更多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