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程丹苏青全文免费阅读_程丹苏青小说

作者:年少的云浏览数:2019-01-10

小说名叫《高调再嫁》,主人公是程丹苏青,主要讲的是做了六年的妇科医生,我从来都未曾想过,有一天会给老公的小三做引产手术。 而小三之所以要做引产,是因为在怀孕不足三个月的时候,与老公车震,引发了大出血。 

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窗边,那个高大的身影,就那么闲闲淡淡的靠在那里,浴袍随意的系着,姿势慵懒,面上带着些许好笑的意味,嘴角微微勾着弧度看向我,丝毫都没有回避的意思。
 
我有些着恼,但是心里记挂着母亲的安危,咬了咬嘴唇,心一横,也没有再躲进被子里,就这么愣生生的跳下了床。
 
以前从没有发现自己的皮肤这么好,白晃晃的,晃得我直觉得刺眼,尤其是上面欢爱过后的痕迹,饶是我再镇定,还是忍不住红了脸。
 
而那个在窗户边闲闲抽烟的人,眼角的余光告诉我,他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动作猛然停顿。
 
我假装镇定的回视了一眼,就看到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在骤然的收缩。
 
我急忙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径直走进了浴室,用最快的速度。
 
胡乱冲了个澡,身上的痕迹浅淡了不少后,我裹着浴巾出来。
 
不过屋子里,已经没有别的人影了,那个叫陆墨霆的男人,已经不在房间里。
 
卧室的大床上,放着一条黑色的丝质长裙,上面恰当的点缀着善良的钻石,衣服的体式剪裁,正好可以遮挡住我身上的痕迹。
 
之前的衣服,已经被撕扯的不成样子,眼下,我只好换上了这条长裙,拿了自己的东西回家。
 
往家赶的功夫,好友兼同事顾萍电话告诉我,苏青因为找不到我,直接去了我家,让我妈以为我在外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气之下犯了心脏病,现在在我们医院急诊抢救。
 
我一听就急了,顾不得跟她讲太多,吩咐司机立马掉头去医院。
 
进去医院的一路,我的腿都在发软,跌跌撞撞的跑不稳,好几次差点栽倒在走廊。
 
手术室外面,我交握着不住颤抖的双手,心里害怕担忧到极点。
 
靠着医院略显斑驳的墙壁,整个人无力的滑下去,蹲靠在角落里。
 
脑子里不断闪过苏青那张此刻让我愤恨至极的脸,紧握着双拳,指甲掐进了掌心也毫无知觉,心里只想着,如果我妈有什么好歹,我就算是豁出去自己,也绝不放过他!
 
除了我妈,我没有任何别的亲人。
 
一想到这个,眼眶不由又开始发热,我深深埋着头,无意识的紧捏着自己的衣角,等待手术室的消息。
 
整整两个小时,对我来说,这是此生最难忍的煎熬。
 
手术室灯暗下来的时候,我急忙冲了过去:“顾萍,我妈她怎么样了!”
 
“病情暂时控制住了,只是阿姨的心脏出现了排斥反应。”
 
顾萍说着,有些疲惫的摘下了口罩,脸色沉重。
程丹苏青全文免费阅读_程丹苏青小说
排斥反应?
 
妈妈从做了心脏手术以来,一直都恢复的很好,六年内除了偶尔几次的小毛病,再没有别的问题。
 
我的心重重的沉到了谷底。
 
顾萍的声音再次响起:“阿姨的情况,有可能是慢性的排斥反应病变,也有可能是她自身在抗拒。如果这种情况再继续,恐怕就需要二次心脏移植了,你知道,二次移植手术的存活机率”
 
顾萍说到这里,我又怎么不明白,移植手术本来就不容易,二次移植更是难上加难。
 
且不说这个,就是巨额的手术费和合适的器官,就需要时间筹措和等待。
 
而妈妈的病情,根本容不得拖延。
 
整个人都陷入了无穷的焦虑,连眼泪都不再能流出来。
 
即便我再着急伤心,对妈妈的病,也没有丝毫益处。
 
顾萍握了握我的手后,进行下一台手术去了。
 
我去一楼的交费处为母亲缴纳手术费用和住院金。
 
只是没想到,银行卡刚递进去不久,就被收费处的同事皱着眉头推了出来:“程医生,你是不是拿错卡了,这里头没有余额。”
 
嗯?
 
我急忙又拿出了另外几张卡,可是所有的卡都显示,没有余额!
 
“程医生,您还缴费吗?”
 
我脑袋发懵的时候,对面的同事催促到。
 
“我、明天再过来交费。”
 
离开了交费处,我边走,脑子里飞快的思索,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定是苏青,他明知道我妈进了医院,却在这个时候,转走了所有卡里的钱!
 
正要打电话质问他的时候,医院那边又突然过来电话告知我,我妈的住院费,有人交过了。
 
什么情况?
 
我有些愣住,不禁问那边的同事到:“是谁帮我交的?交了多少?”
 
“是一位姓陆的先生,交了两百万整。”
 
姓陆,我没有姓陆的朋友啊!
 
况且这可是两百万啊,我实在想不出来自己有哪个朋友有这样的手笔。
 
谢过了同事,挂掉电话后,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人名,陆墨霆。
 
难道是他?
 
左思右想,除了最近刚刚认识的这个人,莫名其妙发生了那种事的人,我周边当真是没有谁姓陆了。
 
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问问他怎么回事。
 
从包里翻找出那张烫金的名片,上面金闪闪的名字在太阳光下闪烁着光芒,咬了咬牙,拨了电话过去。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那头没有搭话,我直接说到:“陆先生,我是程丹。”
 
他依旧没出声,我生怕他不知道我的号码,自报家门后说道:“是您帮我母亲交的住院费吗?太谢谢您了,不过陆先生,真的用不了这么多的”
 
“要谢就过来吧,30!”病房。”
 
陆墨霆突然出声说了一句后,电话就被切断了。
 
盯着黑了的手机屏幕,我反应了很久,30!”病房?好像是陆墨霆儿子的病房。
 
说实话,我当真有些不想过去的。
 
尤其是一想起来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更加不想面对。
 
但是他也确实帮了我的忙,再说,那可是二百万啊,这样的帮忙,即便我不愿意,也不得不过去,感谢他的同时,把事情说清楚。
更多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