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都市小说许你猎我心章节目录阅读

作者:安安浏览数:2019-01-09

《许你猎我心》这本书主角是江盛衍夏澄,讲述了:被渣男欺骗有什么大不了,打一顿就好!被霸道总裁看上有什么大不了,撩一番就好!夏澄:“抱一个。”江盛衍:脸红。夏澄:“亲一个”江盛衍:脸红。

正值夜幕四沉,坐落在中央花园的展厅亮起暖灯,落地玻璃墙内,郁金香摇曳在温室中,浅咖色的装潢,让整个格局看起来简约清雅。
 
据夏澄所知,尼克智能比起尤娜来要低端一些,销售的东西以学习机为主,进进出出的多半是家长领着孩子。
 
“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为您服务的?”
 
客服很热心的接待了她,在玻璃橱柜里,夏澄看到了多款颜色鲜明,模样可爱的小机器人。
 
“是这样,我之前买了款粉色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它总是与我鸡同鸭讲……”
 
夏澄胡诌乱说一通,绕得客服晕头转向,“这样吧,小姐,你没有带尼克学习蛋,也没有带发票,我先让售后跟您沟通解决问题。”
 
客服说着,领着她坐下,拨通了售后部的电话。
 
“对了,上次来买的时候,是一位李维森先生介绍的,能不能……”
 
夏澄故意提到李维森的名字,果然,出于客户要求,她等来了档案里的李维森。
 
他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斯斯文文的,走路有些驼背,穿着暗灰色的西装,一张国字脸阴沉沉,仿佛重度抑郁患者,连眼神都晦暗无光。
 
“李先生。”
 
夏澄完全没有表明身份的意思,从资料上来看,他上个月还是业务部的一员,不过成绩平平,现在调来了售后部。而且,他不止一次调售后部来,通常三个月就会调离一次岗位,周而复始。
 
“你好,你能详细说明下机器故障吗?”李维森拉开椅子坐在她对面,推了推鼻梁上瓶底厚度的眼镜,一本正经。
 
机器是假的,故障也是假的,夏澄胡诌了半天,在他专业的解释下,似懂非懂的点头。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说了声‘抱歉’,站起身走到一旁接通。
 
夏澄竖起了耳朵,便听他低声喝道:“我跟你说过了,别找我麻烦,要多少直说!”
 
麻烦?要钱?
 
夏澄疑惑不解,他跟谁打电话呢?
 
隐隐约约,男人‘咯咯’笑声从话筒里传出,“不多不多,就要你一半……”
 
“李先生,你说的我都差不多懂了,这样吧,我回去试试,要是还是有问题,再来麻烦你。”夏澄听那人笑得浑身不适,趁他通话,拿上包浅笑离开。
 
然而,她并没有真的走,逗留在尼克公司附近,正见一处清吧,索性走进酒吧坐下。
 
一般来说,白领金领,下班之后都有到休闲场所逗留的习惯。
 
“来一杯柠檬水,谢谢。”
 
点了一杯饮品,坐在灯红酒绿间,夏澄无意识的摩擦着酒杯,四下观望。坐在清吧里的人,多半西装革履,衣着光鲜,有的谈事,有的听音乐,有的在角落里打开笔记本,还在继续工作。
 
“小姐,一个人吗?”
 
她坐在吧台,酒保大概是出于职业病,一边擦着红酒杯,一边问。
 
“是啊。”夏澄应了声,眼底浮过一丝精光,“你在这里工作多久了?”
 
“多久?七八年吧,记不清。”
 
七八年,AI智能是近两年才发展起来的新兴行业,也就是说,尼克公司的撅起,都应该被他见证过了。
 
“这样。”夏澄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明媚一笑,甜美温婉,“大哥,那你有没有听说过尼克公司的……”
 
她话还没说完,就见两男人勾肩搭背走进来,“王哥那李维森傻了吧!吃回扣的钱被我要来一半,还不敢声张!”
 
李维森!
 
夏澄身形一僵,明明暗暗的光线下,男人尖嘴猴腮,满脸的痘印,看得夏澄密集恐惧症都犯了。
都市小说许你猎我心章节目录阅读
“那个蠢货,贷得款还不上,还有你这匹饿狼虎视眈眈,想着跳槽,做梦吧!”
 
满脸褶子的男人不屑之色,两人从夏澄身后走过,酒保见她失神,莫名问道:“小姐,你要问我什么?”
 
“没什么。”夏澄端起柠檬水凑到嘴边,佯装无事的抿了一口。
 
酸涩的味道刺激味蕾,思绪也跟着清明了许多。
 
走访了半天,李维森的人际关系差不多摸清,当下,她粉润的唇角勾起,一抹轻笑,眸光清冽。
 
站在酒吧外,无星无月的夜里,只有冷风肆掠。
 
而在夏澄面前不远处的男人只穿着牛仔衣,也不知道冷不冷。
 
如果她分析得不错,他应该是李维森的客户,俗称二道贩子。刚才和他喝酒的王哥,大概是尼克公司的销售经理!
 
就在刚才,他们喝酒聊天,整整在酒吧里呆了两个小时。
 
“呼……”
 
霓虹灯下,他送走了王经理,衔了根烟在嘴里点燃,优哉游哉的吐出青烟。
 
“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夏澄见他迈开步子,忙跟了上去。
 
男人回过头,迎上夏澄灿烂笑脸,熟稔的弹了下烟灰,“怎么了?有事?”
 
“先生,我是七色光幼儿园的老师,刚才听你们说做的是智能机器人,不知道有没有兴趣跟我们合作?”夏澄脸部红心不跳的胡诌,在慧眼半年来,为了探听受猎者的底,说谎成了必须。
 
“幼儿园?”男人饶有兴趣,叼着烟一副痞态,话音含糊不清。
 
“是。”
 
夏澄笑得更和善,从钱夹里抽出一张纯黑色名片,“这是我的名片。”
 
“夏澄?”
 
女人缓缓接过,看着只有名字和联系方式,没有logo和职位的名片,有些将信将疑,“你真的是幼儿园老师?七色光的?”
 
“当然。”寒风吹来,背脊一阵发凉,夏澄打了个哆嗦,“今天太晚了,不如这样,我们留个联系方式,明天我让副园长跟您洽谈。”
 
很轻易的,互换手机号。
 
夏澄总感觉黑暗中有一道视线窥探,环视身后,除了霓虹绚丽,什么也没有。
 
她搓了搓胳膊,拨通了董晨的电话。
更多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