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情根深种爱无言苏苒初廖亦舟免费小说章节阅读

作者:紫色烟花浏览数:2019-01-06

情根深种爱无言主角是:苏苒初廖亦舟 讲述了:福满楼。精致的菜肴一盘盘地端上来,但是对坐的两个女人却一时无话。苏苒初看得出来林瑜静有些紧张,她坐得虽然端正,但是肩膀却在微微颤动着。
 
《情根深种爱无言》精彩试读
 
等菜上的差不多了,看林瑜静似乎还没有开口的意思,苏苒初便不得不扬起手来,“说吧,找我什么事?”
 
林瑜静看到这手势动作蒙了一下,她并没有学过手语,因此连忙摆手,眼神却是恳切的,“不,不,我看不懂这个。”
 
碰上不懂手语的人其实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只是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的继母……并不是毫无关系的人。
 
苏苒初微微敛了眸,她拿出手机在便签版面写下刚刚的话。
 
林瑜静万分愧疚地接过了苏苒初的手机,她觉得自己戳到了苏苒初的痛处,天之骄子沦落成一个哑巴,心里没有疙瘩是不可能的。
 
“不急不急,我们先吃些东西吧,这么多菜也不能浪费。”说着不急,但是林瑜静的心里比谁都着急,毕竟警局里关着的可是她的亲生儿子。
 
见此苏苒初写道,“直说吧,我下午还有事情,早点说完早点结束。”
 
这么一说林瑜静也就开门见山了,“苒初啊,我知道我贸然前来让你很为难,但是成成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原谅他一次帮帮他好不好?”
 
——帮他?那谁来帮我?
 
苏苒初从来不是个逆来顺受的人,凭什么她是受害者,他们所有人却都要她来让步?
 
林瑜静一看苏苒初是这个态度就有些慌了,趁着龙虾上桌,她忙用公筷夹了一只到苏苒初的碗里,“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管教好他,苒初你要打要骂都没有关系,但是监狱那个地方,真的不是成成待的了的啊。”
 
苏苒初沉默着不说话,如今也可以断定,当时绑架她的人确实是江成无疑了,而她也绝对不会相信什么“不是故意的”那种鬼话。
 
只是廖亦舟也要帮江成……苏苒初垂下了眼,蝶翼一般的眼睫微微颤动着。
 
“苒初,我知道我们都对不起你,成成进监狱也是罪有应得,但是你现在也是半个母亲了,你能理解我这个做母亲的心吗?”
 
苏苒初猛地抬头看了林瑜静一眼,她想起家里可能在到处爬着玩儿的政政,心里顿时软成了一滩水,难道这就是慈母心?
 
虽然江建雄江成江梓彤他们三个姓江的有万般的对不起自己,但是林瑜静从头到尾也没有做错过什么,苏苒初不愿意与这样柔弱的妇人相为难。
 
她拿过手机在便签面板上打字,“这件事我可以不再插手,但是我不会去做任何证的。”
 
林瑜静其实并不懂这些法律纠纷,看到苏苒初说不追究,她立马眉开眼笑起来,甚至可以说有些喜极而泣。
 
她拉住苏苒初的手,“真是多谢你,你是个好孩子。”
 
说着这话的时候她的神色里还夹杂了些愧疚,苏家母女对他们一家人一向不错,而他们却一直那么害她们,这报应不知道会什么时候落到谁的身上。
 
苏苒初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做了一个自己暂时出去一下的手势,林瑜静还是没有看懂,她就再在便签上输了一行字。
 
其实跟林瑜静待在一起时的氛围也不算差,但是她们俩之间还是没什么共同语言的,正事说完了之后苏苒初便想走了。
 
林瑜静极力挽留,却耐不住苏苒初归心似箭。
 
她有些想念政政,不过是这么短的分离时间,她就已经有点想他了,其中也有林瑜静那句“做母亲的”话的功劳。
 
再有,政政已经是她在廖家唯一的慰藉了。
 
出了包厢之后,苏苒初心里还有些乱,不知道是不是走错了方向,再抬头时竟然已经不知道转到哪里去了。
 
看装修应该还在福满楼里面,但是这个地方大的有些离谱,各个包厢独立而隐蔽,有点身份的人都喜欢在这里宴客。
 
苏苒初正准备找个服务生问路,却听到她旁边的包厢里传出了个熟悉的声音。苏苒初强忍着想要离开这里,但最终还是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她前后看了看过道上没什么人,就贴着墙站在了门边。
 
里面传出了断断续续的说话声。
 
“只要能放过江成,什么条件随你开!”
 
是廖亦舟的声音。
情根深种爱无言苏苒初廖亦舟免费小说章节阅读
“呵,”廖哲成玩味地转了转手中的酒瓶盖,“你这心胸,小弟我可真是自愧不如,替自己妻子的人说话,佩服佩服。”
 
听着廖哲成的讽刺,廖亦舟不悦地皱了皱眉,他本来想解释一下江成的行为,但是话到嘴边他就咽了回去,只说,“什么条件你开吧,别的闲事就不用管了。”
 
廖哲成有些吃惊于廖亦舟的油盐不进,不过这样的好事他也不愿意放过,“真的什么都可以吗?那……把苏苒初给我怎么样?”
 
“我保证让江成平平安安地回来,怎样?”他说,“反正你又不喜欢她。”
 
听到这里苏苒初面色变得惨白,她想了很多种可能,可是万万没想到他们居然在这里谈论这件事情,甚至还涉及到自己的归属。
 
苏苒初不敢再继续听下去了,她害怕听到自己不想听的内容,落荒而逃。
 
而屋内的对话还在继续。
 
“不行!”廖亦舟断然拒绝了廖哲成,“所有人都知道苏苒初是我的人,怎么可能给你?”
 
“那就没法谈咯!”廖哲成无所谓地耸耸肩,“你要是想警方不定江成的罪的话,就只能拿苏苒初来跟我换,否则证据确凿,没人能把他捞的出来。”
 
廖亦舟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廖哲成,“不要开这种玩笑,你知道不可能的。”
 
廖哲成没了谈下去的,作势就要走。
 
眼看挽留无果,而廖亦舟又答应了江梓彤不能食言,他在廖哲成身后沉声道,“南风那个单子,廖氏让给你。”
 
廖哲成闻言顿住脚步,南风那个单子是他们eb最近一直努力争取的,本来都已经谈的差不多了,可是那边却突然要和廖氏签约。
 
“南风这么大的一个单子换一个你不喜欢的无用之人,不觉得吃亏吗?”
 
听到他这么说,廖亦舟就知道事情大概是成了,因此他也放松下来,“就算是我不要的东西,也不会让给你。”
 
“廖亦舟,”廖哲成冷笑,直呼他的姓名,“你这么对待自己的结发妻子,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廖亦舟站起来紧了紧自己的领带,“那就等到那一天再说吧,这些就不劳你这个小舅子费心了。”
 
“那你就不要怪我不择手段了。”廖哲成离开前如是说道。
 
更多阅读>>>>>> 其它相关阅读>>>>>>

关注公众号阅读更多精彩内容,微信搜索公众号:优盟家园或直接搜索“umjyxs”也可以扫一下面的二维码直接阅读精彩内容。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二维码,也可以保存二维码,用微信扫一扫,选择二维码,关注即可。

umjyxs.jp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