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你的温柔比光暖温甜甜纪景琛全章节目录阅读

作者:疯子三三浏览数:2018-12-30

小说主人公是温甜甜纪景琛的书名叫《你的温柔比光暖》,它的作者是疯子三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林晚秋记得很清楚,那时候她刚上大二,而知夏的病却在那年恶化了,当时她和知夏都还在上学,学费生活费已经成了他们最大的负担,那么一大笔医疗费,几乎让林晚秋彻底崩溃。原本奢望过的美好生活,在一夜之间都变了样子,她才十九岁,可是已经快被生活压垮了。

林晚秋一直没说话,连挣扎都没有,这让白沭北心底燃起一股希望。然而在下一秒,林晚秋就口吻淡然地说:“我不是开玩笑的,白沭北,我想离婚。”
 
白沭北全身的血液都凝滞住了,他不可思议地低下头,对上她认真的视线,她一瞬不瞬地回视着他,极其专注:“我们的婚姻问题太多了,你到现在也不明白我的感受。”
 
问题出在哪里他都不屑于深思,这让她对这个男人更加没有期望了,他到现在也不懂得尊重她甚至站在她的角度为她想一想,依旧是固执地认为一切问题都在顾安宁身上。
 
白沭北沉默着,最后缓缓松开她:“你带着我的孩子,想和我离婚,你觉得我会答应?”
 
林晚秋知道白沭北不会答应,她甚至想过瞒着他到别的地方偷偷生下孩子,可是知夏和萌萌都是她的软肋,她没办法说走就走,背着他生下这个孩子,对她来说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我知道你不会答应,你现在只是接受不了我主动提出离婚,我会耐心等,等你觉得能接受时再谈。”
 
林晚秋说完只淡淡看他一眼就回屋了,白沭北愣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她的身影被那道门帘隔绝住。
 
-
 
白沭北之后几天真的没有再出现过,林晚秋想,白沭北更多的只是一种大男子主义作祟吧,或者还有一点对她忽然离开的不习惯。真是可悲,六年了,她几乎耗尽了全部的心血,可是最后也没能换来男人的一句“我也*你。”
 
她在店门口贴了转让的单子,倒是接二连三的有不少人前来询问,但是真心想谈的人比较少,大多都只是随意了解下,有的想要了,可是给的费用都太低。
 
又过了几天,林晚秋的伤口复原的差不多了,等头上的纱布取下来后,她便去见了知夏。
 
知夏看到她时居然比她还要焦虑,眼下有浓重的乌青,看来休息的并不好。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林晚秋看他这样就很担心,知夏性子敏感,对陌生环境的适应也有个期限,可是他在这也呆了半年多了,不会突然不习惯才是。
 
知夏摇了摇头,眼光一直落在她身上没舍得挪开:“你这么久没来,我以为——”
 
他说了一半就不说了,微微垂眸,英俊高大的男子在这一刻仿佛一个受尽委屈的小男孩。林晚秋又怎么会不懂,叹了口气,伸手握住他修长的指节:“以为我不要你了吗?怎么会,我只是前阵……太忙了。”
 
知夏狐疑地看着她,最后反手将她的手指捏的更紧:“你比上次来还要瘦,他对你不好?”
 
“没有。”林晚秋也不知道怎么了,潜意识就不想让知夏担心,“挺好的,我们没事。”
 
知夏安静地看着她,乌黑的眸子好似有股洞悉一切的魔力,林晚秋都害怕他说出什么,好在知夏转了话题:“你们的婚礼呢?他还在忙?”
 
之前知夏问过许多次,林晚秋都以白沭北忙为借口,现在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敷衍了,支吾了半天,只好说:“春节吧……春节之后。”
 
离婚的事她想等知夏出院再告诉他,他现在心理不稳定,不能再用白沭北刺激他了。
 
知夏沉默着不说话,林晚秋在这沉默里越发的抬不起头来,所有人都知道白沭北不*她的,可惜她还要一次次骗自己,现在她怎么看都像个笑话,可是这摆在知夏面前,只会让他担心忧虑罢了。
 
“我的药费。”知夏忽然率先说起这个,林晚秋抬头,愣愣看着他。
 
知夏扯了扯唇角,笑容里有些苦涩:“别再管了,晚秋,我可能没有多少日子了。我想,想和你在一起,就是死了也挺高兴的。在这里,我每天睁开眼看到的都是一个陌生的空间,我知道自己之前的心理问题很严重,现在医生说我好多了,我也越来越能控制自己,我只想和你呆在一起,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知夏说这话时一直注视着她的眼睛,两人的眼眶都有些发红。
 
林晚秋心里也难受极了,她现在很孤单,从未有过的孤单,每天呆在空无一人的逼仄空间里,静的只剩自己发出的声音。
 
她又何尝不想有个人陪着,可是理智还是让她摇头拒绝:“知夏,你活下去才是我最大的希望,你等一等,等找到合适的骨髓。”
 
知夏悲伤地注视着她,最后闭了闭眼:“……好,你说什么便是什么,我都听你的。”
 
和知夏的谈话并不开心,出了疗养院之后林晚秋的心里更难受了,知夏一刻都离不开她,她要怎么逃?逃到哪里都放不下知夏和萌萌的。
 
想到萌萌,她已经很多天没去看过孩子了,不知道小丫头怎么样了,有没有闹着找她。
 
正在走神,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林晚秋拿出来,发现是个陌生号码,她以为是有人要来看店面,马上就接了起来。
 
可是意外的是,对方居然是顾安宁。
 
-
 
顾安宁坐在咖啡店的角落里,看到林晚秋进来主动朝她颔首致意,她笑的有些僵硬,说话的语速依旧很慢:“林小姐,你好。”
 
林晚秋在她面前落座,看了看她,这才轻声回应:“你好。”
 
两人都有些不自在,她们之间的关系有些复杂,除了情敌之外还有那层见不得光的雇佣关系。那份代孕协议是林晚秋一辈子都无法愈合的伤疤,也是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良心污点。
 
林晚秋看着漂亮脱俗的顾安宁,脑子里就不受控制地想起太多不美好的回忆。她在顾安宁面前永远都抬不起头来,这个女人用钱买走了她的孩子,这个女人昏迷了六年依旧能让她不战而退、输的一败涂地。
 
林晚秋用力扣着掌心,忍耐着问:“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顾安宁抿了抿嘴,这才缓缓抬眼注视着她:“我想你猜到了,和沭北有关。”
 
林晚秋沉默着,最后摇了摇头:“他的事和我没关系了,我不想知道,顾小姐也不必费心告诉我。”
 
她说着起身要走,顾安宁急忙伸手拉住她的手腕,眼底有些惊愕:“你一点都,不关心他?”
 
她一着急说话就更结巴了,半晌才费劲地说完:“他现在并不好,你们之间有、有误会,我和他没什么,之前他选择我,有原因的。”
 
林晚秋站在原地静静看着她,顾安宁可真漂亮啊,就眼前这幅未施粉黛的样子都足够让人着迷,她微微扯起唇角道:“如果真的有误会,他会自己向我解释,顾小姐,他连解释都不想,那只能说明,我真的不是重要的那个人。你们错过了六年,我很遗憾,祝你……你们幸福。”
 
顾安宁微微张着嘴,脸上有些尴尬,可是握着林晚秋的手却一点都没松了力道:“不行,你不能走,你和我一起去见、见沭北,我们把误会解开。”
 
顾安宁看起来瘦瘦的很单薄,可是这时候箍住她手腕的力道却大得惊人,林晚秋一怔,想挣脱却不能,她不想见白沭北,更不想三个人一起对峙。
 
那样只会让她越发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
 
“顾小姐,请你自重。”
 
林晚秋寒了语气,可是顾安宁却一点也没松开,她从手拿包里飞快地抽出钱放在桌上,拽着林晚秋就往外走:“我不想背着,破坏别人婚姻的罪名,林小姐,委屈你了。”
 
门口停了一辆黑色轿车,林晚秋被顾安宁连拖带拽的拉到了车旁,这时里面出来一个男人,高大挺拔,站在林晚秋身前好像一堵墙,稍稍用力就把她攮进了车里:“林小姐,得罪了。”
 
第46章玩火
 
林晚秋上车之后狠狠瞪着顾安宁,她没想到在顾安宁这么温和的外表下也有一颗这么霸道的内心,而且这和之前被绑架时太不一样了。
 
顾安宁坐在她身侧,脸上有些抱歉:“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强迫你,不过你和沭北,真的只是有误会,解开就没事。”
 
林晚秋也懒得和她解释自己和白沭北之间的关系了,被人当保姆一样用了大半年,现在在前女友面前说出这番话不是自取其辱吗?
你的温柔比光暖温甜甜纪景琛全章节目录阅读
她反而有些好整以暇地看着顾安宁:“我和他和好,那你呢?”
 
顾安宁微微一愣,局促地咬着嘴唇。
 
林晚秋一看她这副样子就知道她心里还有白沭北,这还有什么可说的,郎有情妾有意一对,她从头到尾都不过是个小丑而已。
 
以前不知道顾安宁和白沭北为什么会分开,即使现在知道的也不多,但知道他们还相*就足够了。
 
车厢里一时有些尴尬,气氛沉闷胶着,倒是前面的男人沉声开了口:“小姐的意思是,不管她和白先生如何,首先不希望林小姐因为她的关系怨恨白先生。”
 
林晚秋莫名地看了眼男人的背影,从后视镜里只能看到他英挺的眉眼透着一股沉稳,而且他的视线落在顾安宁身上时有些微微的不一样。
 
顾安宁难得露出几分笑,点了点头:“对,我比较笨,不会解释。”
 
林晚秋沉默着,顾安宁又说:“你和沭北的事,就算和我无关,我也要把和我有关系的那部分,讲清楚。”
 
林晚秋知道怎么和顾安宁说都讲不通的,顾安宁他们这种人,骨子里的霸道是改变不了的。
 
-
 
车子一路沉稳滑行,开到了熟悉的公寓楼下,林晚秋紧握着拳头,坐在原地没有动弹。白沭北就在楼上,而她却要和顾安宁一起去找他,这怎么想都有些诡异,这让她觉得别扭极了。
 
顾安宁站在车门口,微微弯腰看着她:“林小姐不想走的话,我让邵庭抱你。”
 
站在她身侧的高大男人俯身露出俊朗的五官,明亮的眸子认真看着她:“林小姐,冒犯了。”
 
他说着就要伸手来抱她,林晚秋吓坏了,急忙抬手示意:“我自己来!”
 
邵庭好看的唇角弯起一抹笑,轻轻点头:“林小姐小心。”
 
林晚秋只好硬着头皮跟顾安宁他们上了楼,到了门口邵庭却没进去,林晚秋不知道邵庭和顾安宁是什么关系,但隐隐觉得邵庭对顾安宁格外关心。
 
她也没心思多想,想到白沭北就在一门之隔,那种心情便复杂的无法言语。
 
白沭北开门时脸上有些烦躁,看到林晚秋时表情却滑稽地凝滞了,他一瞬不瞬地看着林晚秋,居然都忘了说话。
 
他回部队了几天,再回来就忙萌萌的事儿忙的一团糟,以前很好伺候的小丫头现在好像变了个人似得,每天哭闹喊妈妈。
 
白沭北拉不下脸,林晚秋一直对他冷冰冰的,他想沉淀一下,孰料林晚秋真的一点儿都不想他,连萌萌都狠得下心来不闻不问。
 
林晚秋看到他的样子也有些吃惊,平素整洁干净的男人,现在却胡子拉碴,身上的白衬衫更是皱皱巴巴的与他极不相称,整个人有种说不出的潦倒气息。
 
她不敢多想,急忙垂眸避开他的视线,指尖却都陷进了掌心的嫩-肉里。
 
“我们,先进去。”顾安宁看着两人间流动的异样,眼神微黯,搭在林晚秋的肩膀示意。
 
白沭北眉头皱了起来,不解地看着顾安宁。
 
顾安宁也不再解释,带着林晚秋往里走,白沭北紧随其后,三个人便这么诡异地在客厅落座了。
 
林晚秋即使不用抬头也能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那炙热的视线,她不知道白沭北此刻是怎么想的,总之她越来越后悔出现在这里。
 
顾安宁咳了一声,率先打破沉默,她说的话语速很慢,可是却透着一股诚挚理性的味道:“我刚刚才知道,原来有人把我们的照片传给了林小姐,那些照片,其实都是沭北陪我复健时被偷拍的。”
 
这些林晚秋之前便听白沭北说过,并没有很震惊。
 
接着顾安宁又说:“我刚醒,意识还停在六年前,沭北暗示过我很多次,他总说很多事都不一样了,是我太迟钝,也是我爸要求他别告诉我的。”
 
看林晚秋依旧安静地没有回应,顾安宁慢慢转头看着她:“他之所以会选我,是因为我之前……被绑架。”
 
林晚秋眼里有些怔忪,不可思议地看着顾安宁。
 
“沭北只是担心我再受刺激,我发生意外昏迷就是因为绑架时车子出了车祸。”
 
顾安宁抿唇,手有些发抖:“另外,我曾经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所以、所以才找你代孕,而这件事也可以证明我和沭北,真的什么都没有。”
 
林晚秋似乎明白了,又似乎不太明白。
 
而白沭北也在这时候第一次开了口:“我来向她解释——”
 
顾安宁摇了摇头:“不用,总要面对的。”
 
-
 
代孕的事情林晚秋也极少会回忆,因为这不是件多么荣耀的事情。
 
林晚秋记得很清楚,那时候她刚上大二,而知夏的病却在那年恶化了,当时她和知夏都还在上学,学费生活费已经成了他们最大的负担,那么一大笔医疗费,几乎让林晚秋彻底崩溃。
 
原本奢望过的美好生活,在一夜之间都变了样子,她才十九岁,可是已经快被生活压垮了。
 
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知夏,林晚秋只能默默掉眼泪,她该怎么办?她不能失去知夏,可是她实在没有能力再承担起这一切了。
 
亲戚朋友早就不愿再往知夏的病里投钱,林晚秋那段时间压力很大,急的嘴里都长了泡,知夏不能再等了,可是她上哪去找那么多钱?
 
她的命是知夏救的,继母去世那时候她太小不懂事,没人注意的时候就跑到了湖边差点淹死,是知夏拼命把她拽上岸的。
 
她就算牺牲一切也得让知夏活下来!
 
可是人的志气到了困境面前总是不堪一击的,正在她焦虑绝望的时候,在网上看到了一则有关“代孕妈妈”的新闻。
 
她看着那新闻想了很久,这是个有争议的职业,而且于她而言实在有些挑战道德底线。母*在每个人心目中都极为神圣,于她亦然,所以她考虑了很久,最后在医院再次下达催费通知时仓促地决定了。
 
当公司安排她和那家雇主见面时,她是第一次见到了顾安宁,顾安宁看起来很小,还不到结婚的年龄,所以林晚秋对她印象很深刻。而且顾安宁当时神情不太对劲,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最后她才知道,顾安宁和那个男人还没结婚,而这个孩子……其实是用来逼婚的。
 
但是逼婚的对象并不是这个男人,而是这个男人的父亲。
 
多年后林晚秋才知道,原来是白沭北的父亲不赞同顾安宁和白沭北结婚,故意刁难她。而顾安宁……根本就是无法怀孕的。
 
不孕并不稀奇,来找代孕的多数家庭都是女方不孕造成的,然而眼下顾安宁说出了她不孕的真相,却让林晚秋震惊极了。

相关文章